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火浴江山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9:58

火浴江山

火浴江山 一名邪 著

已完结 丁冬,洛水清,火浴江山 仙侠 豪门 宠婚 鬼怪

冰与火,祭奠了谁的江山;血与泪,铭刻了谁的墓碑。天下乱,群雄起,腐朽帝国分崩离析,新的世界应运而生。我信奉义和,我将火浴江山,怒誓涅槃。

精彩章节试读:

第29章 紫瞳一族

正午时分,烈日炽热,鸟鸣绝迹,虫鸣成浪。

丁冬和武子蘅坐在一株梧桐树的枝干上,惬意的享受着阴凉。一只全身金毛的小猴蹲在两人中间,一会摆头看两人,一会龇牙咧嘴、张牙舞爪以渴望博得关注。但是他身边这一男一女却理也不理他,只是远眺。

他们看的方向,极远处,一群大汗正光着上身,搬石扛木,大喊号子,挥汗如雨。

武子蘅随其父三年前进入天怒山秘境后,同众多女眷一起负责义军的后勤。在这期间,他与丁冬几乎常常接触,两人的关系较春城时期要亲近了不少,但在她眼中,丁冬只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压根没有往更亲密的方向去想。丁冬的无数次讨好她看在眼中,怎会不知丁冬的心意,只是,好朋友,也就是好朋友而已。

金毛小猴是丁冬进山打猎的时候捡到的,当时小猴还是幼崽,行动极为笨拙,不知什么原因竟被同类遗忘在了一堆乱石之间。丁冬看其可怜,便带回了秘境。他本以为小猴因为太幼小,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其在武子蘅的悉心照料下茁壮的长大了。

小猴名叫秋秋,是洛水清起的。

洛水清坚持说秋秋是丁冬失散多年的弟弟,并大肆宣扬,因此义军中几乎无人不知丁冬有一个猴子弟弟。

秋秋和武子蘅特别亲近,但对洛水清总存在敌意,因为洛水清总戏弄它。为此,洛水清没少拿秋秋的“哥哥”丁冬出气。

现在,洛水清接到张继生和谭有谋的指派,出外办事。多日不见洛水清,丁冬竟有些想念,虽然他坐在自己曾一见倾心的武子蘅身边,脑中却尽是那个骄横曼妙的身影。

“丁冬,你说,这春城什么时候能重建好呢?”武子蘅忽然问道。

丁冬回过神,眯着眼远眺重建春城的义军们,想了一阵,道:“不知道,越快越好吧。这边的事情没多久就会传到帝都,武相不会对此不管不问的,或许要不了多久,帝国军就会挥军南下吧?”

“唉,三年过去了,不知道若幽和易和他们怎么样了?现在在哪里?”武子蘅忽然叹气道。

丁冬默不作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武子蘅晃着小脚,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秋秋冲丁冬扮了个鬼脸,三两下攀到了武子蘅的肩膀上,同她一起望天,望了一阵,发现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又跳开,在树上上串下跳,自娱自乐得不亦乐乎。

丁冬也抬头望天,不知觉竟想起前日晚上张继生对他说的话。

“小子,我和谭老怪商量过了,决定把实情告诉你,算作给你上一课。其实,这一次的春城地震,早在两月前,谭老怪在天怒山上看到一个龙卷风由东面刮到春城地界消失,便推算出了这次地震的发生时间和地点。我们布下的这个局,就是要将咱们自己的力量和春城周边的兵匪力量集中起来,然后在所有人面前演这样一场戏。你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吗?因为,最强大的力量,不是仇恨,不是利益,甚至不是守护,而是信仰。”

信仰吗?丁冬暗想:这个世界,会变好吧?会成为父亲期望的那样吧?会成为二师父期望的那样吧?会成为天下人民期望的那样吧?

“嘿!你果然和猴子脱不了干系,猴子能上树,你也能上树。”忽然熟悉的声音从树下传到丁冬耳中。

丁冬一愣,低头去看,正见到风尘仆仆的洛水清挺着一张俏脸正瞪着自己。他开心的从树上跳下,一脸惊喜的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洛水清没好气的答了一句,然后抬头对武子蘅道:“蘅儿妹妹,你怎么爬那么高?多危险。不用说,肯定是被丁冬拐带的。”说完,她抬腿给了丁冬一脚。

武子蘅脸一红,小声回答:“不是,是我自己要上来的。”

“小心了。”洛水清说着,足尖原地一点,高高跃起,正落在武子蘅旁边,压得梧桐枝干微微颤了颤,吓得刚跑回来的秋秋“吱吱”大叫着跳到别的枝干上,警惕的盯着洛水清。

洛水清眼皮微抬,瞥了一眼秋秋,挥了挥小拳头,惊得秋秋狼狈窜到了树顶上。

“这上面危险,我带你下去吧。”洛水清说完,也不待武子蘅回应,弯身拦腰抱起武子蘅,轻盈盈的落回地面上。

武子蘅脸通红,低头道谢。秋秋从树上冲了下来,躲到武子蘅背后,露出小脑袋瞪着洛水清呲牙,似在示威。

洛水清抬腿又给丁冬一脚,嗔道:“到处乱跑,害我好找。快跟我回去吧,张老找你。”

于是两人连忙向武子蘅告别,急奔向张继生的临时住所。

武子蘅望着丁冬和洛水清的背影,微微一笑,喃喃道:“其实,丁冬和水清姐姐挺般配的。”秋秋在她肩上抓耳挠腮,似乎根本没听明白武子蘅在说什么。

春城正在重建,义军上下,吃住一律从简。因此,张继生的住处十分狭小。不过此时,这狭小的空间内却挤了四个人,丁冬和洛水清敲开门,发现屋里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只好在门外守着。

没过多久,屋里面的人相继走了出来。除了张继生,谭有谋,武元齐,还有一副陌生面孔。

那是一名老者,须发皆白,但脸上的皱纹并不多,而且身子骨一看就十分硬朗。雪白长发扎在头顶,倍儿精神。当丁冬看到那老者的面孔时,不禁愣住了。因为,老者同洛水清一样,也有一双紫瞳,只不过那紫色较洛水清深了不少。

“丁冬,叫师祖。这是你大师父洛平秋和你二师父洛诚的师父——洛天辰。”张继生在一旁笑着对丁冬说。

丁冬恍然大悟,连忙跪下行礼。

洛天辰捋着雪白长须,微笑着望着丁冬,满意的点了点头,待丁冬行礼完毕,微笑着说:“孩子,起来吧。”

丁冬起身,同洛水清一起束手站到一旁。

武元齐似乎心情不错,笑着说:“去看看春城重建的进度吧。”

张继生等人纷纷点头,一齐带着洛天辰先春城方向走去,边走边谈,有说有笑。

丁冬和洛水清并没有跟过去,望了一阵洛天辰的背影,丁冬扭头向洛水清问道:“张老叫你出去就是找师祖去了?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么一个人?”

“我也是听张老说我才知道的。”接着,洛水清开始向丁冬讲述她最近才知道的事情。

洛水清其实与丁冬不同,属于异族——紫瞳族。她们族内,所有人都姓洛,并且都天生紫瞳。洛水清的父亲是紫瞳族,其母却不是,因此她的瞳仁的紫色稍淡。紫瞳族人曾在春城以西建立起洛国,也就是现在的九齿城地界。

洛国不同于帝国,它不施行帝制,而是施行一种名为“义和制”的制度。洛国人均地,均产,均富,官民平等。洛国所有的法律及制度全部出自一个名为“议会”的组织,这个组织的成员由洛国所有人民投票选出,代表洛国人民行使权益。

本来洛国上下一片祥和,百姓安居乐业,全国和谐昌盛。忽然有一天,近十万帝国军无声息的闯进洛国地界,企图靠武力霸占洛国土地。紫瞳一族多是文气士,行军战斗能力不强,敌不过帝国的金戈铁骑。因此,经过连番大战后,洛国最终沦陷,成为了后来的九齿城。

紫瞳一族在战争中伤亡惨重,只剩下极少数人存活了下来。这些人散在帝国各处,算是勉强保证了紫瞳族的血脉。

洛天辰曾是洛国议会的议长,也是当初紫瞳族残存下来的成员之一,与十几个同族的人隐居在西天怒山一个外人很难找到的地方。

洛诚和洛平秋是洛天辰的后一辈,是亲生兄弟,他们的父母在当年的战乱中遇难。他俩知道帝国现状后,怀揣“还天下义和”的梦想,隐忍国仇家恨,离开天怒山,徒步走了大半年,最终到达春城,定居数年。直到有一日,两兄弟恍然想起出山的目的,于是毅然决然抛弃家业,奔向帝都。在一系列巧合之下,洛诚兄弟博得了当时的文相丁金玉的赏识,被收为门客。

后来的事情,丁冬都知道,洛水清也就没再赘述。

“张老前几天,忽然找到我,给了我一张地图,让我按照地图上标注的位置找到族人隐居的地方,并让我务必请师祖出山。师祖起初并不同意出山,因为他对帝国的人都不信任,当我给他讲了这些年发生的这么多事情,向他介绍了咱们这边的所有状况之后,他才同意出山的。”洛水清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嗓子已经有些沙哑。

丁冬听完洛水清的讲述,心情有些激动,他心下暗暗畅想:天下义和的那一天,一定可以到来。

义军毁春城起义的事情在全天下传播开来,整个事件越传越玄,形成多个版本,流传最广的版本是:帝国惹了天怒,天降神兵神将,降临春城,使得春城塌毁。天兵天将名定义军,即将挥师北向,摧毁帝国,拯救苍生。义军的火焰图案的旗帜,更是成为了百姓偷偷日夜朝拜的“神物”。

这些流言不止使得百姓振奋,帝国惶恐,更启发了许多有心人。

同在天庆五十年七月,奇异事件频繁发生。诸如:极北的鄂城天降巨石,在地面砸出巨坑,坑内出一石碑,碑上刻有“天下顺应”四个大字,其下刻有一个人名,及一个生辰八字;极南海城风浪成灾,风浪中涌出海神派出讨伐帝国的神兵;极东贝城上万鱼腹内,均发现布条,上书“和军出,天下兴”。

当月十五日,贝城城主府,浑身血污的易和一手持幽蓝色血气长剑,一手提着占领贝城地界的兵匪头领的首级,傲然立于城主府大殿之上。他的身边,一具无头尸体正有鲜血喷出,流了一地。在他面前,半跪着黑压压一片身着土黄色皮甲的官兵。

王若幽从一旁走出,将一条活鱼开膛,从中取出一个布条卷,当众展开。

易和高举手中头颅,大声喊道:“和军出,天下兴!”

下面所有官兵随之一同齐呼,声音传遍贝城。

第19章 大闹胡府

血书上的内容,丁冬反复读了几遍,越看越醒酒,越看越兴奋,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满头大汗的洛诚,右手背在身后,并有淡淡蓝色荧光从他身后发出。

“火浴江山!怒誓涅槃!”丁冬同洛诚习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怎能不明白这封血书所表达的意思。他兴奋的“哈哈”大笑,道:“老师,这他妈是要有大动作的意思啊。老子最擅长破坏了,你想咋地?老子跟着你干了!”

洛诚终于松了一口气,收回背在身后的右手,此时他手中已经空空。他低声道:“这几日你在忙,我也没闲着。我同其他七座主城文武学院的几名老师会了面,共同决定开创‘义和会’,以推翻帝国,创建新世界为己任。这封血书,由我们共同完成,并将之定为入会誓词。”

“我加入!”丁冬兴奋的蹦了起来。

“虎父无犬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洛诚十分欣慰,继续道:“当今的帝国,已经腐朽糜烂到不堪,想要解救,只能寄希望于你们少年。我所见的少年中,唯你最能成大事,水清那丫头沉不住气,跟你完全没法比。你身背血海深仇,竟能如此隐忍,我相信,你的肩膀,一定能扛起新世界这座大山。”

“虎父无犬子?血海深仇?老师,关于我,你都知道些什么?”丁冬惊喜问道。

洛诚没有回答,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了丁冬半晌,随即眉头解开,恍然大悟道:“是了,当时分开的时候,你还小,这么多年过去了,不记得我也很正常。我是你的二师父啊。”

“二师父?”丁冬吓了一跳。

“你不记得了?”洛诚十分惊讶。

“老师,实不相瞒。我十岁之后,便一直在凋谢平原当马匪,而十岁之前的事情,我全都不记得了。我来春城,其实就是想找段胡医治我的失忆症,可是段胡医却说,我的记忆是被什么除旧者给封住了,想恢复,只能靠除旧者。他妈的,我上哪找除旧者去?”丁冬懊恼道。

洛诚此时才知道真相,方知丁冬所展现的状态都是真实而并未伪装,他暗暗有些后悔,这么冒失的将丁冬拉进组织。但是,此时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毕竟丁冬所表达的意愿,是支持义和会的,他下不了杀手。

“老师,既然你是我的二师父,你一定知道我的身世,你告诉我,可以吗?”丁冬恳求道。

洛诚犹豫良久,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说。如果我告诉你的,和你恢复的记忆有存在冲突的地方,对你,并不是好事。”

“恢复记忆?那他妈要找除旧者,我上哪找去啊?”丁冬急道。

“除旧者吗?春城就有一个,是城主大人的门客。而本月月底,是城主大人的寿辰,到时候,我会帮你想办法的。”洛诚伸出一根手指,面带微笑。

这一夜,丁冬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血书的内容及“血海深仇”这四个字。

月底吗?没有几天了。丁冬感觉,自己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第二天的课程依旧,丁冬再次让许南天院长失望,仍然无法完成武气士入门级别的“附强”。顾可彪还总是趁着休息的间隙,拉着丁冬跑到文学院,去与王若幽套近乎。而武子蘅,依然对于丁冬只有微笑打招呼,却不愿与他多说一句话。至于洛水清大小姐,则继续把丁冬当仆从使。总之一切,都与往日无异。

放了学,丁冬、洛水清及顾可彪三人迫不及待的往春口菜市场的百宝堂跑,视察一下当天的营业情况。路过武府的时候,丁冬不忘偷偷摸摸的将准备好的小玩意,放到门口的石狮子上。

当三人赶到百宝堂时,全部傻了眼。

百宝堂内,一片狼藉。牌匾,桌椅等所有的东西,均被砸烂,散在店内外。店内的许多伙计都受了伤,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丁冬大怒,连忙上前询问。

店内伙计告知丁冬三人,今天店内来了一大堆人,招呼也不打,上门便打人砸店,还抓走了不少人,却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哪来的。

丁冬三人大急,忙赶往其他三处分店,看到的却是一样的场景。不过,他们得到了有效信息:砸店的这些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胡府的下人。

丁冬恨得牙根直痒痒,大爆几句粗话,便冲向胡府去要人。

洛水清和顾可彪都拦不住丁冬,只好奔回家中寻求援助。

丁冬清楚胡府对于贫民的迫害风格,他不希望发生在二柱身上的事,再发生到其他人身上。他不能等,晚到一秒,那些被抓的贫民便要多受一份苦。但他没有莽撞到空手闯胡府,他买了几个火折子,又买了几桶油,不走胡家正门,而是走了上一次偷入胡府的路线。

进入胡府后,丁冬一路泼油,泼得胡家到处都是。几个胡家的下人发现后,叫骂着上前阻止,却全被丁冬揍得趴在地上,四处找牙。

胡府被外人闯入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府,胡家上上下下几百人快速涌出,将丁冬围在了胡府的会客厅里。

丁冬将还剩半桶油的油桶往身边“哐当”一放,大大咧咧的拉过一张太师椅,一脚踩在油桶上,一手拿着火折子,大声喊道:“人来得挺快嘛。把你们当家的叫出来说话。”

胡府的人哪见过这样的“疯人”,一个个怒得摩拳擦掌,想要上前动手,却看着被泼得四处的油和丁冬手中的火折子,不敢上前,只能叫骂成一片。

丁冬吹燃了火折子,对于周围的叫骂只是不理,伸手挑着桌上摆着的糕点吃了起来。

没多久,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看清周围场景和厅中坐着的丁冬,气得面部发颤,却强忍住,沉声道:“我是胡耀祖,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

“你是干嘛的?”丁冬咽下一块桂花糕,瞥了一眼来人,不屑的问道。

“嘿!小子!怎么跟我们老爷说话呢?”胡府的管家怒得跳了起来。

胡耀祖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稍安勿躁,然后颤抖着声音道:“我便是这胡府的家主。”他胸口剧烈起伏,看样子气得不轻。

“我是丁冬,百宝堂的老大,我听说你们抓了我的人,所以我是来要人的。”丁冬瞪着胡耀祖,一字一顿的大声道。

“百宝堂?要人?怎么回事?”胡耀祖瞪着旁边的管家,厉声喝问。

管家有些慌张,左右看了看,凑到胡耀祖耳边低声说了半天。

胡耀祖听完管家的话,大怒,猛一跺脚,骂道:“这三个畜生,真不像话。”骂完,他望向丁冬,道:“发生的这些事情,我并不知情。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你放心,你的人,我这就会放。”

丁冬听完,站起身,一拱手,笑道:“够爽快,那你答应把人放了就都好说了,请问你什么时候放呢?”

“人呢,我现在就会放,并且对于你们百宝堂的损失,我会全部赔偿。不过……”胡耀祖话锋一转,冷声道:“你私闯我们胡府,伤了我们的人,还把我们这里搞成这个样子,这笔账,我也要和你算。”

“算账?也好,我喜欢痛快的,最讨厌跟个娘们一样没完没了纠缠的。说吧,这笔账,怎么算?”丁冬站起身,大笑道。

“我只要一样东西,就足够了。”胡耀祖冷笑道。

“哦?什么东西?”丁冬问道。

“你的命。”胡耀祖咬着牙回答。

与此同时,洛水清已经赶到文武学院,也不管校长和两位院长的私密会议,直接冲进校长的宿舍,跺着脚,带着哭腔大声道:“不好了,丁冬一个人去闯胡府了。”

另一方面,顾可彪也已经赶回到了家中,一路飞奔冲到父亲书房,对一脸疑惑的顾副城主急道:“爹,百宝堂被胡府的人给砸了,我们的人也被他们抓了。我的那个兄弟,孤身一人冲到胡府去要人了。”

胡府中,场面仍在僵持,气氛十分凝重。胡府上上下下几百双眼睛,全部聚集在丁冬的身上。

丁冬手中拿着火折子,脚下踩着油桶,歪着脑袋望着胡耀祖,冷笑道:“你还挺瞧得起我的,我都不知道我这命这么值钱。我人不是在这里吗?你也不至于怕我跑了,你先把人放了,然后就能来取我的命了,怎么样?”

“好!”胡耀祖冷笑,接着便安排手下去放人,过了许久才收到“人都放了”的消息。

“现在,可以算咱们之间的账了吧?”胡耀祖说完,一脚将管家踢了出去,对管家道:“你上!”

管家无奈,拎着刀,哆哆嗦嗦的向丁冬走去。

丁冬大怒,骂道:“他算是个什么东西?想拿老子的命,这狗东西不配。换个人。”

管家可怜巴巴的回过头,见到胡耀祖招手,大松一口气,忙跑了回去。胡耀祖想了一阵,从人群中拉出一人,这人手中拿着一把折扇,神情慌乱。丁冬一眼便认出,那是胡耀祖的大儿子——胡立强。

“你们哥仨惹的祸,你去平。”胡耀祖塞给胡立强一把刀,并把他推了出去。

胡立强丢掉折扇,“附强”了手中的刀,恶狠狠的瞪了丁冬一眼,怪笑着,一步步的走到了丁冬身前。

“去死吧!”胡立强说着,向着丁冬举刀便砍。

丁冬身子往旁边一侧,躲过胡立强的这次攻击,接着他伸脚一踢,将胡立强绊倒。由于地上都是油,胡立强摔了一个大跟头,连手中的刀都摔飞了。

丁冬二话没说,抱起油桶,将里面的油全部浇到了胡立强的身上。然后,他用火折子在胡立强的头上晃了晃,抬头笑着对胡耀祖道:“咱们再做一笔生意怎么样?一命,换一命。”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