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豪门错爱:恶魔总裁别碰我

更新时间:2019-11-13 11:00:53

豪门错爱:恶魔总裁别碰我

豪门错爱:恶魔总裁别碰我 红太狼 著

已完结 仙侠 穿越 豪门世家 空间

从我遇上你的第一刻起,就注定生生世世的纠缠,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不幸的婚姻,使她伤痕累累,在痛苦过后,却成为了另一个男人的棋子,这就是她的命运,是她无法逃离的梦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章 东方云飞的行动

富贵村,其实严格意义上讲并不是一个村庄。

之所以成为乡下,因为这里在一年前还是个穷乡僻壤。

但是一年后,有个人在这里开发了几处别墅庄园,并发展了一下当地的旅游业,才让这里一夜之间出现不少百万富翁。

毕竟,长年种地的农民朋友们有的是力气,也并不缺乏体力,一家好几口人往年都是四处奔波打工,而现在在家门口就有活干,何乐而不为。

很多有头脑的农民纷纷承包了修路或者运输工程,迅速的富裕起来。

当然,如果在酒桌上问他们是谁让自己发达的,他们一定会翘起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赞,“是东阳云飞少爷!”

没错,富贵村之所以脱贫全是东阳云飞的一手策划。

当然,赚钱是次要的,他主要还是为了让自己的母亲安心静养,毕竟,没有方雪晴,绝对没有东阳云飞的今天。

不过,对于外人来讲,富贵村他们的了解也就到此为止了。

刘铁男将是解开富贵村神秘的第一人。

南溪的心情有些紧张,似乎又是到了每月例假来的日子,只是这一次她的反应却比以往焦虑的多,“难道是换环境的原因,怎么心里慌慌的?”

莫名的危险正在接近,南溪的第六感出奇的敏感,似乎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但却找不到发生任何事情的理由。

依旧照顾好方雪晴的起居,南溪照例走到院落,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东阳云飞恰好不在,院落里非常清静,还有一处秋千,闻着菁菁草香,南溪似乎想起了曾经,自己最快乐的时光是在孤儿院度过的。

那里无忧无虑,大家吃一样的食物,穿一样的衣服,没有三六九等,没有高低贵贱,大家都很快乐。

直到有一天,孤儿院的幸运之神降临,那就是靳天誉的父亲靳自在,他会在诸多孩童中挑选一个作为自己的养女,就这样,躲在人群中露出一副恐惧的大眼睛的南溪,被选中了,从此变以靳自在养女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新奇的食物,美妙的食物,漂亮的衣服,着实让南溪开心了好久,但是好景不长,当自己的第一次在十六岁那个夜晚被帅气的靳天誉夺走以后,她便成为了靳天誉的掌上玩物。

不过,女人似乎天生都是贱骨头,随着时间的推移,南溪不可置否的爱上了他。

甚至于南溪一天看不到靳天誉的身影,都会感觉跟少吃了一顿饭那样饥饿。

这是一种无法解说的感觉,痛并快乐着,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

看到空荡荡的秋千,南溪情不自禁的做了上去。

今天的南溪打扮的格外清新,正是最好的年纪,她整个人看起来如仙子那般空灵圣洁,一身黑色的小吊带让她看起来充满了一种黑天鹅般的孤美,玉腿长露,性感的香肩,怎么看都是一个丛林精灵。

这种美人,绝对是世间罕见,放在娱乐圈,属于典型的金童玉女,妖而不媚,尤其那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不管事正常状态还是意乱情迷,都会极限的撩拨男人的荷尔蒙,让人欲罢不能。

若非这些,堂堂凌威集团董事长怎么会单单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呢?

喜欢一个人,总要理由的。

可以因为外貌,或者气质,或者性格,或者因为一个人对自己好。

从靳天誉的情况看,论外貌出众的女子,他的身旁活跃的人数绝对不少,论气质,各种身份的名媛以及海归都有,各种风格,论性情,一个女人一朵花,但是他从来都不为所动。

只因为,他的眼里只有那个金屋藏娇的美人。

南溪也有想过,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吸引人,想来想去,不外乎长得温柔内心强大,烧的一手好菜,再加上常年在贵族家养着有几分贵人范儿,论学历自己也不过是贵族学院毕业而已,论社会影响力,自己至今都没有露脸的机会,甚至对靳天誉的事业也帮不上什么忙。

看起来,与那个舒心蕾相比,似乎差距不小,但是怪就怪在这里,越是感觉不可能的事情,往往就越会成为可能的事情。

靳天誉深深的爱恋着南溪,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南溪似乎天生就有人缘,除了舒心蕾以外,她所能接触的任何人,包括打扫卫生的大妈,都对她毕恭毕敬,没有人觉得她是个外人,更没有人瞧不起她,或者背后说坏话。

传说中的个人魅力,不外乎如此吧。

在这乡村生活,呼吸着远离城市喧嚣的气息,南溪感觉胸口格外的畅快。

却不晓得,有人在远处的树丛中,拿着望远镜已经看呆了。

“好美的人儿啊,铁男老哥这是要我作孽吗?”王汉三是一个典型的丑男,满脸横肉,看起来像个屠夫,但是却比屠夫友善的多,因为他居然还带着一副宽框的大眼睛,看起来有几点不伦不类,但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这次来富贵村,王汉三需要做的是将南溪的面目毁掉,事先看过照片,王汉三在看到南溪本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倒抽几口冷气,“作孽啊,这么美的人儿,我伤害了她自己肯定折寿。”

可是老大给了十万块钱啊,还有自己干这行本来就是昧着良心做事,黄汉三开始了激烈的精神挣扎,“我到底该怎么办!”

“晃晃脑袋,黄汉三突然扶正了眼镜,一双小眼睛瞪得贼圆,就跟老鼠一般发出了神奇的光彩,“嘿嘿,我可以花钱找人来干吗,一万块应该能让那小子出马了。”原来是黄汉三不忍自己伤害南溪,想把这个包袱丢给别人。

在行里,黄汉三出手,必定成功,正是因为这个道理,刘铁男才打包票在跟舒心蕾好好爽了一把后,信誓坦坦得说此事一定搞定。

可若是黄汉三把事情交给了别人,一切恐怕就成未知数了。

“喂,是叶子吗?我你三哥呢!”黄汉三已经回到自己那阴暗的公寓,开始拨打电话。

对面传来一阵咆哮,“哪个三哥,老子在泡妞呢,别耽误我好事!”对方怒气冲冲显然没好脸色,但是黄汉三却没有恼怒。

手里拿捏着十万块现金,黄汉三眉飞色舞,“叶子,你三哥给你个活,两万块毁个女人的脸,钱先给一半,你干不干。”

上来就谈钱,这是最实在的办法,黄汉三显然很了解外号叶子的亡命徒,对面的声音已经缓和了,“好,老地方见面,拿着信息。”

昏暗的城市胡同内,黄汉三裹着厚厚的大衣,在夏天看起来是那么的不伦不类,但是早早就在胡同内蹲着的一个用报纸盖住脑袋的人,看起来更加变态。

一身破烂的民工服,脸上还有油渍,但是这人身高倒是不低,足足一米九三,看起来人高马大,一双眼睛看起来非常凶悍,似乎是那种潜逃的杀人犯。

“把那个人,给我解决掉。”黄汉三没有多话,递过一个纸包和一个档案袋,头也不回,拉起衣领子,就走了。

剩下那个人倒是没有立刻打开档案袋,而是用舌头舔舔指头,开始数包裹里的钱。

直到数完了钱,这人才懒懒的打开档案袋,仔细看了几眼资料,以及那张南溪的照片,然后用打火机烧成了灰烬,朝相反的方向离去。

南溪似乎危险了。

可是,接下来连续三天,南溪都过的非常安全,近来还迷恋上了园艺,经常拿个剪刀在花园里修修剪剪,看起来根本没有人要暗害她。

直到第七天,南溪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花园内游玩,刘铁男实在沉不住气,给黄汉三大个电话,“我说,老三,你这几天搞毛啊,怎么还没把事办了。再给你三天,干不了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黄汉三正在小姑娘身上使劲呢,接了电话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连忙爬起来,说道:“我这就去办。”

拿了刘铁男的钱不给办事,这是找死,江湖没人不懂这个规矩。

哆嗦着拨通了叶子的电话,对方懒懒的问道:“喂,谁啊。”果然是叶子。

黄汉三怒喊道,“我擦你大爷,你收老子钱不办事,你要死吗?”

叶子也恼了,“你算什么玩意,吆喝我,我这几天感冒了,今晚就动手,鳖孙!”

说完叶子就挂了电话,倒是黄汉三沉不住气,咬咬牙,从床底下摸出一把猎枪,“叶子,别怪哥哥对不住你,今天晚上要是你放我鸽子,那我就先崩了你出气。”

当夜,黄汉三守在叶子家门口,看到对方半夜骑着摩托出发,心里终于悬下口气,“太好了,这小子终于出手了,等信就行了。”

但是,黄汉三想错了,叶子压根就没去富贵村,他驱车前往的地方竟然是一处别墅区,似乎还是靳天誉的邻居。

敲过门后,出现一个人影,借着灯光,叶子看到了那张阴柔唯美的脸蛋,“东阳少爷。”竟然是东阳云飞。

“进来说吧。”东阳云飞似乎并不吃惊,反而很热情的招呼叶子进屋,看起来非常友好。

第三章 为什么要逃离

东阳云飞一边懒懒的问着那些追南溪而来的保镖,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脸颊,一副准备洗澡被打断的不悦模样。

保镖拿出南溪的照片给东阳云飞,沉声问:“东阳先生打扰您很抱歉,请问刚刚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照片上的这位小姐。”

“原来你们是在找人,找的什么人?这么大阵仗!”东阳云飞挑着眉,慢条斯理地伸手拿过照片,端凝了一会儿,摇头,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说:“不好意思,没看见!”

“我们有同事看到她和东阳先生在一起!”见东阳云飞否认,保镖铿锵有力的指出。

“哦,是吗?”东阳云飞一脸的不以为意,嘴角漾起一抹痞笑,“可是我本人怎么却一点都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呢?”

“东阳先生!”站在为首保镖身旁的一名保镖有些愠怒,刚才他们明明就看到东阳云飞和南溪小姐一起进了这栋房子里,“请你配合我们!”

“配合?”东阳云飞敛去脸上嬉皮笑脸的笑意,薄唇凛冽一勾,“配合什么?你们是什么人?是警察?还是法官?你们有搜查令吗?深更半夜,你们一大堆人闯入我的房子里,大吼大叫,扰我清梦。你们知不知道,就你们这样的行为我可以告你们私闯民宅啊!”

“你……”

“东阳先生!”就在那位保镖生气的要上去揍东阳云飞的时候,为首的保镖连忙制止他。靳天誉是一个狠角色,眼前的这个东阳云飞也不是一个善茬。他,绝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去招惹的。

思量再三之后,为首的那名保镖缓缓开口说道:“东阳先生打扰了。我们走。”

“不送!”东阳云飞语气戏谑的冲他们说完之后,立马关上大门。

听到砰地一声关门声,保镖们简直是气得跳脚,可又无可奈何。

“大哥,我发誓!要是南溪小姐没有被他东阳云飞藏起来,你把我的脑袋砍下了当球踢。”保镖丹尼信誓旦旦的说。

“那又如何?”保镖头头罗尔森白了他一眼,“你能进去搜人吗?”

“我……”丹尼哑然,一脸的不甘心,“那我们就任由他将南溪小姐藏起来,然后坐以待毙任靳天誉总裁把我们给生吞活剥了?”

“那倒不见得!”罗尔森嘴角浮起一抹胸有成竹的笑意,“派人监守在东阳云飞家的周围,密切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我就不信南溪小姐能在东阳云飞家里躲上一辈子都不出来!”

“大哥,你这招真高!”丹尼一脸佩服,连忙下令吩咐众人,“今晚,你们都好好监视这房子,即使是一只苍蝇也不准它让轻易飞走了。”

而这一幕刚好让躲在二楼的南溪看到,令她的脸色更加惨白了几分。

怎么办?她一定会被抓回去的!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东阳云飞开门进来,没想到竟看到南溪站在落地窗前,小手微微拉开窗帘一角,观察着楼下的一举一动。

“你是怕他们发现不了你吗?”东阳云飞有些生气的上前,一把将她扯过来。烦躁的扒了一下头发,郁闷的说:“真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头脑发热,答应你。现在倒好,惹得自己一身腥不说,我还要像个犯人一样被你的那些保镖监视。”

“对不起!”南溪咬着唇,一脸歉意,扭绞着手指,南溪怯怯地问东阳云飞,“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他会不会反悔了,不帮她了,然后将她交给靳天誉的那些人。

看出南溪的情绪已经紧绷到了崩溃边缘,东阳云飞不禁放松了语气,缓缓的说:“我让司机开车出去。希望可以迷惑他们,你已经坐那辆车离开了这栋房子。”

“哦。”听到东阳云飞这么说,南溪明显的吁了口气,感激的说:“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女人果然是单细胞动物。”东阳云飞没好气的说:“那些保镖不是傻子,他们一旦发现你并不在那辆车上,就会马上折回来逮你,到时候,我就会被靳天誉扣上窝藏他女人的恶劣罪名,说不定我还要因此吃上官司!”

东阳云飞说得一板一眼,令南溪听得是心惊胆战。

“那怎么办?我看我还是现在出去好了?我不能连累你!”虽然南溪很清楚,她一旦走出这栋房子,必定就会被靳天誉的那些保镖给抓回去。但她不能牵连无辜。

可是善良单纯的南溪哪里知道,这不过是东阳云飞对她使的激将法而已。

“你现在出去就不会连累我了?”东阳云飞继续刺激着南溪,“愚蠢!你现在出去不就等于向那些保镖承认,刚才是我帮了你!以你对靳天誉的了解,你以为他会善罢甘休,轻饶了我?”

“不会!”南溪泄气的摇头。在靳天誉的字典里,永远都没有仁慈两个字!他已经习惯了掠夺、攻击、霸占!一旦有人违背了他的意志,他就会不折手段的消灭对方。这样的事情,在他身边待了这么多年的南溪已经见得太多了。

见南溪已经中计,东阳云飞抛出了诱饵,“我有一个法子!既可以让你逃脱靳天誉的禁锢,也可以避免靳天誉对我的怀疑。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是什么办法?”顿时,南溪两眼放光,“你说说看!”

“我母亲身体不好,现在在乡下养病。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给我的母亲找一位看护。现在,你让我成为了靳天誉的眼中钉肉中刺,我想要去找一位优秀合格的看护,看来是不行了。既然如此,你就去乡下帮我照顾我的母亲。我想靳天誉能力再大,也不可能想到你会跑到穷乡僻壤的乡下去!你觉得呢?”

“好!”想也没想,南溪点头答应。对现在想南溪来说,只要能逃离靳天誉的魔掌,去哪里都可以!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

东阳云飞眸底浮现着一抹讳莫如深的黯芒!

与此同时,靳天誉书房,纯欧式中古世纪贵族装修风格,一副油画的装饰,一个装饰品的摆放都透着一种无限奢华生活状态。然而,此时这个房间的空气却堪比十二月寒冬,冰冷刺骨。

“还没有找到吗?”靳天誉唇瓣紧抿,眼底迸射着怒不可遏的火花。

该死,他真的是太大意了!

昨晚南溪一反常态的讨好他、诱惑他的时候,他就应该提高警觉的!而不是被她的柔情给迷惑的团团转。

“没……没有!”罗尔森艰涩的说道:“东阳云飞出面替南溪小姐解了围!”

“东阳云飞?”靳天誉漆眸凌冽一沉,“东阳集团少东?”他是什么时候和南溪扯上关系的。

“恩。”罗尔森镇定自若的说:“我们看到东阳云飞将南溪小姐带回了家里,但是我们追过去,他却矢口否认,但随即却让他的司机将车开了出来,故意向我们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

“很好!”一抹恶寒布满靳天誉俊逸的脸颊,“一个小时内,我要看到东阳云飞的全部资料,记住是全部!如果你们再出差错,应该知道下场是什么!”

“是!靳总裁!”罗尔森点头,急忙走出房间。

南溪!为什么你要逃离我!为什么!

愤怒不已的,靳天誉大手一挥,书桌上的东西瞬时飞洒一地,乒乒乓乓,狼藉一地。

此时的靳天誉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恐惧!他是一个男人,他自然很清楚南溪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她太美了!就像是一不小心跌落凡尘的仙子,纤尘不染,却极具魅惑力。

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来,他才会那么霸道的将南溪给藏起来。因为他不敢将南溪公布于众,他怕有人会和他一样发现了南溪的美好,然后将她抢走!

就像东阳云飞今天的表现一样!

南溪!东阳云飞!

不!南溪是他一个人的!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少爷!”听到书房摧古拉朽的物件碎裂声,李嫂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请少爷不要责怪南溪小姐,其实……其实太太心底很苦!”

靳天誉一怔,抬眸看着李嫂,“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

“恩。”李嫂点头,想着舒心蕾每次来这里,对南溪不是拳脚相加,就是恶语相向。那恶毒诅咒的言语令她至今想起来都忍不住想要落泪,更何况承受那一切的南溪。

“在少爷去上班的时候,舒心蕾小姐每天都会来这里找太太的麻烦!”调整着自己激动的心情,李嫂对靳天誉说:“今天上午舒心蕾小姐也来找过太太,在这里大吵大闹了一番,如果不是有保镖拦着,太太免不了又要吃一顿苦头了!”

“你说什么?”靳天誉愕然的瞪大双眸,“你们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一种蚀骨揪心的愤怒再一次勒紧了靳天誉的心房!李嫂说舒心蕾每天都来这里闹腾,这么说这栋房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唯独他不知道。

“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如果他早点知道,他就可以阻止舒心蕾那个疯女人来找南溪的麻烦!如果他早知道,南溪就不会因此离开他!

“太太不让我们说!”李嫂擦拭着眼角泪,心疼不已的说:“太太说,舒心蕾小姐说得本来就没有错,她的确是破坏少爷和她婚姻的第三者,她应该是要受到惩罚的。如果她再像一个小人一样向你告状,她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的。所以,她哀求我们一定要对你隐瞒。”

“傻溪儿!真是我的傻溪儿!”听李嫂这么说,靳天誉的心是既心疼又生气!他们在一起那么久,没想到她竟然一点都不明白他的心,不但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底,隐瞒着他,反而该死的要一心逃离他!

南溪!从我遇上你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注定了要生生世世的纠缠,你以为你真的可以逃离我的手掌心吗?

沉冷着脸,打定注意,靳天誉愤怒李嫂说:“这件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处理,李嫂你先下去吧。”

“是,少爷!”李嫂含泪点头,退出了房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