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马贼

更新时间:2019-11-13 10:56:02

马贼

马贼 安东野 著

已完结 张霖 穿越 校园 架空 空间

醉卧美人腕,醒掌天下权。在马贼皇帝张霖看来,杀戮是一种救赎!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 猎头行动

大雪丘下面,是一块比较平坦的空地,巨型火把的火光中,一些身穿白袍的圣会男女信徒,正在严刑拷打几个伤痕累累的萨满教士,空地中心的十数个木桩上,捆绑着二十多个被砍掉脑袋和削去四肢的人犯,看这些残缺尸体的破烂衣服,明显是当地的萨满教士无疑,场面恐怖已极。

师爷打了一个手势,三人慢慢地消无声息,倒回雪丘下,张霖肠胃赶到一阵抽搐,急忙用手一捂嘴,“哇”的一声,还是将胃里的东西,几乎全部呕吐出来。

第二队和第三队的狼骑紧接着到达,法官白了面色不佳、欲呕又止的张霖一眼,下流的低笑道:“你是不是怀了老子的种了啊?几个月了啦?”

张霖忍住吐意,低声回骂道:“法官,你变态!”

“皇帝,分配你一个安逸的任务,留下做枪火的观察手,其他人,跟我进入‘赵家庙’做事!”说完,师爷便带队从张霖和枪火的伏地的身旁鱼贯而过,潜向对面夜色里的堡寨。

“好好干,菜鸟,别给老子丢人!”第二个经过张霖身畔的法官,凶巴巴的挥舞了一下醋罐子大小的拳头。

“干掉八个圣教徒,就够还我的欠帐了,加油菜鸟,我看好你!”第五个走过身旁的丧尸,还不忘“友好”的拍拍张霖的瘦小肩膀。

“师爷还是挺照顾俺的嘛,派了俺这么一个美差事!”等伙伴们都旋风般的走光了,张霖“嘿嘿”地笑出声来。

“把嘴闭上!”枪火将身体趴在雪丘里,一面精确调度狙击枪的瞄镜,一面阴阴的道:“被下面的人发现有狙击手调炮来把我们炸飞上天,看你这菜鸟还笑得起来吗?”

“这些圣会残余不会有大炮那么夸张吧?!”张霖把弹药箱里所有的弹药都拿出摆列好,紧张兮兮的通过望远镜往下观察。

圆形视野里,场地中几个白袍圣会青年男女信徒,手举火把,面呈疯狂兴奋之色,口里念念有词,将一桶桶汽油浇淋在被俘虏的萨满教士的头上、身上,男人愤怒的嘶吼、女人绝望的哀求、孩子的无助的哭泣,响成一片。

火光冲天,看着这些萨满教士活生生的被圣会信徒烧死焚尽的惨状,张霖忍不住问道:“师爷怎么还不下达攻击命令?我们为什么不救救他们?还有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子呢!”

“混蛋!咱们是打家劫舍的马贼!不是替天行道的侠客!”枪火近乎严厉的沉声喝骂道:“做好你的份内事!再多一句嘴,我就一枪打爆你的头!”

张霖果断闭上嘴巴,乖巧的端起瞄镜,观察下面以及周围的状况。

“准备好了吗?伙计们!”火花式无线电里响起师爷沙哑的声音,电波里一连串的回应传来:

“冲锋准备就绪!”冲锋激越的声音响起!

“毒舌准备就绪!”毒舌斯文的声音响起!

“疯狗准备就绪!”疯狗癫狂的声音响起!

“丧尸准备就绪!”丧尸厚重的声音响起!

“太子准备就绪!”太子邪魅的声音响起!

“法官准备就绪!”法官残忍的声音响起!

“枪火准备就绪!”枪火冷酷的声音响起!

“菜鸟……妈蛋,错了!皇帝准备就绪!”张霖紧张的声音随之而起,无线通讯里立时响起伙伴们一片善意的笑声。

“枪火、皇帝,先清除广场上的目标,其他的伙计清理村子里的!要干净!要快!各队得手后,不许有任何耽搁,马上迅速集结,等候机甲接应回‘狼穴’会合!”师爷深吸一口气,下令道:

“猎头游戏,现在开始!”

命令才下,枪火98狙击枪轻快的点击声,几乎连成一线。张霖瞄镜里,只见广场上的圣教徒,一个个的胸前爆出一朵鲜红美丽的血花,接二连三的倒在雪地里。

“有狙击手!”一个高阶光明圣教士在倒下了七、八个同伴之后,才意识到附近有狙击射手,他端起一挺花机关枪,朝四周就是一阵疯狂扫射!

子弹打在张霖潜伏的周围树上、地上,发出急剧的“啪啪”声响,更有一颗铅弹,几乎是擦着张霖的头皮火辣辣地掠过去,吓得他埋头趴在雪堆里,连头也不敢抬起来了。

“该死的!他们没有发现咱们,是盲目射击火力侦察你懂吗?!”枪火恨铁不成钢的斥骂道:“蠢货!把头抬起来!你是观察手,老子需要你的掩护!”

张霖哆哆嗦嗦的从雪里抬起头,刚瞄了一眼瞄镜,镜头里就看见一个大胡子圣教徒推着一门小钢炮,从土墙后出现,炮弹带着呼啸声和热浪就冲自己飞了过来。

“尻!真有大炮啊!”张霖大叫一声,又一头扎回到了雪里。

就听“轰!”一声巨响,炮弹在身后的一个雪丘上爆作,那个体积稍小的雪丘,立时炸为未平地,溅飞的土石和冰雪、树枝,纷纷砸落在枪火和张霖的头上和身体上,张霖甚至都能感觉到身体下的大地都颤抖了一下!

“妈的!好险!”张霖拨开头上的杂物,下意识向全身都埋在制高点积雪中、只露出冰冷双眼和森寒枪口的枪火处看了一下,却见枪火丝毫没有收到炮火的影响,爆炸声响起的同时,镇定自若的勾动扳机,将那个大胡子光明信徒的眉心,打穿了一个弹洞。

“你他妈的怎么不笑了?皇帝?”枪火阴阴问了一句,又调整枪口,瞄准坡下乱成一锅粥的光明信徒,展开鬼使索命般的精确射击。

“姥姥的!”张霖一边暗骂一边拉开枪栓,瞄准雪坡下的四散奔跑的猎物,第一个进入他射程的是一名年轻得有些不像话、张着两颗可爱小虎牙的白袍女孩儿,他甚至可以看清楚这女孩儿胸前宽大法袍里面、因为剧烈跑动而颤动如兔子的一双物事,几乎还是孩子的幼稚圆脸上,布满了汗滴和惊慌。

张霖心里迟疑了一下,他正自犹豫不决自己是不是开这一枪终结这个年轻美丽的生命,那个白袍女孩儿奔跑中猛一抬眼,已经看道高丘雪地里的枪火,她愤怒的嘶喊一声,抬手就是一棱子弹射了过来,情况危急的枪火直叫:“皇帝,该死的家伙!你在做春梦吗?!快掩护我右翼!”

张霖见势急,他一咬牙,扣下了板机,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镜头里的花季少女美丽脑袋,自眉心陡然炸裂,因为距离太近,整个脑盖骨都被揭飞了起来,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混在一起,就如同被打翻的血豆腐,跟着少女曼妙的身姿,向后飞去!

“我把她枪杀了……我把她枪杀了……”看着镜头里少女被自己像打中成熟西瓜般一枪打爆头,张霖心里“咯噔”一下,喃喃的道。

“收起你的仁慈心和多愁善感吧!这里是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敢保证那个女人杀得的人,不比你在战场上杀得敌人少!”枪火一面继续点射下面剩余不多的目标,一边冷嘲热讽道。

张霖缓了一下神,两耳边传来的子弹破空声和同伴的话,让他意识到了自己还身处在战斗中,他打起精神,接连击毙了五个企图冲上雪坡的光明信徒。

当最后一个狂冲上来的信徒,应声栽倒在他近在咫尺的两米处时,张霖似乎整个人和心都麻木了……

第十六章 魔将出没

每个村寨前的青石磨盘上,都整齐的摆放着向圣会示威而展示的“异教徒”首级,这些加入若干魔宗高手的兽军,已经肆无忌惮地将行军路线通过路的教堂、村寨、猎户,全部进行大屠杀,不管是否跟圣会有关联,一律全部就地枪决。

“穿过前面那片密林,应该有一个‘光明大教堂’,那里是我们跟精卫约好的第二接头地点,萨满军队里有几个魔君派来的杀手,大家一定要防备这几个家伙!”师爷小声提醒道。

“前天遭遇战中斩伤我的那个沧浪武士,有三把武士刀,刀法不在太子之下。”毒舌脸色阴沉的吓人。

太子从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至极地微哼!

法官恶狠狠的道:“应该是师出‘黑龙会’大佬雄霸的寺一郎,这个混蛋此前曾经跟踪我和丧尸好长一段时间。”

“昨晚偷袭我们营地射穿爷爷耳朵的娘们,是个使两把M1847式转轮手枪的美国大妞,老子下次再遇见她,一定活剥了她的皮!”灰白色乱发的疯狗怨毒无比的发出了狠话。

“她是我在美国本土皇家卫队服役的射击美女教官瓜哥洛,”枪火冷笑着讥讽同伴道:“恐怕没等到你扒下她的皮,她的子弹已经穿过你的另一只狗耳朵了!”

“你他妈的在挑战老子的耐性吗?!美国杂种!”德国人疯狗手操大马士革砍刀叫嚣着。

“住嘴!”这是张霖第一次听到魔瞳的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就连脾气最冷僻的枪火和性格最暴躁的疯狗,都同时收住了火气,距离不远的两个人,相互用愤怒和冰冷的眼神瞪视着彼此。

就在此时,伏在左前方的丧尸,突然传出了一声闷哼!

“丧尸受伤了!”丧尸腿侧上爆起一蓬血花,温热血水溅了旁边儿上妖精半张妖媚的脸。

枪火、冲锋、妖精同时将枪口向外,对准了不同的方向。

“丧尸,你没事吗?”张霖第一个扑到丧尸面前,急切地问。在所有狼骑中,他跟丧尸的关系处的最要好。

“妈的,是弩箭!”丧尸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大腿,一把扯出那支带有倒钩地弩箭,只听“嗤啦”一声响,倒钩带出一条血淋淋的皮肉来,饶是丧尸那样的壮汉悍贼,也疼得大叫一声,险些昏厥过去。

张霖抱起丧尸,大声向后喊:“丧尸受伤了!丧尸受伤了!”

“你这样像只发情公鸡一般的大呼小叫,是想把更多的敌人给引过来吗?白痴!”毒舌在对张霖隐忍了很久之后,终于忍不住发动了他的毒舌功底。

“你是医生吗?”魔瞳目光奇幻的盯着紧紧抱着丧尸不放地张霖。

“不是,”张霖想了想,又道:“不过我以前开过小兽医桩子,勉强算得上半个兽医……”

“那还不滚开,别在我面前碍手碍脚!”魔瞳表情和语气里都充满了十万分的嫌弃。

因见感情极深的丧尸受伤,张霖心慌意乱,反应迟钝的还没有明白这冰山少女话里的意思,径自还问了一句:“你是医生?”

“如果她不是医生,上次我一人一刀和‘放马帮’三百刀客火拼,全身中了六十四刀,早就去见万能的‘萨满神’了!”接话的太子望向魔瞳的目光,满满的爱慕。

“皇帝我草你闺女,你们还是人么?能不能先给老子止完血再聊天……”怀里的丧尸艰难的挤出虚弱的声音。

张霖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将伤者交给对方,魔瞳撕开丧尸的衣服,只见那伤口外卷,像极了婴儿的嘴巴,伤口之深,甚至隐约能看里面到白森森的骨头,血水不住地“咕咕”的外流,看的张霖一阵心酸无助。

“撑住,丧尸,你还没娶老婆呢。”魔瞳一边快捷的给伤者止血一边鼓励他。

“大家有没有觉着……这支弩箭……很眼熟?”机甲审视着射中丧尸的冷箭,眼睛里闪过复杂的神色。

“山鬼!”张霖脑海里突然冒出似曾相识的画面,在“大高坎镇”舅父骆驼门前,女悍匪山鬼射杀过街癞皮老狗所用的歹毒弩箭,跟眼前偷袭丧尸的这支,从构造到形状,几乎是一模一样。

——可是,山鬼明明已经被自己杀死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恶鬼复活又来找自己报仇了?一想到这里,张霖就不由自主的打了冷战!

“是山指!”法官狠狠地道:“山鬼有一个亲哥哥,自幼投在魔君门下,没想到他也来了!”

“瓜哥洛、寺一郎、山指,‘暗黑十二魔将’竟然一下子出动了三个!看来这次我们是遇到对手了!”师爷的语态很不乐观。

法官背起受伤的大块头丧尸,师爷、毒舌、魔瞳、太子保护着,先行穿过密林,去与圣会的人接头;其余的狼骑则伏在原地,等待隐藏魔宗杀手的出现,大家都抱定一个心思,狠狠教训一下对方,定要为丧尸出这口恶气!

爆破手疯狗已经开始在萨满军的必经之路埋设地雷,其他人都慢慢的趴在结冰地水坑里,全身上下只露出眼睛和枪管。

“草你血姥姥的!老子一定宰了你山指!”浸在冷水里、情绪激动的张霖托着从丧尸手上接过来的十一式轻机枪,一想到好友苍白的脸色和颤抖地嘴唇,他心里比捅自己两刀都难受。

等待中,一小队萨满尖兵从山脚转出来,越走越近,夜色里,这些接连屠村杀意方艾的兽军,做梦都没想到前面冰寒刺骨的水泡子下面,有零落露在外面的黑洞洞枪口,直直的对准了他们!

“今天你们都必须死!”或许是因为丧尸受伤的原因,张霖第一次有了这种恐怖的疯狂念头。

“轰!”的一声,几个倒霉的萨满士兵,“幸运”的踩中了疯狗埋设的地雷,粉身碎骨,瞬间被炸飞上了天!

“杀!”伯爵令声未落,张霖迫不及待当先开火——

他死死的抠住板机,爆射地子弹,像雨点一样飞向最前面的一派萨满斥候,那些士兵被张霖的大正十一打得胸膛像破絮枕头一样的爆裂开来,透过胸膛中间的血洞,张霖甚至都能看到后面的敌兵。

杀!

杀杀!!

杀杀杀!!!

冲过来的萨满士兵,就像被张霖收割的秋麦一般,成排成列的倒下。

后队的萨满军狂叫着,想冲上来支援前队,疯狗设置在山石之间的炸药,再次适时的燃爆,火药、铁珠、玻璃渣、连同碎石,在每一次轰天大响的同时,都从不失约的铺天盖地落在敌群里面,接连六次的爆炸开花,后队的敌人几乎已经所剩无几了。

张霖一口气将弹斗里的三十发子弹全部打光,面前已经没有能够站立的敌人了,他疯狂的抽出毛瑟手枪,冲到前面一个呻吟着跪地投降求饶的萨满士兵身前,枪眼抵住对方的胸口,连连抠动板机!

一个弹匣打完了,马上又换了一个弹匣,他推开那名被自己打成筛网的倒霉鬼,连扣扳机,将地上凡是能动的伤兵,不管死活都在脑袋上补上一枪!

手枪子弹打净了,张霖就拾起敌人一把步枪,不停手的用枪托狠狠地砸击一个奄奄一息的萨满军官脑壳,直将对方的脑袋砸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这才停手,犹如野兽般的拔刀四顾,目光疯狂地寻找还有没有漏掉的活口……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