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娇妻有毒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7:37

娇妻有毒

娇妻有毒 落花如雪 著

已完结 腹黑 贵族 历史 民国

她时而善良、时而狠辣;他时而风流、时而冷冽。他们之间的相遇、相知;会成为一段不朽的神话。当满心里装满了阴谋,每一步是心计,那就要看谁能笑到最后。现代走在医学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五章 誓死效忠

敏侧妃一脸关心的走进房间,对着晴儿说到:“姐姐这是怎么了?才几天不见就这般憔悴。妹妹才得到消息,还不敢相信呢!姐姐你真的没事么?脸色这样苍白。”

晴儿让敏侧妃落座说道:“没什么,都是老毛病了。过几天就好,有劳妹妹担心了。”

敏侧妃淡淡一笑:“姐姐严重了,这是我给姐姐带来的糕点。上次姐姐说还不错,就一直想送过来。那妹妹就先回去了,不耽误姐姐休息。”

叫彩月送敏侧妃出门,晴儿眼神空洞的看着房顶。亏自己还是医师,连自己的身体都搞不定。真是丢人,是自己疏忽了。

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晴儿的手在纸上胡乱的划着。南宫泽是后天出发,从京城到林州城马不停蹄也要三天时间。中间最有利的地方就是断魂崖,此处只有不到两米的山路,一侧挨着山壁,另一侧就是万丈深渊。

可是自己能想到的,想必南宫泽也不会疏忽。这是他在皇上面前表现的大好机会,不会就这般白白浪费。

晴儿想了好久,最终在混乱的宣纸上勾勒出几道简单的线。最后笑了笑,她突然猜测,有这想法的不止她一人。只是暂时她的消息掌握的还不够彻底。

一只信鸽盘旋在头上,晴儿抬起头。伸出手掌,信鸽果不其然的落在上面。晴儿感觉好玩,这东西就是这个时代的通信工具。还真是、、落后啊!

在信鸽腿上的竹木筒中,晴儿拿出一张纸条。上面是萧然的笔记:“罗刹出现在京城,见面谈。”简单的几个字,让晴儿心中的想法有些落实。罗刹,这个男人。自己还没有调查呢!看着萧然紧张的语气,看来是不不容小觑的人物。

晴儿把纸条放在手中,把信鸽放飞。此时她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彩月把刚刚的一切都看在眼中。也很好奇,那信鸽究竟是何人传来的。纸条上面写的是什么?如果能给慕容震天大将军提供有用的消息,那她就可以得到慕容震天的承诺了。彩月贪婪的想着。

临近傍晚的时候,晴儿觉得身体恢复了很多。也许这几日也快结束了吧!真是太受罪了,女人真是麻烦又痛苦。

这次是一个人,没有带丫鬟。漫步走在街道上,心中的不开心的因素也少了许多。再次走进这座院子,晴儿看到了院中站着几个男子。看样子、最大的也不到三十岁。也算得上年轻有为。

看着这些男子的眼神,晴儿不由得在心中冷笑。怎么,不服么!本小姐专治各种不服。

和萧然走进房间,看着萧然严肃的眼神。晴儿问道:“先说说罗刹吧!我好奇这个人。”

萧然很意外晴儿竟然不知道罗刹是谁,不过还是沉声说道:“罗刹,是人命如草芥。在他眼中只有活人和死人,功夫更是深不可测。脸上带一金色面具,是赤血杀手组织的主子。此人连脸上也忌惮三分,此时他出现在京城,我发现和南宫泽有一点关联。”

晴儿皱眉,怎么也没想到。会和南宫泽,这是?难道、、晴儿不敢确定,那这个男人该有多狠毒。

“我决定在断魂崖动手,这笔银子我怎么也要分一点……”晴儿看着萧然的眼镜严肃的说道。

萧然的眼中满是惊讶,心中也是惊涛骇浪。没想到这个女子的心中竟有如此阴谋。

“去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东西他们已经吃了吧!”晴儿的声音变得冷冽。

“吃了,稍等。”此时的萧然也不敢怠慢。几步走出房间,对着外面的人挥挥手。

半刻中后,晴儿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地上的就个人,包括萧然在内。

她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知道你们跟着我是为了银子,我也不会亏待你们。但是我需要的是决定的忠心,只要你们有人背叛我。那下场就会生不如死,你们此时有什么想说的么?”

“你凭什么?一个弱女子这样对着我们指手画脚的。”其中一个脸上带疤的男子说道。

晴儿淡淡一笑:“凭什么,就凭这个。”说完,晴儿拿出一个白色瓷瓶摔在地上。只听啪的一声,一阵刺鼻的味道传来。

还没等味道散去,只见八个男子都痛苦的弯腰蹲在地上,手握着肚子。皱眉紧锁,脸色苍白。

萧然也脸色发青,不知道这些人中了什么毒。刚刚还生龙活虎的,此时此刻都变成这般模样。

晴儿脸上满是冷色,眼神在这些男子身上徘徊。半刻中的时间过去了,地上的男子竟然都没有晕死过去,只是脸色更加惨白。

晴儿再等,终于、一个男子忍不住的求饶了,随后是两个,三个……

晴儿没有表情,只是拿出一个蓝色瓷瓶。扔给萧然,让他分给众人。

萧然还以为是再次砸碎呢!没想到着解药的是药丸,到处一看、刚好八粒。给众人分好后,看着他们一点点平静。最后都虚弱的推在地上,没有一点平日冷冽的风范。

“怎么样,现在还有什么问题?”晴儿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哀乐。

“你这是、给我们下毒了。玩阴的,要不然你怎么能打得过我们。”一个男子喘着气说道。

晴儿的嘴角上扬:“一个其中任何一个,近身打斗我都不在乎。但是你们八个人一起……我想问你们刚刚是不是很痛苦?从这一刻起、是去是留你们自己选择。留下的,要是敢背叛我,会被刚才痛苦一百倍。当然,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晴儿的话落下,半刻中后。房间里还是很安静,只有几人的呼吸声。似乎都很默契的不言语,晴儿也很有耐心的坐在那里喝着茶水。

“我留下,一定不会有二心。”其中一个男人坚定的说道。他也是想了好久,毕竟跟随一个女人,怎么觉得都是怪怪的。不过,这个女人却给她一种不可违背的气势。这样的气势他还没有体会过,所以选择跟随。

“你叫什么?”晴儿开口问道。难道答道:“在下叫张斌。”随着晴儿点头。又一道声音响起……半个时辰后。让晴儿很意外,八个人竟然都留下了。

萧然也是佩服,要是不今日晴儿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和威严。这些人只凭着毒药的作用是不会留下的。想到这,他的心里突然觉得苦笑。

“主子,因为在下是研制毒药的。所以很想知道主子刚刚下的是什么毒,我一点也没有发觉,觉得很不可思议。”张斌站在那恭敬地询问。

晴儿的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那不是毒,是蛊的一种。”张斌皱着的眉一点点散开,随后又聚在一起。张了张口,最终没有再问什么。

“既然你们都做出决定,那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们忠心于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现在,就有一件好玩的事等着去做。是关于南宫泽护送五十万两银子去林州城的。”晴儿的语气听不出感情,说完后眼神便在人群中徘徊。

片刻后,晴儿的嘴角上扬。这些人,果真都不是胆小怕事之人,一旦决定了,就不会退缩。嗯!萧然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那好,既然大家都没有疑问就先回去休息。等着消息行动。”晴儿说道。八个人一起给晴儿行了一礼,随后退出房间。

萧然看着房门被关上,说了一句让晴儿好笑的话:“真有你的,我还以为要费好大周折。”

“好了,那就按照我们商量的。你来规划他们,这是准备好的药粉。我等你们的好消息。”晴儿的语气很严肃,萧然也知道、一定要成功。

走在回王府的路上,晴儿心中思索这如何能找到罗刹。这个男人,此时她想见一面。

正想着,前面略过一个红色的熟悉身影。晴儿心中一紧,大步跟随上去。

“呵呵!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本小姐刚刚还想怎么能找到你,这会就见到了。”晴儿看着面前穿着大红衣服的罗刹,微笑着。掩饰着自己的心跳,额……因为此时的罗刹太“魅力动人。”

“怎么?想我了。”罗刹的声音依旧那么魅惑。

晴儿的脸上露出微笑,很美。不过罗刹已经免疫了,相比天下找不出第二个比他好看的。“你对那笔银子有兴趣?”

“是啊!怎么了,你不会也感兴趣?”罗刹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晴儿,似乎像看透他的心。

“真是想不到,南宫泽竟然玩的这么狠。不过,和我没有关系。我就是好奇罢了!”晴儿说着,低下头。

“好奇心可以害死人的,你不怕么?”罗刹意有所指的问。

晴儿的眼神变得游离:“怕啊!那个活着的不怕死。但是想要更好地活着,活出自己喜欢的生活。那总也得付出些,你说对吧?”

“这件事你想插手,为了银子?”罗刹皱眉。晴儿摇头:“银子只是一小部分,再说那是给灾民的。就算到了我的手中,也会还回去。不过,有你在。我是不是不用多想了。”

第十一章 金凤楼被砸

“哦?是么?”说着,眼神看向晴儿。后者皱了皱眉:“是啊!说是借着王爷的福气才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糕点。”

“王妃最近浑身无力?”南宫轩话锋一转,让敏侧妃一愣。眉毛不经意间皱起。

“还好吧!就是天气热的原因吧!总是觉得无力。”晴儿回答着,也在思考这问题的出处。

“既然不舒服就不要总出去了,免得身体虚弱。”南宫轩似乎刚说到问题的重点。

晴儿也明白了,也许是最近自己出去的过于频繁了。那又怎么样?他们说过井水不犯河水的。想着说道:“多谢王爷关心,不知王爷觉得这府里的装扮是否还满意,毕竟丞相的千金不能失了礼数。”

随着晴儿的话,敏侧妃的脸色略微苍白。显然这个问题是她一直逃避的。原本慕容晴儿进府已经够让她担心的,但是慕容晴儿的态度她还是很满意的。至少她不会与自己争抢王爷的宠爱。但是柳涵莘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她那么喜欢王爷。一定会想尽办法得到王爷的宠爱,再说柳涵莘的娘家是丞相、她和人家根本就没法比。王爷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会对待柳涵莘不好。所以,随着柳涵莘加入府中的日子越来越近。敏侧妃也是心神不宁。

“看着还好,本王对大红色没有什么概念。”南宫轩在陈述着事实。晴儿淡然一笑:“既然王爷觉得不错就好,臣妾也就放心了。那臣妾在告退了,不打扰王爷和妹妹的雅兴。”说完,晴儿便告辞离开。

南宫轩冷哼一声!显然态度不是很好,让敏侧妃看的愕然。不知道王爷在生气什么?南宫轩心中嘀咕、她还放心了。有那件事是她做的,丘管家都和他说了。这个女人就是一直慵懒的猫,对于不是自己的事情都不会上心。哼!

“王爷,不舒服么?”敏侧妃的脸上满是担忧,看来她真的很关心南宫轩。就像她自己说的,南宫轩就是她的天,她的全部。也许是因为南宫轩当初救她与火海,也许是真的很爱南宫轩。只是谁也说不清了。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小姐,这里有一封信。是刚刚侍卫送过来的,说务必交到小姐您的手中。”彩月的眼睛里透着光说道。

晴儿的眼睛微微一扫,彩月很好的把眼神收回,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晴儿点了点头,拿着信走进卧室。彩月想跟进去,又觉得不妥。站在那犹豫着。

刚刚走进房间的晴儿打开信封,看着上面寥寥无几的大字。顿时眼神一冷,大步走出卧室说道:“我出去会,晚一点回来,”说完不等彩月说话,便走出房门。

书房中,侍卫恭敬地说道:“王爷,刚刚一个女子送来一封信。交给王妃的,奴才已经送过去了。”

南宫轩温冷的声音响起:“什么人?”侍卫有点惊慌:“回王爷的话,奴才也不清楚。看那女人的样子似乎很焦急,奴才也没敢耽误事。”

南宫轩摆摆手,示意他下去。侍卫如获大赦般退出书房。房门再次被打开,夜恭敬的说道:“主子,王妃已经出门了。夏跟了上去。”夏是四季中的一员。春、夏、秋、冬。是南宫轩培养出的隐卫,处了夜之外没有人知道。包括浩然。

“不用了,让他回来吧!”南宫轩平静的说着。夜虽然疑惑,却没有违背。没有问理由,退了出去。南宫轩似乎也在思考,片刻后。看着再次进门的夜说道:“走,去欲仙楼。好久没去了,不知道有没有有趣的事。”

夜有些恶寒,他最讨厌的就是欲仙楼了。只是没办法,欲仙楼是王爷没几天必定回去的场所。虽然是做给别人看的,他依旧不舒服。都说青楼是男人的天堂,在他这却觉得是地狱。里面的胭脂水粉味道都能把他呛死。

晴儿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套了一件男装、把头发随意束起。随意走向金凤楼,她一直没想到会有人找事。

也不是没想过,晴儿一直觉得这是开业之后面临的问题。但是现在,似乎麻烦比预想来的要快。

刚走到金凤楼门口,就看到里面乌烟瘴气的。快步走了进去,只见玲珑在看着一片废墟发呆。

原来这是晴儿叫人做的旋转楼梯,眼看这就要做好了。没想到被人砸塌了,并且成了木屑。

玲珑一见晴儿,原本微红的眼睛再次落下泪来。一旁的萧然有些自责:“我得到消息过来时,人已经走了。”

晴儿点点头,示意萧然不用自责。这古代就着这般,也没有警察局。就算是京城,天子脚下、那又怎样?依旧是实力说话。你没有实力别人都不理鸟你,相反。要是有实力,还会有人敢闹事?

玲珑哽咽的说道:“晴儿,不止这里被砸了。装修的材料上面也不供应了。哪怕是加钱也不在卖给咱们,还有人员,最近都没人敢来询问……”

晴儿的眼中满是冷意:“谁做的?”萧然思索着说道:“欲仙楼的老板是南宫逸,我觉得是他做的。毕竟咱们这开业会影响到他。”

晴儿看着萧然,眼神依旧冰冷:“你觉得?”萧然不由得心底一颤:“对不起,事情发生的突然。我最近一直在忙着人员问题,没顾及到这方面。我马上去查。”

晴儿点头:“去吧!以后没我的吩咐不要再来金凤楼了。这件事,我给你三天时间。我会去找你。”萧然不知为何,感觉晴儿的眼神很恐怖,慌忙答应着。离开金凤楼。

玲珑也有些担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拥有这样表情的晴儿。看来她真的不是善男信女,平日的温和只是没有触及到她的底线吧!也是,自己的店被人砸了,还不知道是谁做的。换了谁也不会好过。

“几个人,有什么特征?没留下什么话?”晴儿没有表情的说道。

“两个人,都是高手。从进来到离开只用了几吸时间,什么都没留下。”

晴儿的手死死地攥紧,眼神不由得环顾四周。来到一推木屑旁,感觉自己真是大意了。一直以为相安无事,没想到被人欺负的这么彻底。到了此时此刻,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晴儿觉得恼怒,甚至觉得屈辱。会是谁呢?欲仙楼的老板是南宫逸,南宫逸的性格会这么做么?不是南宫逸,又会是谁呢?

金凤楼的开业对谁还有阻碍呢?南宫泽?自己和那个男人只见了一面,说不清楚性格。不过,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晴儿的心里思索着,看来她真是太自以为是了。这么弱小,还想的那么简单。

“晴儿,还有一件事。”玲珑犹豫的说道。晴儿皱了皱眉:“是银子吧!看着玲珑点头。晴儿继续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得。这里先叫人打扫了,我想办法。”

随着晴儿的话落,一道陌生的话响起:“哎呦!这怎么乌烟瘴气的。金凤楼是不是已经倒闭了啊?”

晴儿转身,看着一身华丽的服装、五官端正,但是眼神却闪过精明。晴儿没有说话,看和陌生男子。

玲珑此时发挥着她擅长的:“哟!这位爷看着眼生。瞧这位爷说的,金凤楼正在整顿装修呢!过段时间就会重新开张的,难道这位爷等不及了?”

男子听着玲珑的话,戏谑的表情没有改变。反倒眼神一直锁定在晴儿身上,他也是看着这位英俊的公子眼生。

“不用这么虚假,我就是来看看成果。”说罢!他环顾一周,目光锁定成堆的木屑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

玲珑眼神一冷:“是你做的?”男子嘿嘿一笑,很是猥琐:“我还没那么大能力,我家主子说道。他看着金凤楼挺不错,想买下来。你出个价,要不然以后这样的意外会时常发生的。”

晴儿心中有些了然,原来是看中了这金凤楼。玲珑冷哼一声:“我是不会卖的,你请回吧!告诉你家主子,不要欺人太甚。”

晴儿一直不清楚玲珑的做事态度和风格,今晚一看。果真那还不错,分寸拿捏的妥当。有一点老板的气势。

男子的表情依旧猥琐,眼神在晴儿身上来回徘徊。最终没有言语,走出了金凤楼。晴儿对着玲珑说道:“把这里收拾好,等我消息。”

玲珑看着晴儿的背影有点愧疚,毕竟她一点势力也没有。要不然也不会这样,一点也帮不了晴儿。其实话又说回来,玲珑要是有势力还需要晴儿的介入么?

晴儿走出金凤楼,小心翼翼的看着刚刚离开的男人。随后跟着他的方向,蹑手蹑脚的跟在他的身后。

还好晴儿前世也跟踪过别人,前面的男子也不是很细心。这一路,男子并没有发现不妥。

拐进了几条街,晴儿看着一见当铺。男子随意的走进当铺,晴儿皱眉。看着附近的墙,没有犹豫。借着墙上的凹凸,爬上了房顶。

晴儿深深呼吸,用着最轻的动作。慢慢靠近房顶中心,之后趴下身。安静的听着,几次换地方后。终于听到了一些声音。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