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传奇再现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7:19

传奇再现

传奇再现 伪戒 著

已完结 林军 古言 穿越种田 言情 空间

青涩的少年负气离开家乡。四年过后,林军满脸沧桑载着荣耀归来!钢筋水泥浇筑的城市里,故人不在,传奇退隐……面对家人的指责,朋友的轻视,他也曾徘徊在十字街头,与兄

精彩章节试读:

第31章 烧香拜佛

在H市,大部分的建材市场和原料工厂都在呼兰、江南等地,而林军等人所跑的这条线就是呼兰的线,主要运输的货物,就是板材和隔热板等物品。

按理说这活儿比较带劲,因为它的运输价格不比砖头子,钢筋,还有废物垃圾等材料少,而且还不伤车。可如此划算的活儿,只要脑袋没有泡,那谁都想接过来,所以,拉这种货的车主之间矛盾挺大的。

不过,由于王涛也在这边干活,所以,于亮和林伟与他驳火在国会门口的战绩,也传到了这个圈子里。是以,暂时没有人敢跟林军这帮人嘚瑟,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几个小伙子挺抱团,轻易不好欺负。

风平浪静的过了大概一周,林军几人该拉活儿,拉活儿,而且闲暇之余还认识了其他几组车的司机,大家没事儿在一块玩,扯扯犊子,唠会嗑,相处的也挺好。所以,在外人看来,这是有点要形成小团伙的意思了。

但刚加入进来的方圆,有点不安于现状。他通过仔细观察发现,给车主派活的人叫周哥,这人权利很大,只要是在北伐运输队的司机,都得听他调度。而北伐运输队的在编车辆足有四十几台,平时需要排班接活,所以,方圆敏锐的意识到,这里面有运作的可能性。

……

这天晚上八点多,方圆的车送了一趟活儿后,就停在了建筑工地外面,而于亮和张小乐正在远处支个桌子,跟几个朋友玩扎金花呢。

“老方,回来啦?”于亮看见方圆,笑着问道。

“啊!刚送一趟,军呢?”方圆跳下车,穿着有些脏的工作服回道。

“他刚拉货去了,得一个小时能回来吧。”张小乐答应了一句,随即招呼道:“你过来玩会啊?我他妈好像昨晚睡觉骂佛祖了,这一会输了二百多了……”

“不了,你们先玩,我进去跟周哥计数。”方圆摆了摆手,又扫了一眼四周,随后直接从车里面拽出来一个袋子,并且挺避讳他人的塞在了自己衣服里。

五分钟以后,方圆走进了周哥的办公室。

“小方啊,今天第几趟了?”周哥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烟,头发乱糟糟的像个民工。

“第一趟。”方圆答道。

“票拿回来了吗?”周哥再问。

“拿了,单子在这儿呢。”方圆点头将出货单递了过去。

周哥扫了一眼,随后在账本上记了一下数字,低头回道:“行,卸货去吧,一会排到你有人叫。”

“呵呵,周哥,唠唠呗?”方圆挠了挠脑袋,胖嘟嘟的大肉脸笑的无比谄媚。

“操,唠啥啊?”周哥一愣,抬头看向方圆也笑了。

“我对象在金店上班,她买东西有折扣价。昨天店里搞活动,她拿回来两条项链,一条自己戴了,一条我想着给嫂子戴……”方圆说到这里,非常自然的从衣服里掏出来一个礼盒,并且顺着桌子就推了过去。

“呵呵。”周哥一笑,顺手接过来礼盒就在手里摆弄,语气也挺调侃着说道:“站里仨调度,为啥给我送礼啊?”

“你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么大个人了,能不知道自己领导是谁吗?咱家四十多台车,干活的人太多了,周哥,我怕你记不住我啊……”方圆龇着白牙,笑的灿烂无比。

“呵呵。”周哥再次一笑。

“哥,我不是不懂事的人,你对我好,我逢年过节能差事儿吗?”方圆无比赤luo的说道。

“你比林军他们强多了。哥劝你一句,涛子看不上他们,你最好离他们远点。整个货场都是北伐大哥的,王涛再咋说,那也是跟北伐大哥一块玩出来的小兄弟,你们得罪了他,在这个市场里能有舒服日子过吗?”周哥把玩着手里的礼盒,轻声说道。

“兄弟是兄弟,挣钱是挣钱。周哥,这个尺度我能拿捏的好。”方圆立马补充了一句。

“你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周哥把话收住,顺手就把项链扔进了抽屉里,随即摆了摆手:“你去吧,意思我明白了。”

“好叻,周哥。”方圆也没墨迹,转身就走。

“啪。”

方圆走了以后,周哥拿起座机直接拨通了门外调度的手机。电话接通以后,他简洁的说道:“方圆,你照顾照顾,活儿往前排排。”

……

办公室外面,方圆舔着个大肚子站在门口,嘴上叼着烟,心里通透无比的同时,也挺心疼自己拿出去的项链。但他也仅仅是心疼而已,并没有任何后悔。因为什么事儿都是有舍有得,整个货场四十几辆车,但有的一天能拉两趟活儿,有的却一天能拉五趟活儿,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

另一头。

于亮玩了一个小时扎金花,大概赢了三百多块钱。他清点了一下自己的本钱,随后将赢的钱扔给了张小乐翻本,随即转身离去,准备干活。

“咚咚咚。”

于亮带上绒线手套,手里拿着板子敲了敲自卸车的轮胎,随即又扫了一眼手表,看了一眼自己的排队号码,就准备上去热车。

“嗡。”

自卸车启动,于亮开了音乐,降下车窗扭头冲着外面的调度喊道:“哥们,我这趟去哪个厂啊?”

“谁让你动车了,我给你派活了吗?”调度站在原地喝着茶水,皱眉冲着于亮喊道。

“不对啊,这应该轮到我的车牌号了啊?”于亮再次扫了一眼排号单,语气十分不解的问道。

“你那个厂子货还没出来呢,等着吧。”调度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扭头冲着司机扎堆的方向喊道:“方圆!!方圆在吗?”

“啊?”正在跟其他司机扯犊子的方圆,转过身,小跑着回应道:“咋了,大哥?”

“到你班了,去呼兰板材厂。”调度大吼着说道。

“啊!好,好。我马上就去。”方圆一听这话,顿时两眼冒光。他才回来不到一个小时,这第二趟活儿就来了,由此可见,什么叫他妈的人情社会。

方圆回应完以后,迈着大步就冲向了自家的自卸车。而他跑动的过程中发现,于亮的车就停在出口,而此刻于亮正在车里,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啪嗒。”方圆一看这个画面,顿时收住了脚步,并且小眼睛乱眨的看着于亮,挺尴尬的咽了口唾沫。

“吱嘎。”

与此同时,林军的车也开了过来。

第7章 农村抬钱

十分钟以后,一职放学,大批学生奔着公厕走来。

厕所内。坨哥从嘴里吐出一股黑烟,头发已经被熄灭的火星字烧焦,而且参次不齐,离远了一看好像被狗啃过的馒头。涤纶运动裤上烫的全是小洞,而最*部分还是在他屁股上,十万响的大地红+双响,一点没糟践,直接给裤裆崩碎了!是的,就是碎了……

坨哥的脑子一向有点萎缩,但今天却被崩的超常发挥。他从通气窗看见有大批同学走过来,立马机智的用校服捂上脸颊。因为他身上露点的地方太多了,两只手肯定捂不过来,所以,保住脸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他光着脚丫子,坑里留着一双被粘住的运动鞋,随后,坨哥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厕所。

“卧槽,乞丐服现在都整的这么没底线么?裤裆都干开了?”

“哎,那个傻B是谁啊?咋光着脚丫子,屁股还冒烟呢?”

“刷刷刷!”

正值放学时分,一职门口上百个学生,立马被坨哥的另类造型吸引了,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围观着。

“坨哥,林伟上女厕所找你妈去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句。

“恩?”

坨哥一愣,本能的拿下校服一回头,想找喊他的那个声音。但他一抬头却看见自己站在人群中央,而周围足有上百人正惊愕的看着自己。

人群中,林伟喊完便悄无声息的走了。

“卧槽尼玛,林伟!!”坨哥露着屁股蛋子,那歇斯底里的怒吼震颤了一职。

只此一战,太平核航母响彻一职,并且多了一个“厕所炮王”的称号。

……

一职后门的街道上,一台无比破旧的松花江民意面包车,缓缓停下。

“伟伟,你快点用,一定晚上六点前回来。我还得给慢摇拉啤酒呢……”民意面包车上走下来一个跟林伟岁数相仿的小孩,并且十分认真的嘱咐了一句。

“说好的奔驰宝马呢?”林军看着这个破面包,无语的冲伟伟问道。

“我认识的大哥们,集体进号里学习“创城精神”了……奔驰宝马都在看守所门口停着呢,咱低调点,对付开吧。”林伟一点没有吹牛B的觉悟,宛若在说着一件真事儿。

“卧槽!”张小乐无语。

“这崽子绝对脑袋缺根弦……。”于亮也相当崩溃。

“哎,你们别往后面坐昂,这车后轮驱动的,你们三个人压着,我看这破车都够呛能开走……!”林伟一边上车,一边嘱咐了一句。

“妈B的,咱俩也就合作这一把了……!”林军十分后悔自己信了这个傻鸟,心里觉得自己还不如去租台车上农村呢。

……

林伟和送车的朋友告辞后,四个青年就奔着五常农村赶去。

路上,张小乐告诉林军,他自己的信誉没法“抬”那么多钱。所以,他来找林军之前,联系了一个老家以前认识的大哥,这个大哥帮忙在中间牵线,但是要给人家两千块的好处费。

而林军此时经济非常饥渴,一听能抬钱,就立马答应了,因为两千块的好处费,还真不算多。

现在这个社会,如果你求一个人办事儿,他要提出经济回报,那反而是好事儿。因为大家只要用钱说话,那就不存在谁欠谁的。反过来,现在最怕的就是,别人帮你办事儿,却表面上一点回报不要,这种人情债,那比要钱还让你难受,因为你会不知道该怎么偿还。

而抬钱,是东北民间借贷的专业术语,它的形式有点像高利贷,但利息却比高利贷低廉很多,并且此种借贷只存在于朋友,亲友之间流动。所以,借款人轻易不会将钱借给陌生人,如果借,那也必须有熟人在中间担保,而且借出来的资金,一般都是农闲时期,几户农民一起凑出来的闲钱。

五常距离H市不算太远,而三个青年坐在车上,听着林伟欢乐的吹着牛B,又感觉时间过的很快,所以,大家在还聊的意犹未尽之时,车就已经到站了。

众人来的这个村,名叫保龙村,民意面包车停在了村中央位置的一家小卖铺门口,随后张小乐带着众人走进了屋。

屋内烟雾缭绕,三十平米的农村超市内,拥挤的摆放着两张麻将桌。

“瞎哥,打麻将呢?”张小乐走到最边一桌的牌局上,随后冲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中年打了声招呼。

“呵呵,来了啊,小乐!”叫瞎哥的中年回头一笑,随后和蔼的说道:“下午没啥人,我凑个人数。”

张小乐与瞎哥说话的时候,林军低头打量了他一下,但却不由得眉头一皱。因为他觉得这个瞎哥的面相实在太磕碜了,一张麻子脸不说,左眼还瞎了,眼眶子镶着蓝色的“玻璃球子”。

“瞎哥,出来说啊?”张小乐知道林伟晚上得早点还车,所以,催促着问了一句。

“不用,钱我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去村东头赵老四家取就行,回头你给他写个借条,就完事儿了。”瞎哥一笑。

“这么有力度呢么?”张小乐调侃着说了一句,继续问道:“是养牛的那个赵老四吧?我都三四年没回家了,有点忘了……!”

“对,就是他,你去吧,完了咱回头再说。”瞎哥打量了两眼林军几人,随后继续低头干麻将。

“好,那我先过去拿钱,咱回头说。”张小乐点头,随后给林军几人使了个眼神,大家就一块走出了超市。

……

门外面包车上,张小乐指挥着林伟往村东头开,而林军则问了一句:“这个瞎哥是干啥的啊?我刚才看他们玩的挺大的,牌桌上一人手里掐着一万多现金!”

“呵呵,瞎混呗。不过,我挺佩服他,这个人在五常,朋友多,人脉广,而且在农村他绝对算会混的。那个超市就是他的,但只是为了一年四季都能放赌局,专门招待一些市里过来耍钱的。他在外面据说还包了砖厂股份,但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反正啥来钱就干啥,一年挣个七八十万就跟玩似的。”张小乐随口解释道。

“吹牛B呢吧?这么有钱,为啥不去市里住啊,非得在农村猫着?”一直没怎么吭声的于亮,拖着下巴,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一看你说这个话,就不懂行,他要去市里了,还咋挣钱?”张小乐笑着回道。

“也是。”林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

另一头。

超市内,林军等人走了以后,瞎哥又打了一把麻将,随即在心里思考了一下,然后冲着桌边的人说道:“来,大栗子,帮我打一把,我出去打个电话。”

一分钟以后,超市后门处,瞎哥拿着电话说道:“赵老四啊?那帮小孩过去拿钱了,你这样整……”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