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隋末弃少

更新时间:2019-11-13 10:57:51

隋末弃少

隋末弃少 yp卿卿 著

已完结 杨延裕 搞笑 总裁 贵族 言情

魂穿隋末成为望族弃少,受尽嘲讽与冷落,仅有一间破败酒楼为生,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八大菜系与满汉全席等接连上市,轰动长安.......乱世将临,一帮兄弟誓死相随,主角将于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上门挑衅

含光路上各种各样的店铺林立,有突厥人开的皮毛杂货店,也有波斯人开的香粉店,顺着街道走着,延裕一路购买了不少的东西,又在吐蕃人哪里购买了香料,这些香料说起来有些让人诧异,原本延裕是想不到去吐蕃人开的店铺的。

不过那阵阵的香味刺激着延裕,于是进去转了一圈,却震惊的发现了胡椒粉这种东西,可能现在的人不知道这胡椒粉是用来做什么的,也因此这胡椒粉被店铺掌柜的放在墙角,如果不是延裕眼尖,可能真发现不了这种好东西。

延裕先后又购买了羊肉,鸡肉,以及一些如今市面上应有的蔬菜,也不过是苜蓿,菠菜,胡瓜,胡蒜等等这些而已,将这些东西全部都购买完了以后,延裕招呼着店小二将这些东西全部都送去如意酒楼,这才继续在大街上转悠。

此时此刻延裕还没有回到酒楼,而延裕购买的各种各样的食材,却已经被人给送了回来,先是肉铺的小厮将羊肉,鸡肉等肉类给送了回来,东西放了之后,就离开了,紧接着街市上卖菜的小贩又推着独轮车,送来了一车车的蔬菜,瞧见这一幕,赵老头此时此刻已经被这一幕搞晕了。

这些送货的小贩与他并不讲多余的话,只说是酒楼东家购买的,他们只是负责送货,其他的一概不知。这就更加让赵老头迷惑了,这酒楼的东家不就是公子吗?可是公子才出去了多长时间,竟然就购买了这样多的东西,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公子从哪里来的钱?

雯娘闻听此事,风风火火的从后院赶过来之后,看着堆满酒楼客厅各种各样的食材也有些吃惊,看见身旁的赵老头同样是震惊的围着各种各样的蔬菜和肉食等转来转去。雯娘当即就有些疑惑的问道:“赵伯你从哪里来的钱买来这样多的蔬菜。”

赵老头郁闷的摸了摸脑袋说道:“小姐,这可不是我购买的,刚才那些伙计们送来的时候说是酒楼东家购买的,我想大概是公子他买的吧。”

雯娘闻言立马脱口说道:“阿弟他身无分文,今天告诉他说要出去转转的时候,我只给了他五文钱,你别告诉我,这些东西仅仅值五文钱。”

赵老头有些震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如小姐所言这些东西已经大大超过了五文钱,如果计算的没有错的话,这些东西肯定最少价值都在三四两纹银左右,一两纹银等于一千文钱,也就是人们所知道的一贯钱。而如今少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钱,竟然买了这样多的东西。

(隋朝时期的货币制度定位开皇五铢,或者是一种白钱,本书统一定为开皇五铢,另外一文钱等于现在的一毛钱,一两银子就等于后世的一百元,举例说明隋朝时期一斤猪肉也就是二十文钱,如果你在隋朝时期拥有几百两银子的话,那么无疑你就是富豪级别的人物了,简称土豪。)

雯娘与赵老头两人着急的在酒楼里转来转去,这时候,延裕已经迈步走了进来,一看见延裕,雯娘就迫不及待的说道:“阿弟,你是不是今日又给我闯什么祸了。”

延裕一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阿姐,你说的是眼前这些蔬菜瓜果吗?”

雯娘不为所动的继续说道:“你说说今天你又给我闯什么祸了。”

延裕走到雯娘身边,将雯娘拉到胡登上坐了下来,这才缓缓的说道:“阿姐,你放心吧,今日我什么祸事也没闯,这些东西是我将酒楼抵押给当铺得来的银子买来的。”

一听说延裕竟然将酒楼抵押给了当铺,不止是雯娘,就连身旁的赵老头也是震惊不已,他们没想到公子竟然胆大的这种地步,竟然将酒楼都给抵押了,且不说别的,要是如期还不上当铺的银两,这酒楼以后也就成为人家当铺的了,那么以后该住在哪里呢?

雯娘气愤不已的站了起来,用手拍着桌子,瞪着延裕呵斥道:“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才几天的功夫,你又到处闯祸,这酒楼的生意如此惨淡,别说十天了,就是一百天,一年,我看也挣不了二十两银子,你现在快去给人家送回去,撤销抵押,兴许人家还不计较,若是等到十天以后,人家找上门来的话,你说我们从今往后该住在哪里呢?”

看着自己阿姐喋喋不休啰里啰嗦的样子,延裕拉着她的手,微微笑了笑说道:“阿姐,你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计,我保证十天内,我们酒楼肯定能赚取二十两银子,而且说不定更多呢?”

这时候,门外忽然走进来了一群人,这些人神采奕奕,风流不羁,此时寒春才刚刚过去不久,这几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竟然还挥舞着纸扇,这是在装逼卖傻,还是装清高,延裕不懂,自然也不会开口发问。

没等延裕说话,那人群中就走出来了一个人,延裕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那个好大哥延文吗?

只见延文有些轻浮的走了过来,用手指着他对身后几人说道:“你们可瞧见了吗?这就是我们王府的弃少。”

延裕眯着眼睛不说话,人群中又走出来一个身穿青衫的青年男子,看着延裕说道:“裕哥,之前我们与你可是形影不离的,当初你那挥霍金银的样子,当真是潇洒如意,如今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难怪之前延文兄说你离了王府什么都不是,看来确实如此啊。”

闻听此话,延裕轻轻笑了笑站了起来,看了看这群人模狗样的公子哥,缓缓说道:“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前几日在下不小心受了伤,导致记忆有些模糊,是以忘记了你唤作什么名字。”

那身穿青衫的男子,愣了一愣说道:“看来你果真是失忆了,延文兄刚才说起来,我们还不相信呢?”

那青年又轻蔑的笑了笑,摇了摇纸扇说道:“今日来的都是你之前的好兄弟,我不妨给你介绍一下,我呢?出自博陵崔氏,崔少安,我身后这位身穿褐色的是清河崔氏崔少平,后面这些都是我们太原府一些一等家族或者二等家族中的少爷公子,平日里我们都与你有些交往的,这下你认识了吧。”

崔少安将这些人都一一介绍完之后,那清河崔氏崔少平轻蔑的笑着说道:“少安你说这些与这弃少,如今也没有什么用处,毕竟人走人道,犬走犬道,我们还是去飘香楼喝我们的酒吧,莫要在这里与这低等庶民玩耍了。”

第6章 徒增烦恼

闻听此话,延裕盯着那崔少安说道:“崔公子说的有道理,所谓人走人道,犬走犬道,只是不知道你们催家养着犬吗?”

崔少安不懂延裕此话何意?当即说道:“我府中自然是有犬的,干你何事。”

延裕笑了笑说道:“有犬就好,不知道你们家的犬是圈养呢?还是四处乱跑呢?”

那崔少安仍旧不知道,延裕到底要问他这些是干什么的,当即有些生气的说道:“我家的犬自然是放养的。”

延裕哈哈大笑继而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说什么人有人道,犬走犬道不是一句废话吗?”

闻听延裕竟然敢说出这种辱骂他的话,崔少安愤愤不平的说道:“谁给你的狗胆骂我的,难道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收拾你这个所谓的弃少吗?”

延裕并没有因为崔少安一番恐吓,就流露出害怕的样子,他继续说道:“之前你说了人走人道,犬走犬道,而你家的犬是放养的,那也就是说你曾经和你家的犬走过同样一条路,而且不止一次,看来催少你是与犬形影不离呀。堂堂男儿竟然日日与畜牲待在一起,唉……”

延裕话一说完,身旁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崔少安看着身边的人都嘲笑自己,不由得一怒,对身后自己的家仆喊道:“去给我打死这个敢嘲笑我的混蛋,我倒要看看如今身为贱民的王府三少,到底凭什么这般嚣张。”

催少安这般吩咐以后,身后那些爪牙就吆五喝六的冲了上来,这时候雯娘一看这班人竟然要出手教训自己的弟弟,立马从赵老头的身后冲了上来,站在了延裕的身前。

延文看见这一幕也是有些吃惊,自己虽说对这个三弟也不是喜爱,但是自己从小却是在雯娘的屁股后面长大的,虽说如今雯娘被赶出了王府,但是,这些感情还是有得,于是他赶紧对身边的崔少安说道:“崔兄,虽说我这三弟捉弄了你,又得罪了你,但是还希望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毕竟他曾经也是我的三弟,如今落到这般模样,也是他咎由自取的,要不今日我做东,飘香楼,怎么样。”

崔少安的脸上原本是挂不住的,这时候王延文这一番话恰当的说了出来,也让崔少安的脸上有那么一丝丝的窃喜,不管怎么样这延裕也是王府的三少,虽说已经被赶了出来,但是人家延文毕竟与延裕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谁知道哪一天王府的家主,一开心了又将延裕给召回去,那对于自己反而有些不太好了吗?

想清楚这些,崔少安瞪着延裕说道:“今日要不是延文求情,我肯定会让人将你打的满地找牙,以后记住了,见了我等,立马掉头就走,要不然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话一说完,这群公子哥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延裕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心情,怒气冲天是肯定的,想要出手教训崔少安一顿,但是,好像又是行不通的,毕竟自己如今只是一介白衣。

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有很多你感到无奈的事情,毕竟自己已经是王家弃少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在长安城可以横着走的三少爷了,也不再是之前那个可以在长安城欺男霸女的三少爷了。

人总是需要成长的,成长的道路上少不了别人的嘲讽和讥笑,也或许只有这样自己的心才能更加的强大,今天这件事情给延裕的打击太大了,他开始明白在这样一个时代,有一个好的出身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换句话说,如果今天延裕气急败坏的将那个崔少安给打了,那么等待自己的肯定是牢狱之灾,也说不定崔氏会勾结官吏,将自己的罪名给加大一点,当然延裕也知道王仁义肯定不会救他的,那样一个怕老婆的人,自己是指望不上的。

现在做事情必须要考虑后果,毕竟他还有一个姐姐,这样一个外表柔弱的姑娘,当自己受到一点点欺辱的时候,总会坚强站在自己面前,延裕是断断不能不考虑她的感受的。

那些人走了之后,延裕默默的一句话也不说,就独自回到了后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穿越到古代,为什么穿越到古代,我竟然一点点的金手指也没有,为什么别人都是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为什么别人不是皇帝,就是公子哥,而我竟然仅仅只做了一天的公子哥,就被人赶了出来,耻辱,这是耻辱,从今天起,我一定要振奋,我就不相信,在这个所谓的时代,我竟然活不下去。

我就不相信两世为人的我,竟然在这个时代步步维艰,寸步难行,连生活都成了问题,躺在床上的延裕悲痛欲绝,不过,悲伤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过了一会儿也就没事了,作为一个男人,不管是在现代也罢,还是身处于如今这样的时代也罢,延裕从来不会轻易放弃的,毕竟活着是一件让人感到很开心的事情。

屋内的延裕独自悲伤,而屋外的雯娘却是一副忧心的模样,雯娘非常的担心屋内的延裕,她知道延裕刚才被人欺辱之后,受到了些许刺激,她也能想的开,弟弟曾经好歹也是这王府的三少爷,落到如今这般被地痞欺辱,被公子哥们欺辱的份上,放在谁心里也不会好受的。

她轻轻的敲了敲门,想安慰延裕一番,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理清了头绪后,她推门走了进去,看着延裕躺在床上有些淡淡悲伤的样子,轻轻的说道:“对不起,都是阿姐不好,阿姐要是当初在王府中多说些好话,说不定大伯母就会同意我们留下的。”

面对阿姐的安慰,延裕坐了过来,轻轻的握着雯娘的手说道:“阿姐,你不用安慰我的,我不过是有些累了,所以才进屋休息一会儿的。”

雯娘抚摸着延裕的头发,温柔的说道:“打小你就是我带大的,你什么性子阿姐我能不知道吗?”

延裕这才莞尔一笑说道:“阿姐,其实你不用自责的,该自责的应该是我,要不是我贪玩从房顶摔了下来,我想我们今天也不会住在这种地方吧。”

雯娘抚摸着延裕的手说道:“阿弟,如今结果已经是这样了,从今以后阿姐身边就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所以,阿姐希望你以后多读书,而今陛下设立了科举,只要你多读书,到时候参加科举,当了官,光宗耀祖,阿姐也就足矣了,我也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父母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