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名媛:老公大人是将军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0:38

重生名媛:老公大人是将军

重生名媛:老公大人是将军 弦外之音 著

已完结 顾桑桑,顾繁,秦斯 百合 豪门世家 贵族 言情

带着记忆和仇恨的顾桑桑重生了。改变命运?手刃仇人?脚踹男友?反击闺蜜?打脸路人甲乙丙丁?诡计毒计狡计反间计连环计七十二计……直到她遇到了一个冷漠、疏淡、狠辣、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蒋氏母女

走到客厅,养母蒋兰心正好从屋里走出来,见到她先是一惊,失声叫了起来:“桑桑,你不是去——?”话说到一半似乎意识到什么,忙刹住嘴巴。

“我去哪里了?”她沉声问道,冰冷的目光射向蒋兰心。

“没什么,我傍晚那会听云夕说你要去酒店找你那个什么好闺蜜,叫温曼情的那个,她的问题解决了吗?”

蒋兰心此时不过三十五岁,身材样貌都保养得很好,尤其是这几年,有顾桑桑这个养女的身份,她不愁从顾繁那里要不到钱,吃穿用度越来越讲究,日子过得很是滋润,看上去最多也才三十出头,正是女人施展魅力的全盛期。

听说她年轻时勾搭上有妇之夫生下了蒋云夕,可是那男人却是个没种的妻管严,不但不敢承认她们母女的身份,而且在蒋兰心怀孕之后,就丢下一笔钱玩失踪,将近二十年来没有出现过。

以前,顾桑桑是真觉得她挺可怜的,被男人抛弃,单独带着两个女儿,所以蒋兰心对她刻薄,她都不曾在意,甚至是同情她的。

直到顾桑桑懂事后,几次撞见蒋兰心隔三五日就带着男人回家,而且次次都是不同的男人,后来,还发生数次男人家里老婆找上门来的荒唐事……

顾桑桑抿嘴,淡淡扫了蒋兰心一眼:“云夕呢?怎么没看到她?”

“她刚才也出去了,对了桑桑……”说到这里,蒋兰心眸中精光一闪,看着她的目光愈发柔和,走过来亲昵地握住她的手:“你看这个月都快到月底了,你那位养父给你零花钱了没有?”

“还没呢,他这阵子出差了。”

“不是吧?”蒋兰心的表情顿时垮掉:“他怎么可能出差没给你留半分钱?桑桑,兰姨当年抚养你,又供你吃喝长大,你可不能有了靠山就当白眼狼。你别看咱们现在有了房子,可这衣食住行哪样开销不用花钱?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他,让他打钱回来,就打在我账户上……”

顾桑桑冷笑,拼命忍住才没有甩开她的手,“兰姨,顾叔叔他日理万机,没有时间来办那些琐事。再说他每个月寄来的钱不都挺多的,我看咱们省吃俭用,花个几年都不是问题。”

“你这是什么话?”蒋兰心脸色一沉,猛地推开她的手,表情好像要把她吃了:“老娘供你吃供你喝容易吗?你现在翅膀长硬了还,让你拿点钱回来怎么着?你个死丫头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把你捡回来,要没有我,你现在就是孤儿院里的一条死狗。”

她本来就是个粗俗的女人,外表镀层金也无法掩盖那贪婪粗俗的真面目,此时一听到没钱可拿,顿时气得直咋呼,伸手想要狠狠掐上她的胳膊。

如果是在以前,顾桑桑一定不敢躲开,她的胳膊大腿经常被掐的乌青淤紫。

可这一次,蒋兰心刚碰到她的袖子,顾桑桑几步往后退开,脸色难看:“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废话,让开。”

蒋兰心气得手指直戳她脑门:“你你你……你说什么?”

“我叫你让开,不要挡着我的路。”眼下还有要事要办,顾桑桑没时间跟她废话,直接一把推开她,径直往卧室里走去。

身后,蒋兰心气得跳脚,骂骂咧咧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尽了。

“砰”的一声巨响,顾桑桑重重将门关上,隔绝了外面传来的噪音。

房间,空荡荡的。

除了单人床和书桌之外,没有任何其余的装饰品和家具。

她走到床上躺下,静静回想着刚才蒋兰心说的话。

前一世这个时间发生的事,很多她已经忘得七七八八,许久她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冠酒店,而且还喝下被掺了药物的饮料。但蒋兰心的话,终于令她想起来。

她记得,当时是因为收到同学温曼情的电话,说她在酒店打工遇到麻烦,因此顾桑桑才抛下自己的事情赶到酒店。之后发生的事她完全没有记忆了。只是第二天醒来觉得头疼得厉害,当时温曼情说她太累了晕厥过去。

可在这一世,她却因为重生醒来,醒来之后看到的,完完全全跟温曼情所说的不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我开门了哦。”这时一个清脆娇媚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很快一个穿着蕾丝连衣裙的少女,像蝴蝶蹁跹般走进来,扑到了床前。

顾桑桑想得正入神,抬起头就看见一张明媚笑容的美丽小脸。

蒋云夕!

在看到她的那一霎,顾桑桑紧紧攥住了拳头,脑海里突然浮现临死前的一幕,她像乞丐一样趴在地上苦苦哀求,而她这个好妹妹,却是那样高傲冷漠站在一旁,眼睁睁看着她的孩子被庄明皓那个禽兽虐待暴打流产。

顾桑桑永远不会忘记,当她抬眼祈求地看向蒋云夕时,对方绝美面孔上流露出来的怨毒和得意。

蒋云夕靠在床边,声音甜美:“姐,我刚才在路上遇到曼情姐了,她正找你呢,你怎么回家来了?”

这个时候,她们姐妹俩还没有撕破脸皮,是外人满口称赞的好姐妹。

与顾桑桑的清隽秀丽不同,蒋云夕长得十分漂亮夺目,小小的瓜子脸上,五官精致出挑,肤色白皙若雪,一颦一笑娇俏中含着一丝丝妩媚。很难想象,妩媚这个赞美的词居然会用在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身上。

可事实就是这样,蒋云夕从小就生得水灵,比春天的娇花还多几分魅惑,一向很受人喜爱。加上她嘴巴甜,又喜欢撒娇。前世,顾桑桑对这个妹妹一向疼爱有加,把自己所有好东西都让给她,就为了哄这个小妮子开心。

可现在,经历过那些变故的她,怎么可能继续对她一如往昔?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她语气淡淡的,下意识抗拒着蒋云夕的亲近,可惜对方不依不饶的,而且非要抓住她的胳膊,噘嘴撒娇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可爱。

“姐,你就告诉我嘛,好不好?”

“你想知道什么?”顾桑桑嘴角微勾,笑意未达眼底,冷漠地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蒋云夕明显也感受到了她的冷淡,很是疑惑,刚才她还不信妈妈说的话,姐姐居然敢跟妈妈顶嘴,估计借给她九个胆子也不敢。但是相处下来,她才发现好像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

第17章 他是秦斯

飞蛾扑向火焰的那一刹在想什么,顾桑桑不知道,她只知道,当她拼命压抑克服内心恐惧和阴影跃下去的时候,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

从此之后,她再也不会为前世的最后一幕,夜夜噩梦。

她必须要过了自己这一关,才算得上真正的涅槃重生。

从二楼到一楼不过五六米的距离,顾桑桑就是估摸着跳下来她最多就事扭到脚,绝对不会造成多么严重的伤势。可就在她身体下坠的短暂时间里,一道黑影倏地从不远处的地方奔过来,速度快如闪电,鬼魅般地出现在了顾桑桑跳下的下方,在她快要撞上地面上,身形一晃,就把她稳稳妥妥抱在了怀里。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顾桑桑只觉得自己好像跌落在什么东西上面,很坚硬,但绝对是活生生的东西,因为还带着令她莫明觉得心颤的温度。

心脏猛地一抽,她惊得连忙挣扎着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接住了她,等她扭过头望去时,不经意地,撞进了一双幽黑沉肃、深邃无垠的眼眸之中,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她瞪圆了眼珠子,嘴巴张得鸡蛋大,半晌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眼光幽深,也正好看向她,眼瞳深深,漆漆如子夜流动着熠熠光辉,又如同夜空中的星海,黑暗中闪烁着夺目耀眼的光芒,光华流转,仿佛火树银花般灿烂夺目。

几秒呆怔之后,顾桑桑惊叫一声,在他怀抱中挣扎中,也不知道是她挣扎的力道太猛,还是男人故意的,他突然松开了手,顾桑桑就这样四脚朝天地跌下去,好在她的双脚事先着地,这才没有摔个狗啃屎的狼狈姿势。

她淡定拍了拍裙摆沾到的灰尘,在抬起头来,这才真正看清对面的男人。

一身黑色西装干练利落,就连领带都是黑色条纹的,整个人透出一种君临天下的尊贵威严的气质,身长玉立,硬朗挺拔,明明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但身上那种散发出来的无法令人忽视的尊贵气息,却令她的目光好像被粘住了一样,容颜冷峻,线条硬朗,浑身充满冷硬铁血的强势,就像从杀戮场上走出来的阿修罗,令人惊艳的同时,也在心里产生了一丝害怕和畏惧。

顾桑桑声音顿时卡在了喉咙里,许久都觉得自己发不出声音来。

男子冷冷瞥她一眼,整理了下刚才因为抱她而压皱的袖子,顾桑桑没想到他在整理衣装后,居然还主动开口说话。

只是,声音冷得像冰:“二楼跳楼自杀?”

声音寒冽,如寒冬腊月的雪霜,透着清冷和孤寂。

“当、当然不是,谁说我要自杀了,我就是跳下来而已,这么点高度,跳下来又不会死人。”被人误以为自杀,顾桑桑涨红了脸,连忙解释道,但在看到对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又有些着急,对方是不是以为她有什么目的了?

等等,刚才那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顾桑桑陡然身体一僵,不等对方回应,她已经想到了刚才对方说话的熟悉声音,她究竟在哪里听过了。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重生的那个晚上,在这家皇冠酒店遇到了什么。当时套房里没有开灯,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所以她无法看清那个将她压在沙发上的男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可是,她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声音。

冰冷的,不带一丝人类感情的声音。

在她闯进他的房间里,沉声让她滚,在她被药物控制情不自禁靠近他,那个冰冷的声音同样阻止了她的靠近……可是后面不知道为什么,黑暗中的男人,突然间就像失控了一样,将同样失控的她按在沙发上,高大强壮的身躯,如山峦般压了下来。

贯穿身体时的剧痛仿佛还能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喘息,即便在那种情况下,依旧是冷冷的,呼出来的气息,灼热中,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

她永远不会忘记。

顾桑桑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下来,比刚才她在二楼窗户做足准备想要跳下来时还要白,白得如雪,白得惨淡,仿佛遇到了洪水猛兽一般,跌跌撞撞往身后退了几步,满脸不敢置信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原来……他长的这样样子……

贝齿,紧紧咬住下唇,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那天晚上的事,其实她也知道不能怪对方,是她自己先闯入他的套房,又是自己不知道死活地去靠近他,而且当时已经被下药,浑身难受得厉害,如果当时没有发生关系的话,没准她会爆裂血管而死。

无法去恨,但也不能坦然去接受。

她慌慌张张站直了身体,再不敢去看男人一眼,像在逃避着什么,转头匆匆往酒店里面冲去。

从她刚才的反应和表现中,秦斯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认出他了。

她倒是很聪明,明明没有见过他的容貌,却能够仅凭一句话就认出他。

削薄的唇微微掀开,他冷冷一笑,抬头看了眼二楼那个敞开的窗户。

胆子可真够大的,虽然从二楼跳下来不会要了小命,但万一着地的地方有石头或者别的东西,难保不会直接把脑袋磕破,就算侥幸没死,到时候缺胳膊断腿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不是,他远远地就认出了她,秦斯绝对不会多管闲事,甚至不惜动用身法冲到这里,只为了在最后一刻接住她。

偏偏那个女人一发现是他,顿时避如蛇蝎,一溜烟跑了。

“不识好人心……”他淡淡骂了一句,转身也往酒店里面走去。

顾桑桑跑得太快,急促地喘着粗气,也顾不得旁人的眼光,拎着裙摆往里面走去,顾繁似乎正在跟什么人说话,见到她仓皇进来时,连忙停下了话题,走到她身边,面露担忧:“桑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没有,就是刚才不小心差点摔了一跤,这地板太滑了。”她小声说着,勉强挤出丝丝笑容。

顾繁松了口气,还想再说什么,就看见顾桑桑背后又进来一个男人,气质不凡、矜贵凛冽,他顿时一动,忙先把话头按下,冲着来人客气打招呼:“秦先生,别来无恙?”

顾桑桑听到他提起秦先生三个字,心中大喜,立即转过身子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男人挑挑眉,那冰冷淡漠的目光在她脸上溜了一圈,就跟顾繁说话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