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匹夫的逆袭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7:19

匹夫的逆袭

匹夫的逆袭 骁骑校 著

已完结 刘汉东 仙侠 豪门世家 古言 架空

身患绝症最后一搏的老警察,为婴儿奶粉和房贷不择手段的私家侦探,阴魂不散的神秘杀手,三路人马的目标都是租住在城乡结合部出租屋内的大叔与萝莉,暴雨来临前傍晚,每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无处藏身

东去的运煤火车上,刘汉东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短短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太多,他的脑子处理不过来了,右手又开始流血,腰间的伤口被汗水浸湿,火辣辣的疼。

刘汉东腰上绑着一个帆布腰包,里面放着他所有的家当,正是这些退伍证、身份证、银行卡、钥匙、手机、墨镜,硬币还有一枚三等功奖章挡住了大部分刀捅,让他侥幸活命。

脖子上被勒出一道淤痕,微微肿了起来,如同戴了条肉项链,对方是下了死手的,因为绑票被发现他们要灭口,这个借口似乎有些牵强,刘汉东觉得对方从一上车就准备杀自己。

他们为什么要绑架那个小女孩,刘汉东并不关心,他现在自身难保,绑匪的同伙分明是警察中的败类,他能迅速运走受伤的两名劫匪,说明一直有人在后面跟踪……想到这里刘汉东脑子里灵光一闪,这帮人分明是要嫁祸给自己。

昨天的淮江晨报上有一则消息,说不久前在郊区猥亵杀害年轻女乘客的黑车司机某某被起诉,或被判处死刑,刘汉东没有电脑,手机不能上网,报纸是他惟一的消息渠道,这则不经意看到的新闻出现在脑海里,让他迅速联系在一起。

刘汉东不敢相信警方的侦破能力,撞毁的汽车是自己的,带血的匕首上有自己的指纹,拒捕逃亡的也是自己,跳进淮江也洗不清,绑票加上杀人,妥妥的枪毙死罪。

他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分析,那辆报废普桑是自己花五千块从小修车厂买的,黑市交易连身份证也没出示,大架号无从查证,车牌照更是花四百块买的假货,警察想从这些线索入手查到自己的身份并不是很难,但起码需要一些时间。

没人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即便是找到被绑架的小女孩也于事无补,因为她很可能没见过绑匪,或者不清楚绑匪有几个人,自己难保不被她误认为是坏人一伙,若非这样,她就不会逃跑。

火车继续向东行驶,警察们如果不傻,一定知道自己扒车逃跑的,车上并不安全,刘汉东瞅了个机会跳了车,沿着火车道慢慢往回走,天开始下雨,越下越大,天际有闪电划破夜空,紧跟着是滚雷阵阵,附近有一座涵洞,每到晚上躺满了拾荒者和无家可归者,淋透的刘汉东走过去,在涵洞下找个空位置坐下休息。

旁边睡着的老头爬起来盯着他看,夜幕下眼镜片闪着幽光,刘汉东有些警觉,往后挪了挪,那人问:“受伤了?”

“嗯。”刘汉东不想多说话。

“消消毒。”老头递过来一个250毫升装的二锅头白酒。

刘汉东接了,掀起衣服淋在腰部伤口和右手上,酒精的刺激疼得他猛地缩了一下,老头从自己被子里扯出一坨棉花,用打火机点燃,示意他别动,一把按在伤口上,很神奇,血竟然止住了。

“谢了,拾荒的?”刘汉东道。

“上访的。”老头转身躺下,又睡觉了。

天不亮的时候雨停了,刘汉东从涵洞离开,外面道路泥泞难走,他走了很久才搭上一辆进城的私人长途客车,花了五块钱到长途客运站,转乘公交车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这是一栋六十年代的四层筒子楼,刘汉东住在西头顶层,夏天酷热难当,厕所是公用的,经常堵塞,惟一的好处是房租便宜。

房子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两套换洗衣服,一床被褥,被子是刘汉东的妈妈亲手套的,他估算警察不会这么快找上门来,所以想把自己的东西拿走。

刚把被子叠好,楼道里就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早上八点出头,楼里不可能来这么多访客,他探头出来,看见下面楼梯上一群男子鱼贯而上,一水的黑T恤,板寸头,金链子,一看就是混社会的。

刘汉东直觉这些人是来找自己的,筒子楼只有一条楼道无法逃命,他住的这间屋窗户装了铸铁栏杆出不去,唯一的通道是上天台,顺着排水管或者防盗网爬下去,可是出来一看,通往天台的铁门挂了一把大号三环铁锁,此路不通。

混混们已经上来了,看见刘汉东之后,慢慢拿出了包在报纸里的长刀和镀锌钢管,一言不发走过来,刘汉东后退几步,从自家门后抄了一把大号扳手猛冲过去,他知道此时不拼命,就没有命可拼了。

对方没料到刘汉东这么生猛,连退了几步,但后面的人还在继续上,领头的彪形大汉用刀指着刘汉东道:“剁死他!”

刘汉东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幅画面,自己被砍成一堆残肢断体,妈妈在旁边痛不欲生,一瞬间他浑身充满了力量,瞥一眼楼下,猛然扑过去,将那彪形大汉撞向栏杆,六十年代的老楼栏杆早已腐朽不堪,在大力撞击之下断裂,那人从四楼跌下,刘汉东紧跟着他一起跃下,两个人重重摔在下面水泥地上,有了人肉垫子做缓冲,刘汉东依然摔得眼冒金星,耳朵里嗡嗡直响,回头看去,楼上那帮人正狂奔下楼,其中一人从腰间拔出了手枪。

“砰砰”两响,第一发子弹打在水泥地上溅起一团碎渣,第二发子弹打在刘汉东后背上,就感觉被火烫了一下,不很疼。

身下的彪形大汉口鼻渗血,纹丝不动,刘汉东爬起来就跑,奔到楼前就见远处两辆警车疾驰而来,赶紧掉头跑,他搬到这里住的头两天在附近转悠了好几圈,地形摸得很熟,很快就钻进了卖鸡鸭青菜的早市,摆脱了追兵。

后背中了一枪,现在开始疼了,刘汉东从路边晾衣架上扯了件衣服披上,在人流中穿行,跳下四层楼那一瞬间的勇气已经消散,现在是深深的后怕和疑惑,先前绑匪要杀自己还能想通,今天还穷追不舍就有些难以理解了。

一个小女孩从面前经过,刘汉东忽然醒悟,绑匪肯定以为那个肉票被自己藏起来了,他们不是来杀自己,而是来找人的。

无端被卷入一场突如其来的案件,刘汉东觉得自己的运气坏到了极点,眼下谁也指望不上,要活命,唯有靠自己。

他走到一家卖烟酒的小铺前,看到公用电话,想到昨天还没给妈妈打电话,犹豫片刻,他还是打了一个电话,是继父接的,刘汉东直接挂掉了。

丢下一块钱硬币,刘汉东拿了一张淮江晨报直接翻到八版案件聚焦栏目,依然连载着黑车司机杀人案的后续,没有昨夜案件的任何报道。

晨报案件聚焦栏目的记者平时闲的蛋疼,鸡毛蒜皮的邻里纠纷都要报道,昨夜这么重大的案件居然不报道,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警方仍在破案不想扩大影响,二是有人把案子捂住了,就像那两个凭空消失的劫匪一样,这事儿的水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得多。

后背刺疼,刘汉东伸手摸了一下,子弹隐隐在皮下并未深入,想必是六-四小砸炮的威力太弱,流血很少还能坚持,刘汉东决定到昨夜案发现场去看一下,兴许能发现蛛丝马迹,还是那句话,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路边停着一辆不起眼的奇瑞轿车,车上积满灰尘,起码一月以上没人动过,刘汉东将钥匙串握在手里,防盗门的四棱钥匙尖从手指缝里伸出,走过去一拳打碎车窗玻璃,钻进驾驶座,拿下仪表板下的挡板,扒拉出几根电线来,找出两根一擦,汽车发动了。

半小时后,刘汉东来到了昨夜案发地点,道路上依然车水马龙,尘土飞扬,挖土机轰鸣着,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来往穿梭,一派繁忙景象,撞毁的普桑早已被拖走,现场看不出丝毫发生过车祸的痕迹。

刘汉东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观测现场,他打量着那堆水泥预制板,昨晚后座上想绞杀自己的家伙甩出去,脸被钢筋贯穿,但并没有当场死亡,想在短时间内救走他几乎不可能,因为贸然拔出会造成二次伤害,除非……把整个预制板抬走,他再次观察,这一堆预制板比其他堆积预制板要少一块,自己的猜测没错,对方具有在短时间内动用工程机械的能力,兴许这工地上都是他们的人。

再看周围情况,现在是夏末,树木繁茂,庄稼茂盛,不远处有一个村庄,人在黑暗恐惧无助的情况下一定会向着光明的方向走,编织袋里的女孩很可能在那村庄里。

刘汉东回到车里,正要发动,忽然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上有个人,急转身,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正盯着他。

是昨晚那个女孩。

踏破铁鞋无觅处,要找的人竟然送上门来,刘汉东抑制不住的激动,他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你得帮我作证,不是我绑架你的,别害怕,我送你去派出所。”

女孩一听派出所三个字,立刻露出惊恐神色,猛摇头。

刘汉东一脚刹车停下,问她:“你家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女孩依然摇头,看起来焦灼万分。

“这也不去,那也不去,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叫什么名字,你会不会说话?”刘汉东怒道,这女孩怎么问都不说话,真急死个人。

女孩依然摇头。

刘汉东明白了,这女孩是个哑巴。

第5章 乖巧的丫头

小帆不辞而别,这个不会说话的女孩外柔内刚,很有性格。

刘汉东立刻下楼,匆匆下到三楼的时候,小丽正好从屋里出来,一脸惊喜道:“东哥你来了。”刘汉东点点头,径直下楼,小丽趴在阳台上喊道:“东哥,你干什么去?”喊声惊动了楼下正在整理网线和路由器的朱小强,抬起头来扶一扶鼻梁上滑落的高度近视镜,就看到刘汉东风一般冲了出去。

刘汉东赤着上身来到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哪还有小帆的身影。

他抬手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小帆一个身无分文手无缚鸡之力的孤女,面对的是凶残阴险的杀人绑架罪犯,此时肯定在满城搜捕,现在把她推出去,自己还配当个男人么。

一支烟的工夫,再快也跑不到哪儿去,刘汉东朝北追去,因为这个方向是进城的,追出去五百米,依然没找到小帆,兴许是方向搞错了,铁渣街四通八达,小帆不熟悉地形,朝任何方向走都是有可能的,刘汉东换个方向继续找,在外面足足绕了一大圈,依然一无所获,心中懊恼自责不已,慢慢走回了出租屋。

一进院子,就看到小帆和一帮妇女站在水槽旁洗衣服,她虽然不会说话,但用手势和别人交流的很顺畅。

刘汉东如释重负,又有点生气,小丫头并没有不辞而别,而是和群众打成一片,洗衣服去了,白费自己瞎跑一大圈。

小帆全身上下的衣服鞋子都换了,现在穿的是人造棉的睡衣裤,上面印着灰太狼和喜洋洋,脚下是一双水晶拖鞋,原来穿的t恤和牛仔裤都洗了,挂在晾衣架上,她也看到了刘汉东,表功一样举起塑料盆里正在洗的衣服,是刘汉东的衬衫。

“她大兄弟,把裤子脱了给你洗洗,连个换洗衣服都没有,真造孽。”一个妇女说道。

刘汉东脸上一红,连说谢谢不用。

妇女回屋,拿出来两件沙滩裤和背心,丢过来道:“先拿去穿,有钱再给姐。”

这妇女是在街上摆服装摊的,这些衣服虽然都是山寨货色,但质量还算不错,刘汉东道声谢,拿了衣服上楼换了,原先穿的牛仔裤沾满灰尘污渍油渍,硬的象铁,拿下来之后,小帆想洗,根本搓不动,还是刚才那个妇女抢了过去,丢在自己盆里,一边防水冲一边说:“丫头,你哥真邋遢,这裤子有年头没洗了。”

遮阳棚下,麻将桌旁,包租婆扭头吼了一嗓子:“节约用水啊。”

大家嘻嘻哈哈,继续洗衣服。

刘汉东挠挠头,觉得自己无事可做,忽然想到手机一直没开机呢,便上二楼问朱小强:“你有万能充么?”

朱小强说有,刘汉东便上楼将自己的诺基亚1110拿下来,取下电池充电,朱小强不禁鄙夷道:“什么年代了还用1110,不如办一个5230了,便宜又实用,性价比绝对高。”说着拿出自己的5230来显摆着。

刘汉东道:“哦,5230么,不是那啥专用机么?”

朱小强笑了:“吊丝专用机是吧,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是吊丝,我为自己代言……”

忽然摆在桌子上的神舟笔记本电脑右下方闪动起来,是一个QQ头像,朱小强忽然兴奋起来,扑过去颤抖着打开,不禁大失所望,对话框里是自动回复:洗澡去了,有事请留言。

朱小强怅然若失,打出一行字来:“你最近感冒了,多喝热水早点睡,别熬夜。”

又是自动回复,相同的话。

刘汉东道:“小强,我能借你电脑查点资料么?”

朱小强忙关上对话框,说可以,你想查什么,我帮你。”说着打开了百度搜索栏。

刘汉东却坐到了电脑前,先搜索了一个技术论坛,进去浏览一番,下载了几个软件,朱小强想抗议,但想想还是忍住了,心说待会儿自己删除就是,不碍事。

然后刘汉东上的是本地交管信息网,只见他眼睛盯着屏幕,双手噼里啪啦一阵敲,网页进入奇怪的界面,大串字符流水一般滚过,朱小强目瞪口呆:“你你你,你是黑客。”

“我上大学的时候是计算机系。”刘汉东说。

“哪所大学?”朱小强很感兴趣,因为他也是一名大学毕业生,就出自附近的近江市交通运输职业技术学院。

“江大。”刘汉东道,两手依然在键盘上敲击,他通过负责交管网维护的金盾技术咨询公司,进入了交管系统数据库,查找着汉兰达的注册资料。

朱小强有些失落,江东大学是百年名校,211和985都名列其中,比自己上的这种高中大专连读的垃圾五类学校不知道强出多少倍来。

“那你怎么住这儿?”朱小强很不解,江大毕业生都是香饽饽,各单位抢着要,怎会沦落到住铁渣街出租屋的境地。

“我没毕业,大一下学期就参军了。”刘汉东简短回答,他已经查到了想找的资料,那辆汉兰达的注册单位是世峰集团,这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餐饮娱乐、物业管理于一体的大型企业,在近江市乃至整个江东省的房地产业都占有一席之地。

再搜索温泉路拓宽工程,承建单位正是世峰集团下属的建筑公司,这下对上了,两名重伤昏迷的劫匪肯定是被世峰集团的人救走了,那个头部被钢筋贯穿的伤者,应该是送往最近的医院救治,这是一条线索。

刘汉东又进了世峰集团的网站,这种企业网站基本不设防,顺利进入人力资源部的数据库,查找姓古的职员,只有一个姓古的叫古长军,是集团公司保全部部长,年龄四十二岁,也对得上。

真相呼之欲出,世峰集团的保安部长古长军,出于职业需要和警方熟识,是他实施这次绑架,或许幕后还有别人,或许不单是为了勒索钱财,但这些都不是刘汉东需要进一步调查的,况且他也没这个能力,这些是警察的事情。

眼下最重要的是通知小帆的家人,刘汉东冲院子里喊:“小帆,过来。”

正在帮人家洗衣服的小帆走了过来,刘汉东先问她知道世峰集团么,小帆茫然摇头,刘汉东这才把电脑前的座位让给她道:“给你爸写封信吧,他会看到的。”

小帆想了想,咬着嘴唇坐到电脑前,打开GMAIL邮箱开始写信。

刘汉东和朱小强聊起来:“兄弟,你做什么的?”

“我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朱小强道。

“学什么专业的?”

“国际贸易。”

“听起来很厉害。”刘汉东瞥了一眼小帆,丫头敲打着键盘,打出来的都是英文。

“瞎混,破大专出来的,找不着工作,东哥你是做什么的?”朱小强问道。

“我没工作。”刘汉东道,想到自己身上一毛钱没有,晚饭还没着落,便道:“小强,借我点钱,回头还你。”

朱小强面露难色,他穷学生一枚,家里也不富裕,身上就五百块钱,还另有重要用途,可是又不好意思拒绝,好在刘汉东察言观色,看他这副便秘一般的表情,也就不强求了。

“算了,我出去看看,小帆你在这儿玩,你别乱跑。”刘汉东穿着背心就出了门,在铁渣街上转悠,想干点零活赚点钱吃饭。

工作机会还是不少的,有招货车司机的,有招熟练技工的,但都不能立刻拿到钱,刘汉东转了几个小时毫无收获,悻悻回来了。

朱小强坐在电脑前打DOTA,忙的不亦乐乎,小帆不在这儿,上顶楼一看,也没有人,回到二楼问朱小强,回答说跟邻居张大姐出去了。

张大姐就是借衣服的那位热心人,她的摊子摆在铁渣街上,刘汉东走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收摊了,小帆推着车子听张大姐说说笑笑,自己只抿着嘴笑,见了刘汉东便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展示给他看。

张大姐笑道:“别看你妹子不会说话,往那儿一站,我这生意蹭蹭的,一下午卖了五百多块钱,赶以前一星期的量了,这是大姐给她的工资,你当哥哥的可不能拿去吸烟喝酒,别跟俺家那口子一样,整天就知道喝酒赌钱。”

刘汉东挠挠头,心说这哪跟哪啊,老子无辜中枪。

小帆笑的很灿烂,眯起眼睛,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小牙齿。

已经是傍晚时分,张大姐两口子带着孩子住在二楼,孩子上小学,她又做生意又做饭洗衣服,还要接孩子放学,根本忙不过来。

出租屋不通煤气管道,做饭用的是电磁炉,小帆指着案板菜刀炒锅,表示自己可以帮着做饭,张大姐欣喜万分,给小丫头指明油盐酱醋的位置,匆匆接孩子去了。

小帆厨艺很好,手脚麻利,做事井井有条,看切菜的动作就知道练过,煎炒烹炸样样精通,火候掌握的很好,炒出的青菜碧绿喷香,肉丝嫩滑可口,还拌了一碗黄瓜凉皮,放上蒜泥,淋了一些香油,等张大姐回来,一桌饭菜已经就绪。

张大姐啧啧连声,她儿子把书包一放跑到饭桌前,拿起筷子就吃,还说妈妈你今天做的菜真好吃。

“是你小帆姐姐做的。”张大姐乐呵呵道。

小帆解下围裙,指指楼上表示要走,张大姐一把拉住她,按在饭桌前说:“一起吃。”想想又冲楼上喊道:“大东,下来吃饭。”

刘汉东正在天台上给妈妈打电话,手机充好电开了机就接到一条信息,是妈妈用继父手机发来的,让他打电话回家。

刘汉东的老家在江北市,他的亲生父亲八十年代死在云南前线,小的时候,每年妈妈都带刘汉东去麻栗坡烈士陵园祭扫,后来妈妈又找了一个男人,是个退伍军人,刘汉东不喜欢他,和继父基本不说话。

妈妈在电话里说,有人打电话找你,儿子你惹什么祸了?

刘汉东心里一紧,知道警察根据身份证号查到了自己老家,兴许这个手机号码也被监控了,他忙说我没事,妈你别担心我,就这样先挂了。

挂断电话,抠下电池,又把SIM卡取下,刘汉东才放心,这时听到下面有人喊自己,下去一看,碗筷已经摆好了,张大姐笑眯眯说:“这都是你妹妹做的菜哦,今天做的米饭有点多,大东你多吃点,喝啤酒么,大姐给你买去。”

刘汉东忙说不用,谢谢大姐,端起碗来吃饭,疑惑的看了小帆一眼,这丫头不像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倒像是小保姆出身啊。

吃完饭,小帆又抢着刷锅洗碗,此时朱小强也吃完泡面出来了,夕阳西下,铁渣街上的洗头房都亮起了霓虹灯,十元休闲,温州发廊的灯箱在夜色下闪烁,铁渣街进入了黑夜模式。

晚上如何睡觉,这是一个大问题。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