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兄弟一起上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8:49

兄弟一起上

兄弟一起上 1986年降落 著

已完结 谢天宇 宠婚 古言 言情 轮回重生

这是一段半真半假的回忆,这里没有超能力,也没有YY和穿越,我只是给你们讲一个故事,记录那些年,一起玩耍过的兄弟朋友,以及那一段难以磨灭的时光……

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找上门来的教训

刚说完,正好刘金和谭大伟从厕所抽完烟走了过来,谢天宇再一次冲李娜坏笑了一下,然后又朝刘金和谭大伟挥了挥手,潇洒的说:“走,上课去。”

看着谢天宇他们渐渐走远,李娜待在原地缓不过神来,刚开始她以为谢天宇要发火,可是没想到谢天宇竟然告诉了她实情。忽然她僵直的脸瞬间咯咯的笑了出来,她的眼睛里仿佛看见了一大堆可以供她吃一个月的免费零食了……

有了李娜和其他几个好事的女同学的传播,谢天宇找人复|仇高三那两个体育生的事儿瞬间传遍了高二六班,当然也开始渐渐的向其他班级传去。

谭大伟埋怨谢天宇一时冲动,对李娜说出了事情,这样万一被开除怎么办。谢天宇却很镇静,其实,他当初选择告诉李娜实情时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反正这只是同学间的传播,可靠性并不是很高,老师即便相信学生之间的谣言,可并没有当时在场的证据,所以,他相当的镇静。

自从看那天完整的看了一部《古惑仔》之后,谢天宇觉得自己应该像个真男人一样了,做的事儿就敢去承担,就算天塌下来,自己也不要晃,冷静对待,果断处理。可以说,《古惑仔》这部电影,让谢天宇像是经历了一场思想上的洗礼,也是他日后逐渐成熟的一部启蒙电影。

这些天上课谢天宇老是感觉不对,因为班级里的同学都对她很客气,不论男女,尤其是男同学,有事没事就叫着谢天宇去厕所抽烟,而且把一整盒的烟都往他的口袋里装,显得尤其大方。

一开始他自己并没有发觉是什么原因,后来刘金拍着谢天宇的肩膀说:“小子,你现在厉害大了,你看,都有人开始讨好你了,你冒着被开除的风险把找社会上的人来打人这件事说出去,知名度打开了,就为了收几盒烟,哈哈。”

刘金这么一说,谢天宇恍然大悟,他一下明白了为什么班级里的人都对他这么客气,原来是想巴结他,尤其是那几个调皮的学生。

这天,晚自习还没有下课,谢天宇又揣起烟起身走了出去,身后是整个班级绝大多数人的眼光注视。

刚撒完尿,班级里另外几个同学就跟着进来了。

“来来,抽我的,八喜。”说话并递给谢天宇烟的这个叫钟明明,胖乎乎的,是他们班里最胖的了。

另外两个一个叫魏勇,另一个叫徐华,都是班里的垃圾生。学习不好,但是不怎么惹事。

钟明明给谢天宇点上烟后,又分给徐华和魏勇一人一根儿,但是并没有给他俩点上。

谢天宇有些受不了这种待遇,之前抽烟都是自己来,抽自己的,而现在却抽着别人的好烟,还得别人给点上。

他抽了两口八喜烟,说了句:“这高档烟跟低档的就是不一样。”说完,另外三个人就跟着哈哈的傻乐。

“咱班里一下出来4个,待会儿曲振飞回去一看少了这么多人,肯定得疯狂。”谢天宇站在厕所门口边上一点,往外看了看,然后对其他三个人说。

钟明明胖乎乎的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说:“疯不疯的呢,管咱什么事儿。”

“他女儿发烧打针去了,我晚上吃饭时看见他跟他媳妇儿抱着儿子往学校外面走呢,听那伙房大叔说曲振飞女儿发烧去医院啦。”说话的是徐华,徐华之前在东北待过几年,高中后又转学回来,所以说话时总是带着东北味。

四个人正抽着烟谈天说地呢,这时从厕所另外一个门口走进来3、4个人(男厕所跟女厕所一样,各有左右两个门可以进),为首的一个前面头发挺长,盖住了眼睛,后面的却很短。这帮人正是高二体育班的,平常除了训练就是训练,上课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有或无都非常扯淡的东西。

这帮人进来后就一人点上一根儿烟,谁都没有说话。谢天宇并没有太注意他们,以为他们也是来抽颗烟上个厕所的,所以又继续跟自己班里的同学聊了起来。

“谁叫谢天宇。”忽然对面那个头发遮住眼睛的男生往前走了几步,后面那几个紧跟在后面。这个厕所总共也就是有15米的长度,他们这么往前走了几步,离谢天宇这几个人还有5、6米的长度。

谢天宇先是一愣,心想自己经常跑这儿抽烟,还没人找过呢,今天这些人找自己干嘛呢。于是,他抽了口烟,也往前走了两步,说:“我是,怎么了?”

看见谢天宇往前走了两步后,钟明明、徐华、魏勇也跟着本能的往前挪了挪,站在了离谢天宇不到一米的身后。

“你就是啊,咱高二级部的现在就属你最厉害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长头发一脸坏笑,往外吐烟雾的时候还歪着脑袋,一看就是找茬的样子。

谢天宇没想到找人打高三的那俩人的事情传的这么快,肯定是李娜和打赌的几个女生传出去的,加上班级里的男生对自己都那么客气,难免有眼红的。在学校里就是这样,好事没有人找你,坏事不用宣传便会有人找上门。尤其是对于那些不正经学习,只想当老大教训不服气的学生的人来说,谁厉害就得找谁的事儿,看谁不服气也得教训一下。眼下,谢天宇正是成为了这种被人教训的学生。

既来之则安之,他不想跟这帮人计较,毕竟人家又没有骂自己打自己,于是呵呵的笑了笑,说:“哪里,那都是班里同学们造的谣,胡说八道。”说完,把抽完的烟屁股扔进了粪池里。

“造谣也得有个依据啊,你就是太得瑟了,狂厉害了,要不谁没事蛋疼闲的给你造谣啊,对不对。”长头发的突然话锋一转,像是一个长者在教育一个不起眼的小孩子。

后面还有一个人跟着说了句:“狂个毛,揍轻了。”

谢天宇听出他们这帮人的意思来了,当然,自己心里的怒火也开始燃烧了起来。“狂不狂,跟你们没有关系,你是来教训我吗?这个,用不着吧。”

虽然心里非常的气愤,但他说起话来还是相当的随和和淡静。

他说这句话也着实把这长头发气的不轻,把还没抽完的烟一捏,就踩在了脚下。“我叫杨城,二班的,你好好记住我这个名字,在高二你还得听我的。”长头发凶狠的眼神注视着谢天宇,谢天宇也照样回应着他。

这时,下课铃响了,长头发一挥手,领着这帮人从谢天宇身边走了过去。

这帮人走后,谢天宇随口说了句:“一帮傻X,装什么。”

“对,都高二的,有啥好装的,不行咱就削他宇哥。”说这话的是徐华,东北待过的脾气就是大,说话也冲。徐华其实在东北就是老跟同学打架,后来初中最后一年把人打成脑震荡被学校开除了,然后辗转到四中来读高中,刚来还挺收敛,毕竟人生地不熟。不过,他这话最后加了个宇哥,这让谢天宇听起来感觉莫名的温暖和感动,同时在心理又萌芽出了一种责任感,一种想做老大,对自己的弟兄负责的责任感。

“就是,得瑟个什么,装X。”钟明明跟魏勇也跟着附和道,这两人属于外形长得很邪恶,体型虎背熊腰,但是性格却接近女性,不急不慢,以柔克刚,除非哪天把他逼急了他才能爆发小宇宙。

谢天宇没有说话,眼睛盯着天空,此时他视线里所看到的的不是夜幕和斑斑点点的繁星,而是一种关于未来的构思图案,一种能让他持之以恒的未来憧憬。

第28章 你怎么这么狂

丁光宏领着几个同班的学生,后面跟着苏杰和跟他一起挨揍的同学一起来到了高二6班的教室里。此时正是课间休息,教室里一片闹闹哄哄、扬锣捣鼓。这帮人涌进来后,教室里一时安静了不少。

苏杰站到前面环视教室一圈,然后眼睛放光的指着最后排的谢天宇对丁光宏说道:“宏哥,看清没,就那傻X。”

丁光宏一进到教室里面对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忽然有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自豪感。以往他每次替人出头平事儿的时候,走进高一或者高二的教室里时都有这种感觉,也正是这种以大欺小的感觉,能让他底气十足。

丁光宏背负着教室里几十双眼睛的重担,带着身后的兄弟们走到谢天宇面前,眼睛瞪大,表情不怎么凶狠,却有些阴阳怪气的问道:“你就是谢天宇?我兄弟刚才是被你打的?”

在丁光宏他们没来之前,谢天宇正倚在后墙上跟徐华悠哉的下着军旗,徐华的一个师长被谢天宇的炸弹给炸掉了。即便他们进来教室被谢天宇瞧见时,谢天宇也只是看了一眼,没在搭理,照样走着手里的棋子,完全不顾。

此刻谢天宇头也不抬,眼睛盯着棋子嘴巴蹦出两个字:“是我。”对这帮人是视若无睹。

谭大伟和刘金兄弟几个本想准备抄家伙,但看到谢天宇依然镇定自若的下着军旗,便也按兵不动,坐在自己的位置等候时机。

“你怎么这么狂。”丁光宏显然对谢天宇的回答相当来气,架还没打,气势就已经沦落下风,所以他一把拽起桌子上的军旗纸盘摔在了地上,满脸怒气。

整间教室的喧哗声刹那间尘埃落定,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后头这边。虽说这种发生在自己班级打架的场面他们已经看过几次了,但是身在其中,眼神和猎奇心总会很难转移。

谢天宇没有像大家意料当中那样火冒三丈,立即反击。相反,其余弟兄几个却已站起来,列好架势准备开打。

“我不认识你,你也别多管闲事,把棋子给我捡起来。”谢天宇目光如剑的盯着丁光宏,说话声却不合时宜,显得温文尔雅。

丁光宏心里也犯嘀咕,他以为扔掉棋子谢天宇会沉不住气立即开打,这也是他没有直接打谢天宇的原因。他想拿地上的这些棋子作为投石问路,看看谢天宇这帮人倒地是什么货色。而现在谢天宇只是站在他的面前让他捡棋子,并且说话声很客气,所以他认定高二的这帮孩子也就是吃软怕硬的怂货,没有挑战性可言。

“拣个毛线。”丁光宏一时士气大增,抬手便朝谢天宇打去。

“关门,抄家伙。”就在丁光宏的手掌距离谢天宇的脸有几公分之时,谢天宇怒吼一句,同时身子迅速微微倾斜哈腰,一脚踢在了丁光宏的腹部。

丁光宏本来就没有防备,被谢天宇这一脚踹的一个趔趄,被站在后面准备动手的苏杰扶住。

“宏哥,打他们。”苏杰挥舞着胳膊,不知死活的冲上前去。

教室的过道相当拥挤,后面几个课桌已经被无辜的搞得七歪八扭的,课本试卷落地狼藉一片。

打架这种事,讲究一个气势,或者人多势众。技巧的成分并不太多,关键在于勇和狠。

谢天宇这弟兄7个,隔三差五打一次架,早已游刃有余。虽说在这方便不是天赋异禀,但是再粗的铁棒子耐不住天天打磨,况且个个又是心高气傲、意气用事的年纪。

教室的门早已关的结实的,并且张鑫站在门外守着,任何人出不去、进不来。

屋外走廊里是课间休息的同学们喧哗跑动的声音,屋内是10几个人一起无套路的群架的声音。互不干扰。

同学们都挺自觉,几乎都乖乖的站到前面讲台处,又一次安静的看着这场由谢天宇给大家带来的暴力大戏。

周梦然两只手放在脸上,皱着眉头,咬着手指一脸的担惊受怕。她的眼睛一次也没有从谢天宇身上离开过,即便眨眼,她都觉得是耽误时间。虽然谢天宇目前还没有挂彩,但是她同样是揪心的很。

“没事总打什么架呀!臭坏蛋,不爱上学你就睡觉啊,不爱睡觉你就去厕所抽烟呀!啧啧,呸呸,抽烟不行。反正总之是不能惹事打架嘛,真是吃饱充的,打坏身子怎么办?超级傻瓜臭坏蛋。”周梦然在心里把谢天宇责骂了一通,脸蛋都气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