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婚乱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4:05

婚乱

婚乱 林七 著

已完结 何梦洁,郑晖霞,王乐 婚姻爱情 未来 豪门 校园

王乐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降落在自己身上。老婆的好闺蜜结婚多年却没有孩子,想找他帮忙借种,这样荒谬的事情还是老婆自己提出来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 神机妙算守危城

赫连曼秋早已经预料到甘予玄会在夜间攻城,派了强壮的青年男子带着简易雷管等应用之物,送到东门去。

“少将军真乃是神机妙算也。”

何意狰狞的脸上满是钦服之色,眸子中布满惊疑,这是他所熟悉,所认识,从小看着长大的赫连曼秋,将军的千金吗?

以往,她是精灵古怪,主意很多,胆子很大有担当。这次受伤几乎丧命,便是因为发现了潜伏在城内的奸细,为了保护赫连擎宇而受伤。

说起来,如果不是她事先发现打乱了奸细的计谋,可能遭受的损失更大。

但是,他亲眼看到她已经死了,摸过她的脉搏和呼吸,他绝不可能看错。

“意伯,我那把秋波剑在何处?”

赫连曼秋看出何意的怀疑,用一句话想减轻何意的疑心。

她要先保住军州城,保证活下来,才能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北门开始攻城。”

“报,西门开始攻城。”

“报,南门大举攻城……”

一道道急报,送进帐篷中,何意表面不动声色,心却是凉了下来。四座城门,先后大举进攻,破败的军州城危险了!

小姐,希望你的计谋和办法有效,若不是先用草人之计拖延到如今,如果四座城门同时进攻,恐怕军州已经不保了。

军州城中,除了老弱病残和婴儿,都赤膊上阵,为了今夜而拼搏。他们有从未有过的信心,因为少将军的妙计,发明的那些厉害武器,令他们充满信心。

攻城的喊杀声,一阵高过一阵,一波波潮水般的进攻,在黑夜中狂风巨浪汹涌吼叫,奔向军州城。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冲破云霄的喊杀声,在整个军州城回荡。

继东门开始攻城后,过了没有多少时候,其他几座城门得到消息,纷纷开始进兵。

之前,三座城门都用了草人之计谋,用绳索把草人从城墙上坠下,令得城外围攻的将领,以为军州城的将士想趁黑夜偷袭,因此不敢直接攻城,只是用羽箭和弩箭射击,暗中防备。

赫连山乃是边城名将,战功卓著,围困军州的大军对赫连山也是颇为忌惮。况是在夤夜之间,月黑风高夜,军州又是第一次行此诡秘之事,谁也不知道赫连山想干什么。

没有人知道,这些只是赫连曼秋的疑兵之计,用草人来引诱他们射箭,以补充城中羽箭和弩箭的缺口,同时也令其他三座城门的敌人不敢直接攻城,腾出兵力在东门抵御。

赫连山阵亡的消息,被严密封锁,四座城门外的敌人都不知道赫连山阵亡,昨夜的苦战除了甘予玄的军队按兵不动观望之外,另外三座城门攻击的部队,皆是损失惨重。

若非看到今夜东门甘予玄率先发难,其余三座城门的将士,也未必会在今夜攻城。

军州城中,无论男女老幼,纷纷奔走,协助守城运送武器。

赫连曼秋打了一个时间差,等其他三座城门先后攻城时,东门因为军州事先有了防备,攻城无功后退。围攻因为东门退兵形式稍微缓解了一些,但是四座城门先后大举进攻,军州今夜又一次陷入苦战的危机。

若不是有赫连曼秋发明的那些武器,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今夜军州定是难以坚守了。

饶是如此,敌军最后仍然攻上了城墙,却因为赫连曼秋已经预料到此,事先做了安排,在城墙上铺设钉板和陷阱,令得攻上城墙的军卒有来无回。

恶战直延续到天色大亮,敌军损失过重,而守城的将士们也是伤亡无数,昨日以及连夜赶制的武器,消耗殆尽。

幸好赫连曼秋发明的武器,很多是可以反复使用的,而后方的百姓一直没有安歇,连夜继续赶制武器,供应守城所用。

及至天明,各处的将领见攻城无功,伤亡太大,不得已下令后退。

“报,东门的进攻被打退了,军州保住了!”

听得这个消息,所有人的心都是一松,虽然其他三门还在进攻,但是他最担心的,便是东门,所有人最担心的,也是东门。

只要今夜东门不再攻城,军州,便算是多坚守了一日!

东门退兵停止进攻的消息,令军州城将士欢欣雀跃,同声念着一个名字,少将军!

当然,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这位少将军,非彼少将军,真正的身份,乃是将军千金赫连曼秋。

“报,西门退兵!”

“报,南门息兵。”

四门外攻城方,都是损失惨重,前所未有的惨重。

“啊……”

赫连曼秋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困意涌上脑海,真的很累,用脑过度,身体虚弱有些支撑不住了。

冷汗早已经浸透了衣衫,身上火辣辣的疼痛,伤口被汗水一泡,更是疼痛起来。

眼皮无比沉重,眼前朦胧起来,身体酸软无力,头脑一阵昏沉,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昏迷了过去。

一道道血痕,从衣服中渗了出来,蔓延着在衣服上藤蔓一般延伸,绽放朵朵红艳的花。伤口裂开,早已经支撑不住,却是用意念一直支撑下去,为了军州,也为了赫连曼秋。

“小姐!”

何意的泪几乎落下,她在他的眼中还是个孩子,就如同他自己的女儿一样。

何意的心在颤抖,急忙叫过人,把赫连曼秋抬上了马车,一路疾驰,带着赫连曼秋回到府中。

“快,快,预备开水,预备药。”

“是。”

“管家,路神医到了。”

“快,请进来。”

顾不得男女之防,如今在何意的心中,赫连曼秋的命是最重要的。之前,便是请军州的名医路可羽为赫连曼秋医治,只是赫连曼秋的伤势沉重死去。

“管家,我一直在为将士们治疗,刚刚才知道你找我为少将军治伤。”

“不必多说,你一定要救小姐,我在此谢过。”

“噗通……”

何意跪倒在地,路可羽急忙伸手搀扶:“不敢当,此乃是我应尽之职责,管家快快请起。”

“路神医,你可一定要救小姐,小姐不能死。”

“小姐?。”

第14章 奇谋守城出妙招

清晨的阳光照在军州城头,血染城头,触目是一片凄迷令人惊心的血色,军州仿佛尽被鲜血染透,变成了一座红色的血色城池。

阳光笼罩在血色城头,这些血,有敌人的血,也有军州将士们的血。

赫连曼秋揉了揉头:“意伯,多准备些白酒和盐水,还有干净的白布,棉布即可。受伤的将士,伤口用白酒和盐水擦拭干净,即便是没有药,用干净的白布包扎好,也有助于恢复。”

“是小姐。”

此时的众将,看赫连曼秋的眼神都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刚才赫连曼秋一连出了几个主意,让他们不得不重视起来。

“意伯,这里应该有石灰吧,房子砖和砖之间,是用什么粘合在一起?”

“石灰和粘土。”

“找些石灰和黏土过来。”

何意和陶征互相看了一眼,也没有问理由,做什么用,陶征一个眼神,他身边的小头目,急忙下去带人去办。

“那些木板,盖上黏土,再加上草,用来当做墙垛,阻挡羽箭,这样也能收集不少敌人的羽箭。另外也可以用些木板,钉入长钉,用来制成钉板,用绳索在四角固定,用来抛出去伤敌。”

“遵命。”

周围的几个将官,同声说了一句,急忙吩咐下去,找人预备制作。

“石灰运到,加入毒药,烧沸了用来泼敌人,效果应该很不错。”

几位大将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赫连曼秋,这招太狠了,石灰本来就可以伤人,加入毒药,再烧沸,简直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器。

“对了,别忘记那些钉板上的钉子,在这石灰水中泡泡再用。”

“少将军,您要是负责守城,谁遇着您谁倒霉。”

陶征说出了众人心中的话,众人看赫连曼秋的眼神,越来越热切,如同打了一辈子光棍的老处男,看到了七仙女一般。

“少将军,还有什么好主意,您就一起说出来吧。要是早有您这些办法,弟兄们也不至于死伤了这么多,昨夜几次差一点被攻破军州城。”

“让我想想,不要催。”

赫连曼秋闭上眼睛,想着还有什么守城的办法可以用。

“这里有……”

她问了半句,本来是想问,有没有投石机,红衣大炮是最好了,不过没有敢问出来。如果这个异世界的古代,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岂不是令人生疑。

“你们都有什么守城器械,最厉害的是什么?”

“当属投石机和床弩,还有弩机,但是都已经毁坏了,弩箭也告罄。”

赫连曼秋点点头,看起来守城半个多月,很惨烈,很艰难啊。

“这里,有没有竹板,或者比较薄,有柔韧度的铁板?”

“军州地处北方,并无竹子,铁板也没有。”

“小树总有吧?牛皮也可以的。”

“那倒是有,少将军有何用?”

“军州有没有爆竹?”

“有,城中有买此物的店铺。”

“这里的爆竹,是如何制作的?”

何意目光深沉,盯着赫连曼秋:“我记得以前小姐最爱放爆竹。”

“我……,妹妹虽然喜爱放爆竹,但是我不知道是如何制作的。”

赫连曼秋没有忘记,她此刻是赫连擎宇,不再是赫连曼秋。

赫连曼秋沉静地回答,知道刚才的问话,可能有些问题,引起了何意的疑心。身体和面貌虽然是赫连曼秋的,但是灵魂毫无相同之处。

就如同用牛奶的盒子,装了蜂蜜一般,从外表看不出什么,但若是有心人,自然能看出细微的差别。何意是守备府的管家,对赫连曼秋极为熟悉,可能从刚才她的计谋和问题上,已经觉察到什么。

“是把硝石、硫磺等,装在竹筒中制作而成。”

何意压抑下心中的疑问,赫连曼秋不知道爆竹是如何制作的没有不妥,但是赫连曼秋问的是军州有没有爆竹。

“把所有的爆竹,最好是制作爆竹的材料,就是令爆竹爆炸的硝石和硫磺合成物拿过来,还有制作爆竹的工匠也请过来,我有大用。”

“少将军要不要休息片刻?”

何意最担心的,还是赫连曼秋的身体,去请路可羽过来给赫连曼秋诊治,也想向路可羽问清楚,赫连曼秋的伤势和忽然回魂的原因,不想直到如今也没有找到路可羽。

赫连曼秋摇摇头,躺在担架上不动,身上不如何疼痛了,伤口处隐隐的痛,仍然在折磨她。

幸好,她出身军人世家,在部队摸爬滚打,还可以忍受这些痛苦。

抬手微微拭去因疼痛而渗出的冷汗:“我没有事情,赶紧去准备我要的东西,草人多制作一些,中间用木头架子支撑,务必要厚实,可以多插羽箭。还有,不是有投石机和床弩吗?带我过去看看。”

何意摆手,让人抬着赫连曼秋到了投石机和床弩处,因为守城用的急,用的次数太多,这些东西都已经报废了。也有是因为攻击,被敌人破损毁坏,无法再用。

赫连曼秋在担架上,围绕投石机和床弩绕了几圈,伸手摸了摸,发现床弩极为笨重,基本上没有修理的价值。

目光放到投石机上,最后也只能摇摇头,看起来此地,纯属是冷兵器的时代,武器还很落后,投石机和床弩,都很笨重简陋。

“投石机还可以修理一下,床弩就算了吧,没有弩箭,修理好也没有用。而且太过笨重,陶征,所有的投石机都在此处了吗?”

听说投石机可以修理,众将的眼睛冒出幽幽红光,如同地狱的恶鬼般,狠狠地盯着赫连曼秋。

红光,是因为这些人熬了太久,眼睛早已经布满血丝。

他们都明白,若是投石机可以修理好,守城无疑会容易的多,将士们的伤亡也可以降低。

“少将军,可以修理吗?”

“可以改造修理一下,谁负责修理投石机,有没有图纸?”

陶征苦笑道:“投石机一旦损坏过大,便没有修理的价值,也修理不好。图纸更是没有,这些都是以前留下的,乃是朝廷秘制,我们如何会有图纸。若不是因为投石机珍贵,我早就用来砸鲜卑蛮子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