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千世之骑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8:41

千世之骑

千世之骑 木及并瓦 著

已完结 利文斯 总裁 百合 虐恋情深 空间

各族千百年的仇恨,唯有鲜血得以洗刷,作为名门之子的¬¬赤尼尔.洛兹背负着仇恨,以手中圣剑,纵横疆野,昭示属于自己的荣誉!在地之原上,人类不是唯一的主宰者,西域之海人鱼族

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章十三白耀花的葬礼

当赤尼尔骑士家族以及其他附属家族的骑士全部血洒疆场后,整个东部地区都充斥着一股压抑,葬礼很快就举行了,由二长老担任主持,大长老因为心力交瘁已经卧病在床。

整个家族皆是遍布缟素,一位位族人皆是身着白衣。家族之内的护卫驾着马车,每副棺盖上拓有一个十字架,浩浩荡荡的马车队伍运送着一副副木棺。

队伍的前方是一位身着白袍的青年,青年骑着白马,手执一面印有赤尼尔家族族徽的战旗,原本应是绿色的旗帜也被换成了白色,银色长剑在旗帜上并不是太过的明显。

面色冷漠的赤尼尔.洛兹缓步而前,一股淡淡的寒意在青年身上散发而开,队伍的两旁是护卫的士兵,此时的众多士兵沉默不语,队伍的最后方大多是族中的女子以及孩童这一类,很多的妻子失去了丈夫,很多的孩子失去了父亲,更多的母亲失去了儿子。

队伍的后方到处都是哽咽声和抽泣声,那位从帝都来的牧师一袭黑袍,胸前垂着一个极小的十字架,手中翻开着一本厚厚的圣经,金色的头发也是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明显,队伍一步步从内城走出,此时的街道上早已站满了属民,这些属民中不乏一些五六岁的孩子。他们也是同赤尼尔家族的孩子们一样失去了父亲和兄长。

整个街市的两旁到处都是人,她们都没用责备的目光看向队伍最前方的青年,她们都知道,他们的男人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死,而是为了人类的生存而战死的,而且是与人类世界中的赤尼尔一同出征,仅凭这一点就没有任何责怪的理由。

当队伍走到街道的中央时,一位约莫四五岁的小女孩跑到队伍的最前方,拦下了队伍。队伍前的牧师刚欲斥责,只见这小女孩越过牧师,将手里的一束白色野花递向洛兹,洛兹原本已经冷漠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柔和,随即弯身将小女孩抱了上来,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小女孩将花递给洛兹,随后乖巧的趴在洛兹的肩上喃喃道;“洛兹少爷,我哥哥他还会回来么?”

洛兹心中一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斗争了一番后,一把抱紧小女孩,微微道;“我不能骗你,你哥哥回不来了”小女孩鼻子一抽,眼眶随即便有着泪珠打转,有些抽噎的说道;“你骗我,你们都骗我,我只有一个哥哥。哥哥说他不会死的,他会回来照顾我的......”说着便是抽噎的更厉害了。

洛兹此时的心中突然升起一抹悲凉,想着这小女孩的哥哥随着自己的父亲一同战死沙场,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强笑着对着小女孩道;“你的哥哥和我父亲一起去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和平的,没有战争的世界。”小女孩懵懂的点了点头,轻声道;“洛兹少爷,什么是战争......”

洛兹一愣,摇了摇头道,“战争是不好的,黑夜的代名词。而你哥哥就是阳光的使者,我也想成为你哥哥那样的勇士,所以,我能成为你的哥哥吗?”小女孩浅笑着点了点头,“洛兹少...”洛兹笑着瞪了小女孩一眼,小女孩红着眼改口道;“洛兹......哥哥......”,左手小心的扶着小女孩,这只有些陌生的手掌第一次带给了小女孩一种和她哥哥一样的安全感。

那个牧师看了一眼洛兹,眼角泛起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这时两旁的属民中不断有着妇女孩童将白色的野花放在马车后的棺材上,悲凉的气氛在队伍中蔓延着。

白色的队伍缓缓走出城堡,向着赤尼尔家族的骑士墓地走去,赤尼尔家族的墓地在草地的另一端,白色的队伍在绿色的草地上格外的明显。此时的天空中一只苍鹰不知何时在队伍的前方盘旋,锐利的鹰眼明锐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队伍行进了大约两个小时,只见一个硕大的十字架缓缓出现在草地上,当队伍走过一片略微高耸的位置后。只见一个数米高的十字架突然的出现在众人眼睛,高耸的十字架似乎是用青玉石铸成,在多年的风吹日晒下竟然没有丝毫的破损。

在其之后是遍野的木制十字架,一些十字架已经被岁月消磨的只剩下一部分留在地表,木楔子几乎遍布这片区域,洛兹甚至不敢相信这里埋葬着赤尼尔家族世世代代战死的骑士,或许人生百年建功立业并不是最好的,最后与家族的先祖葬在一处或许更加的令人欣慰。仔细看去,才发觉这里似乎是由数十个不同的小区域组成,每一个小区域是那一届领主所属的骑士墓地,慢慢的,洛兹发觉有两片墓地的范围比边上的要大的多。

洛兹也是小声的问着二长老这两处墓地的情况,一旁的二长老也是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不了解。在墓地的一处偏角,三十余个长坑已于昨日连夜挖好,三十余具棺材缓缓放入长坑中,牧师走到长坑的前方,一把翻开手里的圣经。

这时,整个队伍包括洛兹皆是跪拜了下来。牧师一字一句的念着圣经上的语句;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

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上帝,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得胜。“说罢,牧师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随即将书盖在赤尼尔.腾木的棺材之上。

最后三十余副棺材缓缓沉入土中,一捧捧的泥土逐渐盖住了棺材,只有棺材上印有的银色十字剑依旧泛着光芒,最后连那一抹属于骑士的光芒都被尘土所覆。盖一个个崭新的十字架敲在棺前,这片沉寂数十年的家族墓地又有了一批骑士被埋葬,先辈的英灵长眠于此,此时此刻或许有无数的话要向后背询问,这些后辈中也包括了这一届的赤尼尔家族族长,赤尼尔.腾木。

第2章 章一章之启示

地之原界形成万千载,生命轮回,周而复始。

在生命进程的某一刻,灵智突开,短短千年,万族林立。

这里…是哪?,眼前的一切显得古老宁静,看不真切的眼前和踩不实的地面,并不明亮的天空更像是笼罩在一片朦胧里。

广袤的平原尽头,一座高出地面近千米的巨山山顶,升起了徐徐白烟,下一刻,一道绚烂赤芒毫无征兆的撞碎万顷巨石,冲天而起。

百里之外犹见一道笔直天陨逆行刺空,清啸龙吟划破寂静天空,声震百里。隆隆天雷响彻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仿佛在宣誓着世界的主宰。

“是…巨龙?”一道身影伫立在一座孤立的山崖上,看着那道赤芒掠空而来。

刺目的火光在空中逐渐消散,露出那黑色的龙形十字。

一声包涵愤怒的龙啸跨过万米之距,扑面而来,似乎在对这个站着的生物咆哮:为何不跪。

看了一眼一直按在身前的长剑,身体不知何时隐现一副黑红两色的盔甲,一切显得那么的自然,仿佛一直存在。

愤怒的巨龙破空而来,转瞬即至身前,整座山崖不断有石块碎落,显得脆弱不堪。

这道身影微微颤抖,若不是按着剑,恐怕早就腿软瘫倒了,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没有骑士能做到屠龙,前后数百年从来没有。

“自古至今,我赤尼尔家族从不…畏敌退缩!”话音刚落。天崩地裂,平原塌陷露出炽热的熔浆,一声巨响之后,那座飞出了巨龙的山巅突然射出一道熔岩,随后连绵的群山化为了一座座火山,原本就朦胧的天空越加灰暗。

巨龙越来越近,那充满蔑视的龙目里,已经倒映出了自己的身影。

“绝不…畏敌……”

巨龙再次张开嘴,一道烈火龙息呼啸着吞噬了整个山崖。

……

“荷莫!荷莫!”床榻上,一位青年突然睁开眼睛,额角是细密的汗珠,口中呼唤着一个名字。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者急匆匆的小跑了进来,连声道:少爷我来了。

老者年逾五十,慢慢的扶起床榻上的青年,连忙安慰:“洛兹少爷莫怕,做梦而已,做梦而已。”

青年疲累的捏了捏眉心,默然道:做梦吗,为什么又是这种梦。

“我去给您打点水”

洛兹点了点头,慢慢平复着起伏的心绪。

片刻之后,老者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洛兹已经站了起来,接过递来的毛巾,擦拭了一下滚烫的额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突然问道:“父亲大人在哪。”

“今天有帝都来的客人,领主大人现在应该在主事大殿内。”荷莫轻声回答道。说着,心有灵犀的将一件长衣披在洛兹身上,提醒道:今天家族大事,少爷有必要去主事大殿露个脸。

“好。”

洛兹系紧腰封,扯了扯衣角,快步走出了卧室。

荷莫整理床榻时,看了一眼被子下抓撕裂的布单,目光凝重。

走在城堡石廊里,丝丝冷风刺入肌肤,洛兹不由的松了松双手,这座古老的城堡,有时候给人一种沉重的阴冷感。

绕过长长的石廊,洛兹停在了石廊的尽头,在这面墙靠下的位置有一道极浅的划痕,那是幼时在这里和母亲一起留下的,那个很早就去世的女人,在洛兹的记忆里是那么的和蔼美丽,虽然已经记不清模样,但是这是为数不多的,那个女人留在世间的痕迹。

“洛兹啊,终有一天你也会和你父亲一样,长的高高的。”

“嗯,到时候母亲就摸不到我的头了!”

洛兹慢慢蹲了下来,指腹摩挲着这道痕迹,轻声道:母亲,我二十了,已经和父亲一样高了。洛兹内心并不太过难受,只是自言自语的时候,眼中有些难以掩饰的落寞。

洛兹起身,离去。

凯生城的主事大殿内,面对排着六十张椅子,右边位置全满,甚至还有一些人不得不站着,另一侧只有一坐一站两个人,人数差别极大,气势上却遥遥相持。

右侧是赤尼尔家族的正在本家的所有铁甲卫士,坐在所有人前面的三人是家族内德高望重的长老。

而在对面位置上的是来自帝都的一位圣法师和一位骑士,前者是帝国名声显赫的四大法师之一,名号圣光,在帝国的地位之高,不亚于赤尼尔领主。另一位则是负责护卫的则是被称为铁十字骑士的摩尔在大门正对的王座上,一道魁梧的身影正襟危坐,一头黑发直垂后颈,目光平和的望着下方的众人,坚毅的双眸隐隐透着俾睨的威严,无论何时都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度。他,就是赤尼尔的领主,一个不过四十多岁的,却经历了近三十年战争的骑士¬¬——赤尼尔.腾木摩尔偷偷看看了一眼王座上的腾木,与后者目光相触的那一刻,摩尔心头一跳,犹如被一柄利剑穿胸,后背瞬即一冷,立刻就别过头,不敢再冒犯。

圣光法师的一句话打破了大殿内许久的沉寂,甚至让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诸位,可还记得魔族?”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赤尼尔一方的三位长老中,位居右侧的一位突然开口道:“魔族早在数百年前的圣骑时代就灭绝了。”

圣光法师面无表情,拿着法杖轻轻的点了点地面,一道无形的晶质屏幕突然闪现在众人头顶,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去。

吱呀一声,大殿的木门突然被打开,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父亲大人!”

不少人扭头看去,只见洛兹站在门口,不少人这才重新看向滕木。

腾木浅然一笑,招了招手,说了句坐下吧。

洛兹在跨进门槛的那一刻,感受到了一道无形的目光扫了过来,洛兹微微抬目,看向了那并没有转头过来圣光长老。

圣光法师再次点了点法杖,大殿中央重新出现一个巨大型空间,洛兹缓缓坐在了三位长老的身后,抬头看向玄奥的型空间内。

型空间内:一座依山而建的要塞上,数千全副武装的战士站在墙垛之后,即使隔着画面,洛兹都感受到了大战一触即发的紧张感。在要塞之前弥漫的浓郁黑雾中,隐隐出现了绰绰人影,不可计数。

画面突然一转,出现了许多荒芜的村落,最后型空间突然消失,所有画面全部中断。看完之后几位长老欲言又止。

圣光法师有些无奈的说道:“诸位请相信这些片段的真实性,那座要塞位处帝都东北,位置险要。帝国已有骑士团前往调查,如今各大家族都已经派遣了各自的家族子弟前往帝都协助。

洛兹眉头微皱,心中一凛:无论何事都不应该需要众多家族共赴帝都,显然失态的严重性远比表面上来的更甚。

摩尔这时突然开口道:腾木领主,陛下的意思是四大骑士家族和七家族共同派族中弟子赶赴帝都,请大人明白。

在场的几位,都心思老辣之至,无一不是从乱世争斗之中活下来的,细细推测就能大致明白其中要害。三位长老互相交换了眼神,然后几乎是同时看向王座上的腾木。

此时的腾木右手抵着下巴,面露浅笑,缓声道:陛下是要我赤尼尔如何行事。

这时一个坐在洛兹右前侧的长老,突然站起来,声音高亮,说道:我赤尼尔乃煌煌大族,数百年前有先辈能屠灭魔族,今日若有魔族,亦屠之。

话音一落,那些铁甲卫士们纷纷挥拳,齐声高吼三声:赤尼尔!赤尼尔!赤尼尔!

腾木缓缓站起,走到大厅正中,面向了圣光法师和摩尔,轻声道:赤尼尔族风如此,两位不要介意。

圣光法师毫不在意,自己所属的法师一脉从来都观望帝国四大骑士家族,彼此向来都无干涉。但是身旁的摩尔却心头猛颤,暗自说道,这哪里是族风,这是明显的桀骜不驯,已经自负到无视帝国将来大战的程度了。东境风气剽蛮,果然如此啊。

“有些事我希望两位能明白,无论有没有魔族出现,赤尼尔永远效忠帝国,请记住是永远。”腾木说这话的时候很和蔼,就像一个普通的农夫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但越是这样,摩尔的心就越是紧张,不由自主的抱拳,说了句:“我明白。”

腾木突然问道:要我派几个人去帝都。

“人不必多,但务必要精,四五人即可前往帝都。”圣光法师沉着嗓音,字句有利的说到。腾木看了一眼前者,又扫了一眼洛兹,回答:“知道了。”

“都退下吧,洛兹你留一下。”

大殿内的人很快退去,只留下空空荡荡的椅子,显得格外安静。

洛兹走到腾木身前,轻轻喊了声父亲。只见父亲咧嘴一笑,不轻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道:走,去看看老祖。

凯生城的深处,一间朴素典雅的房间里,端坐着一位白发的老者。老者身前坐着两个人,腾木和洛兹。

“老祖,外族初现争端,当如何!”

老者一身洁白,白发苍苍,眉宇之间并没有太多暮气,双目狭长,目光流转间,依旧透露着深邃的,隐藏在眼眸深处的睿智。

老者拂了拂手,轻声道:战起,难休矣。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