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案夜迷情:娇妻的二重身份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6:35

案夜迷情:娇妻的二重身份

案夜迷情:娇妻的二重身份 诚实小郎君 著

已完结 顾瑾瑜 娱乐圈 种田 重生 古言

她与亡者为伍,听从亡者的心声,为亡者寻找死亡的真相

精彩章节试读:

第25章 去买宵夜

虽然穆励城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而我在他邪魅的微笑里感受到了一丝危险,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漏了节拍的心跳。

一双剑眉横在穆励城的额头,琥珀色的眸子带着一抹透明的光,如同湖水一样清澈,又如同潭水一样深邃。

我不知道穆励城这种叫不叫帅,毕竟我已经是二十六岁的老人了,早就已经不了解小女生口中说的帅是什么样子了。

我无法形容出穆励城的英俊,因为在他冲我笑的那一瞬间,我只感觉即使我用了全世界最好的词语去赞美他也无法表达他的千万分之一。

在穆励城看向我的这一刻,在他笑的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有一种感觉叫做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突然,穆励城一下子向我凑了过来,我不由自主的忘后退去,但是穆励城却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一步一步的向我逼近着,邪魅的眸子锁定着我的视线,让我无处可逃。

“砰!”突然,我一下子撞在墙上,冰冷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传到脊梁骨上,让我一下子回过了神来。我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像是被穆励城迷住了一样,整个脑海里只有穆励城邪魅的笑容。

在我愣神的功夫,穆励城已经将我拦在了他和墙之间,而我才发现一米六八的我竟然这么矮。因为穆励城居高临下的逼近,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只到穆励城的胸口。

狭小的空间让我只能感受到穆励城呼出来的滚烫的温度,近到离谱的距离甚至让我能够感受到穆励城身上滚烫的温度。我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你……穆……”

“没想到和顾法医的每一次见面都让我意外啊!”穆励城突然低下头凑到我的脸旁轻声细语的说着,“第一次是说怀了我的孩子,第二次撅着嘴投怀送抱,第三次竟然使用苦肉计……怎么,今天是想直接爬上我的床吗?”穆励城虽然嘴角笑着,可是眼神却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而且,在穆励城眼眸深处,我似乎还看到了一丝丝的鄙夷。

见状,我不由的也露出一丝冷笑,故意扬起了自己的头,“你以为我很想来吗?如果不是你威胁我半小时要赶到这里,你以为我会放弃暖和的床来这里?而且,还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有本事你再说一遍。”突然,周围的温度一下子冷了好几度,我似乎还看见穆励城头顶的灯光晃动了一下。

“谁没本事,你以为就你身上那二两肉我稀罕,我还怕看了长针眼呢!哼!”一把朝穆励城推去,我愤怒的瞪着眼睛。

原以为这一把能把穆励城推开,可是我没有想到穆励城站在我的面前竟然纹丝不动,见状,我不信邪的又推了一把,但是还是没有推开穆励城。

穆励城见我竟然敢推他,冷笑了一声后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把我的手按在了我的头顶上,突然凑近了我。

突然被控制住双手,而且还是被人禁锢在了头顶上,这种不适感让我感到一阵的羞愤。

然而,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更加的让我感到不适。

穆励城就凑在我的脸前,我可以清晰的数清楚他一根根微翘着的睫毛。

“穆励城,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我挣扎着想要摆脱双手的禁锢,但是穆励城的双手却像是铁钳一样,让我根本没有机会摆脱。

“呵,你不要以为让你查个案子就敢和我大呼小叫的了。没有你,我依旧可以找到其他人来查十五年前的案子!”穆励城的眸子突然一沉,对着我冰冷的说道。

说完后,穆励城突然一把将我摔到了旁边,背对着我朝办公桌走去。

而我,皱着眉头揉着自己隐隐发痛的手腕。我很想走,可是,穆励城不发话,我也不敢走,因为我的生死攥在穆励城的手中。

狠狠的瞪了穆励城一眼,我在心里默默的帮他问候着他的家人。不过,片刻之后我又重新堆起笑容,然后朝已经开始工作的穆励城问道:“穆总,您今天让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呢?如果没有事儿的话,你看这么晚了……”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穆励城已经很晚了,我需要回去休息,可是,我的话才说完,穆励城头也不抬的就对我命令道:“先去给我买份夜宵。”

“夜……好的,穆总,请问您想吃什么?”听到穆励城竟然让我这么晚了去帮他买夜宵,我本能的就想要拒绝,但是片刻之后我又重新挂起笑容,然后非常体贴的问穆励城想吃什么。

“随便。”穆励城扔下两个字之后就一句话也没有说了,一直埋着头在处理自己的文件。

我站在原地等了半天,见穆励城半天没有说话,只能咬着牙恨恨的去帮他买夜宵。

可是,深更半夜的我又能上哪里去给穆励城买夜宵呢,最后,我只好在路边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里给他打包了一份炸酱面。

等我再一次回到穆励城的办公室,他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自己整整齐齐的摞在了一旁。

“穆总,您的夜宵。”笑着将炸酱面放到穆励城的面前,我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穆励城的神情。

穆励城在看到炸酱面后,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再为难我。

我一直等在旁边,见穆励城都准备开始吃了他也没有理我一句,于是连忙提醒他:“穆总,您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小心翼翼的说完后,拿着自己的包就准备离开。可是我还没有走两步穆励城的声音便从身后传了过来。

“今天晚上你把茶几上的那些文件看完。”穆励城的话语里没有一丝的情绪起伏。

我随着穆励城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将视线向茶几上投去,那里的文件虽然不多,可是,对于我这种自己很久没有看过书的人来说,那类似于好几本书厚的资料确实让我惊讶的张大了嘴。

眼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我有些不敢相信的向穆励城再一次确认,“穆总,您是在开玩笑吗?这么多的文件,您让我一个晚上看完?”

第3章 足浴会所

“真的?”

得到我的承诺,邝浩云显得非常开心。

毕竟这个时候,他已经有些束手无策了。

为了安他的心,我再一次笃定笑道:“邝警官,合作了这么久,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你啊,难道我之前告诉你的那些讯息都没用吗?”

“这……呵呵。”

邝浩云被我说得有些汗颜,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我端着笑不说话,碰巧这个时候,他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颔首示意他请便,接着便忙活自己的去了。

邝浩云接完电话后,只匆匆的打了声招呼,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没有了旁人在一旁打扰,我余下的尸检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只是很遗憾,我依然没有查出女尸的身份。

尸检得到的各种关于女尸的讯息,根本在国家安全网的数据库里匹配不到。

看来,我只能先吃一点她的脑子了。

反锁上实验室的大门,我慎重的朝女尸鞠躬行了个大礼。

默哀三分钟后,我直接拿起精致的医用开颅器,沿着女尸额角上破开的伤口,破开了她的头颅……

半个小时后,我顺利获得了女尸的记忆片段。

虽然很零碎,但我还是从中找到了一些非常有用的讯息。

比如,女尸生前的上班地点在哪里。

关上验尸所的大门,我发了条微信给墨子恒请了个假。

墨子恒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过了好久都没回我。

想着他的尿性,我便也由他去了。

循着女尸闪现给我的记忆,我直接打车来到了一家市内极为高档的豪华足浴会所——“御足轩”。

站在御足轩金碧辉煌的大门口,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这么贸贸然的进去,没想到店内一个漂亮的女店员却已经朝着我热情的迎了过来。

“小姐,上午好,是第一次来我们御足轩吗?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哦,我刚出完差回来,想找个好的技师捏捏脚,放松一下。”

我不想被人看出自己是个从来没去过足浴会所的土老冒,便强自镇定的微笑着说道。

见我是新客,女店员瞬间又热情了几分。

“那您可算是来对地方了,我们御足轩啊,可是全Z市里最好的足浴会所了……”

伴随着女店员声情并茂的介绍,我直接被领进了大厅一侧,一处布置得十分温馨优雅的独立客休区。

有女服务员为我端上热饮点心跟果盘,我稀里糊涂的就选了一个价格不菲的捏脚套餐。

好在关键时刻,我总算记起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婉拒了女店员为我热情介绍的五星级技师的介绍跟推荐,我直接看似随意的在技师花名册上点了一个名叫李梅的普通女技师。

我点的套餐价格不低,女店员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很快,我就被安排进了一间专属的按摩房。

两分钟后,被我挑中的女技师李梅,提着专业的工具箱出现在我的面前。

跟花名册上的照片有些出入,虽然真人李梅长得并不算丑,但因为皮肤状态不是很好的关系,显得要老上许多。

见她进屋后我便一直盯着她的脸看,李梅不由笑笑道:“最近连加了几个夜班,所以熬得有点憔悴,让客人见笑了。”

这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变相的解释给我听了?

没想到李梅是这么一个玲珑心思的妙人,我瞬间来了兴趣,微笑说道:“不好意思,职业病了,我是个医生,没事就喜欢研究自己病人的气色跟病情,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个爱盯着人脸看的坏毛病。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可千万不要介怀啊。”

“呵呵,客人说笑了,您能点我的钟,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李梅笑笑,客气的帮着我脱了鞋袜,然后用特制的药汤替我泡起了脚。

我装作坦然的享受一切,借机打开话题道:“做你们这一行,应该挺辛苦的吧。我看你岁数不大,可皮肤的状态却比同龄人差了很多。虽然赚钱很重要,可是自己的身体也同样很重要啊。”

听我老气横秋的说话,李梅忍不住扑哧笑道:“客人你才多大啊,就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劝诫别人了,很感激你的好意,不过我们这种人天生就是劳碌命,如果不努力,就要彻底没饭吃了。”

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话,但我从她的语气里还是听出了几分辛酸。

我便笑了笑,挑眉道:“怎么,你不相信我比你大?”

“比我大?”

李梅讶然,震惊的语气,显然是不信的。

我便掏出以前自己在假证摊上随意买来的一张足可以以假乱真的假身份证,指着上面的出生年月日道:“瞧见没有,如假包换的79后,如果按虚岁,我现在都已经满40了。”

“什么?40?客人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望着我嫩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的脸,李梅忍不住摇头不信道。

我本来就是忽悠她的,自然不能让她识破。

于是,我立即神神秘秘的笑道:“忘了告诉你了,我其实是个皮肤科医生,关于皮肤保养,我有不少的家传秘方。所以小姑娘呀,我真的没有骗你,这白底黑字的身份证,能是忽悠人的吗?你要是不信,回头加我微信,我发几个偏方给你试试。要是没有效,下回你直接见了我削我。”

“呵呵。”

见我说得恳切,李梅至此总算露出了一点发自内心的真笑容。

我们便就保养跟护肤这个话题,语无止境的聊开了。

等到我享受完李梅为我提供的为期两个小时的捏脚服务后,我们直接交换了彼此的微信号跟手机号。

临了,为了表现我这个中年皮肤科女医生的成功与大方,我还直接给李梅放了300块的服务小费。

对此,李梅简直喜出望外。

直到把我送出了足浴会所的大门,她才喜滋滋的转身回去。

看着她逐渐隐没在大堂后的纤瘦身影,我挂在嘴角得体的微笑,也终于一点点冷了下去。

女尸的死,果然跟这个女人有关系!

虽然女尸给我的记忆很零碎,可这些记忆画面里,不止一次曾出现过李梅的身影。

所以我才会来了御足轩之后点了她的钟,期望通过接触,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讯息。

而事实证明,我的确是赌对了。

因为就在刚才李梅送我出足浴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竟奇迹般的又多了一些关于两人的片段。

而就是这些片段,让我直接知道了女尸的名字,以及她可能死亡的原因。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