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府门攻心计

更新时间:2019-11-13 10:58:17

府门攻心计

府门攻心计 之桃 著

已完结 梦云兰,秦子潇 灵异 校园 鬼怪 轮回重生

梦云兰是步步为营武功高强杀手名门的女继承人,秦子潇是手握兵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冷血王爷。她是痛恨朝廷一心为父报仇的无助女子,他是嚣张狂妄一心收复天下的猛狼恶虎。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7章 想做什么

都城本不允许骑马上街,可是他秦子潇怎么会讲规矩呢,时间久了,这还成了都城里的一大风景。

只要看见是秦子潇的烈焰骏马上街了,百姓就会自觉的让出道。

虽然大道宽广,秦子潇还是刻意放慢了速度,花了两炷香时间才到宫门。

皇上也不急,横竖都是必须来的,都城上下,也只有他能请动秦子潇。

“皇兄。”依旧是军礼,没有跪拜。

“免礼。”皇上淡淡的说,并没有请他坐下的意思。

秦子潇也不在意,反正皇上一向喜欢在小事上争上下,他的心情好,也不想跟皇上争。

“子潇,你可知北齐使者近两天就要到京城了?”

“臣弟最近听说了。”

“齐恒王欲求娶东越公主。”

“皇上定夺便可。”秦子潇也是淡淡的说。

“朕叫你来,不是听你的建议。”皇上看着他,口气中有了火药味。

“那皇兄的意思是?”

皇上觉得打太极有点累了,直接说道:“朕原欲让梦家二小姐以公主的名义出嫁。”

“嗯。”

“你可想知道梦二小姐说了什么?”皇上真的有点冒火了,你别给朕装。

“说了什么?”秦子潇故作好奇。

“她说心有所属。”皇上抛出这句话便不在说话。

“这事,跟臣弟有何关系?”

“子潇,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皇上脱口而出。

“这是何意?”

“她说的心有所属,正是你!”皇上差点没冲过来掐死他,继续装吧,继续装。

“皇上明鉴,臣弟从未见过梦二小姐,不知这事。”秦子潇说道。

“朕让你去梦家道贺的时候,没见过?!”

“皇上明鉴,臣弟不记得什么梦二小姐。”秦子潇是真的不记得这号人物的相貌,“臣弟不敢妄言,皇上,您知道,臣弟常年在军营,这样的事,臣弟并未放在心上。”

见皇上迟迟不开口,秦子潇继续说道:“皇兄,臣弟以为,送梦二小姐保公主,是个不错的方法。”

皇上听此也只得淡淡的说:“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臣弟告退。”

皇上看着他的背影说道:“秦子潇,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朕是越来越看不透你。”

你早就有本事谋反夺权,为何迟迟不动手,只是不知,你拖着中毒的身体,还能撑多久。

二老爷一回到屋里就关上门,与夫人商讨办法。

“你看看你平时贯的,馨丫头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肃北王!这是个大麻烦!”二老爷叹着气。

“老爷,这怎么能怪我,那次家宴,馨丫头就对肃北王有些异样,这几日把她关在屋里,没想到,这丫头还想着……”

“你说说,你说说,这叫个什么事,本来以为只是远嫁之事麻烦,这下子有个更大的麻烦!”

“老爷,你消消气,这事不是没有解决办法。”二夫人狡黠的眨眨眼。

“消气?我怎么消气?整个东越,谁不知道皇上忌惮肃北王很久了,这时候,馨丫头说自己爱慕肃北王,你说说,皇上怎么看我们,怕是皇上也开始忌惮我们,你倒是说说,还有什么解决办法?!”二老爷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差点没跳起来。

“哎呀,老爷,”二夫人一面倒茶一面说道,“我有一计,若是成了,定能保馨丫头万全。”

“何计?”二老爷接过茶杯问道。

“带着馨丫头去找肃北王。”二夫人压低声音说。

“什么?!”二老爷跳起来,“难道你想让肃北王娶馨丫头吗?你疯了?你不知道皇上有多恨肃北王吗?皇上肯定会杀了我们!”

“不然还有什么办法,如果此时不投靠肃北王,那就等着女儿远嫁北齐做小妾吧。”二夫人愤恨的说道,刻意加重最后一句。

“你是说,咱们投靠肃北王?”二老爷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心动,但是又害怕皇上,“这样做,皇上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老爷,如果肃北王答应娶馨丫头,我们可就是王爷的亲家,王爷还会不保护我们吗?”

“可是,如果,肃北王不答应呢?”

“放心吧,他一定会答应的,不答应也会逼他答应。”

“夫人的意思是……下药?”二老爷胆怯的问。

“怎么样?”

“这……肃北王武功深不可测,我们又不能靠近他身边,你要如何下毒?下毒的事还是暂且放放,如果被发现,我们也是会死,不如,我们先去求求王爷,说不定他就答应了?”

二夫人一想,自己好像确实没有想好下毒的办法,说道:“好吧,明日就去肃亲王府。”

二老爷没有想到,他一直被监听着,门外是千予夜,窗外是如风,两个都是幽灵一样的人物,来去无声。

果然是笨蛋。二人同时在心里咒骂。

居然想毒害秦子潇。

居然想求秦子潇娶亲。

“哈哈!”西门泽听完如风的汇报笑出了声,“秦子潇,你的魅力简直无边啊,居然被人惦记到用媚药引诱你,哈哈!”

“真是蠢。”秦子潇已经想不到更毒舌的话,满脸黑线。

“的确够蠢,这是蠢人才能想到的手段,不过幸好没用。”西门泽一想到被下了媚药的秦子潇的模样,就足够他笑上几天了,不知道被下药的秦子潇,还能不能这么冷静。

梦云兰也从千予夜口中得知。

“太蠢,这是什么办法?”梦云兰强忍住嘲笑,“二老爷也是被逼疯了,才会找不到方向,等他明日撞了墙,就知道有多痛了,横竖,再过几日北齐的人就要来了,皇上是肯定要送梦馨的。”

第23章 大师兄

“怎么?看到本王很惊讶?”十年了,我们又见面了,两人都不再是那个少年,可是秦子潇依旧嚣张。

“哼!”南墨初冷冷的看着他。

“看来,南昭王这十年来,每日都会见到本王。”秦子潇看了看南墨初微微发青的眼圈,刻意向后仰了仰,表示不高兴。

然而这个小动作,却让南墨初稍显紧张,身后的七个高手俨然也是,虽然七个杀手也是武功高强,但论单打独斗,肯定不是秦子潇的对手,但是他们合在一起,拖也能把秦子潇拖死。

如是想,南墨初紧张的情绪稍稍放下了一些,一定要现在心理上战胜他,可是一想到父亲…南墨初轻轻摇头,不能想。

这个动作,被秦子潇看在眼里,顿时失去了与他交手的欲望,冷冷的说:“看来,你还没有做好准备……”

这个激将法用得好,未等秦子潇说完,南墨初就抽出手中的利剑,直直刺向他。

秦子潇也不急,逼近之时,只是稍稍侧身,安全的避开了利剑,却被削掉了几根青丝,看着随风而落的青丝,秦子潇微微皱眉。

南墨初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得意的嘴角抽动,利剑收回,挑眉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在说,我就爱毁你形象。

“南墨初,喜怒于行可不好!”秦子潇边说边抽出自己的长剑,架在南墨初脖子上。

南墨初也不客气,挥开秦子潇的剑说道:“你也一样!”说完又留眼神给身后的杀手。

见七个杀手冲上来,秦子潇挑眉冷笑道:“八对一?!”

“我可从来不是君子!接招!”南墨初大吼。

“下次出招前,不必大喊。”秦子潇反手就抓住了他拿箭的右手,控制住后,一脚踢开左右两边的杀手。

南墨初也不是吃素的,见自己的人受伤,正欲踢腿,右手却被突然放开,强大的内力,让他差点倒地,退后了好几步才站稳。

其实秦子潇也是没把握的,他知道南墨初肯定不会一个人来,他没中毒之前,十个二十个都没问题,可是自从上次庆功宴中了毒,他的内力一直不稳,他不确定能不能控制好,更不知道还能打多久。

刚刚就已经稍有费力,他一直强撑着,不能被敌人发现自己的缺陷,至少气势上不能输。

正欲再次出招,城隍庙外传来一个让人听了耳根特别舒服的温柔男声:“南墨初,你还是这么不自量力。”

这个温柔的男声来自白天在茶楼与白毅寒交谈的紫衣男子,秦子潇在武胜山上的同门大师兄,西门泽。

南墨初一时没想起是谁,愣在原地。

秦子潇却趁此机会上前一步,狠手掐住他的咽喉处:“本王也不是君子。”

南墨初涨红了脸,一眼愤恨,秦子潇又威胁一旁剩下的三个杀手道:“呆着别动!不然本王就掐死你们的南昭王!”

秦子潇的双眼已经开始充血,不知情的杀手只以为战神爷生气了,实则是他的内力耗尽却一直强撑的结果。

西门泽来得真是时候,再晚一步,秦子潇可能会撑不住了。

秦子潇用尽最后的力气掐着南墨初,一步一步的往门外退。

西门泽手里拿着折扇,笑道:“子潇,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卑鄙了?!”

“装模作样。”秦子潇看了看他手里的扇子,恶恶的赐了四个字。

“虚伪。”西门泽毫不客气的回敬,看着他充血的眸子,眼里闪过不安。

秦子潇也不欲与他争辩,松开掐着南墨初咽喉的手,缴下了他的剑。

双手被秦子潇抓着的南墨初看清楚了来者,一脸不屑的把头别向一边。

“南墨初,您这是何必呢?上次大闹我武胜山还不够吗?”西门泽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墨初,提示他快想起不光荣的事。

三年前,南墨初为了引出秦子潇,不惜厚着脸在武胜山上大闹了一番,然而还没怎么出声,就被西门泽打趴下。

这件事,南墨初也一直怀恨在心。

“秦子潇,你现在可以杀了我!”南墨初已经失去了挣扎了力量,没好气的说。

“本王心情好,不想杀你。”秦子潇说得理所当然,南墨初现在还不能死,或者说,还不能死在东越,还不是时候。

“快放了我们大人!”庙里的杀手头子走出来说道。

“要放了他也可以,还请南昭王保证未来十年都不得与本王交手!”龙秦子潇说道。这也是他心里想的,自己的毒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法,不能贸然出手。

“十年?!哼!亏你说得出口。”南墨初说道。

“本王是觉得,以后十年内你都不是本王的对手。”

“你!”南墨初张张口,最终什么都没说,傲气的别过头,可是,是的,自己的确不是他的对手,十年前不是,十年后的今天依然不是,可是要再等十年,那代价太大,谁也说不准未来是什么样子。

“怎么样?你到底是答应不答应?本王很忙!没空陪你一直耗!”秦子潇一想到自己竟然在黑灯瞎火的地方耗费大量宝贵的时间,就非常不爽,加上内力透空,非常难受。

西门泽只在一旁傻笑。

“你说的只是不与你动手对吧?”南墨初露出诡异的笑容,既然不能跟你动手,可以跟你的人动手吧。

“嗯!”虽然知道有诈,秦子潇的身体也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稍稍皱眉,强压住喉咙里的甜腥回答道,对方才倒下四个人,本王就吃不消了,皇兄,你可真是下了狠手。

西门泽看出了秦子潇的不对劲,马上上前说道:“南墨初,此事就这么定了!”一面扯了扯秦子潇的衣角,撤。

秦子潇也不恋战,推开南墨初,跟着西门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城隍庙。

一路上,他俩一前一后,一紫一红隐晦在黑夜中。西门泽时不时看秦子潇血红色的背影,又低头思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想说什么?!”西门泽再次抬头的时候,就发现秦子潇那张放大的死人脸和冷清的眼眸。

“啊?我想问你还好吗?”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不过偷看两眼就不爽了。

“本王很好!”秦子潇回答道,其实一点也不好,嘴里的甜腥越来越浓,这不是好事。

二人轻功了得,不过半柱香就到了王府。

“王爷,王爷,您可回来了。”莫管家屁颠屁颠的跟在秦子潇背后,眼神又落在一旁的男人,问道,“这位公子是?”

“给他安排。”秦子潇并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也没有和西门泽交流的意思,留下这句话便急匆匆的回到书房,关上门。

见四周无人了,秦子潇嘴里吐出一口鲜血,他压着胸口,背靠桌角,坐在地上,面色苍白,双眼微闭,眉头紧皱:皇兄,你为了压制本王的实力,不惜用此下三滥的手段。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