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武剑乾坤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2:42

武剑乾坤

武剑乾坤 童年一梦 著

连载中 童博 宠婚 穿越 民国 空间

得九剑,纵横天下,一场惊心动魄的局,一个真男人的传说,一段热血传奇的故事,既世人皆称我为天剑,则索性,从此我童博……就是天剑传人!少年崛起,历经修炼一途,奇遇、坎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莫欺少年穷

红袍少年-断浪,脸庞早就阴沉了下来,此刻见惊雷山庄发生内讧,二庄主对惊童博发难,以及凝香对童博的态度。一切看在眼中,无不将他心头怒火激出,“这小子,当初看着就很讨厌,现在更讨厌,一个真气凝聚不出的废物,瞎蹦跶什么?”

“若在羞辱他,小心我杀了你?”一番说辞,断浪一脸的不屑,不过原本坐着的凝霜,此刻寒着靓丽的脸颊仿佛泛出了一层寒霜。

那股阴寒的气势,以及刹那间弥漫的真气波动,纵然断浪修为够强,也是被惊骇的眨了眨眼。“‘武士巅峰境’…”

被凝香如此警告,断浪肩头略微错愕了下,一时间却并没开口。反而充斥心头,双眸盯着童博,铁青的脸颊泛着寒气,轻吸了一口气,冷色得道:“你若是个男人,不必多在女人身后,有能力咱俩单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且少年心性,对于倾慕佳人,却在维护别的男人。断浪原本就心烦,此刻更是无疑将他彻底激怒了。

“浪儿既然你有心,那么赌一场,如何呢?”断家家主突兀冷笑着,眼珠滴溜溜眨了眨,随即谦和的道了声。

“童庄主,一点小事,咱没必要大打出手,这样吧。设下一场赌约,若惊雷山庄小辈之中,有一人能胜过浪儿,那我们掉头就走。”

“一场定胜负,可以;车轮战,也随便。只要你们的惊雷山庄的小辈,能有一人胜得过,我那不成器的孙儿断浪,那么我等掉头就走,‘药液’、‘符咒’也都不要了。一场赌约,你们有胆量,赌博么?”

听着那断家家主一脸的嗔怒,以及那赌约之事,对于童家-惊雷山庄而言,绝对的有利,无论单挑,还是车轮战。

不过细想来,童心魂喃喃一叹,心中迟疑不定。断家小辈之中,天赋最好的是断浪,实力也到了‘武士巅峰境’,而且看似那信心满满的模样,铁定有底牌在手。

这一次,两个老不死的,刻意带上了断浪,难道就是为了激发矛盾,设下这一场赌约?

闻言,断浪一脸的笑意,脸颊挂着一丝傲气。体表一道真气弥漫,那不霸道的气势,凝霜的面色也是微变了变。

“打与不打,惊雷山庄的小辈认怂,给个痛快话。”

“姓断的,你别欺人太甚?”嚣张的不止断浪,还有断家的家主,彻底激起了惊雷山庄之人怒火。

“若是认输认怂了,童庄主也就交出‘雷云兽-晶核’吧,反而能弄到一点收获呢。”霍家家主老脸褶皱着,冷然哼道,嘴角满是嘲讽。

“你的挑战,本姑娘接…”

“去我身后呆着去,这里有我呢。”对于断浪的挑衅,童博冷漠的脸庞多了一丝狰狞,缓缓地抬起了头,幼嫩的脸庞,布满了一丝恐怖的杀气…

“我身为少庄主,这点事情,自己可以搞的定。”冷漠的眼眸释放着一丝杀气,彻底暴露出的杀机,童博冷着脸,拳头咯吱吱作响。

虽然是暴怒中,但是童博转头那一刹,却给了凝霜投递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博儿,不可莽撞!”首位之上,童心魂心中一冷,连忙打断道。他感受不到童博体表释放的真气,没有凝聚出真气的他,怎的挡得住‘武者巅峰境’的断浪。

“父亲放心,孩儿自有打算,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若还不应战,真欺我惊雷山庄无人了。”

童博无法凝聚真气,也在余杭镇传播开了,而他也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天生的废物。

剑山之旅,鬼剑谷之行,早已让饱受歧视、侮辱的童博,拥有了强横的实力,以及早熟的心性。

脸庞狰狞无比,心中怒气蹿腾,但始终他都没释放出一丝气息。不得不说,鬼谷隐藏气息的手段之强!

凝视着一脸冷色的童博,以及那一对血红色的双瞳,不知不觉间,那个符咒师心中多了一丝寒意。“好强横的精神力,若可以修炼的话,或许会成为一名出色地符咒师。”

“你这废物竟异想天开的,接受我的挑战?”错愕了刹那,断浪古怪瞥了眼他,趁着脸庞冷然道:“想自杀吧,你脑袋被门挤了吧?”

“生死各安天命,如何…?”略微皱眉,童博突兀笑着道。

“你小子找死,本少爷成全你!”断浪心头冷笑了下,随之体表红光过,满脸尽是讥讽之色。

“呵呵,少年人就是好啊,有锐气!”见到预期的目的达到,那一脸冷笑的断家家主突然笑着开口道。“童庄主,你的意思呢?”

“赌约已成,爷爷!”断浪冷然阴森笑道,目光一闪,不屑的盯着凝霜。“放心吧,你博大哥,我会留他一命的。”

“哼,走着瞧!”闻言,凝香浅笑的嘴角,那一刹挂着一抹笑意,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闻言,本要开口制止的童心魂,愣了刹那,古怪的瞥了眼凝香,将疑惑的目光扫过童博。“难道说,博儿…”

童心魂的面色,因为陷入了沉思而变幻不定,显然断家有备而来,而博儿纵然有些手段,恐怕也是胜算太低了。

“大哥,不然让凝霜…”

在童心魂身后,二庄主,大长老,二长老,均一脸的阴沉,显然对于童博的举动而陷入了两难。

就在他们心中迟疑不定之际,童博的淡然声,却是幽幽的传了过来,使得在场者心中为之莫名。

“父亲还记得,那离去之前,我遗留的信么?”恍然之间,童博悠然冷色哼了声,狰狞的盯着断浪,叹道:“一个小小断家,我惊雷山庄,没必要太放在眼中。”

“好,儿子,这一丈,父亲交给你了。”心中一动,童心魂双眸一眨,心中多了一丝波澜。硕大的手臂,砰地一声,就是拍在的茶几上。童心魂心中明了,这一切都是断家、波家的威逼、利诱,以及最后的激将法。不过看儿子归来,以及凝霜的古怪暗示,他也决定赌上一赌。

人生难得几回搏,此时不赌何时博。

“庄主,若是一搏的话,那就相信博儿吧…”

二长老迟疑,一脸的引擎不懂;反而大长老的轻叹,倒是给了童心惊颇大的底气。大长老的阅历,看然的眼光,一项很毒辣。

嘴角多了一抹深邃,童心魂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微闭着眼瞳,一股霸道的气势浮现。“儿子,放手一搏,别弱了惊雷山庄的名气。”

“断家老头、霍家老头,两位贵宾,以及断浪小子,如你们所愿。这场决斗,我们惊雷山庄接下了。”眼眸泛着一抹锐利,童心魂目光瞥向童博,平静无波的叹道。

闻言,断浪一脸的冷漠,以及周身真气外放,挑衅的盯着童博。而后者的脸颊,这一瞬也浮现一抹狰狞,同时嘴角划过一丝神秘的狡诈。

“小子,跟我挑衅,你算什么东西?”望着童博的冷漠,断浪手掌中轻甩,一道真气凝聚虚晃的锁链,蔑视的目光扫过童博。依他在断家,那修炼最杰出的身份,何时受过这样的气,而对方还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

红色的真气,随手凝成一道赤红锁链,断浪脚步跨出,刹那一股强横的气势爆发。冰冷的口吻,泛着一丝耀眼的火焰,他冷然道:“姓童的小子,咱俩走着瞧!”

“真气,凝聚锁链,你跨入了‘武士’境。”童博眼眸之中,充斥着一丝郑重之意,低声冷然道:“真气化作成型,不只有你才会,我也可以的!”

“这股气势,你怎么,这不可能?”顷刻之间,一道强横与之断浪比肩的,那丝毫不弱的气势,缓缓从童博体表中弥漫。

颇为惊讶,不过此刻的断浪,也见过不少的大场面。略微惊讶之后,他的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狰狞。

童博轻甩了下手臂,同样一抹红色真气喷涌而出,化为一抹跳动的火焰,更仿若一抹跳动的剑影。

这一场,对于惊雷山庄的名声,以及他自己声誉而言,都是不容一丝有失。更何况,父亲、凝香在看着,绝对不能败。

两人的体表,此刻弥漫着红色真气,彼此对视,眼眸之中充斥着说不出的阴森。

“隐藏气息,废物,看来你,并不是一无是处!”冷眼凝视童博,断浪冷然哼声道。“不过纵然是这样,你也必输无疑,我就是比你强。”

“威胁的话,省省吧!”童博咧了咧嘴,手中挥动着真气凝成的剑影,蓦然的冷笑道。

“火鳞剑!”伴随着童博的不屑冷笑,断浪面色阴寒无比,体表凝聚着真气越加的浓郁,而在他手中,还多了一柄红色的剑影。

“真气凝兵器,‘武士巅峰境’距离‘武师’半步之遥…”眼见断浪的手段,惊雷山庄之人心中一颤,无不担心了起来。而那断家家主苍老的脸庞,泛着一抹戏虐的笑意,且夹杂着一丝嚣张。

“‘武者境巅峰’?”断家家主得意之际,霍家家主却面色微变,表情略有有些古怪,怪叫道:“实力在,武者境巅峰?不过那气息竟然堪比‘武士境’,这小子好古怪?”

“惊雷山庄的废物无法凝聚真气,现在竟然可以修炼了?”

童博身体凝聚真气,仿若波浪一般释放,那股丝毫比之断浪不弱的气势,使得整个大厅都为之轰动了起来。

数到目光凝聚在了他身上,对于断浪所爆发出来的气势,他们丝毫不见怪。毕竟断浪断家的嫡系传承者,也是最有天赋的小辈。不过童博的转变,却是如此的之大,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两年,谁承想现如今,他攀登到了如此地步。

“碰!”

童心魂双后一抹惊喜,激动地拍了下茶几,而他的嘴巴略微泛着颤抖,目瞪口呆的盯着童博。这个心比天高,却无法凝聚真气的儿子,一时间百感交集。“好啊,好儿子,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踏入的‘武者巅峰’境,挡得住断浪么?”惊讶之后,童心魂心中又生气了忧虑,那断浪身为断家的少家主,先比拥有着不少底牌。

说话间,他的目光斜视,与之大长老不约而同瞥了眼。“即便博儿输了…拼的毁约…也不能让他有事。”

面对着两人的注视,二庄主、二长老苦涩的笑了笑,世事难料啊。任谁能想到,无法修炼的废物,离开家族两年之后,非但没死,反而变得如此强势了。

童心魂双目盯着儿子,心中那估激荡就不用说了,尤其看到两人以肉体硬碰硬的真气对撞,那股心中的豪情,更是澎湃悸动。

一个无法修炼真气的人,需要经历多少波折,怎样磨难,才能跨入鸿沟,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步。

一旁的凝香,粉黛泛着一丝惊喜,仿佛童博所取得的成就,就是她的荣耀一般。乃至一次的童霜,早就咧着嘴吧,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而眼眸中那一抹不屑早就消失了,却而代之的是疯狂嫉妒。

“两年三个月,少年的幼稚消失无踪,不过这一身实力…”大长老沧桑的老眼犯着波光,略有些不可思议盯着童博,喃喃道:“少年的压抑,然那脱变之后,强者之旅会走的更远。”

第8章 童博归来

其中正座之人,便是庄主——童心魂,原本一脸的怒意,此刻脸颊竟然多了一抹喜色。他旁边处,二庄主童心厉,眼皮微微抬起多了一丝童讶。两位庄主旁边,便是两位大长老、二长老,脸色也变得有些复杂了。

在四人的右下方,坐着一位白衣似雪的少女,以及一位白衣少年。童博脸颊泛起了一丝浅笑,“凝香的模样,更漂亮了;她旁边少年,二庄主的儿子童霜,天赋也是不弱,仅次于凝香。”

另外一边,坐着五位陌生人,童博收敛气息,芊瘦的身影漫步而来,仿佛一位偏偏柔弱的书生。“浓烈的药味,药医师;强横的精神力,一品符咒师么?”

心中有了些猜测,他的眸光落在五人的身上,其中一人黑衣装扮,年约五旬,一脸的冷笑。脸庞右侧,有着一道闪电刀疤,异常的狰狞。

心中气息突兀一颤,童博面色变了变,这老家伙气势逼人,最起码也是‘武师境’强者。

余杭镇,一位武师境强者,足以引起所有势力的重视。所以他在面对那个五旬老者的时候,脸颊也是不自然的泛起了诧异。

老者身侧坐着是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灰衣人,冷色的眼眸充斥着一股暴虐,仿佛一头随时暴走的凶兽。

当然了,令童博侧目的,这个老家伙释放的气势,也是一位‘武师境’强者。

除此之外,便是衣衫一蓝一紫的俩中年男子,一位释放着强横的精神力,另一位药草飘香。

五个陌生人的最后一个,倒是让童博眼眸多了一丝猜测,这个红衣少年,似乎天赋很强的摸样。

体内释放的气息,估计跨入了‘武士’境,似乎年龄不过十六岁。这红衣少年…如果没有奇遇,便是一路苦修,很有天赋的角色。”

轻叹了声,童博缓缓收回目光,不过面色也多了一丝冷意。因为他的一双眼睛,正盯着凝香,不禁的露出一丝垂涎。

“你…回来了?”少女的脸上,此刻满是动人的红晕,一双美目微微眯着,泛着一抹迷离,朱唇微微动了下,随之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再加上那蕙质兰心的气质,无与伦比的美貌,勾勒成了一副完美的风情。

“父亲,二叔,两位长老!”漫步上前,对着上位的童心魂等四人,当即恭敬地问候了声,随之行了一个大礼。

“呵呵,博儿,你回咳…来了,来人啊,看座。”望着童博的到来,童心魂脸庞多了一丝笑意,肩头也是颤了颤。

“这样的场面,孩儿身为少庄主,怎能不到呢?”微笑着,童博侧目斜视,瞥了眼面色不善的二叔、以及二长老。

“咳,我刚回来,这就露出了敌视,还当我是那个以往…不能凝聚真气的废物么?”无所谓的笑了笑,下人取来凳子,随即他坐到了凝香旁边。

而对于略微显得尴尬的童战,凝香旁边的童霜脸颊一愣,随即发出了一丝不屑的讥讽,仿佛很享受他落寞的模样。

此时,童心魂面色多了蓦然,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皱了皱眉,却又摇了摇头。“博儿的气息,还是一如既往的弱,想必这些年…”

“这小子失踪两年,竟然回来了?”二庄主,也就是童博的二叔,一脸的讥讽,暗叹道:“没一丝真气波动,这么久了还没长进,一如既往的废物!”

“博大哥,你终于回来了!”童博落座之后,少女凝香也是一脸的期盼,脸颊欣喜的挂着一抹笑意,压低了声音淡淡的道。

这一瞬,童霜面色阴沉、以及对面的红衣少年,嘴角也泛起了一丝恨意。蠕动了下嘴巴,阴毒的扫过童博。

凝香美眸眨了眨,一丝浅笑,仿佛莲花盛开。

望着凝香的脸庞,童博耸了耸肩,无视那两道少年的怒意,随意的坐在了少女身边。懒散的摇了摇头,同时将额头也瞥了过去,眼不见、心不烦。

“好长啊,这两轮四季!”轻叹了声,童博悠然一叹,略微感慨的低笑道,“承诺完成了,我终于可以回来了。”

“承诺…你?”充斥在欣喜之中的凝香,眉头不禁跳动,浅笑之中多了一丝童讶,玉指捂着朱唇,而胸口上微微起伏。

“咳,我说的话…自然会办到!”童博喃笑了声,丝毫不在意一侧的童霜,压低了声音道:“失败的人,只有一种,那即是在成功之前放弃的人。”

“丫头,别赌气了,我这不回来了吗。”凝视着少女的幽怨,童博揉捏着手指,一丝笑意充斥在柔嫩的脸庞。

“十二岁的时候,某人为了救一个小乞丐,险些丧命。后来她被庄主收养,进入了童雷山庄,再没展露修炼天赋之前,某人对她更是疼爱有加。更挡在她身前,为她遮风避雨,这一切,她怎么能忘记…”

少女凝香轻叹了声,沉默了半晌,忽然幽幽道:“后来的她,那么拼命的修炼,就是为了拥有保护他的实力。”

“咳…一个男孩子,总是躲在女孩背后,不像话吧?”咧了咧嘴,童博灿灿笑了下,随即目光转向窗外。

“呵呵,那现在呢?”望着装傻的童博,凝香嘟着小嘴,压低了声音柔和的道。

轻笑了声,童博脸颊掠过一抹诡异,压低了嗓音道:“时间飞逝,承诺不变,两轮四季,少年归来!”

大厅中,童心魂以及二庄主、两位长老正与对面的五人‘慢打太极’,看上去感觉分外古怪,仿佛随时会有大打出手的可能。

而这个时候,无聊的那红衣少年,挠有兴致的撇过头眼睛对着凝香,似乎对她十分有兴趣…

童博好奇的听了几句,不禁皱了皱眉,摇了摇头,“这气氛怪异的很,总感觉会发生点什么事?”

“博大哥,那五个人的身份,你多少该知道些么?”童博喃喃叹了声的时候,凝香压了的嗓音,却是眼眸泛起了一丝忧虑。

“一个药医师?另外一个精神力挺强,符咒师吧?”双瞳凝了下,童博侧过头笑道:“至于其他人,就不清楚了?”

“噢,博大哥!”好奇的转过头来,凝香略微惊诧的扫了眼童博,随之低声道:“那两个人带领药医师、符咒师,这次专程来找义父麻烦的。”

“这我听说了,似乎有意敲咋?”冷笑了声,童博眼眸释放出一抹冷色,低声哼道。

“义父侥幸弄到了一抹,雷系四品巅峰的晶核,而断家、霍家便乘机挑事,联合起来伺机发难。”心头一动撇过头凝香的脸颊,挂起了一丝忧虑道。

“断家,霍家?”有些惊讶,童博低声叹道。“余杭镇,断家、霍家,惊雷山庄,都算二流势力,不过彼此间也明争暗斗。”

生于余杭镇,童博对于其势力分布,还是比较了解的。只要家族拥有两位‘武师境界’强者,既可以列入二流家族,若拥有一位‘武王境’强者坐镇便是一流势力。

惊雷山庄,位于余杭镇偏东,乃百国林立之一的雷云帝国,隶属于雷州。

童博的家族,余杭镇的分量,不能说没有,但也不算强势。同属之比肩的的断家、霍家,就像将是推倒。更何况,还有雄霸一方的南宫世家,拥有一位‘武王境’强者存在,乃是整个余杭镇真正的霸主。

话说回来,近乎百年来,断家、霍家、惊雷山庄,三股势力暗中较劲,彼此想要铲平对方,不过始终势均力敌…

不过,此刻断家、霍家,竟然冰释前嫌,一致对外企图颠覆惊雷山庄。这使得三足鼎立的局面,以惊雷山庄占优的局面瞬间土崩瓦解。

难怪父亲,二叔、大长老、二长老,均眉宇紧缩,都是一脸的阴沉之色。

“联合起来,勒索那四品巅峰的晶核?”童博低沉的嗓音,略有有些沙哑的疑声道:“那两个老家伙似乎没什么本钱,能请动一品药医师、以及一位符咒师吧?”

凝香皱了皱眉,粉黛泛着一丝忧虑之色,沉默的刹那,叹道:“或者因为博大哥…你的缘故,使得那南宫世家想要铲除惊雷山庄,不能来明的怕落下话柄,所以在背后捣鬼。”

“我的缘故?说什么呢,我和南宫世家的人,似乎不曾相识过吧?”闻言,纵是童博有准备,被她说得也是一愣,当即摇头否定。

“两年前,你说出外学艺,最后留书出走。”凝香幽怨的扫了一眼童博,随即低声道:“那时候义父,以及我,带着数十护卫一起进入了剑山,不过最终并没找到你。”

“继续说?”眉头一皱,童博心中一暖,连忙追问道。

“山脉之中,义父运气很好,巧合弄到一枚雷系晶核,而正巧被南宫炎看到。”说着,凝香粉黛多一丝厌恶,顺势化为一丝无奈瞥了眼童博。

“喃南宫炎?对你有色心的,那个南宫世家的少家主?我记得,曾经对我下杀手,却被我侥幸逃脱的混蛋?”童博面容逐渐阴沉了下来,取而代之的一抹寒意闪过眼眸,冷涩得道。

“嗯,那家伙一直喜欢我,不过我讨厌他,而你又护着我。所以他对你,心中不满,越加的憎恨,也就有了那一次的截杀。两年前,义父晶核到手,正好被他瞧见了。不过当时他并没说什么,后来便开始…对我不断施压,想让我…成为他的妻子。”

凝香微微皱了皱眉,有些幽怨的扫过童博,有些委屈的道:“我一直假以辞色,硬是拖了两年,可在不久前,他终于色急了。我出于自卫,以至于大打出手,最终拼了个两败俱伤。自从那件事之后,整个惊雷山庄的产业,便开始收到打压,以至于…”

“对你动手动脚…”心中一股怒气浮现,童博冷漠的眼眸,充实一股寒意。“别让我碰到他,否则,我让他后悔。”

“南宫炎心中不服,似乎将消息透露了出去,暗中又促成了断家、霍家联手,以及邀请到了特殊两个帮手。”说到这里,凝香眉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丝雾气闪过,幽声道:“那家伙就是想借刀杀人,以此打压我们,或者使其我屈服。”

“勒索是假,登门逼亲是真?”

双瞳一抹寒光闪过,童博心中猛然之间,一股怒气升腾。断家、霍家仗着有些能耐,巴结南宫炎也就罢了,竟然无耻的到这种地步。男欢女爱极为平常,可南宫炎做得太过分了,竟然唆使人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强行登门勒索,加以威胁。

南宫炎,一表人才,修炼天赋不弱,而且身为南宫世家少家主,地位颇为显赫。而他看上的女人,竟然丝毫不理会他,反而倾心在一个废物的童博身上,这无疑登门打他的脸。

如果此刻示弱了,日后的惊雷山庄,以及童家之人也就没脸面在余杭镇混下去了。正所谓输人不输气,失去了威严的家族,也就等于失去了一切。

心中多了一股怒气,童博隐藏在黑袍中的手掌,不经意间攥紧了。“师傅说的对,成为强者,才能捍卫尊严。”

此话不假,若是童博实力强横,跨入了‘武王境’,翻手之间毁灭南宫世家,也是轻而易举。

只要实力强,纵然你是错的,那也没人敢说,不是么?

不过,现如今童博,凝聚出了真气,实力介于‘剑武士’中阶境,纵然余杭镇,也是并不多见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