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美女警官爱上我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5:28

美女警官爱上我

美女警官爱上我 小辉 著

已完结 娱乐圈 贵族 鬼怪 轮回重生

公交车上的一次艳遇,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 舞会风云

Kanna米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庸脂俗粉,但要求确实是高的。特别是对于比较土豪的金主,这次因为林默,她的金主不要她了,这笔账,她Kanna米是真真切切记在心里的。

“是吗?我可不这样认为。”

林默不置可否,既然解释无果,那她再怎么挣扎也是没有任何用的,倒不如走掉来得干净利落。她微微一笑,有些抱歉地说道:“既然米小姐你不相信,那我也无需再多说,就这样吧。我要去找我的未婚夫了。”

Kanna米继续保持着高贵冷艳的模样,其实心里面已经在抓狂,这个女人怎么那么不懂女人啊!就不能多求求她?万一她一心软就答应不跟她作对了呢?

可林默没有想那么多,说完该说的,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姿柔,她来了。我看到她了。”齐丰沁伏在桌子上低语,周围人多嘴杂,为了最后的成功,她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唐姿柔神色安然,淡淡地“嘘”了一声,她同样也不希望打草惊蛇。轻轻拿过高脚杯挡住林默望着她这边的脸。

“你给他打电话了吗?为什么还没有来!简直是太慢了。”反正她就见不到林默好,看到她被一群男人邀请跳舞她心里就很不爽,恨不能跳上去撕了林默那张漂亮的脸蛋。

齐丰沁目不转睛地盯着林默的的一举一动,咬牙切齿地想:这个林默真是个狐狸精,居然有那么多男人邀请她去跳舞。她想起上午林默穿着那件被她撕坏的礼服就生气,明明她都已经给她弄坏了,谁知道居然还可以改造。真的是要气死她了。

听到唐姿柔问她给林默的前男友打了电话没有,她偏头,眨了眨眼睛道“我打了,并且还奉劝他不要错过林默这么好的姑娘。他说了要过来,我也不知道这人靠谱不。”

毕竟她也不了解林默的前男友白易到底是个什么性子,不过,看着林默的模样,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好男人吧。她嗤之以鼻。

齐丰羽接到手下的电话,知道林默醒了的消息他的心情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波澜。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齐丰沁和唐姿柔两人,他的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

不知道这二个女人在搞什么鬼,不过,他不用想也知道,准是和林默有脱不了的关系。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齐丰羽就等着看,林默到底有多厉害,能不能斗赢这两个头脑简单的女人,虽然他认为唐姿柔和齐丰沁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但林默和她们比起来,简直好得不止一星半点。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唐姿柔等得都差点睡过去了,那所谓的“林默的前男友”却还是没有出现。

齐丰沁也是同感,她们开始还以为只要林默的前男友一出现,再加上他们之前的煽风点火,林默迟早会扔下齐丰羽和她前男友走。

但结果呢?那人连个影子都没有看见,真是的,又白忙活了,熬到晚上九点,娇生惯养的齐丰沁终于受不了了,给唐姿柔打了个招呼便回家睡觉去了。

可心意已决的唐姿柔怎么会放弃,她一遍遍地往自己嘴里灌酒,希望自己使自己清醒一点。她一介女刘,又喝得了多少酒?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她便咬咬牙转身离开了。

齐丰羽本是在房间里和自己平时经常玩得不错的几个兄弟喝酒,有一个兄弟问他林默去了哪里,他眸子凉薄,端起高脚杯慢悠悠地抿了一口。

“她身子不舒服,我送她去楼上休息了。”没有过多的话。似乎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林默和他只是挂名未婚夫妻的这件事情只有他们齐家的几个长辈知道,而他也并不打算告诉他们,因为这一群人大嘴巴的太多,消息走漏的话可不得了。

虽然前些日子他们几个兄弟还在议论到底是什么样的美人居然可以让流恋于花丛中的纨绔公子折腰,今日一见到林默的风华,他们只能竖起大拇指赞好。

林默通过问了几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男子,总算是知道了齐丰羽所在的包厢号。问了多次,是想确定一下,以免搞错了丢人。

“笃笃。”

众人原本谈得欢快,突然听见一个敲门声,喧闹一下子就听下去了。然后人群中有人解释道:“可能是送酒来的,大家继续,继续。”

齐丰羽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林默那女人找上来了……

包厢里面太过喧闹,林默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谈些什么,不过“请进”这二个字,她是着着实实没有听到,既然已经做过该做的礼仪,那她便不客气了。

们被一下子打开,众人不明白是什么情况,纷纷扬起头看向这边。

林默脸上没有其他什么多余的表情,可就是这样才穿出了一种冰山美人的美感。

头发随意披散在肩,给女人添了一份与众不同的自然美。

她踩着小碎步向齐丰羽所在的位置走来。刚才一看整个包厢的时候,她就一眼看见了他,那张慵懒和张狂,真的不是谁都可以装得出来的。

齐丰羽眯着眼睛,恨不能把眼前这个美丽到极致的女人抱回家藏着,不让任何男人看见她的美丽,不过,他一下子又将思绪拉回,考虑她身上的衣服究竟是如何而来。

“仙女,我好像看见了一个仙女,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看见了,真的好美啊。”说话人的口水已经流了一地。

“你们收起口水吧,那可是我们丰羽哥的女人。”

走到齐丰羽面前,林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二人对视良久,好久她才说出一句:“谢谢你送的药,还需要我留下吗?不需要的话我就先走了。”

齐丰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猖狂,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让他这样猖狂的,但林默还是想要不由自主地靠近他。

他的衬衫白的有些晃眼,林默想别过脸不再看,下一秒齐丰羽就自来熟地揽上了她的肩。“各位,我和你嫂子还有一点事情,就不奉陪了,今晚算我的,你们慢慢喝。”

丢下这一句齐丰羽就揽着林默走了。

“那几个记者还没有走,我们也不能走,你得帮我把之前那个绯闻给去了,不然。林氏那边……”齐丰羽笑得高深莫测,他知道,林氏是她的软肋,无论如何,她都会答应的。

林默的脸几不可见地白了白,手暗暗握成拳,良久才道:“我知道了,走吧。”

她的打算是希望等到林氏渡过这一次危机后她再澄清,可现在看来,局势已经不容她的掌控了。

齐丰羽勾唇一笑,那笑容看起来有鄙视的意味,紧了紧揽着林默的手,“今晚有一个顾家三小姐的生日宴会,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舞会。而你下午的时候因为重感冒没有跳成舞,那几个记者也没有拍到我们恩爱无比的照片……我想,不用我多说,你应该是知道该怎么做了对吧?”

他已经尽力说得简单,林默也听懂了,她微微一笑,不反驳,乖巧地应“好”。

陪她跳一曲舞,秀恩爱,抢人家顾三小姐的风头,然后就完了,她才可以回家。

“你这身上的礼服,是怎么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件礼服,应该是Ever手上的第二系列礼服——天使之恋?”

林默不喜欢撒谎,她觉得她也没必要撒谎,“是,这的确是出自Ever手上。”

“谁送的?”

“顾七少。”

第十九章 顾七少的“女朋友”

林默站在林宅外面,等了齐丰羽将近十五分钟。

她不是个急性子的人。

虽然知道齐丰羽有故意的意味,但她还是没有办法地告诉自己:“再等五分钟,如果他再不过来,我就一个人去好了。”

去齐家的这件事情,刻不容缓,顾七少那边已经在着力解决,但是齐家那边,齐丰羽一点也没有要去替她解决这件事情的意思。

而齐家嘴碎的人又特别多,就说齐丰羽的那个表妹齐丰沁吧,她开始一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不是个单纯的女人。

如果她再不过去解释清楚,恐怕不到下午,齐家就会变了天,那时候就不得了了,全家除了爷爷一起对付她。

她就是有三头六臂,也经不住那么多人啊。

在大约三分钟过后,齐丰羽的车才出现在了林默面前。

动手摇下车门,一张俊美带着一丝冷咧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林默当下便上去拉开车门,边拉边说:“齐总,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故意刁难吗?”

齐丰羽嗤的一笑,嘴角嘲讽,忽略她说得最前面的二个字,说:“你可以这么认为。”

而后,潇洒的踩着油门,绝尘而去。

车一下子便消失在了林宅门口。车上林默俏脸微扬,看向开车的齐丰羽,道:“齐总,听你今天一早的口气,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啊。”

那是当然,他昨天好不容易找了个可以洗拖嫌贫爱富罪名的好机会,谁知道给搞砸了,不过到底也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害的,要是她不公布他和唐姿心吃饭时的照片,他会成今天这样吗?

齐丰羽现在的心情只能用六个字形容,他转头看她。“你知道吗?我现在把我此时的心情用六个字给你形容出来。”他嘴角勾起,做出一副杀伐果断的样子:“我真想掐死你。”这话说完的时候,眼角翘起来了一横,显出他此时的生气。

哦,听他说话的口气,她觉得还蛮荣幸的,能让齐家大当家的齐总裁想掐死她,她挺荣幸的。

林默脸色淡淡,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林默真的感觉很荣幸。”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顺道呛一下齐丰羽这个可恶的男人,不过齐丰羽看起来好像也是不被她逼得太过严重,他一般是不会拿林氏威胁她的,比如,现在。

齐丰羽气结,可又没有办法反驳,只能再找话题来刁难她。“你刚才是叫我齐总了吧?昨天我不是说过,让你叫我丰羽。你耳朵是聋了呢还是听不懂我说的人话?”

看吧,他说话三句中总有二句是刁难她的,还有一句,是对上一句的解释,如果她说没听见,那就代表她耳朵聋了,如果她说不知道,那就代表她不是人,听不懂人话。

林默可不愿意做傻瓜,所以她用上一次他说过的话和口气堵他,顺便还悠闲地整理衣服装无辜:“齐总你是在人多的时候告诉我,让我叫你丰羽,可你并没有说,要我在只有我们二个人的时候继续叫你丰羽啊。难道不是吗?”

“你!”齐丰羽感到一阵气血往上拥,他咬咬牙,想着自己不能和她一个女人见识,便闭嘴,不再言语。

林默牙尖嘴利,好,是真的好啊!那他就等着看等下到了齐家,她该怎么应付那一大家子人,反正他是不会帮她的,她自己捅出来的篓子,为什么要他去填。

林默知道她是成功把他给堵生气了,也就乖乖的等着他恢复心情。把视线投向了外面的风景。

看了一会风景,她便开口跟他找话题,缓解刚才剑拔鹜张的气氛。

“娱乐报纸上的事情你怎么看?”她状似不经意地问他,其实只是想从他嘴里套出他知道多少的消息。

齐丰羽冷哼一声,眉目间还有刚才余怒未消的架势。”还能怎么看,我的未婚妻给我带了绿帽子。”

“我没有!”林默难得一见地发怒,语气是愤懑的,甚至,还带着那么一点委屈,很快地她就整理好她的情绪,淡淡道:“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都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况且,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不是吗?你又何必那么在意。”

意思就是,我跟你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我都不在意,你又何必在意?

是啊,她都不在意,那他到底是在在意什么?齐丰羽懊恼地转过头,解释:“你以为我在意你?呵,真是想多了,我只是在意我们齐家的名声。还有,看在你是我挂名未婚妻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一句,那顾七少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最好离他远点。”

所以,最后一句话,是有关心她的意思吗?林默愣了愣,最终还是道:“齐总,我们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关系,我和顾七少……是朋友,还希望你不要在我面前说他的坏话,我会很不舒服。”

朋友?!她和顾七少居然是朋友?真的是要笑死他了,这A市谁不知道顾七少风流无比,又财大气粗,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往他身上贴呢。

可以这样说,顾七少睡过的女人数不胜数,但是,他的身边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玩得好的女性朋友,这个没有原因,只是因为,他身边的所有女人都被他睡过,他哪里会有什么朋友?

齐丰羽觉得,这林默是在跟他夸大吧,鬼才相信她和顾七少是朋友,除非……她也有意往顾七少身上贴。于是他扬起一个笑,瞥了她一眼讽刺的说:“哦,是朋友?我看是女朋友吧?”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说这话时语气有多么的酸,以至于后来林默问他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想这样说时,他才好好地想了想回答她:“可能是因为一早,我便已经喜欢上你了吧。”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林默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酸,只是以为他是在讽刺她。“随便你怎么想好了,我先睡一会儿,到了齐家你叫我。”

齐丰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眉一横,“不准睡。”

“为什么?”

因为齐家的别墅是在郊区一处有山有水的地方,路有点远,齐丰羽开车,要用一个半小时,所以说,她才想补一下眠。这是第一个原因。

“没有为什么,反正就是不准睡。你睡也可以啊,那就睡一天一夜吧,我才不会叫你。”语气中是满满的赌气意味,他自己,却没有察觉到。

林默敛眉,算了,不睡就不睡好了。本来她是想着等下可能要很费经历地对付齐家人,所以才想补眠,这是第二个原因。

“还有多久才能到?”

齐丰羽看了看导航,还有三十公里,将近半小时左右吧。也或许半小时不到,因为,他已经迫切地想看到林默出丑的样子了。反正是在自己家,又没有记者,她不是经常喜欢堵他吗?那今天就让她好好儿见识见识,齐家的本家到底有多会咄咄逼人。

他从小生活在齐家,早就领略到了齐家那些大姑大嫂的逼人威力。以前他很厌烦,现在却有一种期盼,希望她们能把牙尖嘴利的林默给堵一堵,挫一挫她的锐气,免得她老是那么的爱堵他,那可就不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