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天玉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9:22

天玉

天玉 小致 著

已完结 谢无纪 婚姻爱情 情有独钟 贵族 古言

我叫谢无纪,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却要和和尚一样不碰女人,你做的到吗?你碰一个女人,你所谓的未婚妻就会杀一个。你会怎么做。当你的未婚妻不让你碰你会怎么做?谁能告

精彩章节试读:

第30章苦练

看着这比我高一点的木桩。我一拳就能打碎的木桩。我笑了,没想到我竟然被这木桩给打败了。看来不能小看任何一件事。轻身上去。丹田之内灵力暴动,运转功法。

“啊!”我直接从木桩上掉了下来,脚下木桩也已经毁了。而且还撞断了一根。身上又加了两百斤。怎么会事,没出错啊!为什么,我已经想的很周到了,我仔细回忆到刚才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

半天后才明白过来,看向了师傅“不能在一根木桩上待太久。不然木桩就会毁了。”我听后有种想哭的感觉。现在肩上可是3400斤重的东西,想要不掉下来这能做的到吗?而且还要有精力去练这步法啊?

抱怨归抱怨,起来继续的动作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我知道自己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落了别人不小的距离。总是放慢动作以防桩给毁了。可是虽说放慢了动作,整体却快了不少。不过还是有桩给毁了。

动作慢到一定的速度时。渐渐的进入了一种神奇的境界。动作一刻也不停。然而却一点力气也没用。非常的空灵,玄妙。像是在神游太虚。身体融入了大自然之中。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和谐。

当我走完几遍后。自动的下来,看着师父。他笑了几声。“没想到你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大成,找到平衡点,并加以应用,过来。”当我走过去之后。

师父一下子将剩下的几根桩都给摧毁。我后面的包袱一下增加到六千四百斤。我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我正准备起时。师父将那茶水泼到包袱上。我看到它消失在我的眼前。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包袱为什么不见了,我身上为什么我一点轻松的感觉也没有。”我看着这一切神奇的一切,一阵的困惑。这是什么手段啊?“它没有消失,只是变成了一件透明的外衣。“什么?…难道…”我还没说完师父便开口道“没错,你昨天的包袱也变成了你的外衣,现在你的身上有一万斤的负重。”

“什么!一万斤,这怎么可能,我竟然还能再站起来。”我还没有从惊奇之中回过神来,师父就开口说到。

“记住不到万不得以不能将这负重去掉。要每天带着它。而且,你要将你所修炼过的东西全部从新修炼。用来巩固基础。今天就到这吧!你去池塘里泡一晚上。”

虽说可以休息,可是我还有四条灵力元素的经脉没有加强,那里睡的着。在确定周围没有人时将火元素灵力彻底的隔绝。只用木灵力来支撑,刚切换完毕。我就趴在了地上,苦苦挣扎着站起来,按照考验的顺序再来一变。

经过三个时辰自我折磨,终于,可以。扎一个时辰的马步了。还有一个时辰,直接泡在了池潭。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池潭里面的灵力很充裕。进入到肉体之中。可是我却没有吸收到丹田之中,还是要把基础打好。

第二天,在去教室的路上,又碰到那一群人。他们看到我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来。可是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轻松的躲了过去。我在躲过时一把刀出现在我的手中,向着一人的脑袋刺去。这时我又想起了师父的话。不能出手,立刻收手

可是好像没有不让我出口,还是气气他们算了。

“大猪头!每天打我你不累啊?还是你媳妇跟别人跑了。”那带头的转过身来。怒视着我。“你敢骂我!我杀了你。”拿出兵器就向我挥舞,我每躲一下就在他的耳边说一句“猪头快点。”这一句话没有一个人听见。

在躲的过成中手在地上摸了一下。在他的要害的地方抹了一下。几分钟都没打中我一下,而他却满身污点。

我直接向教室冲去“下次再陪你玩”。悠闲的听着师父说的基础道理,好像,每天就是给我讲的。有不会的不明白的,我还没问师父就直接给我讲。唯一遗憾的是老师没有或不会讲灵魂之力的基础修炼。

下了课总有人拦我的路,可惜没有时间搭理他们,还是修炼重要。估计这宗派没几个人认识我。这正是我所想要的,低调一点,才活的长一点,有时间装逼还不如加强自己。回到山洞,师父早在那等我,同样又增加了负重。可是,这些在修炼后就会脱下来。

“上木桩!”看着师父的表情我就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乖乖的上去,走着踏雪无痕的步伐。可是一根根木头向我袭来。我连忙躲避。整整一个下午四个时辰,在躲避之中度过。不知道我摔下去几次,也不知道,身上的负重加到了几斤。我的动作仿佛已经不受我控制,只是下意思的动作。

我已经累到,没有精力去想什么时候停止,什么时候我才能过关,我在练成后怎么怎么样。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等到了完毕时,我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机械性的进入池中,待了半个时辰。这才有了其他的想法。用神识检查了一下方圆一百米后就马上进行木灵力的修炼。灵力浑厚度早就达标,只是一些经脉的加强和扩张。

在进行了三个时辰的修炼已然可以在木桩上行走自如。没有一丝难度,留下了半个时辰。泡在了池潭之中。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中每天都在紧张的修炼之中,没有一天能够停下来。身体内所有的经脉都经过了强化,丹田里的灵力也早达到了顶峰,只不过谢无纪在每时每刻都在压制着灵力,不让其突破。一直在丹田之中凝实。

“怎么样了”正在修炼中的我被师父的一句话给打乱。“师父,有突破的冲动,我都快抑制不住了。”“那就突破吧!记得别贪多,突破一阶就可以了。”“是”我在一边盘膝坐下放松了对丹田灵力的控制。

灵力直接爆涌突破了一层薄膜,达到了武师三阶。可是灵力的暴动还是没有停止直接向着第四层而去。我马上抑制,整整一刻钟,他们才停了下来。

我睁开了眼睛,看着师父笑了笑。师父脸上也全是笑容。很是欣慰。“没有想到,你在三个月内完成了本该一年才有的效果,比我预料的要强上三四倍。基本知识你也掌握了一半。基础巩固也达到了三成。”

“很好,我这有一个任务,你去完成一下。是和四个人一起完成,本来该两个月后给你安排的,不过——你的进步出乎了我的预料。所以提前了,明天早上去任务殿。有人会在那等着你。就当为这三个月的训练,好好的放松一下。

记得你只有三次出手的机会,还有不能杀人。无论如何,无论是谁,不能伤他性命。好好准备吧!”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离去了。来到这里我还没有接过任务。也没有去过其他地方。终于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又开始了每晚上的修炼,火元素外其他的元素修炼总是不如意,没有火元素得心应手。可是我总是在不停的努力,可这里是烈焰宗,是火源素修炼者的殿堂。这里都是火元素修炼者,还没有其它元素修炼者,我已经算是个特例了。

在这里根本不能修炼其它元素。如果没有这山洞,估计我在烈焰宗根本不会修炼其他元素灵力。如果说灵魂之力可能被人发现,那其他元素灵力一定会被别人发现。

第31章出发

阳光刺眼,不得已从池子里走了出来。申了一个懒腰。换了一身干净干燥的服装。慢悠悠的到了任务殿。这可是我的第一个假期。当我走进去时。一个人也没有,我非常的疑惑。“难道我来早了吗?喂有没有人,我来作任务的!”

“你叫谢无纪吗?”呐!谁叫我,声音还挺美的。一回头就看到惊奇的一幕。一张非常漂亮的脸出现在眼前,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你谁啊?你走路没声音吗?”。

“你先回答我你是不是谢无纪!”“是…”啊还没说出口,手中一阵柔软。一只柔软的小手却奇迹般的将我托着跑,一路跑到宗派的门口。我正想抱怨,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怎么这么慢?”一个帅小伙问道,可是在我看来他更像吼。

杀机,一股杀机在那帅小伙的眼里一闪而过。而他的眼一直盯着的是——我的手。我意识到后赶快将和那美女拉着的手松开。“拉你怎么了。还害羞了,我还没说什么呢?差点将我给拉倒。”那女的抱怨道。“梅儿矜持点,啥时候才能长大啊?”有一个站在树上的人跳了出来。

梅儿还没有反驳一句,就被一个人的话语给压了下去。“快赶路吧!不然天黑就没住的地方了”他直接向前跑去。高手!我竟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我立刻回头,看到他的脸,一时空气中的温度都降了下来。好冷酷的人啊!“走拉”,她又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向前走去。

我还没有从自己的思想中出来,就又被强行拉走。我们都在追赶着前面的人。梅梅回过头来。“你好,我叫柳梅,柳树的柳,梅花的梅。我们前面的是我哥柳林!再前面的是冯松。最前面的是天浩。我们都叫他天哥。你呢?”

“我叫谢无纪,第一次做任务,请多指教!”看着微笑着的小美女,总是赏心悦目。“你是新人啊?那你以后就跟着我们吧!这样我就有弟弟了。”我一阵一惑。“额!什么情况!”我只知道作任务,可不知道要认姐姐啊!”

“什么?你是谢无纪!”天浩一下只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认识王炎对吧!”他急切的说道。“呐!”我点了点头。“你这个兄弟我认定了,我叫天浩,四阶弟子第四名。”我正想说话,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天哥认识他?”冯松说道。“他就是王炎指名要杀的人。不过一开始几天都找不到他,后来,有他手下找他,听说只有第一次占了点便宜,之后几十个人连他的衣服都没有碰到”

“什么?这么厉害。”冯松惊讶了望着我,“那岂不是我又是最小的了。”柳梅低着头说道。听着天浩的话语,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疑惑,我有那么出名吗?我可是一直走低调路线。

“也不是啊!第一次之后我就炼了一门步法,所以他们抓不到了罢了。”我笑着说道。

“天哥,时辰不早了,快赶路吧!”柳林对天浩说道。因为天哥突然的回头,整个队伍都慢了下来。“好吧!走”天哥的听道柳林的话,停顿了一秒。速度一下子加快了起来,我看了一下天哥,心里暗笑了一声。便追了上去。一开始还能追上,可是他看了一眼我们,又开始加速,我笑了一声,这是要看我速度啊!

我没有加速,只是和柳梅保持水平。没有管天哥到那了,他们一定有联系的方式。我不想为了一时意气暴露我的实力。强行了一天。终于到了一个破庙里。当我们到时,天哥已经开始修炼了。而其他的人,全部都气喘吁吁,在地上修息。看到天哥的余光扫向了我。我立马意识到了我的不合群。我向着外面走去。

“我去捡点柴!你们先修息一会”,当我走出门时,天哥睁开了眼,瞪了我一眼。我找了一处地方,捡了点柴,顺便打了一只野兽,回来后,看到他们围成了一圈,中间放着地图。

我点起火就开始烤肉。不管他们在干什么,因为我的任务只是“玩”,其他的都是次要。可是上天不如愿。

“谢无纪,你也过来看看,我们商量一下,别到了之后被暗算。”我将肉架好就踌了过去。我刚坐下去就有人问到。“对了,无纪兄弟,你擅长什么?我好作安排”这时五个人全都看向了我。

“逃跑!”我正言到,一下子,除天哥外都笑了起来。可是我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这次下山只能动三次手,还是不要参加他们的行动为好,以免坏了他们的计划。

“咳咳,都别笑了,无纪兄弟只有三阶武师能力,我本来也是安排他接应我们就好。不必参与过多。就照原计划,冯松吸引敌人,柳林,柳梅绕后我收场。无纪兄弟善后和警戒。”

“没问题的话就先就尝下无纪兄弟的手艺。”天哥将地图卷起来。收好后。就用刀子开始割肉,“不错啊!以后的饭就由你负责了。”柳梅满口的油,嘴里还在嚼着肉。动作比谁都快。生怕被人抢了似的。

“是啊!和你弄得食物来相比,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有了谢兄弟,就不用吃你做的饭了,做任务也可以像旅游一样了。”柳林看着柳梅笑了笑说道。

“可是我做的要比你的好的多,哼!”柳梅压下头,仿佛很生气,可是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一点停止。

“哈哈哈哈……”都笑了起来。本来非常和谐的气氛被一道不和谐的噪音打破。

“不知道谢兄弟家是哪里的?”冯松笑了一声看着我,看着他的笑容总感觉不舒服。我那得罪他了吗?为什么要真对我呢?

“我的家在北边的一个小镇里,父母都是普通人。”我刚说完。冯松就插道。“我家在皇都里,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我,咱们这关系我一定帮你。我们家靠的是林家,在天缘大陆还没有人敢惹我。”

“那谢谢冯兄弟了。”我想了想才想起来林家只有一个小队长姓冯。每天跟着林家三公子吆五喝六,可是没少欺负林辰,没想到在这还能碰到和他有关系的人。还是一个德行。

我将剩下的烤肉收好后。“无纪,来这里睡,晚上我可以保护你。”我惊呆了,还有这享受,“梅梅!矜持点,你是女孩子,还没嫁人呢!”柳林对着柳梅训到。”“是啊!梅梅,你哥说的没错!”冯松应声到。

“要你管!我就是想和谢无纪呆在一起。哼!大不了以后嫁给他好了。有什么关系。”“额!”没想到我不说话也中枪。我有那么人厌吗?“我去外面修炼,顺便望风好了。”我出去后才清净了许多,看着这满满黑夜。

爬到屋顶上。开始修炼了起来,源源不断的灵力进入身体,在丹田之中不断的压缩,紫色的灵力不断的压缩,凝实,渐渐的已然变成了暗紫色。身体内每一处灵力浑厚程度都有寻常三阶武者的两倍到三倍之多。

每增加一丝灵力都有着突破第四阶武者的可能。可是就缺一点一点的情况,我一直在控制着。在我周围没有一丝灵力外泄,全部内敛,收放自如,而且成暗紫色,在这漆黑的夜里,根本看不到屋顶上有人。

谢无纪被紫色灵力包围,隐身在了这无边无际,又没月光,星辰的夜里。独自修炼,灵力也是一丝丝加强,虽然缓慢却有着修炼者应有的速度,但是灵力厚实度却很高。

“谁?”谢无纪一下子停止了修炼。看着后方。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