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爱你,不过一场风花雪月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8:34

爱你,不过一场风花雪月

爱你,不过一场风花雪月 致亲爱的韩先生 著

连载中 庄晓敏,韩墨清 仙侠 豪门世家 灵异 民国

五年前我无所不用其极地追求韩墨清,他却对我的感情不屑一顾,置我于水深火热中,为此我经历了世间最沉痛的噩梦。后来为了报复他,我费劲心机地接近他、诱惑他、设计他,甚至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何以共白首(1)

凌晨三点我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头顶的灯散发出暖黄的光线,双腿间濡湿而疼痛,刚才做得太激烈,身下的床单几乎拧成了一团,房间内有一股未散去的暧昧气息。

我动作艰难地翻了个身,面对身旁的男人。

英俊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绯色的薄唇,他的肩胛处有几道很深的抓痕,当时我实在痛极了,在他的身上也同样留下了痕迹,却换来了他变本加厉的一番折磨,混乱纠葛的一夜。

此刻他睡得正熟,随着呼吸胸膛微微起伏着。

双手不自觉地爬上他的脖颈,略微施力,他的脸色变得涨红起来,似乎呼吸困难,我的指尖加重力道,他咳嗽了起来,纤长的睫毛动了动,似乎有转醒的痕迹,我急忙松开了他,微微一笑,在他的额头覆盖上一个轻柔的吻。

安静得过分的夜里,他的手机铃声响却划破了静谧,我瞥了一眼来电提醒,挂断,随后将房间的灯关掉,掀开被子主动滚到他的怀里,双手搂住他精壮的腰身,从下巴开始缓缓往下亲吻。

他闷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立马就让人感觉到低气压,压抑阴鸷,冻结一般。

下巴被狠狠掐住了,韩墨清盯着我,黑暗中他的眼神危险而深沉,犹如蛰伏已久的鹰。

“庄晓敏,昨晚对我下药,谁给你的胆子?”

手指一点一点爬上他结实的胸膛,慢慢游走,我笑得一脸娇媚,甜腻的声线在这样的夜里格外撩人。

“若不是韩少你自己动情,以你强大的意志力还会控制不住这点药效吗,这药不过是增加一点男女之间情趣罢了,怎么昨晚,难道你没有到高、潮?”

他声音一沉,掐住下巴的大掌力度重了些,嘴里骂了句。

“妖精!”

再次翻身压住了我,他的唇舌重重压了下来,灼热滚烫,带着燃烧一切的热度,渐渐往下,停留在我胸前撕咬,带着细微的疼痛,似乎故意要我疼。

我双手勾住他的脖颈,笔直纤长的双腿紧紧缠住他,将身体贴得更近,黑夜里却笑得淡漠而疏离。

“韩少,你体力真好,一整个晚上也满足不了你,不过,我好像累了,你也总该懂得怜香惜玉吧?”

韩墨清薄唇里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笑容凉薄,一个猛地挺身,大掌勾住我的双腿让我缠得更紧。

“不正疼着你吗?怎么,程度不够深,那我再深一点。”

说着他的动作越发坚决强势,身体起伏的曲线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彰显着爆发力。

一夜放纵,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不知道,反正损失挺惨重的,依稀记得迷迷糊糊快睡着事韩墨清依然在我身上奋力驰骋着,身上的肌肉线条紧绷喷薄着。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浑身都干疼干疼的,头一歪,对上韩墨清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正紧紧盯着我,带着探究深思,让人看不透的深沉。

我一脸妩媚地笑了笑,主动倾身上前在他的唇上落在一个吻。

“我怎么不知道韩少什么时候还有了偷看人家睡觉的习惯?怎么我的睡姿很美吗?”

他的大掌落在我的胸前,狠狠摸了一把,眼眸暗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有了勾引男人上床的习惯?说,到底什么目的!”

我笑得越发明媚动人,声音几乎可以沁出水,侧身从一旁的包包里拿出一份合约,缓缓递给他。

“还是韩少了解我,如果对我的服务还满意的话,这份合约,可以签了吗?”

韩墨清漆黑的眼眸暗了一沉,接过合约,随意地翻看了几眼,随即扔在一旁,冷笑道。

“怎么,庄小姐觉得一个五年前就已经被我玩烂的女人一夜值这个价,你哪里来的自信?”

合约的价格几百万,他这样精明狡猾的商人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签署。

我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当着他的面一件一件穿上,声音淡定而从容,红唇微启。

“我不值,但韩少的名声肯定值,从昨晚韩少跟着我进这家酒店开始,门外已经有不少新闻记者守着随时准备看好戏了,相信他们对于韩少的私生活一定很感兴趣,尤其是韩少的未婚妻,看到这样的新闻想必表情一定很精彩呢。”

韩墨清的脸色沉了下来,阴寒冷厉,作为商人,利益一直是他最在乎的东西。

他几个大步往前掐住我的脖子,狠狠用力,额头青筋瞬间暴起,血管狰狞流动,恨极了我。

“庄晓敏,你特么敢算计我?”

“不敢,只要韩少肯签署这份合约,我自然会待到晚上再出去,到时候也什么事没有。”

被掐住了脖子,我声音艰难地开口,却依旧笑着,从容优雅。

他眼眸一眯,大掌又用了一层力,似乎真的打算掐死我,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在我闭上眼睛时,脖颈上的重力消失了,再次睁眼时,韩墨清将合同甩在了我面前,最后面是他遒劲有力的签字。

出门前,他看了我一眼,声音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庄晓敏,你还是和五年前一样不择手段,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回来,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房间的门很快被关上了,空气静谧得过分,我躺倒在身后的床上,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

身体很累,可却是怎么都睡不着,浑身泛冷。

回家的时候,陆西城一身西装革履正准备出门,见到我,他紧绷的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打你手机怎么没人接?”

我疑惑地从包里拿出手机,朝着他举了举。

“没电了,抱歉,让你担心了。这个合约,我帮你搞定了,这是我欠你的。”

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一寸一寸,滚沉的眼眸带着探究,嘴角似乎有苦涩露出来。

“晓敏,昨晚你和他在一起?你还是忘不了他是吗?”

我不在意地笑了笑,抬脚往上走。

“不,我对他只剩下了恨。西城,我自己知道分寸,你别参与我的事情。有没有热水,我想洗个澡,对了,床单被套都给我换上干净的,要纯棉的,顺便,帮我热一杯牛奶送上来。”

陆西城看着我点点头,脸色一片温柔,似心疼。

“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绝对是你喜欢的样子。”

“果然还是你最懂我。”

我给了他一个轻柔的笑容,转身上楼。

温温热热的水落在皮肤上,冲淡了身上的疲惫,雪白的皮肤上从脖颈到大腿都被啜出了不少吻痕,看着镜子里浑身狼狈的自己,我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韩墨清,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补了一觉后起床,精神不错,出门在商场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上打包小包,全是用陆西城的卡刷的,我需要从里到外给自己换一身装备,配这张漂亮的脸蛋。

在一个报亭的转角处无意中瞥到几天前的一则娱乐头条——润康集团总裁韩墨清与嘉业集团千金庄琪喜结连理,将于六月二十四日订婚。

这个时间点,也就是明天,照片上的男人五官英俊立体,脸色冰冷坚毅,女人挽着他的手笑得一脸甜蜜幸福。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化个了精致姣好的妆容,大波浪卷发披散肩头,一身收腰紧身香奈儿新款短裙衬托得丰腰细腿的,踩着高跟鞋一路飙车停在了C市最繁华的楼盘——锦绣别墅前。

守夜的保安兢兢业业,疑惑地盘问了许多问题,在我拿出和业主的合影后才给放了行。

站在房间门外,我拿出手机随手拨出去一个电话,等待被接听。

“喂?”

好一会,电话才被接起来,那端传来韩墨清低沉磁性的嗓音,因为被吵醒的缘故,还带着那么一丝暗哑慵懒。

“是我,抱歉,大清早地吵醒了韩少您的美梦,不知道韩少现在有时间谈一谈吗?”

他似乎彻底清醒了过来,喉头冒出的嗓音染着怒意不悦。

“庄晓敏,我特么不是警告过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吗?怎么,拿我说的话当放屁?”

我把玩着自己才做好的指甲,笑得娇滴滴的。

“哟,韩少,这么大的火气,看来是欲求不满啊,不如让我来给您降降火啊,人家就在你家门外等着呢!”

指甲鲜艳的红色娇艳欲滴,美得让人窒息。

电话那头很快没了声音,没一会,房间的门被从里面拉开了,韩墨清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在我面前一晃而过,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了进去,长腿径直往前走。

我能感觉到他浑身翻滚的怒意,他身高腿长的,我几乎是被拖着往前,手腕处传来阵阵痛意,不由得娇嗔道。

“韩少,您能不能慢点,这么粗暴干什么?”

韩墨清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脚下动作停了下来,一把将我重重甩在身后的沙发上,双手撑在我身侧,居高临下地眯着眼看我,呼吸喷在我耳测。

“怎么,大清早的就开始发情了,前晚没让我cao够,还想再来?果然是婊子本性不改!”

他穿着睡袍,动作间,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露出胸膛大片健康迷人的身体曲线,我纤长的手指顺着他结实的腹肌往上摸,笑容甜腻。

“韩少,你又不是不知道,五年前人家就对你的身材和尺寸迷得不要不要的,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再爬上您的床,哪里这么容易就下来呢?”

韩墨清幽深暗沉的眼眸微微一动,眸中闪过一丝厌恶,用力甩开我的手,薄唇吐出一个字。

“滚!”

我从沙发上起身,从包里拿出昨晚从报亭买来的报纸,轻轻扔在他面前,依旧笑着从容。

“滚?可以呀,但是滚之前我要你和她取消婚约!”

他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般转过头来看着我,从鼻腔里嗤笑了一声,点燃了一支烟抽着,缓缓吐出烟雾。

“庄晓敏,是什么自信让你觉得我会听你的?还是你特么认为我上过了你,就会娶你?”

第12章 何以共白首(12)

下班时候坐电梯刚到楼下,却莫名收到了韩墨清的短信,内容就简单两个字——等我。

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但我还是依言做了。

抓着自己的包包在路边等了没两分钟,耳旁传来几声刺耳的喇叭声,拉回了我的思绪。

车窗降了下来,露出韩墨清那张帅得让人恍惚的脸,他微微瞥了我一眼,丢下两个字。

“上车!”

我拉开车门坐了上去,系好安全带后问他。

“去哪儿?”

他没回答,猛踩油门,车子扬长而去,平稳往前。

韩墨清那副冰冷的模样似乎不想理我,我也没坚持再问,转头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思绪飘乱。

西贝尔很快在一家会所前停了下来,我不知道他要带我来这里干嘛,满心疑虑。

见我没动,他语气冷漠地甩了一句。

“愣着干嘛?下车!”

我有些纳闷地下车,心里琢磨着他带我来这地方不会是过来玩吧,想想,他的风流性子倒是有可能。

韩墨清已经越过我走了进去,我赶紧在他身后跟上。

会所大厅挺乱的,四处都是身体热烈交缠在一起的男男女女,宣示着最原始的欲望,一路上我不知躲避了多少双摸上来的咸猪蹄。

看向走在前面的男人,他似乎没有护着我的意思,只能自己小心翼翼地跟着。

好在没一会就到了地方,他推开包厢,用眼神示意我进去。

刚开门的那一秒我就瞥见了里面纵情的男男女女,心底还是有些害怕的,虽然我经常混酒吧,可最多也就是喝喝酒罢了,规矩得很,而眼前这些人一看就是知道有身份有地位玩得大的,基本都是清一色的中年成功男人,怀里左右各自抱着两个蜂腰细腿的年轻姑娘。

但想想韩墨清也在,起码我也算是他的女人,他不会让我出事。

包厢里的气氛挺暧昧的,他们玩着牌,应该就是谁输了就和女伴玩个刺激的游戏。

至于刺激的程度,同一个人输了不能重复,最开始是亲吻,摸胸什么的,后面就有些大尺度了,在进瑞康之前,好在对商场的一些手段我都简单了解过了,倒也能保持镇定。

瞧见韩墨清进来后,他们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语气恭敬地点点头,猥琐下流的目光却在我身上上下扫荡着,仿佛已经看透衣服下的我,笑着招呼道。

“韩少,你可来了,这位美女是,不介绍介绍?”

他笑了笑没说话,走到中间的主位上坐下,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起来,双腿叠起,英俊的脸庞隐匿在晦暗不明的光线里,更带几分魅惑。

我找寻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玩着手机,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一抬头却见韩墨清怀里头抱着一个胸是胸腰是腰的小姑娘,穿得挺凉快的,就几块布料遮着,俩人交头接耳,打得火热。

从她的模样来看,应该是个混血儿,蓝色的眼眸,火辣辣的身材,立体深邃的五官。

我忍不住在心里冷嘲了一声“种马”,只觉得被他碰过恶心至极。

包厢里已经有人压着女伴在沙发上现场直播起来,我赶紧插上耳机,点开微信刷着朋友圈想要忽视这里极度暧昧的气氛。

震耳欲聋的音乐听的我脑袋一阵发疼,正看一则新闻走神时,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一只咸猪蹄在我手背上摸了一把,我下意识地躲了一下,拔下耳机就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骂道。

“流氓!”

“贱货,还敢反抗,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男人的嘴角被我那一巴掌打得溢出了血丝,眼里立马就冒着火,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眼急脚快一脚踹在他的命根子上,他立马就捂住自己的下半身龇牙咧嘴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

“臭娘们,这么烈一会还不是乖乖被我玩,我告诉你,今晚上你们韩少可是把你送到我床上来的,几百亿的大生意,你说你今晚上逃得了吗?”

我惊住了,下意识地寻找着韩墨清的身影,可惜哪里还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

包厢里现在没几个人,先比于之前安静多了。

而眼前这个男人,肥头大耳,年龄应该在四十岁上下,浑身堆满了肥肉,咧开嘴笑的时候极其猥亵恶心。

之前并不明白韩墨清带我过来的目的,这一刻总算是懂了,原来他要把我当人情送出去,就是为了他所谓的那桩生意,毕竟好几百亿呢,对于我来说,可值多了。

难怪之前他不肯介绍我的身份,本以为是因为敏感,现在才懂他是怀着这种龌蹉心思。

心里顿时涌过一阵从未有过的巨大恶心和恨意,如果现在他在眼前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就将刀子插在他的心口上,问问他到底是不是个男人,为了生意连自己玩过的女人都可以拱手相让。

不,他根本不配为人!

不知是疼痛还是绝望,眼角酸酸涩涩地生疼着,破裂成一片片再也拼凑不完整。

就是我恍神的这会功夫包厢里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一把摁住我,将我按在地上,形势来看应该是他的手下。

那个老男人弯下腰用肥腻腻的双手在我胸前狠狠摸了一把,嘴里啧啧出声,脸上的笑意极其淫荡。

“皮肤还真是滑,摸起来触感不错,估计床上也够浪~”

“不可能,我是他的女人,他不可能这么做!”

我根本听不见他的话,像是自言自语道。

就算韩墨清再怎么对我无情,也不至于这样对我,不,在我的认知里他到底是个有强烈自尊心的男人,就算腻了我也不会做出如此低贱的事,所以心里还是存着那么一丝侥幸,觉得是这个老男人在骗我,他会回来救我的。

老男人嗤笑了一声,露出满口黄牙,原本短小昏黄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呵呵,女人?商场上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是女伴交换着玩,女人们不过男人的玩物罢了,更何况这么一大笔钱,到手之后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小美人儿,我看得上你是你福气,放心,如果你能让我爽的话,我以后就包你了,荣华富贵想之不尽,比你跟着他不会差。”

“呸~滚!”

我一口唾沫吐在他的脸上,此刻心灰意冷也没有求饶的心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你特么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年纪一大把都可以当我爸了肥头大耳的,还想吃天鹅肉!”

“贱人,这是你自找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男人狠狠甩了我一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着,我尝到了嘴里渐渐蔓延的血腥味。

他走到茶几上捣鼓了一会,突然淫笑着上前,手里还拿着一杯绿色的液体摇晃着,眼神十分直白下流。

“老乌龟,你特么要干什么?这是什么,滚开!”

我直觉不妙,忍不住骂道,奈何双手双脚都被那群手下制住了,根本就动弹不了,只能沦为砧板上的肉。

他淫荡地笑了起来,眼神带着几分邪恶诡谲。

“能让你痛快的东西,喝了保证你一会爽翻天,飘飘欲仙,一会我会好好疼你的!”

说着他强行掰开我的嘴将液体倒入了我的嘴里。

我拼命扭摆着脑袋,不想如他的愿,见状他用两根手指压住我的舌头,逼迫我将整杯液体都给喝了下去,末了,还特色情舔了舔我的嘴角。

“可以松开了。”

在他开了口之后,原本制住我的人听完之后松开了我。

我剧烈咳嗽了下来,将手指探入喉咙深处,想要将那杯液体吐出来,可奈何根本没用,液体早就入了胃里,倒是因为抠挖的缘故弄得我一阵恶心,眼泪被呛了出来。

心里的恐惧感在慢慢变大,也越来越绝望。

是啊,如果韩墨清真的会来救我,这么久了,怎么可能还没出现,所以,他是真的将我送上了别人的床。

冷静了一会之后,我明白现在只能靠自己了,发了疯似地往前冲,一把拉开包厢的门,往走廊里跑。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