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役魂师

更新时间:2019-11-13 11:20:02

役魂师

役魂师 文人正 著

已完结 李明 仙侠 豪门世家 历史 民国

有人生,有人死,轮回不止。得往生者,入轮回转世为人。不得往生,积怨成鬼为祸世间。掌阴魂者,疏通轮回,任名鬼差。掌怨魂者,驱使奴役,得名役魂。我偶然成了传说中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神奇的白发老头

我爸不等我表演完,加大力度拍了下我的脑袋,狠狠骂道:“小兔崽子,再胡扯我削你!”

我连忙捂起脑袋,求助的眼神瞥向我妈,“妈,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你看我爸,不但不心疼我,还打我!”

“打你活该!”老妈也在我脑袋上拍了一掌,怒斥道:“你爸是当过兵的,还能信你这玩意儿?再胡说我也削你,快洗洗睡去!”

我去,他们居然不相信我?我是他们儿子,我会撒谎骗他们?

突然觉得自己好失败,在这个家活了20年了,怎么连个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我内心万般失落,瘸着脚往自己房间走去。

“咚”的一声,屋梁上突然掉下一个东西,将我吓的失声尖叫。

“鬼啊——”

我抱起脑袋就跑回我爸妈房间。

“鬼你个头,是老鼠!”我爸往我脑袋狠狠拍了一掌,“兔崽子,再这样一惊一乍的,我真削你了!”

“你已经削我好几下了。”我委屈的嘀咕着。

一想到自己差点命丧黄泉,我就忍不住泪湿眼眶,才20岁的年纪,媳妇还没娶呢,养育之恩也没报呢,要是就这样死了,我多冤啊。

不行,我必须让老爸老妈相信我才行,不然那两只鬼要是追到我家吃我,我岂不是连个遗言都没机会说?

“爸,妈,我真的看到鬼了,你们得相信我啊,那个女鬼已经吃了我老板,下一个目标就是我,要是我真的被鬼吃了,你们就是白发人头送黑发人,我们家可就断……”

“啪!”

我爸妈齐动手,各自在我脸上煽了一巴掌。

“闭嘴!”

“住口!”

老两口气的不行,打了我之后,还恨铁不成钢的叫骂,什么难听话都有,从我幼儿园尿裤子开始,一直骂到我高考失利。

半夜三更的,这叫骂声极显大,估计左邻右舍都知道我小时候数学考过零分、语文考过25分的事情了。

这一夜,我就是在叫骂声中度过的,虽然一夜没睡,但是我很欣慰,至少那两只鬼没来找我麻烦。

天一亮,我妈去做早饭,我爸来了个终结提问,“李明,我再问你一遍,昨晚的事情是不是瞎扯的?”

“不是,我说的是实话,我真的看到鬼了。”我表情极其认真的说。

“行,我服了你了!”老爸气的脸色发青,三下五除二换了鞋子,对我妈叫唤,“别弄早饭了,带他去医院!”

我以为我爸妈带我去医院,是看看我脚上的伤,毕竟镰刀是铁器,总得打一针破伤风针吧。

谁想到啊,我爸妈带我去医院,竟然是带我看心理医生的。

他们怀疑我得了精神病!

要命的是,医生居然很配合他们,说我得了突发性精神病,不能再和家人住在一起了,得住院。

所谓的住院,就是直接把我关进精神病房。

自从我入了院,我爸就一直唉声叹气,我妈一直哭哭啼啼,他们的痛苦我都能理解,问题是,我真没精神病啊,我真看到鬼了呀。

我说我没病,他们不信,我越解释,他们越觉得我病的很严重。

爸妈走的时候,我的心理是极度崩溃的,做了他们20年儿子,我说的话居然顶不上一个陌生医生的胡扯?亲情何在?正义何在?

越想越觉得这些医生不是好人,病房里,我气得七窍生烟,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琢磨着要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就在这时,一个护士端着药盘走了进来,微笑着对我说:“李明,吃药了。”

“呸,我压根没病,吃什么药?”我一下子打翻护士端着的药盘,对她大骂不止。

见护士没有反应,我不禁感到好奇,抬头看向她时,我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这个护士居然没有脸!既然没有脸,自然也没有嘴,那她刚才是用什么说话的?

聊斋啊这是?

我咽了咽惊恐的口水,再往下打量,发现护士的脚没有着地,就那么安静的悬浮在我面前,难道她是飘着进来的?

“鬼啊——”

我大喊一声,准备逃离现场,到门口才发现,门早已被关的死死。

来不及多想,我拼了命的旋转门把,好不容易打开门,正要冲出去,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突然挡住了我的去路。

“医生,有鬼!”我大叫着向医生求助,却意外发现,这名医生的脖子上正在不断往外流血。

医生的手上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手术刀,正目光阴冷的瞪着我。

看这情形,就像医生自己拿着刀割了自己的脖子,这情景太可怕了。

我本能的往后退,想伺机逃离这间病房。

我知道,我背后三步远的地方就是窗户,虽然这是三楼,但只要我跳窗的时候注意姿势,还是有存活的希望的,总比被鬼吃了强。

就在我即将接近窗户口的时候,无脸护士突然紧紧抱住了我,那名医生迅速扬起手术刀,刺向我的脖子。

此时的我,逃不掉,挣不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万念俱灰之下,唯有闭目等死。

就在医生的手术刀离我只剩半寸距离时,病房里突然出现一个白发老头,口中大喝一声:“畜生尔敢!”

我惊诧的睁开眼,发现白发老头一掌就把鬼医生拍成了飞灰,鬼医生一死,手术刀自动落到了地上。

无脸护士见状,立马松开我打算逃跑,白发老头眼疾手快,向无脸护士隔空一点,无脸护士瞬间变成飞灰,一个渣子都不剩。

我去,这也太神奇了吧,我被此情此景惊的目瞪口呆,回过神来时,白发老头已经扬长而去。

因为撞鬼的事,我紧张的一夜没睡好,第一次在医院的精神病房过夜,心里总感觉怪怪的,好在这一夜并没有其它事情发生。

一大早,我爸妈就提着水果来看我了,他们想知道我的病情怎么样了。

我一看到父母,心里就生出一股亲切感,昨晚要不是白发老头及时出现,我可真的见不到他们了。

“爸!妈!”我抱着老俩口动情的哭泣,“带我出院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你要出院?你病好了?”老妈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好了,已经治好了。”我不敢说我没病,因为精神病患者从来就不承认自己有精神病,所以,我只能说我被治好了。

“这么快就治好了?”老爸显然不相信,准备去找医生询问的时候,被我拦了下来。

我将爸妈拉到床边坐下,一本正经的道:“爸、妈,其实我昨晚跟你们开玩笑的,我没有撞鬼,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对儿子到底关不关心。”

“你说什么?”老爸火冒三丈,猛然站起身,抡起拳头就要揍我。

第22章 装聋作哑表真心

此时的我已经‘晕’过去,自然是不能说话的,只能老老实实装聋作哑。

小张一脸愤然的道:“说起来就来气,昨晚一个姑娘来修车,提出一个十分古怪的要求,说这车要是修的好,就给她一只老母鸡,要是修不好,就给她十只老母鸡。今天早上,那姑娘来了,不由分说的,就拿鞭子抽打李明,还骂他是神经病,你说,世上怎么有这种蛮不讲理的女孩子啊,听说她父亲还做过老师呢。”

小张故意避开昨晚闹鬼的事情和我非礼冷雅的事情,专门就提我被冷雅鞭抽的事情,我听了这话,不由在心里暗暗为他点赞。

数学老师大概是猜到这事是她女儿做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这、这,那姑娘不、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打人吧,总有原因吧,是不是李明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惹的人家姑娘不高兴了?”

小张不服气的争辩道:“我同事李明一向老老实实,怎么可能做出过分的事情来?再说了,就算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那姑娘也不至于把人往死里打吧?你要觉得过分,你去告啊,凭什么乱用私刑啊?”

小张说罢,突然神秘兮兮的道:“告诉你们,那姑娘她爸的身份不一般,那姑娘就仗着她家的势力,还有她手中的鞭子,到处仗势欺人。”

“呃……那你们打算怎么做呢?”数学老师有些尴尬的问。

“怎么做?当然是告她,让她赔钱,让她坐牢,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小张咬牙切齿的说。

就在这时候,护士开始替我所有伤口消毒了,浓浓的酒精味传过来时,我特么真想坐起身叫喊:我酒精过敏!

然而,我已经‘晕’过去,怎么可能反应那么敏感?

酒精刺激的我伤口疼痛难忍,尽管我强忍着痛楚,眼睛还是不争气的溢出了泪水。

“咦,他哭了?”护士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脸惊奇的说。

我担心数学老师看出异样来,只得将计就计,用力憋了憋,眼泪便像小溪流一样,不停的往外流。

一边流着泪,我一边含糊不清的嘀咕:“小雅,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不是神经病……小雅,我爱你,小雅……”

我如此闭着眼睛胡言乱语,任谁也不知道我是演戏的,谁晕过去了还能演戏呀。

“小张,我大哥他不会真的爱上那个野蛮女子了吧?”段量不可思议的问。

“还用说吗?”小张恨铁不成钢的道:“我就知道他对那个冷雅动了真心,真是的,那个姑娘有什么好,跟个母夜叉似的,谁娶了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估计这事一出,没人再敢娶她了!”

数学老师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试探性的问:“我、我可以离开了吗?”

我的老板,半天不说话,这时候发话了,“你走吧,这事跟你没关系,要找,我们也找那个女孩子的家人。”

“呃……”数学老师想说什么话的,却又没敢开口。

我断定他不敢承认自己就是冷雅的家人,于是乎,继续演一回戏,闭着眼睛胡乱叫道:“小张,不要告雅雅……不能毁了她……”

我如此费尽心机演戏,就是想让数学老师误以为我对她女儿动了真心,这样,即使他发现冷雅唇上和脖子上的吻痕,也只当我是冲动之下犯的错误罢了,就算冷雅想告我非礼,身上也并无其它损伤,而我却遍体鳞伤,真要打起官司,结果显而易见。

“你这家伙,怎么还为那个母夜叉说话啊?哎,没救了!”小张唉声叹气,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由于酒精过敏,我的所有伤口很快发生了溃烂性的转变,而我全身也开始发热,脑袋晕晕沉沉,我担心自己很快就会真的晕过去,连忙嘀咕道:“小张……不要给我上酒精,我过敏……”

听到过敏二字,小张这才恍然大悟,赶忙叫喊着:“护士,他酒精过敏,千万不要给他擦酒精啊!”

“不早说,已经擦了!”护士一脸的为难,看到我全身的皮肤都开始肿胀溃烂,赶紧想办法急救。

“哎!”数学老师长叹一声,快步离开了抢救室。

我不知道数学老师会怎样对待这事,怎样劝说他女儿,但我相信,他绝对不会任由冷雅的意愿行事。

没多久,我就被安排了住院,鞭伤本来就很重,如今又加上酒精过敏,情况越来越严重,在小张的要求下,我被医生安排住进了VIP病房,按小张的意思,反正这钱都得让冷雅付,要住就住最好的病房。

当病房里只剩小张和段量时,我这才张开了双眼。

“小张,我大哥醒了。”段量激动的叫喊。

“叫什么啊,我压根就没晕。”我白了小张一眼,咬牙切齿的道:“你明知我酒精过敏,就不能及时提醒护士?”

“我这不是忘记了嘛。”小张一脸歉意的坐到我床边,“话说,你好好的干嘛装晕啊,不会是想碰瓷吧?”

“恭喜你,答对了,不过,就算我不碰他,他也一样被我宰!”我嘴角抽了抽,双目转向小张,一脸严肃的道:“其实刚才那个男人,就是冷雅的父亲。”

“啊?”小张一脸的吃惊,“那这个人也太阴森了吧,明明知道我们说的人就是他女儿,他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而且还厚着脸皮离开!他是不是不想负责呀?”

我摇摇头,思索道:“应该不是,他不是问过我们想怎么处理了吗?可能回家找他女儿了解情况去了。”

我想坐起身和小张他们说话,可身子稍微一动,就疼痛难忍。

段量很是不忍心的道:“大哥,你这是何苦呢,我用法术帮你治好不行吗?”

“不行,现在不是时候,我必须得忍。”我语气坚定的说。

“对,得忍,巨额赔偿还没弄到手呢!那姑娘太可恶,必须好好教训一下。”小张说到这里,忽然神秘兮兮的问我:“既然你是装晕,那刚才说的话也不是真的吧?你不可能喜欢母夜叉的对吧?”

我冷哼一声,并没有直接回答,反问小张,“你说,如果我父母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处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