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错爱霸上身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9:48

错爱霸上身

错爱霸上身 云相容 著

已完结 顾微月,谈泊卿 婚姻爱情 总裁 仙侠 虐恋情深

美人颜如玉,郎君情意真。离别易,情难绝,思难断。她为他负尽青春,抛弃韶华,她不甘,却不悔;生生相望,生生相错,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在岁月的蹉跎中,情却未曾减少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19章 君临顾府章

月色朦胧,晚风习习,今夜怎么她也睡不着,披了一件外袍,赤脚走到外间,云锦守在外间已经睡着,顾微月怕吵醒她,小心地走到外面。

夜晚外面有点冷,凉风飕飕,她却觉得很舒服,坐在秋千上,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诗人们都喜欢以月亮作诗,寄托自己的感情,顾微月不禁想到谈泊卿,此时此刻,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睡不着,这样看着月亮?我们虽不在一起,但是我们看到的月亮都是同一个。

她就静静地坐在那里,低下头的瞬间看到一个影子,一晃而过,这时阵阵凉风刮过,树叶萧萧,她有点好奇那是谁,拉紧了外袍,朝那片阴暗处走去。

“小姐。”

顾微月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云锦,呼吸了一口气,“你大半夜的不睡觉站我身后干嘛?吓死我了!”

她揉揉眼睛,不解地问:“小姐,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外面来干嘛?害我好找!”

顾微月没搭理她,再看过去,什么也没有了,摆摆手,罢了,顾府管理还算严,小偷也不敢来,于是走回房间。

回去之后,感觉还是睡不着,走下床,把窗户打开,对着月亮发呆,好像只要看着月亮就能见到谈泊卿似的,竟然傻笑起来。

直到丑时才有点困意,于是上了床,满足地睡下。

起来时感觉头昏昏沉沉的,一睁开眼,云锦焦急地看着她,“小姐,你可算醒了!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

顾微月朝她翻了个白眼,哪有睡那么久,她昨夜可是很晚才睡的,她指着窗户,张开嘴,只觉得嗓子干得很,但还是勉强地说:“云锦,把窗户打开。”

云锦抓住顾微月的手,放到被子里面,“小姐,晚风凉,昨夜你就是出去吹了风着凉了,可不能再吹了。”

晚风?她真睡了一天一夜啊!

“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是亥时了,夫人等了好久一直不见小姐醒过来,老爷劝她回去睡了,期间大少爷二少爷都来过。”云锦边给她盖被子边说。

顾微月看着上面,“怎么到了京城人都变得这么柔弱了,可真不像我。”

“小姐,三小姐被夫人关起来了。”

顾微月瞪大眼睛,“你说什么?娘把顾花朝关起来了?”

“嗯,今天三小姐扮做男子去了揽月楼,恰好被大少爷看到了,把她带了回来,夫人知道后大发雷霆,把三小姐关在园子里不让出去。”

缓缓地闭上眼睛,也是顾花朝自找的,她突然自嘲起来,顾花朝是自找的,只怕下一个就是她了。

“小姐,揽月楼是个什么地方啊?”

“不知。”

“大少爷也真是的,也不会替三小姐隐瞒一下,唉!”

“大哥是个正直的人,他认为不对的没有必要隐瞒的自然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也是为了顾花朝好。”

“可是三小姐是个女孩子,传出去名声不好。”

顾微月也不知怎么的,还是困得很,侧了头,又睡过去。

直到第二天天明才醒,云锦不在,她自己穿好衣服走下床,喝了几口水,嗓子实在干得难受,这时云锦端着药开门走进来,“小姐,你醒了。”

“嗯。”看着她手中的药,问:“这是给我喝的吗?”

“是的,大夫开的药方,夫人嘱咐小姐一定要喝下去。”

顾微月笑了笑,她不像顾花朝,喝口药还半天不肯,走过去,端起药一饮而尽,再从桌上拿了一支香蕉,剥开皮,送入口中,这药,够苦。

“小姐,谈公子也来过了。“

“他来做什么?”顾微月装作毫不在乎的问道。

“昨日小姐正昏睡着,我从大堂回来的时候,看见谈公子,他站在门前的桃树下,看着秋月阁的门,一直看着,我向他问好,他也半天没反应过来,后来才说他是要去找二少爷的,只是经过这里,我就觉得奇怪了,他要去找二少爷,怎么可能经过这里呢?从顾府大门到二少爷的园子,根本就不用经过这秋月阁啊!”

手不由得一抖,看向门外,好似看到昨日的他,问道:“他还说了什么吗?”

“只说了让我好好照顾小姐。”

顾微月不再言语,用手支撑着头靠在桌子上。

日里正无聊,守门的小厮送来一封信,是谈泊卿写来的。

她本来是特别生气,一想到那日他与玉容在一起就难受,起先赌气不肯看,后来实在是忍不住,让云锦把信拿来。

谈泊卿不怎么跟她写信,他写信给顾微月无非就是约她出去,所以她边看边准备,但是这一次却出乎她的意料。

君临顾府,谨言慎行。

顾微月气结:这样就没了?也不会向我道歉?好你个谈泊卿,顾花朝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又找上玉容公主了,你真当我这个蛮横无理的人不存在啊!

不过她又仔细琢磨着这八个字,君临顾府,也就是说,皇上要来!

强压住心中的激动,又吩咐云锦把它收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天上淡淡浮云,冥思,皇上,为何要来顾府?

谈泊卿写的信永远都是那么简洁明了,看得她很不爽。

这几日她都在府中等着,还真想看看这天之骄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想着到顾花朝屋子里去看看她,以为她又会大吵大闹,结果发现她居然在刺绣,顾微月走过去,看到她的作品,是一朵牡丹花。

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花心愁欲断,春色岂知心。

“这牡丹花妖艳多姿,雍容大方,富丽堂皇,只可惜你这双千金大小姐的纤纤玉手绣得并不好看。”顾微月坐下来。

她什么也没说,居然还高兴地哼着调子。顾微月纳闷,难道她不记得娘要她嫁给刘和的事了吗?

见她不言语,顾微月站起身,“你是否依旧不愿嫁刘和?”

她的手停下了,却并不说话。

“我再问你一遍,那刘和,你是不是仍然不愿嫁他?”

“我,不愿,你有办法?”她冷眼看着顾微月。

顾微月走到窗前,今夜的天空并不明朗。“是,我有办法,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说!”她快步走到顾微月面前,语气颇为急促,顾微月转过身,看着她,说道:“你不是一心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吗?眼下就有一个机会,你要是愿意,就可以!”

“说!”

“再过几日皇上要来顾府,你做好准备吧,是跟着皇上,还是嫁给刘和,自己选。”说完径自走了出去。

顾微月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好不好,也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该保密,毕竟皇上到顾府来也就谈泊卿跟她说了,顾浩辰与顾泽悠都不曾说过,可是她想谈泊卿可能是多此一举了,虽说她很蛮横,但也还是明白,在皇上面前要收敛的,她也不会傻到去冒犯皇上。

终于等到这天了,皇上带领官员们去围猎,因天干物燥,皇上便来到顾府休息片刻,但顾微月始终不明白怎么谈泊卿就料到皇上一定会来顾府呢?

虽说不想引起皇上的注意,但还是要穿着得体才行,顾微月身着缟素白衣,颜色虽素但却不失体面,脸上薄施脂粉,原以为顾花朝会穿得显眼,谁知道她也做了最平常的打扮,简直比顾微月还随意。

看了她一眼,全家人一起走到大门前,听到太监尖细的声音传过来,“皇上驾到!”

所有人都跪下来,大呼:“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顾微月蹙眉,这声音,有点熟悉。

她扶着李夫人站起来,不敢抬头,她知道谈泊卿,易少谦,顾浩辰,顾泽悠一定都在皇上身边,于是把头按得低低的。

大家让出一条道,皇上走进大堂,坐在主位上,其他人全都站在他面前,李夫人说了句,“府中太过简陋,让皇上见笑了。”

“夫人说得哪里话,今日朕只是出来狩猎,天太热,想来向夫人讨口水喝。”听着皇上说这话,顾微月竟然觉得他很平易近人。

姚双绝13:55:8

“老身为皇上准备了上好的碧螺春,请皇上享用。”于是白苹奉上茶盅。

趁着皇上喝茶这会儿,顾微月看了一眼顾泽悠,顾泽悠也在看着她,朝他吐了吐舌头,顾泽悠眯着眼,转过头,又看了看谈泊卿,他站在顾泽悠旁边,眼睛一直盯着皇上看。

“真是好茶,夫人费心了。”皇上缓缓说到。

“皇上喜欢是老身的荣幸。”

“大家不必拘束了,都坐下吧,天气炎热,站着也累,坐吧。”

大家一起鞠了一躬,“谢皇上!”

都说皇上很威严,可是顾微月怎么感觉这皇上跟一般的富家子弟没什么区别,他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抬头看,顶多也就看了一下皇上的鞋子,鞋,当然是名贵得没法说,裤脚,也很好,就是看不到人,也不敢看。

反正皇上来的时候也差不多到了午膳时间了,女眷基本都退了出来,剩下顾浩辰,顾泽悠,谈泊卿,顾曾,易少谦,还有一些男人陪着皇上。

顾微月想着顾花朝应该有所行动了,估计大家这会儿都忙着应付皇上,也没人会注意她还在不在府中,于是换了一件简单的衣服,吩咐云锦在屋子里守着,自己溜出去玩。

可是还没等她出去,就看到一个男子站在她的秋月阁前面的柳树下。

仔细地看着他,疑惑道,他不就是那个帮自己捡到簪子的人吗?

莲步轻移,走过去,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他眼中有点惊讶,但随即笑了笑,“你怎么在这里?”

顾微月没有说话,他又接着说,“你也是这府上的客人?”

“非也,我是顾微”还没等她说完,就一眼瞟到了他的那双鞋,那,那是皇上的鞋!

她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指着他,吞吞吐吐地问:“你,你是皇上?”

他眼中带着一丝玩味,“不然呢?”

顾微月背过去,拍了拍自己的头,责骂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懊恼极了。

自责过一番后又转过头,朝他欠着身子,“微月刚刚有冒犯之处,还请皇上见谅,此前我并不知道您就是皇上,请皇上恕罪。”

“哈哈哈哈,所谓不知者不罪,何况朕又不是暴君,你不必惊慌,起吧!”皇帝清朗的笑声回荡在耳边。

顾微月差点就抹汗了,这皇上,不在房中好好待着,跑这儿来干嘛,偏偏让她给撞上了。

“你是顾家的小姐?”他低下头,想看看顾微月,她却把头低得更下,“是。”

“你叫什么名字?”他好像不看到她的脸就不罢休。

“回皇上,我名顾微月。”

“微月,”他昂首望天,好像在品尝这个名字,“松际露微月,涛光犹为君,顾微月,不错。”

顾微月没有说话,怕一开口就错,他却开口了,“那玉簪,可不要再弄丢了,下次,朕就不一定能捡到了。”

“是,上次多谢皇上。”

“初次见你,还真不像顾家小姐。”

顾微月笑了笑,一时间忘记了身份,“初次见你,我还觉得你不像皇上呢!”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谈泊卿说过要谨言慎行的,她怎么能这么说呢,她忙伏着身子,“微月一时失言,请皇上责罚。”

皇帝虚扶一把,“朕说过,朕又不是暴君,你这么害怕干什么?”

顾微月冷汗都冒了一额头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她今日终于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她可得小心她这条小命。

“谢皇上。”

“朕倒很想知道,怎么你第一眼见朕觉得朕不是皇上呢?”他用手摸着下巴。

“皇上乃天之骄子,是微月刚刚说错话。”心中郁闷怎么皇帝喜欢纠结于这种无心之言,皇上都是天之骄子,贵为九五之尊,谁会愿意别人说自己不像皇帝,没有皇帝的样子啊!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微月不愿告知朕实话啊!”

顾微月腿一软,差点就跪了下来,那可是欺君之罪啊!

实在不想在待下去,朝他说,”皇上,若是没什么事,微月先走了。”

“嗯。”

顾微月松了一口气,以为他是个平易近人的皇帝,但她还是被那与生俱来的贵气吓着了。

回到秋月阁,喝了一口水,喘不过气来,云锦莫名其妙的看着顾微月,“小姐,你是赛跑去了吗?怎么上气不接下气的啊?”

顾微月没说话,摸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呼吸。

云锦见她不说话,也不再说什么。

她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偶尔还是会咳嗽。下午太阳更加毒辣,皇帝索性在顾府睡了个午觉,这一睡睡到了申时,顺便在顾府吃晚饭,顾微月想了想,他们吃饭她肯定没必要去陪着,于是放心的躺在床上睡大觉。

“小姐,小姐!”云锦匆匆忙忙地跑进来,顾微月皱着眉头,“有话好好说。”

“皇上要在府上办歌舞宴!所有人都要出席!”

顾微月只觉得眼前一黑。

也懒得穿什么特别好的衣服,照平常穿得那样,还挑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位子,她还没坐,云锦就嚷道:“小姐,你应该坐那边,挨着三小姐坐!”

她只好走过去,一直低着头,听到有太监喊着:“皇上驾到!”

所有人都跪下,“参见皇上!”

“起!”

顾微月又回到位子上坐下,皇上在上面说着一些客套话,有臣子们在下面迎合,她看到坐在皇上左下方的谈泊卿,与他相视一笑,又看到他旁边的易少谦,他正饮酒。

这里还有不少官员,有很多人她都不认识,但她看到八皇子也来了,还有顾义羽,年楚繁,等等。

突然之间,声乐作响,一行女子走上来,步履轻盈,曼身而舞,一肌妙肤,弱骨纤形,为首的女子一身粉色衣衫,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扯出水袖,身影流动,风吹仙袂,身子随着节奏舞动。

顾微月虽然不会吟诗做对,对舞蹈方面还是略懂的,这时她才敢抬头看着皇帝,这个皇上,现在正微醉,举手投足却还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形貌潇洒,风姿隽爽。

皇上斜靠在椅上,满脸享受。

皇上易绍文,登基不到五年,国内就发生了许多事,面对这样内忧外患的局面,这位年轻的皇帝选择了逃避,他经常不上朝,纵情声色,其实先帝在时,就一心想统一天下,连年的战争,却毫无胜果,后来先帝驾崩,三皇子继位,一心想要干出一番事业,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下放弃了追逐,开始学会逃避,如今的国家,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顾义羽浅饮一口酒,叹了一口气,为这位皇帝而叹,为国家的河山而叹,为未知的命运而叹。

第003章 请安

此时已是春天,门前的桃花正盛开,但是这粉红色显得太过俗气,看着让人腻味。顾微月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一片桃花林,心里不免厌烦。

林子里传来顾花朝清脆的声音:“妹妹园子里的桃花开得最盛了,如此鲜艳粉嫩,与妹妹真是像呢!”只见一妙龄少女,身着桃色衣裙,手执一把团扇,与这片桃花林很相衬。

顾微月眉头微皱,一大清早的就跑过来,真是惹人烦躁。

她走上前去,来到桃花之中,桃花散发出阵阵清香,沁人心脾。

“姐姐。”她轻轻喊到。

“月儿。”她回过头,仔细一看,顾微月只觉得眼前一亮,仔细看来,她这姐姐,还真是有几分姿色。

“姐姐这么早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想跟月儿一起去向母亲请安。”她伸出纤纤玉手,握住顾微月的手,顾微月都来不及躲。

“正好,我也打算去给母亲请安。”说来也奇怪,两姐妹虽是同一娘胎出生,性格脾气却不合,小时候就经常吵嘴,在外人面前一副太平盛世的样子,暗地里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架,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其实,顾微月心里很明白,顾花朝虽然在外人面前是一副窈窕淑女地样子,性子却和她一样野,她也很向往西北的生活,路上一直希望顾微月能给她讲西北的风景,顾微月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些,西北的风景那样壮阔,岂是她能描述出来的。

不一会儿就到了母亲的园子里,几个女眷坐在一起话家常。

白苹递过茶水,微月接过,低头喝着,看到母亲手腕上戴着的翡翠镯子,柳姨娘颈上戴着珍珠项链,还有姐姐头上戴着的簪子,浅笑起来,这是顾微月送给她们的礼物。

“柳妹妹的身子可还好?没什么不爽的吧?”李夫人关切的问到。

柳姨娘一副很是恭敬地样子,说:“谢夫人关心,我的身子没什么不适的!”

顾微月看不得她这幅嘴脸,也不知怎么的,直接把肚子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那可不一定,姨娘如今有了身子是天大的事,想必向顾管家要了不少银两吧!这顿顿鲍鱼,餐餐燕窝的,怕是会吃坏了身子!”柳姨娘脸色突然就沉下来,顾微月斜眼看了她一眼,见她不反抗,李夫人也没有出声制止,便接着说,“仗着主子有了身孕就胡来,银雀,金钥,你们胆子可不小啊!”

银雀,金钥是柳姨娘身边的新来的丫鬟,因着柳姨娘有孕,便从自己娘家带了几个丫头来,想着照料起来是要方便很多的,这俩丫头没有见识过顾微月,不知道她的性子,在府中恃宠而骄,如今被逮住,忙跪在地上,说:“小姐,奴婢没有啊,小姐!”

“有没有我一查便知!”顾微月正色道。

顾微月可是没见过这样的奴婢,在她面前还想耍赖,真是下贱!

柳姨娘地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她站起来,恭敬地低下头,对着李夫人说:“夫人,银雀,金钥只是刚刚进来的丫头不懂事,她们也是为了我着想,还请夫人宽恕她们吧!”

李夫人面露难色,眉头微皱,看向自己的二女儿,顾微月马上明白,李夫人肯定是想放过柳姨娘,不由得在心里叹口气,李夫人这与人无争的性子,柳姨娘都这么明目张胆的了,她还不做声。

其实柳姨娘之所以敢这样,还是因为李夫人温柔的性子,什么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是啊,娘,姨娘如今有了身孕,想来银雀,金钥也是为姨娘腹中的孩子好的,只是她们年纪太小,不懂这些罢了!”顾花朝站起来,扶住柳姨娘。顾微月很是不解,连顾花朝都为柳姨娘求情了,她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这样看起来,好像是自己故意刁难柳姨娘似的!

未等李夫人开口,顾微月大声说:“身为我顾府的丫头,就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这次若是饶了你,这府里的人肯定会认为我偏袒你们,云锦,你去告诉顾管家,扣除银雀,金钥三个月的月钱,下不为例!”

“是。”云锦答道。

柳姨娘只是一个姨娘,她应该明白,嫡庶有别,她是不能做出太过分的事情,过去李夫人不喜欢管这些,现在顾微月回来了,一切便都要走上正轨,她在西北时就见识过了舅母她们争夺府里的权利的手段,耳濡目染,自己也学会了点。

请安过后,顾微月陪着李夫人在园子里散步,李夫人拍拍顾微月的手背,柔声说道:“月儿,今天早上的事你可做的过了。”

“娘,怎么会呢?姨娘她本就不该逾矩的。”顾微月有点无奈,她帮母亲教训柳姨娘,母亲却在这里责怪她。

“她有了身孕,不论什么事都要让着的。”

“可是这规矩也不是摆设啊!姨娘要银两,也该问过娘的。”顾微月嘟起嘴,很不能理解。

“娘给了她这权利的。”

“娘是成心要让姨娘胡来吗?”顾微月停下脚步,不满的说到。

“怎么会!”

“据女儿所知,娘没有给姨娘这权利呢!”

李夫人不再说话,往前走去,又在前面停住,微侧头说:“娘不爱管这些,娘只想要平平静静的生活。”

说完迈出步子。

顾微月怔怔地看着前方,李夫人那背影,好似很孤独,很寂寞。

其实顾微月是明白的,李夫人与她的外婆一样,向往平静的生活,李夫人也希望顾花朝和顾微月能嫁一个平凡的人,过平凡的日子,只可惜,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她们生来就要学会争夺权利,在这个地方,只有拥有这项本领的人,才能生存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