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 都市小狂医

更新时间:2019-03-24 13:31

都市小狂医 都市小狂医

都市小狂医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风恋无痕分类: 穿越架空 主角:

龙虎山,中华三大山之首。其山高三千米,山顶常年被云雾缠绕。江氏家族遗孤,自小养在深山。唯独在青梅竹马小珂面前,才会流露出温柔一面。“老头,小珂到底被谁带走的,这到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其他刘家人一听,也都炸锅了。 “这什么狗屁神医,还从龙虎山上请来的,我看是随便从哪个天桥拉来的吧?咱们家传的恍心症,什么时候在五十多岁的人身上发作过?” “我看呀,这都是晴晴病急乱投医。晴晴,别怪二叔唠叨,你就是再急,也不能相信一个骗子啊,还让这个骗子给你爷爷治病。你这是想害你爷爷,害咱们刘家吗?” “哼,爸,就晴晴这种行事作风,根本就不可能扛起咱们刘氏集团的大旗。这刘氏集团,绝对不能传到晴晴的手中。” 一时间,众人又开始了对刘晴晴的指责。 当然,这份指责也都是看在刘克云现在病重的情况。反正现在既没有立好遗嘱,也没有他的专用律师在场。若是刘克云能直接气死,再好不过。 “闭嘴,都给我闭嘴。”刘克云拄着拐杖用力在地板上敲了几下,咳嗽声也更加的剧烈。看他的脸色,原本还能活的三个小时,似乎又减去不少。 其他人看到老爷子发怒,一时间倒也不敢说什么了。 至于江海,也是脸色不悦。 虽说他懒得搭理这群人,但对于他们的挑衅,他可忍不下去。 “你是不是在上午时期发病,发病后立即昏厥,而且呼吸不顺。不仅如此,你在昏迷中是不是做着各种怪梦,我想那些梦境现在还没消散吗。”江海当下直接向刘克云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刘克云在缓和了好一会后,才惊讶的点头道:“不错,小友是如何猜到的?” 江海如实说道:“不是猜测,而是望闻。你先坐在沙发上,我为你诊脉再说。至于为何你的身体会发作恍心症,而且还是恍心症的后期直接爆发,我也很奇怪。” 随后。 刘青云坐在沙发上,江海也坐在他一旁为他诊脉。至于其他人,包括刘晴晴,都只能站在一边干等着。 反倒是刘晴晴的二叔,刘向忠显得有几分不安。 三分钟后。 江海原本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轻笑问道:“你日常的饮食应该有人安排吧?” 刘克云也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只能如实答道:“不错,有专门的人来安排。” 江海开口道:“把他叫来,我要问问。” 话音刚落,就见旁边一位老佣人走来,目光祥和,很是恭敬的说道:“神医,老爷的日常饮食都是由我来负责的,也已经负责了几十年了。” 刘克云也点点头,似乎也猜到了江海的意思,解释道:“老刘跟了我几十年,根本就不可能加害于我。而且,这恍心症是我家族的遗传病,即便是下毒也不会引发吧?” “荒唐。”江海摇头一笑,耐心解释:“这恍心症虽说是遗传病,但只要是病,都能够引出来。而且恍心症,在病根上算是心病与体病的结合,治疗起来简单,引出来就更是简单。别的不说,光是最简单的天麻,只要三餐服用,就能快速引出这恍心症。” 说完后。 江海看着老佣人问道:“那请问,今日你在为你家老爷准备食物时,是否有其他人进出过?进出的人,身上似乎带着淡淡的香味?” 提及到这一点,老佣人也陷入了沉思。 忽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神有些慌乱的看了眼刘向忠。 刘克云自然是发现了他表情的怪异:“老刘,发现什么就直说。” 老佣人面色有些为难,可还是在挣扎一会后,开口说了出来:“在昨日我为老爷您准备早餐时,二……二少爷的确是进入过厨房。而且,他进来的时候,身上的确带着淡淡的香味。” 尽管老佣人很不相信是刘向忠所为,但此刻也只能如实回答。毕竟相比其他人,他始终对刘克云忠诚。这一点,无论多久都不会改变。也因如此,刘克云才会如此的信任他。 刘向忠听到这话,立马大声喊冤:“爸,你别听他们冤枉我,我怎么可能会害你。一定,一定是老刘和这个骗子联合一起骗你的。说不定,他们是刘晴晴找来演戏的。” 江海倒懒得管他的解释,继续说道:“那就没错了,他应该是在昨日,在三餐里都下了天麻。天麻属于阴性药物,没有太主要的治疗属性,但服用久了却可以让人心智短暂失常。再加上你们刘家人都有恍心症的遗传病史,所以这天麻是最能诱发发病的药物。最关键的是,这天麻无色无味,而且被磨成粉末后,完全看不出来。” 江海之所以说天麻,也是因为天麻最容易被放在食物中而不被发现。 刘克云听到后,脸色瞬时铁青,声音深沉的喝道:“老二,跪下。” 刘向忠一听,砰一下跪在了地上,脸色有几分惨白,可还在不停的辩解着:“爸,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怎么可能会害你。这一定是他们,都是他们联合起来陷害我的。” 老佣人也有些不敢相信是他所为,所以也为他解释了一番:“老爷,说不定这都是意外呢。要不,咱们还是先调查清楚吧。我现在就去调查最近的食材,看看有没有掺和上神医所说的天麻。” 说到这,刘克云也有些犹豫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儿子会害自己。但江海说的言之凿凿,再加上刘向忠那一幅心虚样。即便他想信,也找不到什么支点。 江海看到这一幕,只能再次发声:“天麻外形如果,果皮巨臭,我想根本不可能混在食物中。要想证明是不是他所为也很简单,他既然接触过天麻,手掌心定然有几处黑点,这是接触阴性药材后的皮肤反应。虽然这种反应只是临时的,但也能持续三天之久。你们且看看他的手掌,一切自知。” 刚说完,还不等刘克云等人做出反应。 就见刘向忠慌忙看向自己的双掌,脸色瞬间大变。在他的双掌中,的确有五六处不太显然的黑点。如果不是江海这么一说,他自己都不会发现。 下一秒。 就在忽然间,刘向忠突然站起身狂奔了出去。只是在临走前,他恶狠狠的瞪了江海一眼。这一眼,像是一种无声的威胁。 当然,江海也懒得去追他。 不管咋说,这都是他们刘家的事,跟他无关。再说了,如果这刘向忠真的敢来找自己的麻烦,那江海也不介意给他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教训。 “逆子,果然是这个逆子。”刘克云看到这一幕,差点气到吐血,怒声吼道:“立马派人,把这个逆子给我抓回来。他在集团里所有的职务和股份,全都给我撤回来。还有,把他所有的资产,全部给我冻结。” 这一下,刘克云是彻底震怒了。他怎么都不能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要害自己。 “爷爷,你别太激动。”刘晴晴在一旁宽慰着。 “老爷,别激动,您还病着呢,先让神医为您治病吧。”老佣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先想着让江海医好刘克云的病再说。 刘晴晴一听,也附和道:“是啊爷爷,先让神医医好你的病吧。他既然能查出你的病,那他肯定有医好你的法子。”说完后,她带着祈求的眼神看着江海。 江海这时笑了一声:“我只是帮你诊脉而已,什么时候答应要为你治病了?” 刘晴晴似乎是早就知道结果了一样,无力的咬着嘴唇。说起来,她这二十多年见过最古怪的人,莫过于就是眼前的江海了。 但这话听在刘克云耳中,却是不一样的理解。 刘克云立即表态道:“请神医救我,只要神医能医好老朽的病,无论你要多少钱,老朽绝不还价。而且,我可以保证,为神医在这龙山市开一间最大规模的医馆。这医馆所有的股份,都归神医所有。” 江海听罢后,忍不住有些发笑,但还是反问道:“你觉得,你的命值多少钱?” 刘克云也不含糊:“只要神医开价,我绝不反口。” 江海怪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好,就你身家的一半吧。”在之前,江海虽然也知道最终一定会为刘克云医治,但他要的,可不是钱这等俗物。 但既然这刘克云张口是钱闭口是钱,他倒想看看,这刘克云到底想不想为自己的命出一个大价钱了。 这话一出,全场震惊,就连刘克云也陷入了为难中。众所周知,这整个刘氏集团都是刘克云的,而且刘克云的财产之多,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全国富翁前十甲。哪怕是他一半的身家,那也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巨款。 再说了,这一半的身家,也包括了一半的刘氏集团。 所以,刘克云的各个子女当下就坐不住了,都纷纷开口拒绝。其中,声音最洪亮,当属他的长子,刘向阳。 “爸,你可千万别老糊涂了。这家伙就是个骗子,说不定,这一切都是他跟刘向忠那混蛋做得戏。那混蛋见混不到刘氏集团董事长的位子,就想了这个主意。再说了,你要是真把一半的身家分给他,那咱们刘家可就完了。” “就是啊爸,你可千万不能这么做啊。要是他只要你现存一半的存款,这可以。但要是一半的资产和身家,这绝对不行。” 顿时,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全都炸了锅。看着江海的眼神,也都充满了愤怒。 似乎,就跟江海要的是他们的身家似的。 刘克云原本也非常为难,但听到他们的话,又是气又是心寒:“你们这群逆子,难道我的命还不能用我的钱买吗?” 江海也脸色不悦道:“若你想让我为你治病,就先把这群烦人的苍蝇赶出去,然后我们再谈。若不然,我现在就离去。”他刚说完,就要起身离开。 “神医且慢。”顿时,刘晴晴和刘克云都齐声喊道。 刘克云看着自己的那群一眼,阴着脸低吼道:“都给我滚出去,没我的吩咐不准你们跨进这个家门一步。从今以后,你们所有人,全把在集团的职务都给我卸了,你们的股份我一分不少的算钱给你们。” 刘向阳等人还想再说什么…… 刘克云又是一声大吼:“滚。” 这一下,还真是没人再敢说什么了。不管怎么说,现在老爷子可还都活着呢。万一他真是一怒之下把他们应该分得的遗产都给撤了,这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于是,一个又一个的人无奈离开,只是在离开前,都用一种酷似怨妇的眼神瞪了江海一眼。可见,江海也是犯了众怒。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