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君心坚韧如城

更新时间:2019-11-13 11:06:27

君心坚韧如城

君心坚韧如城 汝言菲 著

已完结 北迟雪,柒墨,幕雪 仙侠 娱乐圈 豪门世家 民国

她是北迟国流落民间的十三公主,她是凤凰,无论出身何地,她依旧是只凤凰,璀璨夺目,让人臣服。他是弑弟逃亡的仙狐族的十七殿下,你可知,紫瞳之人,必要以杀戮压制魔性,否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 骤雨初歇

宁静却并不平静的皇宫,北迟雪抱着还是狐狸形态一脸卖乖的柒墨,带着从雪花宫带来的丫鬟周旋于皇宫中,老皇帝和皇后罗氏派给他的宫女北迟雪象征性的留下了一些,她知道,无论是罗氏还是北迟皇帝,都巴不得北迟雪自己于他们,不足为自己的威胁。

“十三妹好心情,竟然有时间在这里闲逛。”北迟轩伦一脸厌恶的对着北迟雪说。

北迟雪淡淡的笑着,如此不得宠的十一皇子也不过仗着母妃母家在朝中的地位,十一皇子不喜欢她,她看得出来。

“十一哥说笑了,妹妹初来皇宫,难免有些好奇。”北迟雪答道,“十一哥若是有时间可否带妹妹参观一下各宫各院。”

与个乡野丫头一起走,想想都感觉丢脸,北迟轩一脸不悦的离开了。

北迟雪狡诈一笑,不过是个娇生惯养出来的皇子,又有多少能耐。

想罢,快步前去自己的目标-裕华殿。

裕华殿-当今太子北迟轩亦的寝宫-玉华宫的主殿。

从冰芷调查来的资料得知,北迟轩亦虽贵为太子,却不得老皇帝宠爱,反道是皇后罗氏及其母家庇佑着北迟轩亦的太子身份,说来,也是个可悲的太子。

初入殿中,便觉宫殿极其华丽,摆放设置虽然都是稀世珍宝,却显得庸俗奢靡,可见罗氏家大业大,野心蓬勃。

只是……这些都是民脂民膏,害苦了多少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个据说只懂得风花雪月,对月吟诗的太子,又是否明白百姓的疾苦。

北迟雪皱了皱眉,抱在怀里的柒墨微微睁开半眯半睡的紫色眸子,仿佛能听见北迟雪心里所想。

琵琶声从前面传来,旋律雅致优美,好像暮鼓送走夕阳,箫声迎来圆月的傍晚;人们泛着轻舟,荡漾于春江之上;两岸青山叠翠,花枝弄影;水面波心荡月,桨橹添声……

从小被严格要求精通音律的北迟雪早已听出这乃是琵琶名曲《夕阳箫鼓》,只是演奏琵琶的人虽然技艺精湛,可是却心事躁乱,使得曲子倒显不出本身安逸和乐的感觉。

北迟雪缓慢步入殿中心,周围并未有宫女侍卫拦截,看起来北迟轩亦早已知道她会来,这个看似无能的太子也许只是隐藏实力,蓄势待发。

“是谁胆敢闯太子寝宫?”一华服男子语气清淡。

“十三公主-北迟雪,来拜见太子殿下。”北迟雪微微低下身子,以显对太子的尊敬。

“原来是十三妹。”华服男子步出纱帘,一脸和悦。只见他墨发垂肩,一双清冽的眸子微微带着些困意,仿似睡梦初醒,“自家兄妹,就不必拘束礼节,随意即可。”

“谢二皇兄。”太子在众多兄弟中排第二,大皇子早年夭折,所以以嫡次子北迟轩亦立为太子。

“十三妹到我宫中来不知有何事?”北迟轩亦轻抿了一下杯中的龙井茶水。

“太子既然早已知道我会来,又何必再问,想必您心中已有定夺,何须我再费口舌。”北迟雪看北迟轩亦也是个聪明人,必定早已暗中追查过她的一切消息。

北迟轩亦目光一闪,事实上在北迟雪进宫之前他就追查过北迟雪的来历,只是在北迟国内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阻抑着他的追查,使得他浪费了不少时间,才只了解一点点没用的过去,甚至,极有可能是随意捏造的过去。

北迟轩亦觉得,北迟雪一定并非那年战乱失踪后就一直躲进深山隐居于山林的山野丫头,从进宫开始,北迟雪的举止端庄典雅,甚至深知宫廷礼仪,从未失态过,更何况,他曾派黑衣暗卫刺杀过北迟雪,她竟然毫发无损,若说是她身边的贴身侍女武功高强,可他派去的暗卫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又岂会无一人生还。

他越发感觉北迟雪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十三妹说笑了,皇兄又怎会知道皇妹的想法?”北迟轩亦说。

“罗氏的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北迟雪回答的简单明了,“我知道罗氏并非你的生母,且当年是罗氏害你生母死于冷宫,罗氏所做这一切,只是因为大皇子夭折,而她因为生大皇子时难产,丧失了生育能力,才会千方百计的害你的生母,从你生母手中抢到你,抚养一个等着成为傀儡的皇帝。”

“你应该和我一样恨罗氏,所以我要报复她,希望太子不要插手,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北迟雪没有拐弯抹角,她知道对于聪明人,不需要谎言。

“我若是不答应呢?”北迟轩亦直视她,有些嬉笑地调侃道。

“我会杀了你,凡是阻挡我报仇的,都不会活着。”北迟雪一脸严肃的面向北迟轩亦,她说到做到,更何况,她杀的人已经不少了,再杀一个又何妨。

“呵呵。”北迟轩亦笑道,第一个敢威胁他的人-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十三妹。

“皇妹宫中还有琐事要处理,先行告辞。”北迟雪知道,若继续谈下去,只会浪费她的时间,不如先回宫再说。

待北迟雪渐去,从帘子里走出一紫衣佳人,容貌虽不如北迟雪妖娆妩媚,却显清丽端庄。

“潋滟,今天你的琵琶可弹得不好。”北迟轩亦冷言冷语,不带有一丝情感。

“少主,是属下马虎了。”潋滟低下身子向被她称为少主的北迟轩亦行礼。

“北迟雪,我的十三妹,果真不简单,连你能够魅人心智的琵琶魔音都对她没有用。”北迟轩亦敛了敛眸子,转身对潋滟说道,“继续追查有关北迟雪的消息。”

“是,少主。”潋滟不过几秒间便从裕华殿消失,身手敏捷,行动迅速。

“想不到,九弟对我们的十三妹也这么上心。”北迟轩亦发现一直在他的寝宫前守候着的冷言-北迟轩冽的贴身侍卫,在北迟雪离开后,不免感到好奇,“好像十三妹与九弟是同胞兄妹。”

北迟轩亦重新沏上了一杯西湖龙井,在心中默默说道,可是,北迟雪却长得一点不像她的母妃尉迟贵妃,甚至不像他的父皇。

北迟轩亦幼年是曾经见过尉迟贵妃,一个清丽脱俗的美人,并不像北迟雪这般妖娆祸水,如同妖孽。

或许是岁月造就了不同的人,既能造出尉迟贵妃那般天然纯粹的美人,也能造出北迟雪这般妖冶艳丽的祸水妖孽。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第四章 苍山负雪 2

到新城市的幕雪顺利的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一所大学,毕业后又边打工边工作在英国读了博士。

幕雪没有以前的健谈,她总是沉默。

无论多么热闹的环境都不能温暖她冰冷的心。

二十一岁那年,她回家过年,父母念旧,非要回去看看以前的故乡。

幕雪便陪着父母回到了她所憎恨的这座城市。

那个男人在她十八岁那年出狱后用了不过两年的时间又爬回了以前的位置,如今倒比以前更加意气风发。

苏琳出狱后开始做一些小生意,早早地嫁人有了孩子,每天出车摆摊,皮肤晒得黝黑。

虽然没有人再提起过去的事,但这究竟是一根刺,深深扎在幕雪的心口。

幕雪的男友是她大学时的同学,追了她三年,幕雪被他的诚心感化,更多的是因为厌烦了他总是跟踪自己,同意和他交往。

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幕雪便和他到烧烤摊喝了好几瓶啤酒,模模糊糊间讲了自己十三岁那年的事情。

幕雪不想瞒着他,毕竟这些事情总归是要明说的。

他看起来没有介意什么,但是眼角的厌恶还是被幕雪察觉了。

之后的几个月里,他对她越来越冷淡,很多时候只是她一个人傻笑着发着短信。

到了故乡,幕雪发了张自拍给他,算是报了平安。

毕竟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尽管有些情绪彼此心知肚明,幕雪还是不愿意捅破他们现在维持的关系。

七大姑八大姨们看起来热情好客,却也总是躲着她,幕雪没说什么,却也是看在眼里。

父母要去走亲访友,幕雪还有很多积压的工作,留在家里处理。

幕雪有些乏了,起身烫了一杯咖啡,小喝了几口,正打算重回电脑前,手机响了。

“幕雪啊,你快来xx医院,你爸妈出车祸了……”

幕雪没有挂断电话,慌忙踏着拖鞋跑出家门,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李阿姨,我父母怎么样了?”幕雪到了医院便看到守在门口的李阿姨。

“刚刚推进手术室,现在里面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李阿姨看着幕雪,有些焦虑,“幕雪啊,你也别担心了,你爸妈心善,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他们的。”

幕雪渐渐平静下来,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半路出了车祸,你父母驾驶的面包车和一辆大货车撞在了一起,我和你叔刚好开车路过,看见是你爸妈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了。”李阿姨给她递了瓶水,“一路赶过来,一定很累了吧。”

“谢谢。”幕雪礼貌性的说道。

刚接过水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手机又响了,不过是条短信,幕雪瞟了一眼,眉头微微皱起。

大约几个小时以后,医生出来了,幕雪慌忙涌上前去。

“医生,我父母怎么样了?”

“很抱歉,我们尽力了,早点准备后事,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幕雪呆愣在手术室外,看着医生护士推出她再也醒不过来的父母。

她感觉头脑嗡嗡作响,头疼欲裂。

最在乎她的人,就这么以不完美的方式早早退场。

后面的一个月里,幕雪又延长了假期处理父母的葬礼。

一身精疲力尽后,幕雪重重地摔倒在床上,打开手机翻看着以前和父母的照片。

电话突然响起,幕雪看了看号码,本想挂断,思索了一番,还是接听了。

“阿雪,我要结婚了。”

“我知道。”

“对不起,原本我以为我很喜欢你,后来才发现……其实我更喜欢小雅。”

幕雪按了按太阳穴,小雅是她的闺蜜,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会搞到一起。

“你不就是嫌弃老娘吗!”

“阿雪,你怎么能这么说……”

“别叫的这么亲,我跟你熟么!”

“哎,你这样我就必须要说了,你以为自己有多干净啊,每天都装清高让别人以为你有多完美,fuck,我当年真是瞎了眼了,竟然追了你三年,像你这种绿茶婊,当年也是为了钱贴上去的吧……”

“徐子恒你这张嘴给我放尊重些!我擦,你以为自己就多么正人君子了么!”

“啪!”

幕雪重重地摔了手机,屏幕瞬间摔裂向四周飞溅。

她缩起身子,抱着双膝,硕大的泪珠“啪啪”地打湿衣襟。

幕雪打开帘子望着窗外,十七楼的高空寒风阵阵。

这世界,真的没有人在乎她了。

“嘭!”的一声巨响,幕雪跌落而下。

“你真的想死吗?”

“你真的想死吗?”

“你真的想死吗?”

幕雪朦朦胧胧间听见一个声音,似乎在呼唤着她。

“我……真的想……死……吗?”幕雪询问着自己的内心。

“生无所欲,与死而言又有什么区别……”幕雪望着渐远的天空,她再也抓不住的回忆,摔落进湖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幕雪渐渐沉入水底,湖水呛进她的呼吸道,幕雪越发感觉呼吸困难。

“你真的……想死吗?若我可以给你新生,你还想死吗?”那个淡漠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咳咳……咳……”幕雪向着接近水面的上方扑通。

“呵……呵……凡人呐,终究是贪生怕死之徒。”

“你是谁?”

“你是谁!”

“就这么想知道我是谁吗?”突然一个男子的身躯迫近幕雪,她被逼着向海底沉入了几寸,男子银白的发丝漂浮在水中,一双金色的瞳孔耀眼夺目,俊美的脸上带着份贵气,仿佛一切都要在他面前臣服。

“你……真的……可以让我……新生吗?”幕雪望着他,泪水滑落脸颊,与湖水混在一起,“我真的可以挣脱这丑陋的世界了吗?”

“当然。”男子突然吻上幕雪的唇,湿润的感觉一点一点侵蚀回忆,“数千年了,我寻了你多世,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被凡间所伤害呢?”

幕雪咬烂了男子的唇,慌忙后退。

血腥味弥漫在周围,男子舔了舔被她咬烂的嘴唇,金色的瞳孔深邃地仿佛一望无际。

“真是一如既往的野蛮。”望着幕雪娇艳欲滴的嘴唇,男子压抑住了心中的欲望,“终该给你些教训,改改你这脾气。”

男子突然接近幕雪,咬烂手指,手指溢出红色的血滴,男子的指尖按在幕雪的额头,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渐渐包围幕雪,幕雪看见男子俊美的脸上开始显现出金色的符文,眉间奇怪的图案竟让她有些似曾相识。

幕雪被金光逼得闭上了双眸,全身渐渐失去了知觉。

“记住了,本尊的名字是……”

还未听完男子的最后一句话,幕雪就沉入了时间的深海。

纷杂的回忆渐行渐远。

别了,这充满恶意的世界。

“今昔一别,一别永年,苍山负雪,浮生尽歇。”

幕雪,享年二十一岁,卒于公元2015年,死于溺水身亡。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