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肢妖记前传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5:01

肢妖记前传

肢妖记前传 苏北偏北 著

已完结 武岳阳 婚姻爱情 历史 古言 轮回重生

深渊潜龙不可见,寻常光阴若等闲,一朝九州风乍起,幻化只为上云天。看武岳阳如何修成至善金身,重整三界,雄震乾坤!

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信与不信

最终结果还是应允了皎月留下,只不过他们也只是将人带到长安城,途间安全尽量顾及到。

阿晓也觉得没什么,毕竟多一个人,这样可以热闹些。

所有人将一切收拾好后,坐上马车,开始往前面的小镇驾着马车过去。马车也只是缓缓前行,阿晓坐在窗边,掀开帘子,看着外头早已入了秋的景色,泛黄的叶片倒也将这片林子染得别有一番风趣,阿晓伸出手,接住飘落下来的一片叶子,离殇将她的手拉回来,指尖轻点她的鼻尖,“傻丫头,伸出去,就不怕危险。”

“不怕!因为有阿殇在。”十分自信,宛若就该如此,其他人早已习惯了,但是新来的那个皎月,只觉得十分碍眼。

这不,当他们一到小镇,离殇离开之后,她就拉着阿晓,“不要总以为别人都在宠着你,就可以一直放肆,其实你也不过如此。让人恶心。”

“诶?”阿晓看着她,又把视线转到渐行渐远的那些个身影,不知所以然。

“别总是恶心的围着人转,别人可未必喜欢。”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阿晓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冷淡,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眼中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懂?”皎月仗着身高优势,像个高位者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

阿晓不喜欢这股视线,藏在袖子里的手慢慢握紧,抿着唇看着皎月,不发一句话。

皎月眼角扫到离殇他们回来的身影,嘴角发出一个更为狡黠的笑,挡着他们的视线,突然拉起阿晓的手,然后假装向后倒,泪眼汪汪:

“阿晓妹妹,我即使是喜欢离先生,但你也不用这般对我啊。”

阿晓被这个举动弄懵了,呆呆傻傻的看着她,“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阿晓,你把人给推倒了?”离殇刚好走快了几步,听到这句话,还是忍不住要问她一句。

“诶?阿殇,你信她?”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待所有人都回到马车旁,他们虽然看到皎月突然摔倒,但还真的很难相信是阿晓做的。

只是阿晓问的对象是离殇,他们也不好说话。

阿晓只是看着离殇,等着他的回答,皎月摔在地上也没人去伸手扶她一把。

然而在所有人都以为离殇会回答的时候,只见他伸手,将倒在地上的皎月扶了起来,给她细细察看有没有摔伤,然而这一举动,就证明了离殇,没有信她。

阿晓抿着唇,鼻头一酸,微微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眼中平静如水,仿佛本就该如此,所有人都以为阿晓要哭,只是见她这个笑,只觉得心里难受,离殇何尝不是。

离殇松开扶着皎月的手,上前打算拉过阿晓的手臂,却被不着痕迹的躲过了。

“龙双哥哥,我们今晚要在哪休息?”阿晓对着龙双说,语气中带着些许鼻音。

“妹妹走,我带你看看今晚咱们休息的房间。”秀秀接过话头,牵过阿晓的手,带着她离开。

这样的场面,不应该给她承受,不应该让她应付……

落月也跟着走了,毕竟他们是最早遇见的,话题总还是会很多,虽然安慰不了人,但还是能陪她说说话。

“师弟,你这是……”杜若看着那个小丫头就觉难受,偏生当事人还这般表态,若说阿晓什么都不懂,他还真不信,阿晓心思单纯,才会将一切看的如此重,才会将一切看得如此清楚。

“这位姑娘,你若是没什么事,还请你快些离开吧。”毫不留情的将人劝离,皎月再怎么反驳,也知道自己压根就比不上那个臭丫头,眼见眼中的泪就要落下,可就是没人在意,离殇也只是收拾了些行礼,然后去找那个还在郁闷的小丫头去了。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只是有些事,姑娘你的心机还真是……”紫鸢没有将话讲完,跟着离殇一起离开,清寒的双蛇勾着剩下的行囊,从头到尾都没有看那个女人一眼,拉着杜若一块走了,龙双自然对着没什么兴趣,这里就剩下皎月一个人恨恨的跺了跺脚。

“阿晓……你别在意,我们都是信你的……”落月从来说话就直来直去的,要事安慰,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头。

“嗯,没事……”阿晓连自己都安慰不了,别人又怎么能将她安慰好。

秀秀看着她,也看看落月,只见落月摇摇头,秀秀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三人只好慢慢地往镇上的那驿站走去,希望阿晓心情能好些。

“快……到深秋了吧……”

“嗯,怎么了?”秀秀突然听到阿晓这般没有前言又断了后续的话,只见阿晓望了望这依旧湛蓝的天际,虚弱的笑了一笑,而后又摇了摇头。

就在那两人还在疑惑的时候,突然手中拉着的女孩被人抱起,看见来人是,秀秀和落月对视一眼,接过包裹,先走一步。

“小傻瓜可是在怨我?来,我带你去走走……”离殇将人抱到肩上,明知道阿晓吃不胖,但还是忍不住要责怪一声,“怎还是那么轻……”

“我有好好吃饭……”搂着离殇的脖子,没有力气的反驳。

“可还是在怨我?”

阿晓摇头,知道离殇那样做肯定有他的原因,便也没多大难过。

“那,你这是怎么了……”离殇将人抱下来,蹲下与她对视。

“是……”阿晓依旧是看了一眼天,然后才回答:“我想爹爹娘亲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那,你可是要回去探望他们?”

“路途……不顺……而且……”阿晓没有说完,只是看着前路发呆,离殇拉着这个小人儿,带着她沿着河慢慢散步。

“有什么事,跟我直说就是了,不用担心什么。”

“阿殇,你会信我的,对么……不管怎样,都会信我,对不对?”阿晓的语气带上些许无奈,说出这话,完全没有底气。

离殇只知道这个小丫头在闹别扭,心里难受的很,情绪相同,离殇也知道方才的反应伤了她,反而会让她更为的害怕,继而躲开……

“信。阿晓,你只要记着,我会是这里永远都相信你的人,所以,不要再想那么多,我会一直陪着你。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笃定的语气,不带一丝迟疑,阿晓闭上眼,把脸埋在他的怀中,此刻,阿晓连自己都不信,这个世上,真的有绝对吗?

离殇知道阿晓心中的疑惑,他也只是将人抱紧,企图将这一辈子的温暖都留给这个小丫头。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他们的动作许久没有改变,阿晓也知道自己经常胡闹,然后又想起了皎月的话,她推开离殇,抿抿唇,决定还是将皎月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离殇。

听完阿晓一字不动的转述,离殇也只是沉默,并没有多加评论,阿晓看了他许久,也等不到一丝回复,便也在考虑,是否要将父母的事告诉他,告诉他是不是真的正确。

阿晓就是这样,认定了谁对她好,她也就对谁上心,可是,一旦有着些许的疑虑,她还是会考虑,是否值得。

离殇揉了揉阿晓的额发,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加以评论,肯定会让阿晓有所疑虑,但事实是不是像阿晓说的那样呢,他自己也不好评说。

“阿晓……”等着下文的人儿,突然看到河上漂浮着一个人,阿晓便将这事抛诸脑后了,拉着离殇过去救人。

离殇知道今日这事倒也是过了,可是以后呢,难不成都要这样支吾过去?他不是不信阿晓,他也会相信眼睛会出错……

离殇由着阿晓将他拉去河边,然后将那个脸色苍白,伤口早已被水泡的发白的男子救了起来,见还有一丝生气,对他做了几次压腹,将他喝进去的水都挤出来,然后为了几颗药吊着命,阿晓也立马赶回去将杜若和紫鸢带来。

离殇在阿晓离开这段时间把脉,这个原本中了尸毒却得到机缘没有发作并且还有被解了的可能的男子,身上致命的,应该是这些大大小小的伤疤吧,谁会这么狠呢……

离殇不禁觉得这个男子有趣,见阿晓带上人过来,离殇看着杜若,觉得有个不错的任务能交给他。

杜若赶到来,却突然觉得背脊发凉,看着离殇那个不明所以的微笑,他下意识的转身就跑,却被阿晓拉住:

“杜若先生!这是要救人啊!你往回走是要做甚!”

“啊,这个……”

“因为师兄他要将他背回去客栈。”离殇抢先一步回答,然后二话不说将这奄奄一息的人直接往他背上一丢,杜若差点就被这无情力压倒在地!

他恨恨的看着离殇,但如果不是这样,又不能对那个单纯的小人儿解释,只好背着人慢慢往回走,离殇则在后头,拉着阿晓,跟她说了这个人的情况,阿晓听到还有救的时候,心里舒了一口气,离殇感受到阿晓的情绪,再一次觉得阿晓,真的不适合趟红尘俗世这个浑水。

“阿晓,你的心性我自是知道,所以,不会对你有多少的疑惑,我信你,就如你信我一般。”离殇说这话的时候,阿晓突然停住脚步,然后对他用力的点头,再次恢复那个开朗天真的模样,跟在她身旁的两个万花弟子见状,也不禁舒了口气。

回到客栈,离殇准备了好些药草,吩咐着店小二,让他先用三碗水煎成一碗,然后隔着药渣,待药开始变得温热的时候,再倒去跟这些药粉混合搅拌。然后给了些小费,店小二收好小费,拿着药走下楼去。

杜若则在一边给他挑开早已被水泡烂的伤口,然后再撒些药粉,阿晓在一旁也觉得疼,离殇只好将人赶出去,阿晓应了,在门外候着。

男子嘴里念着所有人都听不懂得话语,在他人听来只觉得是一些浑话。

伤口包扎好后,药也端了过来,阿晓拿进去给杜若喂药,紫鸢将剩下的东西都收拾了下,然后出去喊人准备好饭菜。

第2章 戏弄

这些人吊儿郎当,看了宁宏天一眼,这一眼有着嘲讽,而这些人看他们的模样,似乎早有料到宁宏天会这样。

换句话说小灰逃到这里,其实是他们故意把小灰赶到这里来,为的就是让宁宏天看到他的坐骑变成了这个样子,因为他们知道宁宏天和其坐骑关系很好。

他们为的就是让宁宏天愤怒,为的就是让宁宏天先去出手,这样他们就有了动手的理由,这样完美的避开了族规。

小灰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牺牲品,一个引宁宏天出手的牺牲品。

“是你们再追它!”宁宏天冷冷开口质问。

此刻为首少年宁华达,望着宁宏天,听着宁宏天的话,略薄的嘴唇掀起弧度,双手一摊,很无辜:“没有啊,我们再看风景,好美的山,好美的水啊!”

宁华达身后的人也喊着:“好美的山,好美的水啊!”

“我不想再问第二遍,告诉我你们到底把它怎么了,如果它出了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宁宏天语气更冷了。

宁华达头扭过去看他身后的那些人开口喊:“告诉宏天少爷,我们没干什么!”

“告诉宏天少爷,我们没干什么!”立刻的宁华达身后的那些人哄笑中开口。

“一帮傻叉,我只让你们说我们没干什么!”宁华达双眼有着满意,目光瞥向宁宏天时,脸上得意,可嘴上不满道。

“一帮傻叉,我只让你们说我们没干什么!”立刻的,那些人声音传出,只是……依然复述。

“一帮傻叉,我只让你们说我们没干什么!”

“……”

整个广场回荡着这句话,声音似被什么宝贝录下,重复打开。

这时候在这里准备看热闹的其他人,都明白了,那宁华达首先一句,其身后的人复述一遍,这看似没有按着宁华达的要求去说,其实二者是一唱一和,分明都是把宁宏天当成了傻子,在故意激怒宁宏天。

宁宏天微微攒紧了拳头,看着小丑一样的宁华达,他心里恨的牙痒痒,可是他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

这件事情透露着蹊跷。

就在这时旁边小灰虚弱的叫唤了一声,宁宏天望去之时,就见小灰的口部开始吐白沫了。

小灰的这种情况看起来,很不乐观,或许有生命危险。

刹那功夫他脑海闪过不知多少个念头,猛地抬头时,望着宁华达目中闪过寒芒,脚步一迈,身子光芒乍现,他就要冲出。

“哼,如果你不想它死的话……”

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的响起,让宁宏天动作一顿,迈出的脚狠狠落在了地上,让他身上的光芒敛去,让他的头蓦然抬起。

他盯着宁宏天,声音有了丝丝的杀意。

“你想要如何!”

宁华达看着宁宏天果真听了他的话,他的嘴角划过一抹嘲笑,他的目中有着得意,内心暗道,你不就是有个强悍的娘,有两个厉害……不!……应该是残废的兄弟吗,还不是被我玩在手掌里。

宁华达得意的同时,内心对宁复海的敬仰如滔滔河水,流经不息啊。

“我们……”宁华达口中说出两个字的时候,望着宁宏天脸上生起的,只有学生听导师授课时才有的认真、仔细、庄重样子时,内心得意更甚。

他嘴角嘲讽弧度更大的时候,目光闪过戏谑时,猛地一个转折,对着他身后的众人喊道:“我们都干了什么,一起喊!”

“我们都干了什么,一起喊!”

“我们都干了什么,一起喊!”

“……”

宁华达身后的众人似乎都在等待这一刻,宁华达开口就像是一个口号,他们齐刷刷的喊着,仿佛排练过。

立刻的众人都轰鸣起来,这次宁华达看来是有备而来,要玩一次大的。

突然被戏耍,宁宏天眼角狂跳,双目光芒不停闪烁,凌厉光芒慢慢大放,可忽然他身子一颤。

别人听不到那声音,可他如何听不到,那是多么熟悉的声音,那个声音带给他嬉笑快乐。

那是小灰的一声哀鸣,似乎是最后一次叫唤!

“不会的!”宁宏天心头立刻狂跳,目中甚至闪过惊惧不安,他不敢去看,不敢……

可当他克制心里的不好念头转过身的时候,看到的是,小灰口部的白沫流了一地,同时小灰似乎大小便失禁,那些污垢也流在地上。

而他正好对上小灰闭上眼睛前的一眼,那一眼充满了留恋,那一眼仿佛是最后一眼,随后小灰缓缓闭住了眼睛,闭住眼睛的刹那,泪水如线的落下,随后四肢颤了颤,不知死活。

宁宏天脑海隆隆,双眼猛然睁大,呆滞了一下,随后一个闪身扑到小灰身前,他望着小灰死亡的样子,脑海再次轰鸣。

“我不信!”

他怀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去探小灰的心跳和生机,当摸下去的时候,宁宏天身子如遭雷击,双目慢慢红了起来。

小灰不只是他的伙伴,更是他父亲留给他的,是他对父亲感情的寄托。

“怎么可能……”宁宏天呆呆的自语。

小灰的突然死亡,也令宁华达他们也是有些惊愕,小灰在他们眼中只是一只畜生杀了便杀,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他们根本没有想过会杀死这只小兽。

宁华达身后的人群开始将目光看向宁华达,那眼中的意思很明白。

给小灰下药,这件事情是宁华达做的,那小灰的死亡,不用问是宁华达做的。

宁红大内心也很不解,他只是给小灰下了一些力度有些大的巴豆啊,这小动物也太禁不住考验了吧!

而后他察觉到一双双目光都在他身上时,立刻被激怒了。

“都看我干什么!”

他呵斥这些人,随后竟发现这些人眼神慢慢逃避,神色有了退缩,这是开溜的开端啊,之前众志成城的气势呢,早就没了,这顿时让的他破口大骂:“我靠,不就是死了一只畜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看把你们吓得!怕个毛啊!”

边骂边喊的时候,宁华达目光望向抱着小灰落泪的宁宏天时,神色不屑,内心暗道,一个大男人竟为了一只动物哭哭啼啼,果然在整个宁家没有存在感。

同时暗暗期待宁宏天这时候杀过来,和他大战三百回合,让他好好的虐一下宁宏天,过过瘾。

此刻一边的宁宏天轻轻的抚摸着怀里的小灰,双目有点迷茫失神,他在回忆和小灰一起生活的日子,那些记忆此刻历历在目,他目光瞳孔凝聚时,望着失去生机的小灰,悲伤无比。

那只带给他快乐的小兽,就这样走了吗?!

猛然耳边传来宁华达的声音,“……不就是死了一只畜生吗!”

立刻让他的双目闪过杀机。

宁宏天慢慢的放下小灰,每一个动作都很轻柔,而后站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他全身衣服无风自动,他的双眼煞气逼人。

“宁华达,我让你们偿命!”

而后,一股充满煞气的声音从宁宏天口中传出,这一刻他并没有发现此刻他手背上黑云印记自动浮现了一次。

而几乎在宁宏天开口的刹那,他身上光芒生出,灵海的力量和血舍利的力量一起爆开。

“凝脉中期!”当宁宏天身上光芒散开的时候,众人中有些人目光微颤,这个宁宏天实力终于突破了吗。

而后他们望向宁华达,目光开始有了戏谑之色,因为宁华达的本身修为只是凝脉前期。

果然如他们所料,宁华达感受到从宁宏天身上散开的压力,脸色立刻变了,内心不断诅咒:“该死的,该死的,他怎么可能突破!”

此刻的宁宏天身子一闪之下,仿佛化作一道虹光,从地面上掠过,来到宁华达身前,一拳轰下。

“我挡!”宁华达心头狂跳,想躲也躲不了,在宁宏天一拳轰下时,他全身力量散开。

顿时宁华达双臂上有金芒要慢慢覆盖,这金芒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件护臂般的宝贝正在开启,这宝贝似液体,正在向着宁华达双臂弥漫。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很厉害的护臂宝贝。

可宁宏天拳头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护臂还没有开启之时,打破金芒,落在宁华达的架起的双臂上,落在还没来得及防护的双臂上。

“啊!”立刻宁华达发出一声惨叫,在宁宏天拳头下,双臂骨头断裂,身子朝后划出至少百米,而后一条膝盖猛然跪在了地上,痛苦的叫着。

“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宁华达痛苦中抬头,只见宁宏天杀机毫不吝啬的从身上释放,那杀机之强让他本来疼痛的神经都是一顿。

“还不快来帮我,一个个脑残了吗!”宁华达眼看宁宏天脚步越来越快,心惊肉跳时,惊怒大吼。

这一刻,并没有人发现小灰身上闪过一种奇异光芒,似一种符文。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