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荏苒时光

更新时间:2019-11-13 11:20:05

荏苒时光

荏苒时光 焦阳忆夏 著

已完结 仙侠 娱乐圈 鬼怪 民国

我的同桌是一个精神病患者。那一天,我亲眼目睹他杀死了学校里的混子。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就彻底发生了改变……

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还不赶紧滚蛋

“谁让你们上这里来闹的?”这些初三学生的态度极其恶劣。

一听这话,我立刻松了口气,看样子他们和张弛并不是一伙的。

刚刚还得意忘形的张弛收敛住了笑容,客客气气地说:“抱歉,我们处理点事情,现在把这俩人带下去就走。”看来这家伙还没牛逼到在初三的地盘儿都能横着走的地步。

张弛说完,便朝旁边的人摆了摆手,意思是要把我和唐斌抓走。我喘着粗气,伸手摸向地上的拖布把,然后单手撑着地将身体支起来,一双眼睛则谨慎地盯着张弛一伙。我已经想好了,大不了就是个玉石俱焚,在这里跟他们拼了,最后让初三的学生一哄而上把我们全都收拾掉,谁都讨不到好!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谁在闹事?”

听到这个声音,张弛等人又停了下来。我循声回头,只见其他人纷纷向旁边让路,像是摩西开海一般劈开一条豁口,紧接着,一个留着红色短发的男生缓缓走了过来。红发男生高昂着头,一张脸上写满了恣意傲慢的表情,右手中还把玩着一款银质打火机,盖子一开一闭啪啪作响。

有人汇报道:“野哥,初二的张弛说是上来抓人。”

张弛也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野哥。”听声音感觉他居然有些紧张。

唐斌在我耳边轻悄悄说道:“初三的常野,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我点了点头,看样子张弛的麻烦要来了。

常野压根儿就没瞅坐在地上的我和唐斌,他看着前方说:“张弛,你越来越牛逼了呀。”他的语气和他的表情一样嚣张狂傲,说话的同时依然在摆弄着手中的打火机,“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帮人要毕业了,所以现在就可以在九中横着走了?”

张弛惊得一身冷汗,赶紧说:“不敢、不敢!”

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乐,之前赵闯被张弛吓个够呛,现在张弛被常野吓个够呛,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不敢?”常野冷哼一声,“那你还带着这么多人上来?是没把明哥的话当回事吗?!”

徐壮那帮人看上去都很慌张,张弛也明显打了个哆嗦:“不敢不敢,明哥明令其他年级的混子这几个月禁止踏上初三楼层,我都记得!”

“那还不赶紧滚蛋!”常野说,“给你们十秒钟时间,否则我就让你们这些人全部爬着下去!”

听着常野的话,我心里也有些打起鼓来,这家伙着实是好强大的气场啊!

张弛紧忙答应着,然后便招呼着手下众人赶紧撤退,不出十秒钟便一溜烟消失在了走廊尽头,当真是来去一阵风。

我和唐斌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暂时得救了。忽然,我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刚才常野说是让张弛他们滚蛋还是让所有人全部滚蛋?

我紧张地看向后面,发现常野已经被一帮人簇拥着离开了,这才放下心来,看来他是根本没把我和唐斌当回事。前些日子我提着菜刀追杀张弛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在初三造成多大的轰动,也压根儿就没人知道我就是追杀张弛的那个人。

“你看,小角色也有小角色的优势吧。”我乐呵呵地对唐斌说。

唐斌傻兮兮地点点头,显然是认同我的观点。

这时,一个凶巴巴的学生走过来说:“你俩也别在这儿躲着,赶紧下去!”

我、唐斌:“……”

我俩站了起来,唐斌说从中厅下楼吧。我说没用的,张弛肯定分人在各个口堵咱们呢。

“那怎么办?”唐斌又紧张了起来。

“怎么办?”我掂了掂手中的拖布把说,“那就用它敲爆张弛的狗头!”豪气丛生地说完这句话,我便大步朝着原路走去,唐斌则赶紧跟了上来。

话虽说得这么轻松,但我已经在脑海中预测了一遍接下来会发生的种种情况——如果人相对较少,那就杀出一条血路;如果人实在太多,那就没招了等死吧……

我和唐斌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果然看见张弛等人正把守在楼梯口,大概七八个的样子,看来其他人的确是被分去别的口堵着了。

我用口型告诉唐斌三个数以后跟着我往下冲,唐斌使劲儿点点头。

“三——”我悄声说。

张弛突然抬起了头,一眼就看到站在楼梯上面的我。

“……”我:“二一冲!”

“我操?!”唐斌明显被我数懵了。

张弛一脸的狰狞相,显然是想把刚才在楼上憋着的闷气一股脑发泄在我俩身上:“老子今天弄死你们!”

我已经跳下楼梯口,用拖布把猛地朝前一挥,暂时挡了他们一步,然后将放在角落的垃圾桶狠狠甩了过去,桶里的垃圾登时飞得到处都是,张弛等人连忙向后退去。

“武哥,往教室里跑!”

唐斌不敢怠慢,连忙跨过垃圾桶奔向前方的教室,我则一边朝着前方挪动一边用拖布把对着张弛等人一顿狂扫,急得最前面的张弛捂着脑袋吱哇乱叫。我耍得正嗨呢,感觉自己是在用搅屎棍子豁楞大粪,忽然有人将甩棍掷了过来,不偏不倚砸在我的手背上,疼得我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拖布把也掉在了地上,我赶紧捂着手背朝着教室后门跑去。唐斌给我留了门,我火急火燎一个鱼跃冲顶扎了进去,随后唐斌立刻将门关上锁好。门外是张弛等人破口叫骂的声音,还有人将甩棍丢过来砸在门上,“咣当咣当”的门都跟着发颤,听着令人心悸胆颤。

我起身刚要跑去锁前门,结果发现余力正站在前面一脸懵逼地看着我俩,手里好像还擎着一板巧克力。

我也不管他为什么会在这儿,赶紧说:“老蒙,快把前门锁上!”

余力一听,便走了过去,结果他并没有锁门,反而径自把门拉开了!

“喂!你干什么?!”唐斌大叫道。

我的心里一凉,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最后居然栽到这家伙手里了!

张弛第一个从门外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嘴里还大喊道:“萧琦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然而他刚冲进来半个身子,余力就伸出手推着他走了出去,同时关上了门。

第1章 异样的他

我的同桌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我从小就是一个性格内向不爱说话的人,说好听了叫老实巴交,不好听那就是八竿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我这个性格恰好就随了我爸,他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所以和一般的父子关系不同,我们之间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整个家里总是死气沉沉的,就像根本就没有活人存在。

也正因为我的这种性格,小时候没少被同龄人欺负。

后桌的男生没有带下节课的课本,他就会走过来直接把我的书抢走,上课的时候老师就会把我臭骂一顿,那男生威胁我不让我说,最后我只能去后面罚站。

体育课我想上场踢球,结果被一帮人推了出去,说我上去也是个拖后腿的,就不要丢人现眼了。

和有好感的女生随便说了两句话,下课就会被人叫出去,先是被赏两个耳光,然后就是一通警告的话。

还有走路时突然被踹了屁股、食堂排队被人提着领子拖到后面、被学校里的混子抢钱……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

我没跟我爸说过,因为我看见过他在店里被顾客指着鼻子骂也不吭一声,他和我是同种类型的人,受了气也只会忍气吞声。但是我曾跟班主任告过状,班主任却只是淡淡地说回头会调查,可后来也只是不痛不痒地批评了那些人而已,根本就是隔靴搔痒。被我告状的人象征性地消停了几天便又开始欺负我,甚至还要变本加厉。我也变得彻底破罐子破摔,心想他们欺负就欺负吧,等毕业就好了。

就这样,我升上了初中,步入一个新的环境,暂时离开了那些人。

我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我的同桌,他叫李赫,初次见面便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并不善于和人交流,所以他说什么我也只是闷闷地回应着。可能他也觉得我过于无趣,便和周围的人愉快地攀谈起来,我也没觉得怎样,自己也清楚没人会愿意和我这样的人相处。

真正和李赫成为朋友,要从那天开始说起。

那天晚放,我在校外被几个小学时喜欢欺负我的混子堵住,他们管我要钱,我捂住口袋不想交出去,因为那是我一周的伙食费,可他们才不管这些,见我不从直接上手来抢。

就是这个时候,李赫出现了,他冲过来将这些人推开。

其中一个人显然是认识他,便对其他人说:“这是个精神病,咱们别去惹他。”

结果李赫被这一句话激怒,捡起地上的半块砖头就要过去拍他们,直接把这些人都给吓跑了。李赫扔掉砖头,回头看着战战兢兢的我,很拽地撂下一句话:“别怕,以后我罩着你!”

从那以后,我就真的和李赫混在了一起,他无论干什么都带着我一起玩,我跟着他也学会了很多以前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上网、喝酒、抽烟、还有打架……虽然我知道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可跟李赫在一起真的特别开心,可以说他是我人生当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在他的帮助下,我也渐渐变得开朗起来,话变多了、笑声多了,连看别人的眼神也变得自信了。

然而,我也听别人对我说,李赫有精神病,让我不要和他走得太近。对于这种言论,我置若罔闻,因为和李赫在一起这么久,他一直表现的和常人无异,而且性格也好得不得了。李赫的父母我也见过,都是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长辈。我不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况且李赫还是我最好的哥们,我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闲言碎语而远离他?

其实我也发现了,之前那些和李赫相处不错的同学在听说他是精神病以后,无论信或不信都渐渐远离了他,到头来和他走得近的人也只剩下了我。我可能也懂了,其实李赫也是个孤独的人,就像最开始被人欺负的我一样,没有朋友——也许这就是他那次出手帮我的原因。

原来,我们都是孤独的人啊。

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俩依然还是最亲密无间的兄弟,该玩玩、该闹闹,那些旁言终究影响不了我和李赫的感情。

真正让我意识到李赫有些不对劲儿,是那一天傍晚。

我和李赫在校外的一家饭馆里吃饭,恰巧碰到几个同校的混子从里面出来,他们个个满脸通红,看样子都喝大了。

其中有一个是我们年级的老大,叫刘凯,他看见了我们,指着李赫就说:“看,这不就是那个精神病嘛!”

李赫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当他的面儿说这个,当时就抓起玻璃杯朝刘凯砸了过去,刘凯避之不及,被这一下砸破了头。刘凯嗷嗷大叫着就带人过来打李赫,李赫抄起屁股下的圆凳就朝他们抡了过去,跟着李赫玩了这么久,我早就已经变得敢打敢拼,所以二话不说也抄起凳子帮忙。但对方有五六个人,很快我和李赫就败下阵来,刘凯又踹了我俩一人一脚,恶狠狠地放话说这事没完,又骂了李赫一句精神病,然后便带着人匆匆离开了。

刘凯离开后,我爬起来想去搀李赫,发现他浑身正在发抖,而且眼睛瞪得像灯泡一样大,眼白中充满了血丝,他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喉咙里发出几乎是野兽才有的喘息声。我吓坏了,我从没见过这副模样的李赫,也从没见过谁有过这样的状态。直到店里的老板过来,说让我们给各自的家长打电话过来赔钱,要不然他就报警。

我赶紧就给我爸打了电话,这个时候李赫也渐渐平复下来,坐起身子给他妈打了电话。

两位家长很快便赶了过来,和老板商量了一下赔偿事宜。老板的态度挺不友好的,说话感觉一直没个好气儿,然后就听见李赫妈妈似乎和老板发生争吵,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尖,说话也逐渐变得语无伦次没有逻辑,东一句扯到西一句,说着说着还开始有些手舞足蹈。他妈妈身上穿的那件红色连衣裙晃得我有些眼晕。

老板本来还和李赫妈妈有板有眼地吵着,后来也发现了不太对劲儿,闭上嘴一脸错愕地看着她一个人不停地说着,店里没有其他人,整个氛围诡异极了。李赫连忙跑过去拉住他妈,我爸也看出了问题,但是并没有说话,只是很利索地掏出钱包把赔款付给老板,然后赶紧拽着一脸惊愕的我离开了这个地方。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