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剑域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9:45

剑域

剑域 完整得刚好 著

已完结 安晨,百里百花 仙侠 娱乐圈 豪门 重生

一个承载着剑仙命运的少年安晨,一座运转着天地格局的剑仙阁。二十四把惊天破地仙剑,二十四个控剑的无上境界。剑域境:天地大同,一开始毫无生气的混沌之初,有他的到来,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3章 仙凡

一转眼已是半年以后,此时安晨正灰头土脸地望着炉里草药的变化。

炉内草药都已经被炼化成粉,看颜色其纯度也应该是合格的。

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半年来也仅仅将草药炼化而已,若要出丹,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四周的干柴也差不多要用光,看样子又得去山里捡些回来,真是麻烦!

安晨想着便站起了身朝朝洞外走去,不过就在这时,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传入他的耳朵,他仔细一听,哭声好似出自一个女人。

后山头上,时值深秋,满地飘洒的落叶将这空山渲染得格外的凄异。此时一颗枯树下坐着一个人,她双手抱膝,埋头啼哭,哭声阵阵地回荡在山谷中,好不凄凉。

安晨跨过山谷踏上山头,缓缓地朝那人走去,虽然看不到那人的脸,但哭声却已经暴露了她的身份。方圆百里若有一个女子还真是稀事。偏偏安晨知道一个,那边是黎冰冰。

“为什么哭?”安晨淡淡道。

黎冰冰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吓了一跳,身子一歪,差点倒在地上,“你是鬼吗?走路都没声音。”

安晨不说话,将脸凑近了一些,好让黎冰冰看见,他是人,不是鬼。

“小鬼,原来是你!你这大半年跑哪儿去了?”黎冰冰见是安晨,连忙擦干了眼角的泪水、?

安晨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再次问道:“你为什么哭?”

“我……”黎冰冰想要说什么,好似又想起了伤心事,支支吾吾竟又开始抽泣起来。

安晨摇了摇头道:“自古以来,军营中都忌讳有女子出现,你坏了风俗,责备你几句也是应当的。”

黎冰冰一闻此说,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安晨。

安晨眼眸明亮地望着她,心里不由暗道:这个女人竟能在军营中潜伏半年之久,想必是吃了不少苦头,也不枉是一片痴情……

稍过片刻,黎冰冰咬了咬唇,再次抱膝埋头抽泣起来。

“回去吧。”安晨淡淡道。

“回哪儿去?爹把我赶了出来,就连赵青他也同意我爹的做法。”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安晨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接着道:“黎将军和赵大哥是为了你好,军营之中都是男人,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种种不便你应当自知才对。”

“我不想回去,赵青他生病了,我想陪着他。”黎冰冰渐渐抬起头,深意地望着前方,眼角滑下一滴泪。

不远万里随军行,女扮男装,为的只是能相伴爱人左右。一个女人痴情,莫过于此……

“你见过他几次?”安晨突然问道。

“两三次?”黎冰冰如实回答道。

“他见过你几次?”

“一次。”

“就是发现你身份那一次?”

黎冰冰不再说话,撅起嘴巴,她又要哭了。

“你留下吧。”安晨叹了口气道。

黎冰冰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安晨。

“留在我这儿。”安晨道。

“留在你这儿干什么?”

安晨缓缓地站起身,他不明了是否要告诉她真相,这个傻女人到现在还以为赵青只是生了一场病。

“不瞒你说,赵大哥就快死了,他生的不是普通的病。”安晨如实道。

“不可能!”黎冰冰大叫着便站起身来,“你们都这么说!我偏不信,我要亲自去问他。”

“你是在自欺欺人,”安晨无奈地摇了摇头又道:“但我却能治好她,信不信在你,留不留下也在于你。”说完,便朝深山走去。

“等等!”黎冰冰追上了渐远的安晨,“我相信你!”

“那走吧。”

“去哪儿?”

“帮我先看好炉火。”安晨说着便抓过黎冰冰的胳膊,纵身一跃跳过山谷。

安晨轻踏在树枝上,自行地窜梭在森林中。琐事总发生在他身上,他心地善良却不忍看到黎冰冰伤心。

自从来到南韵,他就渐渐地体会到这世间种种一切,喜怒哀乐都尝了个遍,他拥有他年龄不该有智慧,同时也拥有一颗不同的心。

童大叔为家,宁可杀人。

赵青为国,死而后已。

黎冰冰为爱,不惜一切……

今后他不知晓还会遇到多少诸如此类的事情,事到如今,他已似乎懂得到这世界的真谛。想成仙,先化凡。

一举成仙千万年,一朝化凡红尘间……

今夕救为国为家为爱之人,来日他若有了家,有了爱,又有何人来救?

夕阳西下,鸟归林之时。安晨一手举着大捆干柴,另一手提着两只野兔。黎冰冰不是他,不可能不吃不喝。这也倒是个麻烦事,他当初怎么没想到呢?看来明日还得多出去一趟,带些柴米油盐回来。

“师傅,你回来啦。”黎冰冰一见到安晨,连忙上前接过手中的野兔。

安晨无奈一笑,自带她跃上这山洞过后,便死活都要拜自己为师。

“炉火可有异样?”安晨问道。

“没有,没有!”黎冰冰摇头道,此时她眼中对安晨满是敬意。

安晨轻叹一口气,总被这么盯着,他实在是不自在,于是对她说道:“你自己去将这野兔烤了吧,明日我还会出去一趟,到时就得麻烦你了。”

“这里洞口很多,你取一盏灯,随便挑一间住下。以后没我的吩咐你就无需到洞内来了。”说完,安晨便不再理会她,坐在铜鼎仔细炼起丹来。

黎冰冰虽不聪明但也能听出安晨话中的意思,她没有再说话,乖乖地取下一盏灯退出洞内。

刚刚在捡干柴时,安晨远远就听到军营中嘈杂声音。一个漂亮的女人的确能够祸国殃民,全军营的将士都在寻找着这位将军千金,王爷夫人!

在往后的半年里,赵青来过一次后山。安晨发现他的真气越来越不管用,本以为他渡一次气至少能使赵青一年无恙,但如今看来,仅仅半年就又病发……

或许再过几个月,赵青的元气就会殆尽。他若再用真气帮其治疗,只能说是续命之效,本就是油尽灯枯的人,这样做只会事倍功半。

最多再有一年,若元气丹还炼不成,就算是仙人来,赵青一样活不了。

他不希望看到赵青死去。赵青若是死了,黎冰冰一样不会独活。他杀过人,却没有杀过好人。若两个人因为他而死,那他背负的东西便太多太多!

花开花谢,春去秋来。一年又过,今年的深秋似乎比往年还要惹人惆怅一些。

大雁南飞,南韵也节节衰退,从白将军的口中得知,大辽军队已经渡过白沙江,离扎营之地不足三百里,不出半个月便能攻过来。

再过十日便是最后一战,这一战要是败了就只能退守边城,若以边城脆弱不堪的防御,只能任其宰割,到时候遭殃的可真的就是南韵子民。

为此赵青心急如焚,日夜操劳。终于还是倒下了,就在昨日,由白将军背上后山求丹。安晨为他渡了最后一次元气,那是他最后的十日。

黎冰冰走了,元气丹却还未成。她说要陪赵青最后这十日……

安晨又何尝不急?元气丹已经初成,就差一丝稳固期,他还需要两个月。可赵青等不了两个月!

也罢,也只有试试看了。安晨一咬牙,他一直不明体内的气息,它既然可以帮人续命,那么助这丹成又有何不行?

他将体内的气息凝聚在掌心,片刻一道虚无的气息朝炉火引去,在这气息触碰到炉火的一刹那,炉火瞬间发生了变化。本是通红的炉火慢慢地变青,再慢慢地变紫,蓝,绿,黑,最后化作一团虚无之气……

无根之火!

安晨力竭一笑,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第20章 从军之行

安晨与赵青一同坐在随军的马车内,他替赵青把过脉之后便叫赵青好好休息,自己先琢磨方法。

从赵青的脉象上来看,情形的确不容乐观,他的元气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这应当是从出生就有的通病,从他所读过的医书上所知,这类病叫做“天衰”。人受于天地,半生半衰,非仙药不可医。照理说得此病的人虽平时身体差了点,但活到三十岁还是没问题。但以赵青的病情来看过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想必是日夜操劳国事所致,安晨看了一眼熟睡的赵青,面容消瘦,他除去人皮之后就是一架人骨。

安晨从随行的口中得知,赵青是个皇子,前几日因和其当太子的大哥政见不合,便发誓要亲自出征征讨辽兵,只可惜心系天下却无奈身体有恙,这几天昼夜劳累,才使得他的病情恶化到如此模样。

自古以来,后宫争宠,殿前夺嫡,安晨不愿去管,南韵的存亡他也不在乎,但他敬佩忠义之人,童大叔顾小家,是忠义,他要救。赵青顾天下,是忠义,他更要救!既然寻常草药不能救治,那他就亲自为赵青炼制一炉仙丹。

古本的丹方中记载着一种元气丹,是用于修仙者补充元气的丹药,修仙者虽能驾驭吐纳天地的灵气但毕竟还是血肉之躯,虽感觉不到冷暖病痛,但还是会身体亏损。修仙之人都是如此,更何况一介凡人?修仙之人都能补充,更何况赵青呢?且这丹药虽是下阶,但要用于寻常人应当是绰绰有余。

安晨拨开窗帘看着不远处的白峰山,心里略有些担心起来:现在也不知道童大叔那边怎么样了……

赵青不仅将童大叔放了,那些有家室之人也统统准许回家。但无奈这仅仅治标不治本。军力不足始终存在,这些人此次能好运脱身,但下次假若没有安晨,没有赵青,他们还是会被强行抓取充军,世道无情,谁也无可奈何。

安晨脑中现在还回荡着童大叔的表情,是愧疚,是感激,五味俱杂。

童大叔是个好人,所以安晨还向赵青提出了个条件:白峰山上有土匪作恶,这些都是亡命之徒,自然是没有什么顾忌,若抓去充军就再适合不过了。就这一点也不枉费兵力去清剿,这样一来正好报答了童大叔的救命之恩。

想到这里,安晨取下脖间的玉坠把玩在手中,和爹娘一别已有四年。这四年他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变成真正的男子汉,正如现在,他甚至能左右天下。

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他不知道以后的路究竟还有多长,冥冥之中的安排总在他不经意间就出现,虽然很突然,但却一次也没有让他失望过,这应就是就所谓的机缘吧……

路开始颠簸起来,看来已经出了城,南韵与大辽的边界离边城并不远,没过一会儿,马车就停了下来。

在马车内就能听到外边嘈杂的脚步声,安晨跳下马车,这里是个略高的小山丘上,走势奇特,左右皆是崇山峻岭,无论前进后退,都是下坡。此时兵卒们都忙着搭建临时帐篷,他们脸上污秽不堪,神色憔悴,显然是刚刚从前线兵败撤回。士气低落。

“如此不堪,怎么打仗?难怪会败。”安晨小声嘀咕道。

“嗯,是有些不堪。”不知何时,赵青也下了马车,他脚步着实是轻,就连安晨的顺风耳也听不到。

安晨脸色微红,他已听出来是赵青的声音,他不喜欢在别人背后说坏话,更不愿意被别人听到。

众兵卒看到安晨和赵青,眼中皆带有一丝疑惑,甚至还有羡慕之意。能在军营里穿着干净整洁,本来就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

这时,领头的副官下马走到赵青面前行了一礼并道:“还请公子随我移驾本营。”

赵青点了点头便随着身后,边走着,帐篷越来越密集,搭建好帐篷的兵卒就原地坐下休息,有的甚至直接就躺在满是灰尘的地上呼呼大睡,这情景比起乞丐也就只差他那一身盔甲了。

安晨微微皱起眉头,他本想向赵青举荐边城外的乞丐,这当兵好歹也有一口饭吃,可如今却没想到当兵不仅要上场杀敌,还要醉梦沙场……

“先前不是说军队驻扎在白沙江旁,怎如今却换扎在这儿了?”赵青冲着副官问道。

“这个,属下也不是很清楚,这一切要问黎将军才是。”副官回答道。

赵青欲言又止。这时远方不远处的帐篷内走出一个半百老人,一身玄铁盔甲,发丝已是黑白相间,胡须散乱,但即使是这样,他的眼神依旧是那么孔武有力。他一见赵青,连忙加快了脚步。

“哎呀,小公子真的来了呀!”老人说着便要行礼。

赵青连忙将他扶起,说道:“黎将军,不必见外。”

黎将军微微一笑道:“想不到小公子还记得我这个老丈人。”

“我那野丫头,没有跟来吧?”黎将军问道。

赵青摇了摇头道:“他听闻我要上前沿,死活要跟着我来,说是想您老人家了。”

“也不枉我含辛茹苦将她带大,这丫头。”黎将军内心一阵欣慰。

赵青含笑点头,想要说什么,可刚要一开口,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黎将军一见此情形,焦急道:“你看我,明知道公子身体不好,还在这久嘘。快些随我进帐篷吧。”说完,他又向身边的随从吩咐道:“快些去请仇大夫来。”

赵青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人去搀扶,自己却强忍着咳意。

这时安晨扶住了他的手,一股真气从他的手臂流入身体,痛苦瞬间便消失不见。赵青惊讶的看着安晨。安晨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并说道:“赵大哥,我扶你吧。”

他相信赵青能感受出来,这一切也不用他多说,他的气息只能暂时给他压制住痛苦。他虽然敬佩忠义之人,但却不看好倔强的人。

同时,他还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在随军一行人中,除了赵青的随从之外,他还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的人。

那人比不过其他随行的军人,身材矮小,但却皮肤雪白,五官也是异常的秀气,她应是个女人,而此时那个女人正穿着军服隐匿在身后的军队中。

安晨回头瞟她一眼,正好与其四目相对。他一直深信自己的眼睛比嘴巴还厉害,并不是因为他看得远,而是他的眼神比嘴巴还能说话,若那女人不笨的话,应该能感觉得到他的意思。

他将赵青扶至帐篷内,便帮他脱下了身上的狐裘,这一举动让本是赵青的随从很是不解。随从一脸鄙夷的看着安晨,怎的,刚来就要抢饭碗?

安晨瞪大着眼睛看着那随从,眼球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随手将狐裘扔给了他,内心不由一笑。些个太子皇子想着怎么争夺皇位,些个小妻小妾想着怎么顺位摆正,就连随从的小厮之间也有为名为利的争夺,当今世道,着实可笑。

没过一会儿,帐篷的门帘被掀开,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提着一个药箱走了进来。想必就是仇大夫了。

仇大夫不苟言笑,一脸严肃,无论是黎将军还是赵青,只是稍稍行了个礼,就一把抓过赵青的手腕开始把起脉来。

黎将军勉强笑了笑,对于仇大夫的性格想必也没有人不知道,一把倔骨头。

片刻,仇大夫那副严肃的面容终于是放下了,取代地是是一副无奈的表情,他不知当讲不当讲。

“仇大夫,你是我南韵一带鬼医,这病如何?”黎将军问道。

仇大夫脸色微红,叹了口气缓缓道:“都传仇某能为鬼治病,实属荒唐,恕仇某学艺不精,断不出公子的病。”说着,便要收拾东西走人,就在这时,赵青却开口道:“仇大夫且慢。”

“李福你们都出去罢,我有要事要与将军和仇大夫商谈。”赵青说完,便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安晨退出了帐篷,他眼神一片清明。他明白,这仇大夫想必也是一代鬼才,他怎么会断不出赵青的病呢?

或许只是身在军营说话不便罢……再看看眼下的兵卒,士气低落,倘若知道亲征的皇子已是个将死之人,军心定会动摇,若真是这样,南韵便真的大势已去。

安晨和随从李福被分到同一个帐篷里,在军营中这已经是上等的帐篷,至少还有两张干净的床。

安晨倒床就睡,他从这个世界醒来,已经三天没有合过眼,虽然感觉不到丝毫疲倦和饥饿,但他还是想静静地躺下来思考一些事情,躺着,总比坐着舒服。

他又将自己昏倒前所经历的一切仔细回想了一番,他一直有个大胆的想法,自己会不会就在剑仙阁内?

剑仙阁包罗万象,无奇不有,为何就不能存在一个世界?或许阁主的目的就是让我在这虚构的世界中好好修炼一番呢?

他突然觉得自己想法太过大胆了,倘若这真的是一个虚构的世界,那么这世界中的花草树木,山山水水都是不存在的?他吃过阿离做的饭,摸过河里的鱼,从这些小事看来这里也不像是虚构。

他甚至还杀过人,那感觉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这一切真实地不能再真实……

静想之间,安晨进入了梦乡,他梦见了爹娘,他还梦见了绿莺,薛管家……如果在在一个世界中连梦都那么真实,又何谈世界虚伪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