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至尊顽主

更新时间:2019-11-13 11:08:59

至尊顽主

至尊顽主 江中石 著

已完结 郑晓阳 仙侠 宠婚 重生 贵族

我是郑晓阳,前特种兵,后来成了军事收藏家。在地下要塞里从一死鬼手里拿了个镯子被炸回大明成了朱厚照。后来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能回到大明是正德那厮的魂儿捣的鬼,他还给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25章 孤真不是故意的

刘建和谢迁在东宫转了一圈也没看见太子,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个时候太子正在御花园的演武场练习骑射呢。

刘健点头赞曰:“殿下勤勉,精神可嘉啊。”

“哼,不要被他的表象所迷惑,见了面你再发表感叹不迟。”

老哥俩溜达着去了演武场,刚一到那里,只见演武场上热火朝天,东宫侍卫们在江彬的率领下正在进行队列训练。那一排排整齐的队形,那一阵阵整齐铿锵的脚步声,那一股股彪悍的沙场气息传来,让刘健和谢迁看直了眼睛。

“于乔,这是东宫侍卫吗?为兄看着怎么这么像九边边军中的精锐呀。”

“希贤兄所言不虚,不知是哪位兵法大家在操演,这可是人才呀,我去问问。”

江彬跑到两位大人面前行礼答到:“末将江彬拜见两位大人,请问两位大人有何见教?”

大明文贵武贱即便是同一品级,武将见了文官也要先行礼。何况江彬还是个不入流的小官,见了两位阁老自然要行大礼。

谢迁:“你就是主持操演之人?”

江彬:“正是末将。”

刘健:“没想到你还是个兵法大家,嗯,不错。”

江彬:“大人谬赞,江某哪有这个本事。江某是按照太子殿下所写《大明步军操典》进行训练的。”

谢迁:“《大明步军操典》为何物?拿来我看。”

江彬将一个小册子递到谢迁手中,谢迁虽是文官,但身处内阁重地,对军务也是熟悉的。他翻开操典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希贤兄且看,若按此操典训练士卒,我大明之军皆成劲旅矣。”

刘健接过仔细一看,连声表示赞同。

“于乔哇,所谓闻名不如见面,只此一项就可看出,太子殿下非同凡响啊。李宾之(李东阳的字)所言,太子殿下胸怀锦绣绝不是阿谀之词。你我快去见见太子殿下。”

“两位大人,末将为大人引路。”

这时候朱厚照正在玩刺激的呢,只见他用黑布蒙上双眼,站在那里引弓搭箭。唰的一声,钱宁将一个坛子扔到空中。朱厚照随即开弓放箭,只听啪的一声,空中的坛子被一箭射碎。

“好!殿下威武!”

“再来,两只。”

唰唰,两只坛子飞向不同的方向,朱厚照动了。只见他如猎豹一般窜了出去,行动间快得只剩一条虚影。唰唰两箭射出,两只坛子凌空炸碎。

“好!”

“再来,四只。”

唰唰唰唰,四只坛子凌空飞起,朱厚照搭上三支箭,嘴里叼了一支,一跃而起一箭三发。啪啪啪,三只坛子同时炸碎,剩下一只从空中坠下,朱厚照取下口中利箭,紧跑几步随手射出。啪,那只将将要落地的坛子被一箭穿透,飞到一边摔在地上。

“好好好!”

“树靶。”

呼啦一声,十几个靶子竖了起来,其中有几个还在缓缓移动。钱宁用小石子扔向靶子,那石子刚刚碰到靶子,一支利箭呼啸而至,击碎小石头之后钉在靶心上。

如此神技让刘健和谢迁看得目瞪口呆,刘健咂咂嘴说:“弱龄稚子竟然有此等神技,可见殿下每日必是勤学苦练啊。”

“武能强健体魄,文可治国安邦,还是读书重要。殿下如此痴迷武学,似乎本末倒置了。”

“于乔说得对,帝王就算御驾亲征也不用亲冒锋矢,还是读书重要哇。”

唰,一箭飞来扑的一声扎在谢迁的发髻上,别着发髻的玉簪被一箭射断,谢大人瞬间变成披头散发的模样,更像一个游历江湖放荡不羁的侠客了。

朱厚照摘下黑布大喊:“谁在说话,孤不是吩咐过了此时不可出声吗?孤射中谁了?”

刘瑾:“殿下,您射中谢大人了。”

“啥?怎么又是他,这下子梁子结大了。”

朱厚照连忙跑过去,围着谢迁转了一圈,又扒开他的头发仔细看了看,发现没伤到皮肉才松了口气。

“谢大人呀,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孤在练射靶的时候,其他人是不能出声的呀。好在没有伤到大人,若是伤到大人孤心难安啊。谢大人,谢大人?您怎么了。”

谢迁脸都白了,还能怎么了吓得呗。饶是谢迁心性沉稳,也被这飞来一箭吓得不轻。这也就是谢迁,换做别人裤裆早就湿了。不过此时谢迁真的是说不出话来,朱厚照一见心中着急,连忙叫人弄副软兜过来,把谢迁扶上去之后,摸前胸捶后背。刘瑾端来茶水要喂谢迁,被朱厚照止住。

“谢大人现在极度惊恐,不能喝水,喝了就有危险。刘瑾,你带人抬着谢大人慢慢溜达回东宫,请御医为谢大人开剂压惊的药就没事了。照顾好谢大人,孤一会就回。”

“是。”

刘瑾领人抬着谢迁就走,谢迁此时终于缓过劲来说了句:“吓煞我也,希贤兄,殿下交给你了。”

到这时候他还没忘此行的目的。朱厚照转身看着刘健,大概齐猜到了刘健的身份。

“莫不是刘阁老?”

“臣刘健拜见殿下。”

刘健现在看着比自己矮半头的朱厚照心里直突突,朱厚照武力值太高,刘健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打得过他。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文人士大夫就不能打架,那是匹夫之勇,属于下乘。刘建决定今天要和太子殿下来个辩论,要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太子殿下羞愧难当自己请罪。

“殿下,臣久闻殿下聪慧,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嗯,先给你个甜枣吃,之后就是大棒,这是刘建的谈话策略。

“刘大人过奖,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苦,饿其体肤。孤正是依照圣人之言,劳其筋骨以为将来治国理政打好基础,不知大人以为如何?”

聪明,都知道用圣人之言反击了,有意思。刘健瞬间被刺激的情绪高涨,那词汇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

“殿下所言虽然有理,但却是本末倒置。古人云: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自古以来历朝历代民分四等,士农工商泾渭分明。士之所以排在首位,就是因为能够读书明理,治国齐家平天下。读书可明理、可知孝道、可通仁义、可懂忠君。所以说读书才是根本,不读书的人不可能成为栋梁之才。子曰:……”

“刘大人所言极是,孤这就去读书。但是在读书之前必须先完成今天的训练量。有道是言必诺行必果,既然已经制定出了计划就必须完成,否则就会一事无成。”

刘健击掌赞曰:“善,殿下虽年幼,但所言字字珠玑,句句中的。臣就在此等候殿下完成今天的训练量。之后,臣会检查殿下的课业并加以指导滴。”

刘健很是得意,谁说太子殿下调皮来着,这不是很通情达理嘛。你们之所以没办到是因为道理没讲透,你看老夫这一深入浅出,殿下立刻明白了。更难能可贵的是,殿下还知道坚持原则,这种品质很高贵,值得鼓励。刘健摸了摸荷包又把手放下,他有点得意的过头了,刚想打赏的时候才想起来面对的是太子殿下,那样做是为不敬。

朱厚照看看刘健放下的手嘿嘿一笑说:“刘大人是要奖励孤吗?所谓长者赐不可辞,孤谢过大人。”

刘建是相当相当得意呀,顺手解下荷包塞给朱厚照。

“臣今天来得匆忙,改日定将名家字画送与太子殿下。与这些阿堵物相比,那些才是我辈读书人应该拥有的最好的礼物。”

“刘大人教训的是,大人稍待,孤这就开始练习。”

只见朱厚照唰唰几下脱掉外衣,只露出身穿的对襟短坎肩,那一双臂膀上全是疙瘩肉。

“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练习搏击之术,打沙袋。”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易损毁。”

“大人说的是,孤这就戴上手套。”

嘭嘭嘭,几十斤的沙袋被朱厚照打得飞荡起来,朱厚照就在几只沙袋中间闪转腾挪,不时出拳猛击。旁边的江彬、钱宁和侍卫们也学着朱厚照的样子不时摆动拳头,变换脚步和站位。

刘健属于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用现在的话说运动细胞极不发达。他看了半天只觉得眼花缭乱,觉得这有啥好练的,还不如泡一壶清茶,品品古人诗句来的自在。

“殿下,时候不早了,该回东宫了。”

“再等一会儿,等沙包都停下来就回。”

“殿下的意思是说,只要沙包停了就回吗?”

“正是。”

“殿下且看,沙包停了。嘿嘿嘿,哎呦我的妈耶。”

刘健以为朱厚照在和他耍小心眼,所以故意问了那么一句之后,上前抱住一个沙包废了半天劲才让它停下。正当他得意的时候,另一只被朱厚照击飞的沙包飞了过来,狠狠撞在刘健抱着的沙包上,刘健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巨力,妈呀一声被撞得飞了出去,一头裁进沙坑里。

厚照等人连忙跑过去扶起他,方才还是官威赫赫的刘健刘大人,此时的样子实在惨不忍睹。帽子飞了,头发散了,袍子破了连腰带都断了。更可笑的是他脸上全是沙子,连嘴里都是。

朱厚照大声呼喊:“刘大人,刘大人你咋么样了?快拿水来~~~~”

厚照这回是真急了,这真不是他故意的,他也没想到刘健会上来抱住沙袋。要知道厚照打沙袋的时候,就连江彬也不敢直接上去抱沙袋,这是需要技巧的。刘健不管不顾的这么一来,自然要吃亏了。

“刘大人醒醒,刘大人您看这是几?”

“二。”

“哎呦,还好还好,刘大人没事。刘大人,天地良心,孤真不是故意的呀。”

刘健心说你故不故意的老夫心里清楚,可这面子往哪搁呀。对不住了殿下,为了老夫的面子,您就受点委屈吧。

第24章 太子的歉意

早朝的钟声响起,文武官员依次列队走进奉天殿朝见弘治皇帝。大礼参拜之后,众臣开始依次奏事。弘治帝一边仔细倾听朝臣们的奏报,一边和三位阁老商议给出答复。

“陛下,太子殿下派刘瑾前来,说是有要事要见谢阁老。”

“宣。”

刘瑾捧着一个锦缎包裹亦步亦趋的走进大殿。

“奴刘瑾拜见陛下。”

“太子让你来此有何事?”

“殿下说三天前不慎将谢阁老的官服弄破,殿下心中甚为惶恐,特命内廷巧匠为谢大人裁制官服一套,以此表示对谢大人的歉意。”

谢迁闻言顿觉脸上无比的光彩,太子殿下说话算话,说了损坏东西要赔还就真赔了,众臣闻听此事也对太子殿下交口称赞。弘治帝也很高兴,转脸对谢迁说:“谢卿,太子年幼,难免有些调皮,有不当之处谢卿不要放在心上。李广,帮谢卿更衣。”

谢迁:“陛下,太子殿下年幼不假,但却胸怀锦绣,聪慧过人,而且是仁孝之人。臣那日想检查太子课业,殿下用脚踏车带着臣回宫。臣见那脚踏车简陋,问殿下为何不按照礼仪乘坐车辇。殿下曰:父皇尚简,身为太子岂可奢糜。省下钱粮为父皇添些好菜,也好让父皇有精力治国理政。陛下,臣闻听殿下所言,心中百感交集。古有孝子卧冰求鲤,今有太子殿下躬行节俭敬爱君父。太子殿下仁孝之心可昭日月,实乃陛下之幸,大明之幸也。臣为陛下贺!”

“臣等为陛下贺!”

哈哈哈,弘治帝得意的笑了。

“众卿免礼,我大明能有今天的成就,和众卿勤勉是分不开的。你等今后要多多监督教导太子,如此我大明才可以长治久安,百姓才可安居乐业。谢卿,快快换上新袍让朕看看。”

不愧是内廷巧匠的作品,这新官袍穿在谢迁身上十分的合体,那绣工那面料极为考究,穿在身上绝对是光彩照人,为老谢增添了几分重臣气度。其他人看在眼里心中羡慕,想着自己是不是没事也往东宫走走。当今陛下就这一个太子,说句大不敬的话,将来太子必是大明之主,此时联系一下感情还是有必要的。据说李东阳大人已经和太子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如今谢大人又得太子殿下厚待。据说太子殿下还亲自骑车带着谢大人同行,古之圣明君主也不过如此呀。礼部的一些官员甚至在想,是不是向陛下进谏将此事记入史册,以彰显太子殿下体恤朝臣以及仁孝之名。

李东阳出班奏到:“陛下,太子殿下已到了读书的年纪,廷和也快回来了,不如提前让殿下出阁读书吧。殿下天资聪颖,早些读书有益无害。”

刘健:“臣以为然,臣附议。”

谢迁:“陛下,廷和未回之前,臣自请暂时教导殿下,臣定当尽心竭力辅导殿下读书。”

弘治帝:“三位阁老对太子都有辅导之责,谢卿所请朕准了,有劳谢卿。不过,还是要让杨卿早些回来才是。好啦,我们继续议政。”

有了太子殿下亲自制作的官袍,谢迁犹如被加持了一甲子的功力,一时间妙语连珠,奇思妙想层出不穷,提出了不少新见解和主张。应该说谢迁的能力绝对够高,而且也是真正心怀百姓,心怀社稷的。他提出的主张,就连李东阳和刘健也是赞不绝口连连称是。

弘治帝更是拍手叫好,一时间朝堂之上君臣和谐,对答如流,妙策百出。这样的氛围让那些平时不怎么开口的三四品的官员们,也禁不住直抒胸臆,表达出自己的看法和主张。这是弘治帝最愿意看到的,弘治帝待臣下宽厚,又提倡直言进谏,所以弘治一朝被后世称为“君子盈朝”是一点都不过分的。

就在君臣热烈的讨论政事的时候,逐渐的有笑声从后面传过来。开始是几个人后来慢慢增多。刘健皱了皱眉头,这正在议政,说得也正是开心的时候,谁这么没眼色胆敢扰乱议政。刘健咳嗽一声,提醒后面的人收敛些。笑声戛然而止,不过没一会儿又响了起来。刘健恼了,转过身来大声呵斥。

“汝等因何发笑,陛下问政这是多么严肃的事情,你等不思虑如何为陛下分忧,却在那里窃窃私语,简直是藐视圣躬。若再轻狂,本官就要奏请陛下治你等之罪。噗……”

威严霸气的刘健不经意间憋了一眼身边的谢迁,就这一眼刘健险些没忍住笑出声来。李东阳不明所以看向谢迁,也禁不住一噗。

两位阁老都这样了,其他人更加控制不住,哄的一声笑了出来。就连弘治帝也是笑得前仰后合。谢迁摸不着头脑,问刘健:“希贤(刘健的字)兄,你在笑什么?”

不问还好,这一问本来使劲憋着的刘健再也忍不住了,指着谢迁的前胸哈哈大笑。谢迁连忙低头一看方才明白,只见自己胸前的补子上,闪现出一只明黄色的小拳头还树着大拇哥。谢迁连忙走动两步抖抖官袍,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小拳头不见了。

哈哈哈,众臣又是一阵大笑,谢迁连忙回头,只见同僚们都冲他伸出一只手,竖起食指和中指。这个手势在现代最早是表示胜利,后来用来表示愉快的心情,也就是“耶”的意思,俗称剪刀手。弘治帝看得清楚,因为此时谢迁正好背对着他,只见谢迁的官服背面,清晰可见一只明黄色的剪刀手。弘治帝发现,这新奇的图案,只有在光线角度合适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所以一开始大家都没看到。后来谢迁越说越激动,忍不住来回的走动,这图案就显出来了。

弘治帝明白这一定是厚照捣的鬼,内廷刺绣有一种技法叫做“隐绣”,也就是说绣出的图案隐藏在别的图案之下,只有角度合适才会显现出来。一般是用在后妃们的服装上,比如在花草的图案上绣一只蝴蝶,走动之间蝴蝶在花间时隐时现煞是好看。这种技法用在官袍上就不合适了,因为不够庄重。

这俩图案弘治帝是知道的,这是朱厚照的发明,小拳头竖着大拇哥表示“棒”的意思。剪刀手表示胜利和喜悦用一个字表达就是“耶”。加在一起就是“棒耶”,不知道朱厚照是为自己折腾了谢迁高兴,还是夸赞谢迁体力强劲能够禁得住如此折腾。

“呵呵,谢卿,这是太子调皮,朕回去之后一定好好教训他。传旨,赐谢迁官袍一领,玉带一条。”

“谢陛下。”

领赏是件高兴的事,可是谢迁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气,暗中责怪太子。你本来做的挺好的,这是彰显你太子名声的最好时机。但是干嘛来这么一手,挑衅吗?好哇,老夫就跟你杠上了,就算是廷和回来老夫也绝对不会放松对你的监督,你等着的。

“于乔(谢迁的字)不必在意,殿下年幼,调皮一些在所难免。想想我等自家的小儿女,不也是这样吗?莫要在意啊。”

“李大人,谢迁心中明白,不需大人提醒。今后谢迁定会对太子殿下严加教导的。”

李东阳心说坏了,这个谢于乔和太子杠上了,这可如何是好。不行,得赶紧告诉殿下去。

御花园内演武场,朱厚照正在练习射箭,只见他一边开弓放箭一边和身边的刘瑾说话。

“瑾瑾,你说这老谢怎么这么小心眼呀,孤跟他开个玩笑而已,再说孤做了两件官袍送到他府上,他怎么还要缠着孤不放,当老师有瘾吗?”

“殿下,这帮大臣就是这样,依仗陛下对他们的宠信,看谁都不顺眼,什么都想管。殿下忍一忍,等殿下登基之后再收拾他们不迟。”

“嗯,此话有理,你也多张几个心眼,到时候孤还指望你能和他们较量一番呢。”

刘瑾跪忙跪在地上连连叩首。

“殿下信任奴,奴定位殿下效死,奴将来一定不会让这帮老家伙好受。”

“哈哈哈,对,就这样,起来吧。”

朱厚照嘴上在笑,眼中却是闪出冰冷的眼神。

退朝之后,谢迁在朝房里换了身衣服,准备去找太子。刘健一见心中奇怪,这往日里谢迁最讲仪表,就算不穿官服的时候,也是宽袍大袖潇洒从容。今天却是一身短打扮,袖口都挽了起来,还用布条扎紧。腰间换了一条牛皮扳带,还把长衫的前后下摆都塞进板带中。脚下也换了双薄底快靴,老远一看颇有大侠风范,若是再背上宝剑,那绝对是位剑客。

“谢大侠这是要和殿下比武吗?”

刘健笑眯眯的问道,谢迁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小弟这是有备无患,谁知道那厮咳殿下还会出啥幺蛾子。”

“哈哈,就是一孩子,你又何必如此慎重。”

“孩子,你家孩子这么大的时候是这样的吗?那就是个妖孽。”

“不至于吧,要不为兄跟你一起去看看。”

刘健和谢迁关系比较铁,在平时俩人都有点看不起李东阳,李东阳那个“慢半拍”的绰号实际上就是这俩给起的。有道是打虎亲兄弟,这哥俩决定一起去会会太子殿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