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黄雀锁情记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6:18

黄雀锁情记

黄雀锁情记 何依 著

已完结 江秦,周瑾 重生 灵异 民国 言情

江秦一次攀岩中的秀恩爱,遭遇天谴,坠落山崖,怎奈离奇穿越,变成一个身世扑朔迷离的与皇室有着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的古代女子。两个不在同一振动频率的人,究竟要如何穿越这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 自圆其说糊涂账

如烟知道现在形势危急,如果自己不当机立断,不但她小命不保,就连哥哥也会大难临头。这个时候,最不能自乱阵脚,要以冷静焕发智慧。她把心中的一个想法说了出来:“哥哥,现在我叫柳如烟,要解除你我此时的困境,你赶快和我互换衣服。具体事情,我们边换边说。”如烟来不及细说,把外面纱裙脱下,接过哥哥冷玉龙也就是此时的柳无言的长衫穿上,“你就说,太子殿下的襄儿妹妹看上了你,可你没有得到太子殿下的允许不敢痴心妄想,为了断她的念头,扮作女子,想让她死心。这样为证明你的话,你可以边说边给太子来一段脱衣舞,以示所言非虚。”

柳无言被妹妹突如其来的一招闹得措手不及:“这样的解释能自圆其说?”

柳如烟脑子疾速转动:“不相信,你就自黑,说是看皇子公主们生活过于平淡,自己不惜放弃尊严扮作小丑,为博太子欢心。只要蒙混过关就可以了。”

事已至此,柳无言也没有更好办法,就先应眼下之急吧。他装束完毕,走出房间,来到太子为首的一群众人面前。他手上是一支翠绿的玉箫,那是襄儿公主当初亲手送给他的。他把玉箫放置唇边,吹动起来,灵动的箫声立刻席卷了众人的耳膜,他随音起舞,边舞动边轻轻褪去肩上翠绿纱裙的薄纱罩套。

“美人不会想跳脱衣舞吧?”旁边有其他赶来看热闹的皇子吹起了口哨。

“没有必要搞成这样吧,太子殿下?”四皇子皱起眉头。

吹口哨的皇子接口:“要是传到父皇耳边,不是成靡靡之音,淫乱皇室了?”

耳听周围嘘声四起,柳无言一把揭开胸前裹布,平坦的胸肌瞬间袒露众人视野。大家的嘘声变成了惊呼。

“襄儿妹妹,你的侍女是个男人?”太子李睿看向襄儿公主。

柳无言立刻跪下:“太子息怒,众皇子息怒。错的都是臣柳无言!”他把边上备好的长衫瞬间裹在身上,拔去发髻间的发钗,头发倾泻而下,他一把用发带束起,“请原谅我还是上午与大家课堂上共谈学问的柳无言。只因……只因公主被我面相迷惑,对我情深意重,我才出此下策,我只是想让公主知道,我只是皇室一个为大家取乐的小人物小戏子,绝没有资格痴心望月。请公主将安放在我这儿的一颗芳心收回!臣罪该万死!”

李睿目瞪口呆,他心里心心念念的那个温泉美女,竟然是这个国子监助教?难怪那日他不敢以女儿身现身,他是怕天大的尴尬啊!而此刻,他以为大家寻欢作乐为手段,告知了自己他那日只是男扮女装……李睿想要发怒,那样一个长长久久缠绕在他心尖尖上的仙子,竟然是个男人扮的!此刻他在众皇子面前坦白,自己若是治他的罪,大家细闻缘由,自己倒是成了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的笑柄!李睿暗暗压住了自己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

李沁眯起双眼,意味不明地端详着柳无言。

襄儿一颗心提到了嗓眼儿里,自己真不该和无言一起玩这么大的闹剧。这把自己以后和无言相处的机会也扼杀了!以后无言无论是男装还是女装,恐怕都不宜到自己的公主府里去了,大家都已经知道自己这点小心眼儿了!她长叹一声,心里却是明白无言的一片好心。他是怕他身为冷府传人的身份一旦被曝光,会变成一道利刃,伤害到身边人,才这么急于把她推开的吧?

柳如烟,柳无言,李沁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两个名字,反复看着眼前的柳无言,心里却有一丝恍惚。

“哈哈哈哈!好一个小人物小戏子!本太子是被娱乐了一番。但我怎么觉得,越是会自我贬低、损伤尊严的人,越是底气深厚啊?这味道怎么这么像卧薪尝胆呢!”李睿别有用心地说着,见大家都没出声,又放松了语气,“呵呵,既然柳夫子这么为大家着想,想让大家开心,从明天起,不如柳夫子就一日扮男一日扮女,也好让我们的眼睛看着常换常新啊!”

无言心里咯噔一下巨响,妹妹啊,你可真为我惹事上身了!

如烟看着哥哥换回男儿装,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闷下头,半晌没有开口。

无言把她的懊恼尽收眼底,他伸手轻轻抚上她的发顶:“妹妹莫要自责,也许这也是个契机。想来你从外面转了一圈才来宫里,也知道哥哥的难处。每个月我都要去天字一号茶叶铺,我的功力如果每个月不泡一次冰水,就无法尽快提升,无法为我们冷家讨回公道!自从来了国子监,每个月怎么溜出去一趟,也成了我的心头大患。现在你来了,倒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了。这也不全是坏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咱们就以忽男忽女的身份和装扮搞混他们!”

如烟眼中多了一丝勉强的笑意:“哥哥,你不是为了安慰我骗我的吧?我能想象你混在这里过得多么辛苦。如果我的出现竟然能够帮到你一点点,我也算是……算是不枉此生。”她心里默默念了一句,也算是不枉穿越一回啊!

无言深深叹了口气,默默地握住如烟的手:“妹妹言重了。像你这样的年纪,本该无忧无虑,说个好婆家,享受美好年华。可是哥哥没用,本该哥哥一人承担的家族重任,竟要拉着你一个女儿之身陪哥哥一起完成……”他深深地埋下头去。

如烟不知道此次穿越而来自己的使命是什么,难道就是帮助冷玉龙重振冷府吗?她想确切地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秘密:“哥哥,我昏倒之后,确实忘记了很多东西,你能慢慢告诉我吗?”

无言咬了咬牙:“妹妹,有些事,可能忘记了反而更好……”

“哥哥,你我同为冷家的人,我也在做身为冷府后人该做的事。我总得明白真相啊!”

柳无言的思绪被妹妹这句话,又拉回了不久前那血腥的一幕……

冷王妃在林间采蘑菇,打算给丈夫和孩子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本来这一切都无需她这个冷府的女主人去做,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她和冷王爷结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日。她一贯的习惯都不以直面示人,出门都有面纱蒙面。这一日,她以一袭白裙白纱出门。好一片鲜嫩的蘑菇,她一挑剑尖,齐刷刷齐砍十几柱蘑菇。岂料就在这时,一支箭破空而来,她条件反射地挥剑一挡,力道太大,那羽箭原路返回。顿时不远处传来怒喝:“何方逆贼?”瞬间就有几十匹奔波的骏马顷刻而至。

“保护皇上!有蒙面刺客!”齐刷刷降下二人一左一右在她身旁,想把她生擒。

冷王妃心中一凛。自己一直蒙面示人,躲的就是当今皇上!二十年前,他与冷王爷一同看上自己,无奈之下,她只好假死以混淆视听。如果让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恐怕冷府要惨遭灭门之灾了。

“解开她的面纱!”皇上威严的声音传过来。

冷王妃避开那两个护卫伸来的手,转身想逃。

“朕狩猎之时,居然有人潜伏在此,一定要抓住!”皇上的声音还如二十年之前一般凛冽。

护卫们迅速四面排开包抄过去。

冷王妃见退无可退,挥出一掌,却是朝自己的脸按去。眨眼间,她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想来皮肤尽毁,此时面纱揭开也不会给冷府带来劫难了。她知道这些护卫的功夫,也知道皇上的功力,她根本不是对手。她不明白的是,这二十年来,她极少回府,无非是一些重大日子才会按捺不住看望孩子和冷王爷的心。怎么她今日一回,就遇上皇上涉猎?这是天意,还是另有蹊跷?

护卫将她钳制住,解下她的面纱。一张皮肤焦灼的脸裸露在空气里。

皇上紧紧盯着她的双眼,胸脯开始剧烈起伏:“即便毁了你的面容,你的眼睛,你以为能瞒得过朕?你为了不让我认出,竟然甘愿毁掉自己的脸!我就那么可怕吗?”见她闭嘴不答,他更为震怒:“太医,太医!”

跟随狩猎队伍前来的太医马上战战兢兢来到旁边:“回陛下,臣在。”

“你看看,她的脸可还能恢复?”皇上一甩明黄的龙袍,“我告诉你,若是你的脸再也恢复不了,我要你心里最在乎的那个人陪葬!”他的眼睛直直逼进她的灵魂深处去。当年他怎么就轻信她会撇下她最在乎的男人赴了黄泉呢?这一骗,就是二十年啊!她可知道,她何其残忍?这二十年来,他夜夜攥着她生前的那块手绢才能入眠,仿佛抱着她一般。可是她呢?心安理得地假装死去,却为了另一个男人生下孩子,隔几年还回来小聚一次!在她心里,把他置于何地?若不是那个小丫头,若不是那日他遇见那个小丫头,小丫头的眼睛和她那么像!小丫头说,她的娘亲是个好怪好怪的母亲,几年才得以见面一次……

第四章 火光冲天桃花劫

为首的男子并未下马,手一挥,不知道怎么手上就有了一个火把,抬手一扔,火把就直直进了冷府的院子,刚好从敞开的厢房门进去,只一刻就燃着了屋里的东西。下一刻,他又如法炮制,连续几个火把投进不同的房间,片刻就是火光一片。最后他手一挥,只见院落最外面地院墙上那块刻有“冷府”二字的牌匾也一下子被火焰吞噬。江秦觉得,自己的心似乎也深陷在这片无边的火海里了。

襄儿紧紧抓住瑟瑟发抖的江秦:“冷哥哥,眼下保命要紧。我以公主的名义发誓,一定帮你查清摸后黑手。扳倒偌大一个冷府,绝非易事。一定有不容小觑的力量!”

“襄儿,谢谢你在这样的情境下还能不离不弃。我冷玉龙真是三生有幸,能得你心!”江秦单膝着地,双手抱拳。

“冷哥哥快请起。恐怕贼人不光是烧了冷府这么简单,怕就怕还要斩草除根。信得过我襄儿,就请随我来。”襄儿虽是一介女流,行事风格却极为利索,得到江秦同意后,马上领她离开。

锦衣男子出其不意地马鞭一扬,在江秦眼前一挥,江秦和襄儿就被生生拦下了。

“一直觉得周围气息不对,原来襄儿妹妹在此,还有位陌生公子也在此。我倒是鲁莽了。”锦衣男子嘴一张,就觉得一股逼人的气势压得心头一凛。

襄儿恨恨地咬了咬唇,一脸不屑的表情:“原来是太子殿下。我这样一副尊荣您都能认出来,太子殿下果然非同凡人!”

“襄儿妹妹过奖了!”被称作太子的男人扯动嘴角笑了一下,竟有一股邪魅的气息洋溢开来,“妹妹和这位公子这是打算?”他眼光扫过目前的黑衣男子,这瑟缩在襄儿背后的可还是当年那个敢在冷妃娘娘殿中与他太子叫嚣的狂妄书生?这一定不是冷玉龙,看那发抖的小肩膀!虽然一隔数年,但自己面对他时的感觉不会变!

襄儿慌乱地拦在江秦面前:“太子殿下,你目光如炬明察秋毫,一定看出来冷府遇难这是遭奸人陷害,你怎么还来烧毁冷府?”

江秦脑子有点乱,她能确定这已不是拍戏的样式了,肯定是穿越了?好吧,自己就暂且自认为是冷玉龙吧!

太子眼睛定定地看着襄儿边上的黑衣男子:“襄儿妹妹,你也知道,我虽然小时候就不喜欢冷公子的张狂自负,但我还是尊重事实的。眼下的事实是,冷公子的养母在父皇涉猎之时,惊扰了圣驾,自缢而亡,而冷公子的养父痛失爱妻,一同殉情。他们没有任何对父皇有危害的表现,却自己白白送了性命,里面一定有内情。所以本王以为此事需要小心计量,但为了避免奸人再蠢蠢欲动,从冷府搜出什么早已藏好的罪证来诬陷冷府,我还是烧毁冷府,断了奸人的念想为好。”

江秦慢慢迎上太子的目光,听他说得冠冕堂皇,但却是明显的强词夺理,不知道骨子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襄儿上前一把拽住太子的衣袖:“太子哥哥,您一定还有许多要忙的事情,要不你先走吧,我再过会儿回宫。你可不要在父皇面前说穿我哦,他不准我瞎出来的。”

太子唇边流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整个人像换了一副柔软的心肠:“襄儿妹妹,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可是你要掩人耳目,也不能把自己好好的模样给糟蹋成这样啊!小子,听好了,不许你欺负我妹妹,她这么一副德性,可是为了出宫来见你哦!”

江秦露出诚惶诚恐的面色,膝盖一下子就着地了:“小的不敢。谨记太子殿下吩咐。”

太子一扬马鞭,扬长而去,留下马蹄下的滚滚烟尘。

襄儿拉起江秦:“冷哥哥受委屈了。眼下,你已经多年没有进宫,虽然整个皇城都知道冷公子才高八斗,却几乎没有人直面过冷玉龙的脸,所以现在你这张脸是安全的。冷哥哥,就以我们上次商议的来做,从此以后,你就是柳无言柳公子,国子监的新任国子助教。你看可好?”

江秦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这才多大光景?自己身份就要连变两次?如果自己这么做了,对于真正的冷玉龙,会不会构成新的危害?唉,以为哥哥冷玉龙是遍地种桃花,没想到自己,这假冒伪劣身份,也能处处遇桃花!想来桃花可真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点缀啊!可是襄儿公主看起来也是一番热心肠,自己硬生生地拒绝她,似乎也不妥当。不如静悄悄地离开,这也少了一个知道自己下落的人。于是她假装欣然同意,却在下一个路口,隐入人潮。

襄儿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却独独不见冷玉龙的背影,浓浓的哀伤袭上心头:“冷哥哥,你还是不肯相信我吗?也难怪,冷府遭此大难,也与我父皇没有及时制止有关。你怎么会不迁怒于我呢?”

江秦看着襄儿黯然神伤的样子,心里有一阵不忍,但她知道自己对目前所处的环境还不大了解,轻信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还会牵连了与自己这个古代身份有关的人。她脚下用力,身轻如燕,向另一个方向赶去。

在江秦离去的身后,闪出一个玉白色长袍的人影,扇子一摇,落下一脸微笑:“倒真的是陌上公子颜如玉啊!世上竟有这么冰玉容颜的男子!”他想起那日与这位公子的初次相遇,心里涌起一丝疑惑,数日不见,他的身高是不是有了变化?难道他在练缩骨功?嗯,也是,当今天下事实繁杂,风云变幻,有任何的改变都是情理之中的事啊!这样一想,他立刻释然。

“公子,您终于笑了。”旁边的小侍女看他展眉,也抿嘴一笑,今天的公子白袍示人,俊美隽逸,出尘脱俗,全身上下萦绕着一股高贵优雅的气息。

他深深吸了口气:“你说,太子今天去火烧冷府,这是谁的意思?”

小侍女摇头晃脑了一番:“我家公子说,天机不可泄露噢!”

他假装生气:“你又顽皮了。说说看法。平时怎么教你的?”

小侍女再次装腔作势掐指算了算:“我家哥哥曰,不可说不可说也!”

一袭锦衣差不多是从天而降,打断了这嘻嘻哈哈的对话。

小侍女和白衣男子相视低头:“太子殿下!”

“呵呵,还真是热闹,四弟和瑶儿妹妹都来看冷府这场戏了。你们是都觉得我这个太子出了黑手?”太子的声音冷冰冰的,有质问也有恐吓。

被称作“四弟”的白衣男子扇子摇了起来,一脸矜贵淡漠,明明说着似是为太子着想的话,偏偏语调全是不屑与轻狂:“太子殿下,我们怎么会怀疑你呢?你自小和冷玉龙有过节,任谁都知道,你如果对冷府出黑手,不是摆明了对自己不利吗?哪有明知不可为而故意为之,落天下人口舌的?再说,这江山日后也是您的,哪至于这么急不可待排除异己啊!太子殿下,您说,可对?”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