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场错爱一场梦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6:08

一场错爱一场梦

一场错爱一场梦 冰弦冷涩 著

已完结 聂逸尘,陆云苏,童正 种田 重生 灵异 空间

爱了那个男人十五年,换来的是无穷无尽的折磨。陆云苏遍体鳞伤,泪流满面:“聂逸尘,如果有来生,别再让我认识你!”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8章 让你离了这牢笼

“靖北候爷是承祖荫袭的爵位,曾祖在圣祖皇帝时,有从龙之功,公孙家为保大锦天下,先后有四位儿郎战死沙场,是京里有名的功勋世家,只是如今天下太平,到了候爷这辈也没什么战事了,家势才稍弱了些,但圣寵仍是不衰。”说起这些候门世家来,五姨娘果然如数家珍,因着是联姻的对象,脸上更泛出与有荣焉的光彩。

但谨言听了脸色却沉了下来,疑惑地看向五姨娘,冲口说道:“公家的长公子?不是与二姐姐议亲的那个么?怎么会又改成我了呢?”

一连串的问话,让五姨娘有些错愕,她多年来幽居这间小院里,消息闭塞,对院外的事情不闻不问,还真不知道这事。

谨言看她这表情就知道在五姨娘这里再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便想告辞,又怕五姨娘担心,就安慰道:“这事有些蹊跷,您也别担心,想毕老祖宗是有成算的。”说完,又塞了几颗银锞子在五姨娘手里。

五娘忙又往她手里塞,眼里含了泪,“通共就那么点子月例钱,你手头也不宽裕,怎么还给我?”

谨言也湿了眼,语气却真诚:“娘亲,您就收下吧,只是一点子孝心。”

听到那句娘亲五姨娘心尖便是一颤,终是拗不过她,便含泪收下了,见她要走,却慌了,“留下吃饭吧,我。。。去做几个小菜!”

谨言心里有事却实很想走,可王姨娘眼里有殷殷期盼,心便软了下来,依言又坐下了,王姨娘便进去换了衣服,出来时又是那套村妇装束,见谨言看着她,便讪讪地笑了笑:“穿着方便,我不在意那些的。”说完便进了院后的小厨房。

看着那道纤弱的背影,谨言在心里默默道: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离了这牢笼,给你幸福快乐的生活。

吃过饭,五姨娘又在后院里摘了些黄瓜给谨言,这倒是谨言自己讨的,古代没有很好的润肤用品,虽然年岁还小,但是可以保养滋润总是好的。

回到自己的小青园,琴儿正在搬了冬春两季的衣服出来晒,见她回来,忙迎了上来,谨言看着那大堆衣服就对棋儿道:“你去拿了我前儿个做的那块帕子出来,去送给侍书姐姐,就说谢谢她的衣服。”

小姐的绣功可是府里有名的,心思又奇巧,绣品里常有些模样夸张,却又十分可爱的小动物,府里的小姐丫环们最是爱她的绣品,只是小姐性子清冷,不爱跟园子外面的人打交道,更是很少拿自己的绣品送人,所以,她的绣品,倒成了府里小姐们难得一求的好东西了。

这会子却突然反了常态,要自己去送块绣帕给侍书,怕是为了在五姨娘那打听回来的事吧,棋儿思量了一会儿,心里便透亮的了,点头应是,快步去了内室,拿了绣品出和琴儿浆洗过的那身侍书的衣服出去了。

谨言在松荷园里沾了一身的酸臭味,便说要洗澡,琴儿便丢了手上的活计,吩咐小丫头四儿去张罗热水,自己去准备衣服。

第019章 去流云河边踏青

那是三月初三青草节,得了老祖宗的允许,顾默言带着画眉和几个家奴去流云河边踏青,春日和暖,青草葱郁,河摊上遍布着娇艳的紫云英,流云河边三三两两都是出门踏草赶节的丫环小姐,解了冻的河面上,来来往往的绣船,花船,船上莺歌燕舞,琵琶儿弹得叮咚的响,好一派热闹的景象。

她对从小就对自己相貌很自信,又因着才名,哺一出现,河滩上的游玩的公子哥儿便一个一个的向她投来钦慕赞赏的眼神,只是她性子孤傲清冷,一般的公子哥哪能被她看在眼里,看向她身上的眼光越多,她的脸色就更为清寒。

她与画眉采着紫云英,一朵一朵串起来,结成花环儿,这紫云英最是娇嫩,在河滩上成片成片的开着,阳光下,整个河滩都染成了朦胧的紫红色,甚是好看,尤其微风拂来时,小碗儿似的花朵儿就齐刷刷地弯腰点头,很美,野生的花儿自有一股子清新自然,比起相府里那些人工培育的名花来,更让人赏心阅目。

顾默言爱刹了这河边美景,偏这美景里出现一个不和谐的身影,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村姑,背上背着个竹篓子,拿着把镰刀正挥刀一把把地割着紫云英,不到片刻,连成一片的紫色花儿便被割出一个黑色的大坑,就像美丽的织锦上被捅破了一个大口子,很刹风景,顾默言很愤怒,自己出来游玩的好心情瞬间被这无知村妇给破坏了,脸色阴沉了下来。

那些跟在她身边搭讪的公子哥儿立即看出了美人心中的不豫,有讨好者便上前去训斥驱赶那村姑,不过,在河上游玩的都是读书人,又不愿在美人面前做出太粗俗的行为,美人清雅高洁,自是不愿看到对弱小动粗的,所以,那些公子也只是好言规劝着那村姑,告知她要如何保护自然景观云云,村姑不肯走,哀哀央求着,仍想再割些紫云英回去。

顾默言的脸色更冷了,画眉当然也知道自家小姐很不喜欢那村姑,手一挥,跟在她们身后的相府家奴便上了前,扯抢了那村姑身后的竹篓便丢到了流云河里,还有人一脚踹在了村姑腰上,村姑哭喊着向河边跑去,相府家奴在外面向来是横行惯了的,有个大胆的就一脚将那村姑踢进了河里。

河边一时人声大作,也有几个好心的人抢到江边想要救起那名可怜的村姑,但河水湍急,水面冰寒,冲到河边的人便犹豫了起来,正着急着,一个年轻青袍公子从河上船中跃起,明明丈远的距离,却是如天神般踩着水,脚不沾湿地飞跃过来,在那村姑沉入河中的一瞬提起她的衣领,将村姑救上了岸。

村姑吓破了胆,又湿了一身,寒风中瑟瑟发抖,那年轻公子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长袍,披在那村姑身上,露出内里一身劲白色装短打,和结实修长俊挺诱人的身板。

顾默言还是第一次见到那样俊秀清逸的人,尤其刚才那惊才绝艳的一手功夫,更让她这个花信女子心神萌动,原本清冷的眼眸中出现一丝迷离。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