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暗夜狂蝶

更新时间:2019-11-13 11:09:47

暗夜狂蝶

暗夜狂蝶 凌霄楚楚 著

已完结 蒋傲雪,魏诗然 娱乐圈 腹黑 穿越 穿越种田

蒋傲雪被母亲骗着喝下毒药,但是却被军统的人所救。从此接受了一系列的特工训练。 然而,当命中的那个人出现后,又使她弃暗投明,加入了共产党。 她和另一名地下党假扮夫

精彩章节试读:

第33章 化险为夷

于秋文见傲雪这样难过,心里顿时软了下来,走到她身边,轻轻拢住傲雪的肩膀,道:“我说话的语气是严厉了点,我也是怕你出事嘛。”

傲雪轻轻拭干自己的眼泪,对于秋文道:“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既然我来都来了,不也没有出事么。我特意给你做了几样好菜,你就在这吃了吧。他们没有找你的麻烦就好。”

于秋文坐下来开始吃饭。

傲雪特意为他做的鱼香肉丝,葱爆排骨,宫保鸡丁,糯米酱鸭子。全是于秋文平时最爱吃的菜。

于秋文本来还在为钱昊天的事情焦虑着,见到这几样菜,不禁食指大动。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傲雪见于秋文吃得很香,又发现他很安全,心中的石头算落了地。

一餐美味吃完,于秋文对傲雪道:“你回去吧,我现在不是没事么。”

傲雪依依不舍地道:“那你晚上可要全须全尾地回来。”

于秋文笑笑摸摸她的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你尽早回去吧,要是让站长见着了也不太好。”

送走了傲雪,于秋文长叹了口气,现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却要为了傲雪打包票。实在是无可奈何。

于秋文下午的时候又熬了几个钟头,等到开会的时候,重新抖擞起精神来到了会议室。

站长已经就坐了。一副威严的气派。

于秋文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只好暂时装作无事的样子坐了下来。

等人都坐齐以后,站长清了清喉咙道:“前天的时候,经过大家的指认,人事处的钱昊天有重大的通共嫌疑。经过我们的连夜审讯,他已经招供,站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被共产党策反,至于另外这个人么,还隐藏在我们中间,今天开这个会,就是希望大家踊跃发言,继续指认共产党。

这次大家都议论纷纷起来。抓走了个通共的嫌疑犯,竟然还不够。站里居然还有内鬼,一时间人心惶惶。

这次一屋子的人都没有指认出一个共产党来。

于秋文却早已惊出一身冷汗。

钱昊天居然知道还有一个共产党员的存在,那他有没有供出自己呢?照现在的情形来看,显然他只是知道有另外一个和他一样的人,但是却不知道是谁。否则的话,自己上午就会被控制起来了。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钱昊天竟然招供了。这样一来,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遭殃。他和明阳成衣铺有关系么,以后这个通讯站还能用么?这一切都急需于秋文的证实。

人们议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大家心里都没有答案。

于秋文望向刘成,只见他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里,来回翻看着自己的指甲。

这个人绝对不简单。钱昊天就是由他负责审讯的。不知道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竟然让那么淡定的钱昊天都开了口。如果被他反咬一口,后果不堪设想。

站长见无人表态,对大家说道:“既然大家都指认不出来,那么就由我来内查了。为了军统的利益,我绝不能让这个共产党再在站里待下去。”

然后几天里,站长让人们挨个进去谈话。于秋文不知道钱昊天的下场到底怎样,是死是活。他既然供出站里还有其他共产党,那么就不知道还有什么信息落在了站长的手里。

到底是该装傻充愣,还是套出钱昊天的情况来,于秋文自己心里也没底。

轮到他和站长谈话的时候,于秋文首先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顾左右而言他。并且试图旁敲侧击出钱昊天的下落。无奈站长老奸巨猾,他既没有从于秋文口中套出有用的信息来,也没有让于秋文知道有用的信息。

晚上回到家,于秋文疲惫地陷进沙发里。

傲雪给他端来一杯热茶,用嘴轻轻吹了吹,稍微凉些了才放在于秋文手里。

于秋文一饮而尽。

“现在的情况很不利,钱昊天应该是被策反的,但是策反他的人却并不知道他没有一副铁骨头,他把自己知道的都招了。包括站里还有另外一个共产党员的存在。”于秋文深深吁了口气说道。

傲雪坐在另一个沙发里,眉头同样深锁。“那站里怀疑你了么?”

于秋文道:“还没有。我并没有留下什么把柄在站里。而且钱昊天也并不知道更多的信息,所以我暂时还是安全的。站长把钱昊天能提供的情报榨取干净后,说不定会让他重新和自己的上下线联络。然后将其一网打尽。总之,这个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对其他同志来说就是一个大大的隐患。”

傲雪对于秋文说道:“那我能做什么。要不要我去杀了他?”

于秋文道:“现在不知道钱昊天被关在哪里。既然他已经招供,就不会再关在监狱里,应该已经被藏在了什么地方。要杀他也没有那么容易。”

傲雪不禁有些垂头丧气,那就没有办法了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同志牺牲在叛徒手里么?”

于秋文道:“我今天试探了一下站长,更深的问题我也不敢问,根据站长的回答,我大致猜出钱昊天现在在刘成手里。”

傲雪道:“我想我有办法,我去刘成家里探探虚实就知道了。”

于秋文道:“现在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那你要小心。”

掌灯时分,傲雪一身夜行衣的装扮,悄悄从家里溜了出来。一路在房顶上跳跃奔行。不消半个小时便来到了刘成家。

刘成的家是一座三进院落。以他的薪水根本买不起。看来平时没少利用职权捞油水,才能有这么大的家业。

院落的西厢房有两个人在把守。看起来十分突兀。似乎就是钱昊天所在的地方了。

傲雪心中算计好了,等夜深了。刘成家里的其他人都睡熟了再动手。

好不容易熬到所有的房间都熄了灯。傲雪轻轻地从墙头跳进院子里。

傲雪将脸蒙好,静悄悄地从后面接近那两个大汉。同时手里的匕首也准备好,先用手捂住其中一个大汉的嘴,然后一刀将他抹了脖子。

另一个大汉见此情景,赶忙大声呼喊起来。房间里的灯纷纷亮了起来,傲雪心中大叫一声不好。立马想尽快翻墙离开。

无奈另一个大汉却不让她逃离。手里开始和他比划起来。傲雪情急之下却与那大汉难解难分。

很快,刘成也披衣出来了。召集了其他人将傲雪团团围住。

傲雪本意是想悄悄将钱昊天结果了的,但是却没想到刘成家里住了这么多家丁。一时之间与他们战做一团。

缠斗了多时,突然一声枪响。人们立马停了下来。

刘成举着枪来到傲雪的面前,恶狠狠地说:“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傲雪暗叫不好。要是被他见到真面目的话,于秋文也要暴露的。

傲雪只好暂时稳住刘成,于是变了嗓音道:“大家有话好说,我今天来只为求财。还请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刘成则完全不吃这套。走到傲雪跟前就要摘掉她的蒙面布。

傲雪见他走了过来,趁其不备的时候右手一把抢过他的枪来。然后左手一圈,圈住刘成的脖子,将枪抵在刘成的太阳穴上。

刘成连忙叫家丁不要轻举妄动。

傲雪挟持着刘成,走进了原先两个大汉看守的屋子里。却不见钱昊天的影子。只有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男人被绑在柱子上。

傲雪有些失望,手上却用上了劲,直勒得刘成吐舌头。

傲雪道:“他是谁?”

刘成翻着白眼道:“是我家里的一个家丁,因为与我的小妾偷情,所以将他绑在这里。准备明天再好好收拾他。小妾已经被我打死了。就准备好好折磨一下他。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绝对不能饶他。”

原来钱昊天并不在这里。傲雪怕待得时间太长再生变故。将刘成挟持到墙根下。一手松开了他,然后跳上墙头逃走了。

刘成的院子一时之间热闹非凡,刘成忙命人追捕傲雪。

奈何傲雪的身手了得,不一会儿就逃过了刘成的追捕。

这一次算做有惊无险。等回到家里的时候,于秋文还没有睡。

“怎么样了?钱昊天是在刘成那里么?”于秋文忙不迭地问道。

傲雪将自己在刘成家里的遭遇向于秋文讲了一遍。

于秋文听到这么惊心动魄的故事,不禁对傲雪有几分敬佩。“你的反应实在太好了。幸亏刘成这几年忙着吃喝嫖赌,疏于了功夫,才让你有了可趁之机,不然,以他的块头,再有一个蒋傲雪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你能从那么多人之间来去自如,实在是了不起了。”

傲雪听到于秋文这样夸她,心里不禁喜滋滋的。

“但是,钱昊天到底在哪里呢?”于秋文不禁一声喟叹。“傲雪,恐怕还要你去将他找出来了。不找到这个人,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死在军统的手里。”

第16章 转战天津

经过多方打听,傲雪才好不容易找到龙飞照相馆,并且见到了秦泰。

秦泰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美男子,堪与穆少媲美。

两个人对过暗号。顺利地接上了头。

秦泰说:“欢迎你的到来,现在我们正缺人手呢。”

傲雪道:“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事么?”

秦泰说:“这次的任务就是潜伏在日埔商会的会长欧阳一鸣的身边。

说起这个欧阳一鸣可是个大汉奸,他替日本人做着买卖,倒卖珍稀物资。他开着三家工厂,五家商铺。并且担任着日埔商会的会长。他的商铺大多也卖的是日货。简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汉奸。

但是,欧阳家也不全是汉奸,欧阳一鸣的父亲欧阳明泽就是个爱国的人,欧阳老爷子经营生意的时候,从不和日本人沾边。但是,自从欧阳老爷子中风过后,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不能再继续经营生意了。这才把生意交给欧阳家唯一的独苗——欧阳一鸣身上。可谁也料不到这生意到了他手里会变成这样。

傲雪这次的任务就是潜伏到欧阳一鸣的身边,找到他和日本人交易的渠道。方便我党找到当时的稀缺物资。并且尽量争取他弃暗投明,掌握了他,就相当于掌握了天津很重要的一条经济命脉。

傲雪道:”那我怎么接近他呢?“秦泰道:”这一点我们会安排的。欧阳一鸣这个人喜欢附庸风雅。平时喜欢写些话剧剧本什么的。我们会安排你做女主角,让欧阳一鸣注意到你,并且接纳你,这一点很不容易,就看你的了。

傲雪道:“这些我都知道了。再难我也会争取的。”

秦泰给傲雪就近安排住处,并且又给了他些钱,保证她的生活没有问题。“秦泰走后,傲雪望着空荡荡的屋子,一时间感慨良多。小时候从死神手里被人救出来,然后又经历过几次生死,一直到了现在。自己的人生怎么就不能平平淡淡呢?她宁愿过那种采菊东篱下的田园生活。好想陪伴在穆少的身边,像个普通人一样,平淡地度过自己的一生。

但是,现实却是战争不断,日本人肆意践踏着中国人的国土,国民党又在制造着国共和平的假象。生于不太平的时节,便有许多身不由己。

过了几天,秦泰过来说带傲雪去剧院。

傲雪犹疑地说:“我不会演戏呀。”

秦泰说:“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演戏的,你悟性高,保证一学就会。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让欧阳一鸣认识你,承认你。”

两人驱车来到剧院,一个人接待了他们。秦泰介绍说:“这是老袁,剧团的导演,自己人。”又对老袁介绍道:”这便是我和你说过的蒋傲雪,蒋小姐。“老袁道:\"看蒋小姐的容貌就当属女主角无疑了。相信欧阳一鸣也会对你有兴趣的。不管怎么样,既然你要演这个女主角,戏还是要排一些的。否则也太假了。

傲雪本来没有丝毫的表演经验,但是,好在老袁和其他演员都肯教她,对她有耐心。戏,便也顺利地排练了下去。

隔了几天,欧阳一鸣果然来看排演了。他对自己写的戏一直非常关注。

傲雪在台上表演着,暗瞟了欧阳一鸣一眼。只见是个非常文弱的青年,耳边还搭着眼镜腿。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汉奸。

排演间隙,欧阳一鸣走到台上,对众人说;“大家都辛苦了,演得非常棒。尤其是我们美丽的女主角,演的更是不错。你叫什么呢?”

傲雪见欧阳一鸣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便道:“我叫蒋傲雪,还是导演教导得好。”

欧阳一鸣哈哈大笑说:“老袁这次可选了一个美人呀。在你身上多花心思也是应该的。而且蒋小姐也不必这样妄自菲薄。好就是好,不承认,它也是好。”

欧阳一鸣没等排演完便离开了。之后又来过几次,还约过傲雪喝咖啡,傲雪吊了他几次胃口才同意一起喝咖啡的。这样交往了几次,傲雪始终若即若离。这反而让欧阳一鸣对她更感兴趣。

傲雪问过他对日本人和共产党的印象。欧阳一鸣道:“无论是和谁合作,只要能确保我的利益就可以了。现在看来,和日本人合作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共产党么,他们可实在太穷了。跟他们合作可不上算。”

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傲雪觉得欧阳一鸣也不是纯粹的汉奸,至少他对中国人是没有伤害的。就像他说的一样,他只是自保而已。这是一个精明的盘算。傲雪想,要策反他,就是要让他放弃口口声声提到的利益。

傲雪问欧阳一鸣:“你觉得除了利益,还有什么是最珍贵的?”

欧阳一鸣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道:“感情咯。比利益更重要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了。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是可怕的。也是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不久的。”

“那如果有一天,在我和利益之间选,你会选什么?”傲雪故意难为他。

“既然这样的话,欧阳一鸣顿了顿道:”那就选你咯。“傲雪不知道这登徒子的话是真是假,完全揣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有一次,日本特高课的课长请欧阳一鸣吃饭。欧阳一鸣带上了傲雪。

地方约在一家日本料理店。傲雪印象最深的就是推来推去的手推门。不知道经过了几扇这样的门,二人才终于到达。

傲雪第一次见到了特高课的课长——田中一郎。

田中一郎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而且微微有些秃顶。傲雪对他很反感。他长得就是一副晦气脸。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死在他手里。

席间大家推杯换盏。气氛倒也融洽。

最可怜的便是傲雪,明明对田中一郎厌恶得要死,却还要装出一副笑脸。实在备受折磨。

酒至半酣,田中一郎对欧阳一鸣道:\"不知道我们那批盘尼西林什么时候可以送到。我们要把它们分派到战场上去,拯救日本天皇的子孙。\"欧阳一鸣道:\"不出三天,盘尼西林便可以运到了。课长不必着急。\"傲雪暗暗记下了他们的运货码头。

第二天的时候,傲雪来到龙飞照相馆找到秦泰,将情报送了出去。

秦泰郑重地说:\"你给的这个情报非常有价值。能截获到这批盘尼西林,对组织来说太重要了。又有许多受伤的战士有救了。\"傲雪高兴地说:\"那太好了。希望这次行动能成功。\"秦泰说:“你见我在橱窗里挂上结婚照就说明行动成功了。如果我挂上全家福则代表行动没有成功。我们也就暂时不要联系了。免得欧阳一鸣怀疑你。”

傲雪说:“我记住了,看来也只好这样了。”

傲雪等了几天,等到那批盘尼西林到港的第二天,傲雪去龙飞照相馆,看见橱窗里放的竟然是全家福。这便代表行动失败了。

傲雪万万想不到安排周密的行动会失败,看来日本人还是很狡猾。

傲雪叫了辆黄包车,回到了秦泰为她租赁的屋子来。

这是一座筒子楼,人员很多也很混乱,方便傲雪隐藏身份。

欧阳一鸣曾经来过一次,坐在车里都没有下来。见傲雪住在这样的地方,就对傲雪说:“蒋小姐这样的佳人,怎么能住在这样乱的地方呢,不如我给蒋小姐另外找个住处吧。”

傲雪说:“谢谢欧阳少爷垂爱,我还是住在这里吧,反正都习惯了。你对我已经很照顾了。怎么敢还劳烦欧阳少爷呢。”

欧阳一鸣道:“蒋小姐还是不把我当作自己人呀,和我客气什么呢?我们认识时间虽短,但是我对你却是一见如故。这是我愿意做的事情,请蒋小姐不要推辞。”

傲雪见他讲得诚恳,再拒绝好像就不对了。于是只好点点头道:“那就谢谢欧阳少爷了。”

欧阳一鸣道:“以后就叫我一鸣就可以了。别叫我少爷,我没有那么多毛病。”顿了顿又说道:“其实我早就该来拜访蒋小姐的,只是生意上遇到了点问题,所以现在才来。”

傲雪没有问他是什么事,猜想一定是那批盘尼西林的问题。

傲雪不知道秦泰派去的都是什么人,怎么会失手的。但是显然也对欧阳一鸣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最后还是傲雪妥协,让欧阳一鸣为她另找住处。

傲雪将近有两个礼拜没有去龙飞照相馆了。这天实在忍不住了,叫了辆车就来到了这里。这次橱窗里摆的是结婚照。显然秦泰也觉得危险期过了。

傲雪最好奇的就是行动怎么会失败的。秦泰道:“本来我们已经设计好行动方案了。我们一共五个人,人人有枪,一到了码头就和他们火并起来。哪知对方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许多拿枪的黑衣人,我们寡不敌众。只好撤退了。这次敌人早有防备,是我们大意了。太小看这些日本人了。”

傲雪听完也很惋惜,失去了这批盘尼西林,不知道哪次还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出了龙飞照相馆,一出门,却看见欧阳一鸣的车子从身前从容地滑过,然后停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