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姻缘鬼签

更新时间:2019-11-13 11:05:39

姻缘鬼签

姻缘鬼签 第十一宫 著

已完结 仙侠 种田 言情 空间

桃花开,桃花缘,前世换来鬼姻缘?我说:人鬼殊途!她回眸一笑:那又怎样?……大家好,我叫张闫。我是一名风水先生,我最近有点麻烦,被一个美艳女鬼缠住了。虽然放身边也能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不明来信

本来还想禁锢后劝她放下执念早日投胎的,看来是不行了。

眼看小莲破符而出,浓厚的鬼气从四面八方的向我们压制了过来,远远看去就像一只黑色的球体。

刘老财早已经吓得瘫软在地,起初他是看不到小莲的鬼魂的,后来因魂香的关系才渐渐看清,若不是给了他一块桃木符护身估计此时已经是被吓得神志不清了吧。

“居收五雷神将,电灼光华纳,一则保身命,再则缚鬼伏邪,一切死活天道我长生,急急如律令。”我摸出一张符夹住,闭眼凝神口中默念咒语。

随即又挤精血轻轻一点,双眼一睁,“破!”

“噼啪”一丝丝电流从符纸上蔓延出来,然后电流越来越大,电光闪闪在黑暗中显得非常刺眼。

“轰隆”一声,如同流星掣电般打碎了房间内厚重的鬼气!

鬼气一散,披头散发的小莲就出现在视线中,疾电就如同云层里的龙,咻的一声划破长空,鞭打在小莲的魂体上。

小莲只见金光一闪,还未来得及惨叫,魂体就被打散了。房间里因小莲而聚集的阴气也渐渐回到地底消失不见。

看小莲渐渐消失的地方,我若有所思随后猛地一跳从空中抓了一把,又从包里摸了一张符纸捣鼓了一会。

“张师傅,小莲她……走了?”刘老财瘫软在地,全身发抖。看房间里已经没了小莲的魂,才敢发声。

我看了下手里的符纸,一股怜悯从心底蔓延。

“这个符你收好,找一个玉做的容器放进去。”

“好好的修一修小莲的坟,把这个随着骨灰一起葬了。”我记得爷爷有说过养鬼术,也不知道这被打散的魂还有没有机会重聚。

哎希望可以吧。

刘老财颤抖的接下符纸,承诺一定隆重厚葬小莲。

我捏了捏发酸的脖子,这种差事真不是好做的,费钱不说,还要费我的精血。我特,娘,的容易吗。

“那,鬼我是帮你赶走了,你也看见有多凶险的,所以这个费用是不是该好好算算了。”

刘老财还瘫软在地,我站着和他说话感觉变扭,索性蹲着和他面对面交流。

“应该的,应该的,我这老命是你救得,你就是我再生亲爹啊。”

额。房间里阴气已经散光了,可是我怎么那么凉飕飕的呢,这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过我也不和他啰嗦,直接掏出小算盘噼里啪啦的算了一通。

“2万块。”

“啊?”

“啊什么啊?不乐意啊?你知道这符纸有多贵吗?你知道那手里的牌牌有多贵吗?你知道我声一滴精血有多不容易吗?怎么想赖账啊!”

哼哼!还说我是再生亲爹呢。

“啊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是一下没反应过来,这价格好像挺便宜的。”刘老财摸了摸脑袋道。

刘老财心想,要不是亲眼看见,这个价格我肯定认为是神棍了,我脖子上这玩意当初还花了10万才求来的。

“哦,原来是嫌便宜啊,那行在加个1万吧。”乖乖向来都是别人和我讨价还价的,这个刘老财是被吓傻了吧?

张闫那是不知道,如果知道刘老财脖子里的玩意要10万块,那肯定得吐血,那么个破玩意还要10万,还真不是刘老财傻,是张闫傻!

刘老财答应过两天就把钱打过来。

第二天一早,我通知胖子来接我,刘老财本想留我吃饭的,被我委婉的拒绝了。

辛苦一夜,腰酸背痛的,钻进胖子车里就跟躺尸一样不动了。

昨晚的事情,我没有叫上胖子,胖子一脸气呼呼的。

“还兄弟呢,兄弟有你这么当的么,这种好事也不叫上我!可没你这个样子的。”

胖子说的好事指的是衣不蔽体的小莲,怪我不带他见识见识。

我懒得理他,脑袋里回放小莲的身材。

才回放到一半,后背阴森森的,“阿嚏!”

窝草感冒了?

“胖子你开空调了啊,怎么那么冷。”

胖子白了我一眼,“你有病吧,哪里冷了?”

没开空调吗?

这会又不冷了,好吧估计有人在骂我。

“胖子,我眯一会,到了叫我。”

我腿一伸就开始打盹了。

不会又是在做梦吧?又是小桥流水,又是古藤树的,就算做梦是不是也该换个场景啊。

这似曾相识的场景,不说我也知道,肯定又做梦了。

我盘腿坐在地上哪里也不去,我倒要看看,究竟要干嘛。

空气里散发出淡淡的花香,微风吹在皮肤上还有点暖暖的。

额,暖?还能感觉到温度的啊。

我就坐在地上,都快睡着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不会就这样让我在梦里睡一觉吧?

迷迷糊糊中,眼前出现一个红色的影子。

我揉了揉眼睛,首先映入眼睛的是红色纱裙摆。

往上看去,裙纱裹紧汹涌的身材,裙内若隐若现修长挺拔的白皙双腿。

咕噜一声,我咽了口口水。大腿绷紧了下,脸上燥热。

艳福?不过怎么穿这样?我不会穿越了吧?

不会有那么好的事情吧,穿越过来送我一个美女?

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可别是个丑八怪啊。

视线从汹涌的身材上离开,想看看她脸长什么样。

视线刚刚看到下巴,“啪”一声!

“喂,快醒醒到了。”胖子叫道。

“你丫的!你瞎叫什么啊!”

这么多年就做了这么一个美梦,就这么被无情的打醒了。好歹也让我见见那女人张什么样子啊。

胖子贼笑的凑过来,“都流口水了,是不是做春梦了。”

“是啊,都啊准备大战三百回合了,就这么被你打回来了。”我白了他一眼。

“嘿嘿,那女的是谁啊,不会是小莲吧。”胖子一脸猥琐的看着我。

“胡说八道,小莲虽然死了,但是生前也是人家的老婆,我怎么会梦到她。”更何况我也没看到。

胡扯了会,肚子饿了,毕竟没吃什么东西,胖子就带我上饭馆吃饭了,还是上次那家。

也跟上次差不多,就叫了几瓶酒,点了两盘小菜。

没多久,一位留着短发长得清秀的小脸,大大的眼睛,笑眯眯的把酒水端上我们桌上。

胖子看那女的过来一个劲的傻笑,人家走开的时候还不忘暗送秋波。

对!是暗送秋波,那姑娘还捂着红了的小脸瞪了胖子一眼才离开。

“胖子什么情况,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啊。”

怪不得,上次硬是拉我来这里吃饭,原来是有目的的啊。

平日里真的是小瞧了胖子。

我和胖子比起来,我也算是风度翩翩的帅哥吧,我怎么就没这个桃花缘呢。

“别胡说,我们还没怎么样呢。”胖子说。

我说:“咳咳,这菜不和我胃口,我还是上别家吃吧。”

我后半句故意放大音量还咬字很重,还作势要离开。那女的就特意的朝我们这桌看了过来。

“哎哟,别呀,坐下坐下,不带你这么玩的。”

我瞟了瞟眉毛示意你在不说,我可真要走了啊。

胖子见着立马双手投降,“就最近的事,我不是经常过来吃饭吗。有几次无意中帮了她一点忙,然后就这么认识了。”

嘿嘿还无意中,我看就是蓄意已久!想不到啊想不到,光棍二十多年,让胖子给捷足先登了。

我羡慕嫉妒恨,为了泄愤,今天这顿就胖子买单!随后送我回了店铺。

我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发现脚下有封信,是从海明寄来的。

奇怪,我上海没什么朋友的啊?而且这年头谁还玩寄信啊,老土。

我躺在藤椅上,拆开信封,一块玉佩从里面掉了出来,一丝凉意从玉佩上散发出来。

还有一封信,信上就两个字,速来!

第18章 罗家有请

一夜销魂,后遗症可不小,本来还睡的还挺香的,突然被一声尖叫给吓醒,接着又是嚎嚎大哭,我脑袋里立马炸了雷。

我的妈呀,昨晚是舒坦了,今天怎么搞,这小雪怎么摆平啊,她不会告我强奸吧,我也挺无辜的啊,昨晚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啊。

还有沐伯父,他要知道我欺负了他女儿,会不会宰了我?

看着啼哭不已的小雪,我挺自责的,上前安慰,并保证我肯定负责任,为此我还发了誓言。

小雪这才不哭了,还让我再发誓,绝对不能喜欢其他女人,我心虚的发了誓,心里呐喊,老天!东流是女鬼不一样的哈!

见我发誓后,小雪才笑了起来,和我说其实她知道我不是故意要欺负她的,说我有贼心没贼胆,肯定有其他原因。我心里那是激动啊,我是有多幸运碰上了这么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子。

但是后来小雪一个劲的埋怨我,说我不怜香惜玉,我才想起,昨晚虽然前半夜是小雪,后半夜是东流,但是实际都是小雪的身体,一个晚上下来,小雪有些吃不消。

为此我只能傻乎乎的傻笑充愣,又不能把东流的事情给捅出来。好在小雪也没深究,娇喝一声下不为例就离开了。

我趴在床上,脑袋埋进被子里,脑袋里回想了下昨晚的是事情,突然想到那老不死的和南门鹏海,昨天就这么被我跑了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们肯定认为我知道休息站的事情,恐怕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想杀我灭口啊。

“对了,还有阴阳木。”我立马爬了起来,在口袋里翻出了包裹着的阴阳木。

“还好,这个没丢,不然就亏大发了。”我拿出阴阳木仔细的看了一遍,没看出什么来,感叹自己实力实在太差劲,这出了村,怎么感觉谁都能把我捏死呢!

看来还是要提升下自己的实力才行,这次有东流救我,可不代表每次都救得了我。东流给的那么古籍,看来我要好好看看了,前辈留下来的东西可定不是孬货。

下定决心后,我先给胖子打了一通电话,胖子说他已经打听到消息了,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

阴阳木的事情还得等胖子回来在辨认真伪了,那么趁他回来之前,我先看看古籍吧。

话说,昨天那老东西身上的法器倒是很多啊,我身上除了护身的就没其他法器了,果然这年头修道也得有钱才行,不然就跟我似得成天被人追着屁股打。

我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整天,直到傍晚的时候胖子终于回来了,一进门就听到他的大嗓门,吵着要吃要喝,最后总算把他伺候爽快了,这才翘着腿,剔着牙开始讲打探回来的消息。

听完胖子说的,我就乐了,嘿我还真就阴差阳错的把那阴阳木给弄回来了,我献宝似得掏出阴阳木在胖子面前一递,胖子立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直呼我究竟是怎么搞到手的。

我就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完整的和胖子说了一遍,包括我中毒的事情,胖子听的那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消化了我说的事情,又竖起拇指,佩服我艳福不浅,大小老婆全齐了。

哎,我也不想的,可是后来被霸王硬上弓了我能怎么办。

不过言归正传,现在东西全齐了,那是不是就可以帮我爷爷施咒了,这几天爷爷的命符已经几乎是全红色的,我怕在等下去,就算是有仙丹妙药都救不了了吧。

第二日,向沐伯父和向叔叔说了我找到阴阳木的事情,他们非常吃惊,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内就能找到。

后来就询问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我便把那老东西和南门鹏海都说了出去,当然没说东流还有中毒和解毒的事情,我怕我会当场被打死。

沐伯父听我提到老东西和南门鹏海后,眉头皱紧,之后说我闯大祸了,那老东西是罗家的人,罗家世代道法精妙,在道上也是相当出名的。

如今,我偷了他们的阴阳木怕是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我见沐伯父和向叔叔发愁的模样,上前安慰道,“你们不用太过于担心,既然得罪了那就得罪了吧,别说我原先是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们罗家有多么厉害我还是要去偷的,毕竟这是救我爷爷的唯一一样东西了。”

沐伯父和向叔叔听我这么说之后也只能这样了,就算现在把东西还人家,估计人家还是想要我的命的,既然如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意见统一之后,我便开始向我爷爷施咒了,看着桌子上的三样东西,我参照古籍所说的方法把阴阳木,千年灵芝,七彩鹿血又以自己精血为引融合在一起灌进爷爷口内。

最后用精血在爷爷周身画满了符文,暗念咒语后,爷爷通体红光,符文闪烁了一下便隐藏在皮肤之下,只见爷爷满身通红就跟掉进染缸一样,没多久就恢复正常了。

在符文消失的一刹那,爷爷的手指动了一下,虽然就一下,但是瞧见了,我激动的趴在床边呼喊着,“爷爷?你醒了是吗?”

过了一小会,爷爷睁开双眼见我在边上欣慰的笑了笑随后说:“爷爷知道,你不会让爷爷失望的,爷爷时间不多,你听着,我们张家老屋地底下藏着东西,你回去就都取出来吧,你会用的上的,还有如今不太平,你万事要小心,你见过那红衣女鬼了吧?”

“爷爷你说的是东流嘛?”爷爷醒来后就迫不及待的想把事情都交代好,最后又提起了东流,看来爷爷当初真的是见过东流的。

爷爷点了点头,说东流不会害我的,叫我放心。之后爷爷就昏睡了过去,不管我怎么叫爷爷都没有再醒来。

而我也在这一刻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小雪和胖子都守在边上,我艰难的坐了起来,焦急的问爷爷怎么样,成功了没?

胖子说,我足足睡了一周了,这一周爷爷的命符没有在变化,已经得到控制了,只是因为消耗太多精血又少了十年阳寿,所以我才虚弱不堪的晕过去。

又足足休息了两天,期间小雪给我好好的补了一顿,什么补血补气甚至补肾的都给我弄了过来,逼的我喝光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为了不再吃那些补的差点让我流鼻血的东西,我在第三天早早的起床出门活动了。

我和胖子一起溜出了沐家老宅,到周边的街上逛逛,本来没想带胖子的,我觉得太扎眼,后来胖子委屈的说在我这修养的日子里,他被警告一步都不能出沐家大门。

所以今天看我溜出来了便急吼吼的一起跟了来,正当我么在街边卖小吃的时候,几个西服墨镜男向我们走了过来,“你是张闫?”

我看了眼,这几人我都不认识啊,“我就是啊,你们谁啊,找我干嘛?”

“我们家主有事找你,请你跟我们回去一趟。”

说完,也不等我同不同意就上来两人左右两边就把我提了起来,可怜我刚买的热狗肠就这么无情的掉在地上还被踩了一脚。

我心里那个恨啊,老子出来买个吃的都不太平,这什么世道,怎么到处都有绑架劫持啊。

没等我多想,我就被扔进了车里,随后扔进来的是胖子,胖子哀怨道他们要见的是我,干嘛把他也扔了进来。

胖子凑我旁边悄声的问有没有办法脱身,我对他眨了眨眼睛,暗示等下看情况。

当车子开进树林的时候,那墨镜男手机响了,我趁他接电话的空档,一脚把他连人带车门给踹飞了,车子瞬间失去了重心,在马路上横冲直撞。

那开车的人拼命稳住方向盘我和胖子见机先后跳下还在行驶中的车子。然后拼命的朝树林里逃去。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反正没见到追兵,我和胖子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胖子问,“张闫,你知道他们是谁吗,干嘛要抓你?”

我刚想回答胖子的问题,突然一身影从后面闪了出来,站在我面前俯视我笑呵呵的说:“小兄弟,这是要往哪里走啊,我们罗家要请的人可从来都没有请不到的时候。”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