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时间旅行者

更新时间:2019-11-13 11:03:11

重生之时间旅行者

重生之时间旅行者 朕御赐冬瓜 著

连载中 肖若云 百合 校园 古言 空间

在婚礼那天,肖若云眼睁睁的看着未来的丈夫随着妹妹逃婚。机缘巧合下,她拥有了“时间回溯”的能力,并回到了14岁那年。只是这一次,她不再是令人宰割的唯唯诺诺的女人,而

精彩章节试读:

第22章 苏雪怡

苏雪柔坐的车是宾利,这让肖若云着实惊讶了一把。

在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时,由于那人喜欢车,尤其爱收藏豪车,所以肖若云对于豪车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01年时的宾利可不像后世那样常见,那时候宾利走的是高端路线,还是英国皇室的指定用车,在欧洲售价是24万欧元以上。而2001年1月1日——2002年1月1日内进口车关税3.0L(宾利所有型号都在这个排量以上)以上是80%,远高于今天的25%。再加上车商的利润,没有五百万是买不到宾利的,当然走私除外。

肖若云还记得,当年宾利甚至卖出了一千三百万的高价。再结合当年的人均工资,能够买到宾利的除了要有钱,身份地位也绝对不会差多少。(以上资料均出自百度贴吧)

可看苏雪柔的模样,这辆说天价也不为过的宾利在她眼中就是一辆普通的车罢了。

肖若云心中的疑惑更胜。

富人也总有一群穷亲戚,这话说的是没错,可问题是,苏雪柔是她母亲苏雪怡的亲生妹妹,看苏雪柔的气度修养,倒像是从小养成的。而在肖若云为数不多关于母亲的记忆里,虽然因为过度的操劳让母亲看上去很是憔悴,可自己的母亲总是从骨子里散发出令人惊叹的优雅,若不是知道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肖若云一定会觉得她是个大家闺秀。

可现在,她不得不推翻对母亲的全部看法。

自己的母亲,想来也不是个普通的存在。

“小姨,我。。。”思忖再三,肖若云还是决心开口问道:“我母亲,究竟是什么身份啊?”

“啊?”苏雪柔一愣,眼波流转,却没出现肖若云所想的抗拒。

她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色,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怀念:“你母亲她呀,是个蠢到无可救药的存在。”

“我们苏家是当地一个大家族,说是名门也不为过,我的姐姐,也就是你母亲,是苏家最受宠爱的大小姐。她从小养尊处优,无论是成绩还是为人处事都优秀到不行,在那儿的名流圈也是受人瞩目的存在。而我,更像是一个活在她阴影下的丑小鸭。”

“可我一点也不嫉妒她。相反,对我而言,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只有她会全心全意的爱护我,照顾我。正因为有了她,我才能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活着。”

“直到她十八岁那年,父母头一次告诉她——你需要为了家族做出牺牲。他们要她嫁给与我们家族交好的那个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姐姐当时很奔溃。她一直渴望着能追求自己的幸福,也认为自己的父母可以尊重自己的想法,放手让她选择自己人生。可知道最后才发现,哪怕父母再疼爱她,自己终究也只是家族利用的工具罢了。而父母对自己的精心栽培,也只是为了更好的‘利用’她罢了。”

“那是姐姐第一次反抗。结果理所当然地失败了。姐姐被关了起来,父母,亲人都去担当说客,他们希望姐姐能尊崇他们的愿望,嫁给那个男人。因为这样不仅对家族有益,姐姐也能过得幸福。可是姐姐不愿意。她痛恨自己是家族的工具,痛恨自己的人生被全部安排好。”

“我不愿意看到姐姐如此伤心,于是在一天夜里,我偷偷的放跑了姐姐。得知姐姐逃走了,父亲很生气。他派了许多人前去搜找姐姐,而姐姐听从了我的建议,连夜逃去了一个偏僻地方的小镇,也就是y市。”

“再后来,这件婚约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父亲当年气急,竟一时在报纸上刊登说要和姐姐解除父女关系。”

“我想,姐姐怕是看到了那份报纸,所以才选择了在外流浪吧。”

“再后来的事,我想你都知道了。姐姐为了生计,在一家工厂做工,而那家工厂的车间经理正好是你的爷爷奶奶,阴差阳错下,你的母亲嫁给了你父亲。而我在不久后调查到这件事,于是找上了门,结果。。。”她叹了口气。

听着苏雪柔略带悲伤的叙事,肖若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印象中,那个喜欢把自己抱在怀中,一下一下轻轻拍着自己的背,唱着小镇里难以听到的外国童谣的女人,居然是这样的身份么?

如果说,母亲当年没有逃家,那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

可母亲追求自己的人生,这又有何错?

“很不理解对吧?”苏雪柔微微笑着:“我也很不理解。你知道么,我就是后来代替姐姐‘牺牲’的那个家族联姻的‘工具’。”

肖若云瞳孔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苏雪柔:“小姨,你。。。”

“不必替我伤心。”苏雪柔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当我选择让姐姐逃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会有这样的结局了。我本以为我的人生会平淡无味,充满了利益,没有爱情。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曾近我一度抗拒的男人,居然是那样幽默,风趣。他爱我,敬我,包容我,愿意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我,我爱他,我心甘情愿的和他共度一生。”

说道那个人,苏雪柔脸上满是幸福,就像个初坠爱河的少女,看上去是那样的娇美。

肖若云点点头。的确,记忆中的那位姨夫与小姨所说无二,甚至还要夸张。若光看二人,实在不会想到他们居然是家族利益的产物。

“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会想,到底什么才是好,什么才是坏。爱情,是不是一定自己追求的才是好的呢?”

“我并不觉得姐姐那样的人会选择你父亲那种人。可她最后还是嫁给了你父亲。我相信,与其说她是对你父亲动心,倒不如说,她是对这个社会的无可奈何妥协了。为了生计,她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天真美好。她必须学会算计,学会节俭,没有苏家的支撑,她无法用一下午时间静静的读一本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的诗歌(法国现代派诗人),不能潜心钻研一道精致而造价不菲的点心,不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人能和她讨论艺术与诗歌,也不会有人陪着她在歌剧院看一场歌剧。可是她不能回去,因为那个曾经让她温暖的家已经没了她的位置。她只能绝望的选择妥协,在一个她并不爱的男人身边,痛苦的过着一生。我想,姐姐其实对肖振邦仍抱有一丝幻想,奈何他的所作所为,彻底让姐姐失望。”

“而我,一个人生全被安排好的人,却拥有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结局。”

“到底什么是爱情,而什么又是人生呢?”

第29章 来人

也许是搜索二人位置的原因,之前所有红点的分布十分散乱。但如今,像是集体越好一般,一大半的红点都快速的朝肖若云等人的藏身之处移来。

三人不慌不忙的按照先前的准备分发好武器,来到位于地下的藏身点,静静地等待着那些人的到访。

为了减小影响,那些杀伤力巨大的重火器比如火箭筒等那些人并不会使用,就算他们用了,凭借五号改装后的仓库,暂时也能防住火箭筒的轰炸。

在仓库四周,五号安装了数百个小型摄像头,能够三百六十度将仓库周围的所有景象投射在电脑上。

“来了!”速度快到肖若云只看见一道残影。五号表情不变,快速的在键盘上敲下几个键,随机,电脑上直接展开了一张二维图形,一个红色人影清晰的在图上显现出来。

“热能探测仪?”十二号有些惊讶的看了五号一眼:“你从哪儿弄来的?”

“只是拿小型的探测仪改装罢了,勉强用用。”随口回了一句,又是一阵键盘敲击。原本安装在仓库四侧的武器纷纷运转,朝着那人疯狂的倾泻着子弹。

一阵扫射过后,看着卧在某一处纹丝不动的人,肖若云好奇的问道:“解决了?”

“不,还没这么简单。”像是要印证他的话,原本倒在地上不动的那人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随后,热能探测仪投射在屏幕上的图案突然闪烁了几下,消失不见。

“不愧是他们,这么快就发现了。”冷笑一声,五号与肖十二交换了一个眼神,肖十二点点头,又深深的看了肖若云一眼,转身飞快地从上楼的通道钻了上去。

与此同时,仓库外噼里啪啦响起一阵射击声,而五号安排在仓库外侧的摄像头也接连被破坏。

“你留在这儿。”五号拿起枪,说着就要往楼上走,肖若云赶忙跟了过去:“我也去。”

“不行。”五号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你现在想要对付他们根本不可能。”

“可我上次。。。”

“那不一样!他们有枪,你再厉害能躲过子弹?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五号尽量放缓语气:“你和我们不一样。你只是个普通人,十二号把你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你必须为了他好好的活着。至少,哪怕我们死了,也还有个人能记得我们。你明白么?”

肖若云愣愣的看着他。头一次,她如此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无力。想要像个小说主角一般闯荡黑道勇斗杀手,可到头来,自己不但什么也无法做到,反而还连累了他们。

无力的点点头,肖若云心中悲哀至极。

五号终于松了一口气,又恢复成先前玩世不恭的模样,闪身上了楼。

肖若云从来没如此焦虑过。她一眨不眨的看着屏幕,在心中拼命祈祷着那两人能够平安。

也许是听到了她的祷告,不过几分钟,十二号和五号一前一后又回到了地下室。

“成功了?”肖若云不敢置信的问。

“是啊,他们都被解决了。”五号和十二号皱着眉道:“可是怎么会呢?这么轻易就解决了他们?”那可是和他们一样接受过残酷训练的堕天使杀手啊。

“我觉得有问题。”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我再上去看看。”留下一句话,五号再次来到仓库,小心翼翼的检查着每一具尸体。

片刻,他阴沉着脸回来了,右手拿着一团看不出用处的奇怪物体。

“怎么样?”肖若云二人急忙问道。

“被骗了!”五号愤愤的把手中的东西扔在地上:“是七号搞得鬼!除了第一个人是十号意外其他都是用人皮面具易容出来的!那些人根本不在这儿!”

七号是堕天使十二杀手中的伪装大师,他的伪装术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随着仓库附近的红点消失,薛白的电话也打来了:“怎么样?”

肖若云表情严肃:“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探测出他们的位置的?”

“为了能更好的控制每个人,堕天使在十二个杀手身体里放入了一个金属定位仪,我们就是截获了这些定位仪的频率,才确定出他们的位置。有什么问题么?”

“那些人是伪装的。”肖若云冷冷的说:“我们全都被欺骗了!”

“怎么会?”薛白难得的流露出震惊的情绪。电话那头安静了会儿,显然薛白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明白了,我这儿会继续调查,你们万事多加小心。”

连再见也来不及说,薛白匆匆挂断了电话。

“堕天使这代价还真是大,居然乐意把拿东西也给取出来!”五号咬着牙,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这下怎么办?”

肖若云和十二号对视一眼,均看见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整个地下室一片死寂,众人沉默着,不知该如何面对接下去的事情。

“叮铃——”

突兀的铃声骤然响起。五号看着那不断发出响声的手机,脸色阴晴不定。

他这部手机鲜有人知晓号码,也没有人会赶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打电话过来。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

他按下了通话键。

“呵呵。”浅浅的笑声从电话那段传来,明明是在笑着,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魅惑感。

“五号,十二号,好久不见啊~”

“三号!”五号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两个字:“没想到你还真是来了啊。”

“那你以为我会做什么?”三号发出悦耳的笑声:“干我们这行的,床上说的话你也信?再说了,我们这些人,谁不是为自己做事?”

肖若云眨眨眼睛,心说什么情况。

肖十二拉了拉肖若云的衣服,低声道:“那是三号,顶尖的美人计杀手,和五号好过几天。”

“。。。好吧。”肖若云有些尴尬的点点头。她实在没想到都到这时候了还整出这一出。

“不说废话了,五号。我们呢,有个小游戏想和你玩玩~”

“我可没这个闲工夫和你玩什。。。”

“在这个城市呢,一共放了三颗炸弹。然后呢,我们九个人分别守在九个地方,但是只有三个人那儿有真的炸弹。你们所要的呢,就是找出这三颗炸弹,然后杀了守炸弹的人,才能够阻止炸弹爆炸。但是呢,距离炸弹爆炸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所以要好好选择哦~”

“你这是拿全城人的命开玩笑么?”五号的脸寒如冰霜。

“是有怎样?”

“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会在乎这些人?”五号冷笑一声:“别忘了,那句话可是你亲自教我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要我能活下来,他们死了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是与你无关,可是你身边那个小姑娘可不一样了。”三号的声音愈发妖媚:“你真的觉得她会放任不管?”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怎么会呢?我只是在真诚的邀请你玩这个游戏啊~不过,我倒是很想和那小姑娘见个面呢,总不能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吧~”

“那么,我等待着你的到来哦,darling~”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