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8:14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潇湘夜月 著

已完结 赵飞阳,钱银杏 搞笑 总裁 虐恋 校园

她也就二十岁出头,身穿黑色吊带裙,反手按在桌子上,穿着高跟鞋的右脚向后翘起,身子前倾仰着下巴,很高傲的样子。这么年轻的公司总裁?赵飞阳愣了一下。不过他这两年经历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9章 故计重使

李老板也连忙紧走了几步,来到刘烟红面前,脸上带着谄媚:“刘总,抱歉,真的非常抱歉,都是我不好,我、我不是人!”

李老板说着,抬手对着自己那张胖脸,啪的就是一记耳光,把他的眼镜秘书给吓得一哆嗦,看向刘烟红,这个刘总是谁啊?

“别这样,李老板,老赵。”刘烟红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有意无意的看了赵少一眼,矜持的笑道:“误会,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赵云朋和李老板,齐刷刷的点头:“是,是误会,还请刘总原谅!”

“误会,是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刘烟红抬手,拢了一下鬓角发丝问道:“老赵,我可以走了吧?”

赵云朋马上回答:“刘总,您请,您随意。如果,如果您还有空闲的话,我和老蔡想请您去江城大酒店小坐,算是正式给您赔礼道歉。”

“都说是误会了,不用道歉,我还有事,等以后有机会吧。老赵,李老板,再见。”刘烟红转身,对值班经理等人点头示意后,快步向电梯那边走去。

从头至尾,刘烟红都没有和赵少说一句话,甚至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仿佛俩人根本不认识,赵少方才出手只是见义勇为而已。

可赵云朋和李老板,这俩在社会上混了多年的老油子,却能看出什么。要说刘烟红总和这个年轻人没关系,那是骗鬼!

刘烟红是谁啊,这么晚了还在这种档次的酒店中,摆明了就是来幽会情人的!她不搭理年轻人,是不想大家看出他们俩的关系。

但这并不证明,赵云朋真要是找年轻人的麻烦,她会无动于衷!

不过赵云朋俩人就算看得出刘烟红和赵少的关系,可也不敢说出来,只是对他示好的笑了笑,就灰溜溜走进了别的房间内。

窗外的公路上,街灯向天边蜿蜒而去,好像一颗颗亮闪闪的星星。路上的车辆,在夏日夜间的九点,依旧川流不息。

一场大雨过后,清新的夜风从南部山区吹来,徐徐的吹在人脸上,轻柔的好像情人的手,让赵少感到很惬意。

赵少双手抱着膀子,站在窗前看着江南美丽的夜景,表面很淡然的样子,但脑海中却在飞快运转着,这个刘烟红,究竟是什么来头?

赵少并不否认,刘烟红总这个娇俏姓感的小女孩,身为梅山集团老总的妻子,在普通老百姓眼中,绝对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毕竟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开得起法拉利。

在这个有乃就是娘,有钱就是爹的经济社会中,有钱人诚然会受到很多人的尊敬,甚至忌惮,可赵少却很清楚,在华夏这个国家,就算你拥有富可敌国的财产,但在当官的面前,也得乖乖的当孙子!

如若不然,当官的只需动动嘴皮子,就能让有钱的倾家荡产。

这是一个现实,不容反驳。

可是,今晚那个老赵,为什么在认出刘烟红后,会拿出一副讨好的奴才嘴脸呢?

赵少不是职员,但他也很清楚,别说刘烟红只是钱张根的妻子了,就算钱张根今晚亲临现场,依着赵云朋的职位,也没必要这样谄媚。

还有那个李老板,在赵云朋和他说了句悄悄话后,当时就吓得脸色惨白了。赵少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李老板那样忌惮刘烟红,绝不会是因为她有个亿万富豪丈夫。

赵云朋俩人对刘烟红的前倨后恭,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刘烟红的真实来历,绝不简单!

甚至,赵少隐隐猜到,刘烟红的真实来历,恐怕就连钱银杏都不知道。

那么,刘烟红到底是什么来历呢?或者说,根据‘每一个光鲜的女人背后,都站着一个强大男人’的定论来推断,刘烟红背后那个真正强大的男人,是谁?

赵少很好奇,也很想知道。可他刚认识刘烟红没多久,就算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

“嗨,站在她背后的那个男人爱谁就谁,干我屁事!”赵少晒笑一声,直接把烟头弹出窗外,转身向坑边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赵少想到刘烟红身后站着个强大男人,那个男人却不是钱张根后,心里竟然有了隐隐的不舒服,渴望她这时候能够回转,然后把她雅在坑上,狠狠的干!

赵少当然明白,他有这种不正常的心理,纯粹是嫉妒,嫉妒刘烟红背后那个强大的男人而已。

“我真是个傻比,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赵少轻轻抽了自己嘴巴一下,从坑头底下拎起他的帆布包,拿出了笔记本电脑。

连上电源,插上无线上网卡,开机后,赵少直接登录了国际最大的杀手平台。

迅速的滑动着鼠标,找到钱张根的名字后,赵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从他应承任务到现在,才短短两天功,希望接手这笔生意的杀手,竟然达到了九人之多。

也就是说,这九个人都希望‘前辈’在一个月内,没有成功刺杀钱张根,那么他们就有望拿到那三百万美金了。

国际杀手平台上名为规定:在杀手健在的前提下,如果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完成任务,那么他就彻底丧失得到酬金的机会。

直白点的说就是:赵少要是一个月内没有干掉钱张根,哪怕他以后杀了钱张根,国际平台也不会给他酬金了。

“为了区区三百万美金,就有这么多人排队等候——嘿嘿,由此看来,现在世界经济很不景气啊。”

赵少耸了耸肩,橱柜上的座机响了起来。

赵少也没在意,还以为这是前台客服打来的,伸手爪起话筒:“喂,什么事?”

电话那边,却传来一个娇嗲嗲的港台腔:“先僧(生),侬好啦,要不要特殊服务了啦?货好价廉的了啦,包侬满意了啦……”

“老子没兴趣。”不等那边的女人说完,赵少就扣掉了电话。

如果是放在平时,只要价格合适,人长的又漂亮,赵少倒是不介意花个千儿八百的,找个小妹乐呵一晚上。

反正傍晚时,他已经用刘烟红给他的那张银行卡,从提款机内取了两万块的零花钱,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

不过,他今晚真的没兴趣。

扣掉电话后,赵少也没介意,反正这种事在酒店中是经常存在的,也不稀奇。

很仔细的收起电脑,把帆布包放在衣柜里后,赵少正准备去洗手间方便,房门却被人敲响。

“谁?”赵少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房门刚被打开,赵少就觉得一股浓香扑来,接着一个人就挤了进来,直接扑在了他怀中,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翘起脚尖就把一张红嘴晨凑了上来。

赵少不喜欢太瘦的那种骨敢女人,色界前辈不是有这样一句明言嘛,叫骑瘦驴,干胖,太瘦的女人没手敢,雅上去隔的慌,没意思。

赵少一抬手,堵住了女孩子送过来的红晨,借势一推,把她推在了门板上。

女孩子半截脸被赵少右手按着,唔唔的叫着,抬手就去掰。

“啧啧,就你这小身板的,也好意思出来卖啊,真给娘子军团丢人!”赵少摇头叹息。

他诚然没有和这女孩子上坑的意思,但送上门来的豆腐不吃,那就是个傻比了。

“走吧,走吧,去别处碰碰运气吧,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下次再来时,养胖点再说!”赵少张开大手抓住女孩子的脖子,把她推了出去,“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

杨利雯今天很生气,和人飚车,竟然被逼得使出了绝杀,才侥幸赢得了胜利。

虽说对着开宝马的那家伙抖索小鸽子,晃花了他那双钛合金狗眼的事儿,这对她来说很正常,但她却觉得这是个耻辱,不可饶恕的耻辱!

尤其是看到鲁芳菲等人给她庆祝时,以往喝在嘴里很香甜的红酒,也像白开水那样没滋味。

鲁芳菲,和杨利雯一样,都是江南五中的‘高材生’,俩人的关系更是那种铁到死的死党。

不过,鲁芳菲的条件却比杨利雯好太多,她父亲盛敏超,传说就是江南地下的王者。

换言之,鲁芳菲就是江南的地下小公主,最不缺的就是金钱,杨利雯开的那辆红色现代小跑,就是她的。

当时,杨利雯在和开白色宝马的小子飚车之前,曾经兴奋的给鲁芳菲打过电话,说她终于遇到一傻到天真的傻比,要和她飚车了。

鲁芳菲闻言大喜,说会坐等‘红楼酒吧’等候她的凯旋,到时候开香槟为她庆祝。

等杨利雯一走进红楼酒吧,鲁芳菲就兴冲冲迎了上去,一个劲的埋怨自己没有和她‘并肩战斗’,并询问那个敢挑战姐们的家伙,死的到底有多惨。

以往时,杨利雯肯定会得意的吹嘘,她是怎么怎么甩掉对手几条街的。

但这次,她只是说差点让那小子跑到排水沟里后,就坐在沙发上喝闷酒了。

看出杨利雯表情有异后,鲁芳菲就赶紧询问怎么回事。

向陌生男人炫耀自己惨不任睹的本钱,在杨利雯、鲁芳菲等人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就像偶尔心血来潮,大家会并排着在超市洗手间站着方便那样……特么的都是浮云,小菜一碟而已。

所以呢,耐不住鲁芳菲等人的追问,杨利雯就把飚车的经过说了一遍。

“什么?卧槽,那小子竟然逼得你使出绝杀了?马蛋的,这是没把咱姐们放在眼里啊!”

鲁芳菲当即大怒,抬脚踏在案几上,怒气冲冲的问:“青莲,告诉姐,那小子是哪儿人?咱马上就去找他,让他给你磕头赔罪!咱姐们的小鸽子这么好吃么?瞧我不喊痞子来砍了傻比的!”

痞子,就是红楼酒吧的保安头头,是老板盛敏超手下的一员悍将,生平打架无数,却很少吃败仗。

杨利雯叹了口气:“唉,我也不知道那小子到底住在那儿,算了,江南这么大,去哪儿找他?喝酒,喝酒,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才对!”

鲁芳菲等人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又劝了杨利雯几句后,三五个叛逆孩子,就在酒吧内行乐了起来。

也活该赵少倒霉,他和刘烟红吃饭的那个饭馆,就在红楼酒吧的对过,恰好被杨利雯看到:“哎,小菲你来看,就是那小子!草,上午时还开着一白色宝马带着个大美妞,傍晚却和一美少妇开法拉利了哈。”

鲁芳菲跑过来:“嗯,真是他?”

杨利雯哼哼冷笑:“我会看错?”

“青莲,姐相信你的眼光!你就说,咱们该怎么整他吧。马蛋的,要不我让痞子现在就带人砍了他?”鲁芳菲提议。

杨利雯冷笑:“看了本姑娘的傲人本钱,该砍!可仅仅是砍了,还不能让本姑娘龙颜大悦!哼,得把他搞得身败名裂,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鲁芳菲摩拳擦掌:“那你说该怎么办,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只要你说出来,姐绝不含糊。”

杨利雯阴笑几声:“小菲,附耳过来,我有锦囊妙计,我们要这样……”

杨利雯所谓的锦囊妙计,无非就是老掉牙的仙人跳。

等她成功爬上赵少的坑后,鲁芳菲等干将再破门而入,来个人赃并获。

然后,把那小子送到派出所,让他身败名裂,不但工作丢了,女朋友飞了,还有可能会在局子里蹲两年。

对这种败类,可是一贯严厉打击的!

当然了,杨利雯也会受到牵扯的,不过她不在意,反正她是未成年人,再加上有鲁芳菲她老爸的金面,到时候顶多花钱请一顿,她就安然无恙了。

第13章 锦囊妙计

“没,没啥,就是觉得你特别搞笑。”

刘烟红抬手轻轻拍着凶膛,喘着气着问:“赵飞阳,你以为我真想保养你啊?”

就像个傻鸟似的,赵某人问:“难道假的?”

刘烟红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当然是假的!”

“那你前天晚上,这不是故意耍着我玩儿吗?”赵飞阳老脸一红,开始有些生气了。

“那可不是耍你。”刘烟红走到赵飞阳对面沙发上,坐下后翘起好看的二郎腿,很直白的说:“那晚,只是一次面试。”

“面试?”赵飞阳觉得脑袋开始变大。

刘烟红点头:“是啊,你还记得前天中午,你在写字楼发生的那些事吧?”

人家赵飞阳正值年少,前天发生的那一切,自然不会忘记。

稍微一琢磨,赵飞阳就明白了:“哦,我知道了,昨天在写字楼中的那个女总裁,还有那几个后来冲进去的混子,都是你安排好的,是面试的一个环节。”

刘烟红点了点头:“是的,都是面试。恭喜你,赵飞阳,你是这三个月来,第一个通过三层面试的人,你被梅山集团录取了。”

“谢谢,由衷的感谢。”赵飞阳愣了片刻,随即文雅的笑了笑,从沙发上站起来,就向门口走去。

看到赵飞阳爬起来就走后,刘烟红纳闷了:“哎,赵飞阳,你要去做什么?”

“当然是要来离开了!”赵飞阳右手抓住门把,转身看着刘烟红,一脸的正气凛然:“对不起,刘副总,虽说我通过了贵公司的面试。

但你们这种面试方式,却极大挫伤了我的自尊心!所以,我决定不做这份工作!也请你不要再挽留我了。再见!”

自以为已经把赵飞阳掌控在股掌之间的刘烟红,真没料到这厚脸皮的家伙刚才还想被她保养,但在她说出实情后,却又马上翻脸要走人。

“哎,赵飞阳,你给我站住。”刘烟红连忙站起来,解释道:“是你误会了,能不能听我解释?”

赵飞阳正要刺杀钱张根,好不容易才有接近他的机会,当然不会就这样走了。

刚才要走,只是拿抓一下,找回点自尊来罢了,看到刘烟红忙着挽留后,也就借坡下驴,淡淡的说:“那你说,我听着。记住,我的尊严是有限的。”

“我晓得,晓得,你先坐下。”看到赵飞阳回心转意后,刘烟红很高兴,亲自动手替他泡了一杯茶,又拿出了一盒大中华摆在了案几上。

喝着极品茉莉花,抽着大中华,赵飞阳洗耳恭听个中原因。

梅山集团董事长钱张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是江南国税局的副局长,因为眼光独到,意识到国家政策真正改变后,就毅然下海经商,经过十几年的打拼后,靠着丰厚的人脉,把梅山集团做到了现在的强大。

信奉上帝的人总是说,亲爱的主在给予你一些东西时,也会拿走你一些东西。

钱张根也许就应了这句俗话,他在事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和他相濡以沫的妻子,却早就在十几年前去世了,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

要说钱张根还真够狠,在女儿没有长大城人之前,竟然一直没有再找。

直到他女儿三年前大学毕业后,钱张根才和某位早就和他眉来眼去的女士,结为了秦锦之好。这位女士,就是刘烟红。

如果仅仅从表面来看的话,钱张根现在无疑是很幸福的,事业有成,又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小老婆。

他被总部员工称为‘冰山雪莲’的女儿,现在也成了集团总裁,不管是才能还是威信,都不在他之下,把诺大一个集团打理的是井井有条。

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钱张根现在的生活,可以说是非常完美。

但钱张根照样有他自己的苦恼,他那个到了中年才求来的宝贝女儿,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按说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可她好像对任何男人没那方面的感觉,并不止一次的表示,要做个单身贵族。

在刘烟红目前肚子没动静的情况下,钱张根膝下只有这么个宝贝女儿,如果她要是真做个单身贵族,一辈子不嫁不生娃的话,那么老李家不就绝后了吗?

怎么才能让女儿陷入爱河,做一个正常人,这件事让存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老封建思想的钱张根大伤脑筋,开始给她频频的介绍男朋友。

当然了,像钱张根这样的亿万富翁,他女儿要找男朋友,那自然得找相当优秀的了。可不管钱张根给他女儿介绍的男朋友,是多么的优秀,人家是一概不理。

为此,父女俩还闹僵了。钱张根狠吧,他那宝贝女儿更是个狠人。

一年前,父女俩为这个问题吵过一架后,钱大小姐一发狠搬离了钱家别墅,竟然连姓氏都改了,你不是逼着我嫁人吗?我还不跟着你姓了,怎么着吧!

至于老李会气成什么样,在这儿就不细说了,反正父女俩之间关系的缓和,还多亏了刘烟红。也正是刘烟红在父女俩之间穿针引线,老钱那闺女,才在今年春节后,来集团内担任了总裁职务。

经过这半年的缓和期后,父女俩的关系缓和了很多,老钱再次旧事重提:要求女儿给他找个乘龙快婿,他能早点抱孙子,毕竟今年六十一岁了,谁知道还能活多久……

可老钱那女儿就怪了,把她老子急成这样了,愣是不答应,竟然在一次争吵中,把她老子气的心脏病发作,差点去爬火葬场的烟筒。

也许是老钱那次的发病,让他女儿感到了一些愧疚吧,事后她找到了刘烟红,说出了一个让她老子安心的绝顶妙计:从社会上招聘一青年俊才,雇佣他来当她的男朋友,先把老钱哄高兴后再说……

说实在的,自从出身贫寒(来自南方一山区)的刘烟红嫁给钱张根后,钱家大小姐根本没有给过她好颜色。

无形之中,刘烟红就对她很忌惮,继而变的每次见她,就想方设法的讨好她,根本不敢违逆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