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脱掉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3:00

脱掉的爱情

脱掉的爱情 陌果 著

已完结 瑜白,司少,司颜钰 未来 情有独钟 贵族 鬼怪

那些年,我在台上跳艳舞,台下陪着客人笑,我被人叫做婊子,即使我不脱衣,不mai身。我不相信爱情,直到那个男人出现,让我迷失了我最初坚定的心。他给了我所有的宠爱,却是

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故意找茬

周围只听到餐具的声音。

我正准备坐下一个距离司少比较远的位置,但是管家却是笑盈盈的将我领到了司少的旁边位置。

我心情忐忑的坐在司少的旁边了,我不知道昨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但是就在我的思绪混杂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这些不合你的胃口。”

我连忙摇头,我哪里能说我刚才只是走神了。

我吃着精致的早餐,但是我自始至终身体都是紧绷着的。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诡异场景。

我自己就从来都没有想过,有天我会和司少……这样的坐在一起平静的享受早餐。

我很清楚,也必须让我自己清楚,我和司少的关系只是小姐和客人的关系。

然而自从司少出现在我的生活时候,就好像是让我的生活彻底失控了。

我很快就用完餐了,我小心翼翼的对身边一直都平静用餐的司少开口说道:“谢谢司少,我……我应该回家了。”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司少的回应竟然是将他面前还散着热气的牛奶就放在我的面前。

“喝了。”

我一愣,但我还是乖乖的喝了。

而这时,司少对身旁的管家说道:“让李叔开车送她回去。”

我连忙的开口,“不……不用了……我……我一个人可以……的。”

但是司少的眼睛冰冷更多看着我,就像是根本就不会给我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我只能是乖乖的同意了。

李叔应该是司少的司机。

他笑眯眯的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小姐,是很特殊的人。”

我的眼睛瞪大,疑惑的看着他,不由得问道:“什么?”

然而李叔却是不再说话了。

当车停留在我的公寓的时候,李叔这才开车离开。

但我的精神却依旧恍惚。

我觉得我的生活就像是笼罩着一层烟雾一般,有什么东西开始在蠢蠢欲动,它那样的明显,却又那样的擅于隐藏,即使它只需要轻轻的一撕扯,就能够现出原型,但是前提是……我不敢。

夜色降临了,我这就赶着去夜班。

但是从我的手提包里面钥匙掉了出来,我想要去捡,但这时“嗤!”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我吓得跌坐在地上,看着地面。身边有一双皮鞋。我顺着它往上看。

我认出他来了,他就是上次的安少,也就是我工作餐厅的老板。

很显然他也认出了我。

他蹲下身子,与我平视,我闻见了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是个知名牌子的香水,看来是个有钱人。我眯了眯眼睛。

这就是在夜总会上班的好处,有着一个能快速识别有钱人还是暴发户还是没钱装大款的人。思索间,他好听的声音传进我耳朵里。

“你没事吧?”他担心的话语让我不习惯的低下头,我轻晃道,“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也没被撞到,只是有点收到惊吓而已,并且也不是故意碰瓷。他完全没必要下车,只需要开车扬长而去就是了,可偏偏他停下来了,看见这么狼狈的我。

我轻声的说道:“谢谢。”

其实我很明显的感觉得到他看着我的目光是带着打量的。

也难怪,白天的我只会是画着淡妆,或者干脆就素颜,但是一旦晚上,我就必须化妆。

我更认为化妆是一种伪装的技巧,这样也好。

“你需要去哪里,我送你。”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他这只是托词。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要去的地方就应该是距离这里几十米远的夜会所。

我看了看手表,更加恭敬的说道:“谢谢,是我……刚才去捡钥匙,打扰你了。”

说完,我捡起钥匙,我这就连忙赶到了夜店。

我到了夜店的时候,阿秀就找到我,拉着我说道:“昨晚你……你喝醉了,我看着你被司少抱出去。”

“我……昨天不小心喝多了。”

阿秀叹息着,说道:“你啊,知不知道,昨晚上我看着你喝醉了,在司少怀里发酒疯,我还真的司少会将你这个酒鬼给扔出去呢!”

我噗嗤一声,就被阿秀给逗乐了。

我们笑开以后,我的心也就痛快了许多。

“瑜白啊,其实……有时候我挺不明白你的倔强。”阿秀突然的说道。

我收敛了笑容,有些惊讶的看着阿秀。

“我们这些人,一旦是沾了这行,就好像是这辈子都会被打上印记。说实在话,这行有多少女人心里是苦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来入了这门,但是说来说去,猛管心里有多苦,我们终究还是婊子。所以醉生梦死,能够少一点疼痛也好,但是你却不同!我看得很清楚,你一直都是痛苦的,一点让自己迷醉在这里的念头都没有。”

“就好像是……你一直都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但是每清醒一分,就会越痛苦,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你最傻,你就像是恨不得让自己痛下去,仿佛是在惩罚自己。”

“瑜白,你活得太累了。”

我说不出话来。

我和阿秀从来都不会互相去诉苦。

入行这么多年以来,我们更多的是相互扶持。

但是我没有想到,阿秀会了解到这种地步。

“司少……好像是……唯一的特殊。”阿秀继续说道。

我能够感觉得到她在看我,而我的手指很紧的抓住我的衣服。

“你很理智,但是司少是不是让你动摇了!”

我很想说没有,但我发现我的喉咙就像是被卡住了一般,我说不出话来。

“瑜白,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清醒,但是我想说的是……可不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也许……司少会是能够将你从这泥潭里面救出来的人。”

我苦笑着,我看着阿秀,我只说道:“阿秀,他……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从头到尾都明白,有些界限,最好不要轻易跨过去。”

阿秀愣住了。

我和阿秀没有再继续谈下去了,因为我被妈妈桑依旧是带领到了包厢里。

只是让我惊讶的是,这一次,我没有见到司少。

我一直等着,等到我的眼皮子越来越困倦,我这才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睡眠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奢侈。我所有的时间就像是一张纸一样,圆圈上面已经被我大大小小的给化成了一份又一份。

我只想要在一天二十四小时里面,挤出我最多的时间,去拼命的赚钱。

但是自从我遇到司少以后,我发现我越来越放松,我睡眠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我一觉睡到了大天亮,而司少一晚上都没有来包厢。

清晨,我依旧是快步的赶到餐厅的时候。

经过了上次的动乱以后,那些同事们都已经不会我背后说我什么了,但是我和她们依旧是隔着很深的距离。

我知道,她们视我为洪水猛兽。

但是我却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今天有大客户,我们店里所有的人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领班说着,“我们要做的就是打扫好卫生,迎接贵客。”

“瑜白!”听见经理叫我的名字。

我应声道,“我在。”

领班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道:“你去211包厢,去照顾客人吧。”

我敏锐的察觉到了领班冲着我的语气是有些诡异,甚至是带着幸灾乐祸的。

“是。”

经理眼眸眯着,“人家花钱是来消费的,是来接受我们服务的!我们不能有任何不满。如果今天这个贵宾照顾不好,就卷铺盖回家!”

我能感觉到,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停留在我身上的视线,冰冷不已。

他这是在警告我,我听出来了。

我还是走进了211包厢,我看见整个奢华空间大的包厢里面就只有一个女人。

我看到她的第一眼,身为女人,我都不得不为之惊艳了一回。

她简直就像是一个混血娃娃一般,美丽而动人。

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

而我发现,这包厢里面就只有我一个服务员。

我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也在看着我。她的眼神犀利,像是草原上伺机而动的毒舌的眼睛,这让我的心跳漏了个节拍。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已经发现了,她是对我又敌意的,但我只能是收敛我所有的心神,恭敬走到她的面前。

“叫什么名字?”她问道。

一般客人是不会去问一个小小服务员的名字,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位女性的宾客。

我依旧是公式化而恭敬的说道:“瑜白。”

“瑜白?”

她的语气并不是疑惑的,而是一种嘲弄。

“开始吧。”

我低着头,恭敬的给她夹菜,我轻声的说道:“这道菜叫做合心语,用品质上好的鱼肉加工处理而成,它最大的特点是入口即有香浓的感觉,没有鱼肉的腥味满满的都是未说出口的话。”

我们店里的厨子是当时老板花重金从北京的五星级酒店挖过来的,所以他们的厨艺好坏自然没话说。

“你说话声音很难听。”她边用纸巾擦拭着嘴,边说道,“客人进食的时候,是不想听见任何噪音的,还是说……你一直都这样没有规矩。”

她说完后,就那么看着我,眼神里的讽刺让我手脚无措。

我紧了紧手掌,指甲刺激掌心锐利的疼痛,让我时刻保持着清醒。

第11章 这算是卖了 二十万吗

夜晚的凉意让我感觉不到凉意,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身上还披着司少的衣服。

我摇了摇头,算了,还是明天看见司少还给他吧。

在上楼的时候,我总觉得今天忘记了什么事一样,皱着眉头思考,却什么也想不到

直到我回到家,看着茶几上的笔记本,才乍然醒悟。

忘记给司少笔记本了。

我走向茶几,坐在沙发上,看着笔记本,手几次想要拿过来翻看,却被强大的意志力遏制。

司少看了我的书,知道了我内心,也是没经过我同意的。这样看来,如果我看了这个笔记本,也没什么吧。

就这样,秉持着公平,我翻看了这个笔记本。

时间在我翻看的过程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好困。可是还要洗司少的衣服。

我放下笔记本,起身打算去洗衣服。

“咚咚咚。”

奇怪,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

我打开门,却是阿秀。

“瑜白,我来投奔你了。”

阿秀红着眼眶,瓮声瓮气的说道。我还来不及有所举动,她一下子就扑过来抱着我。

“瑜白,呜呜,我们快要分手了。”

阿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她和她男朋友的事情,说是男朋友劈腿,背着她和别的男人乱搞。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男人都这样,别哭了。”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在夜总会,这样的男人是很常见的。

阿秀早该明白的,她也不该沉沦下去,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真爱。

小姐的本分就是让客人开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这样的一个生存环境下,守住自己的本心其实是最奢侈的一件事情。

阿秀的哭闹声吵到了邻居,在我们还来不及进屋仔细诉苦的时候,邻居打开房门就破口大骂。

“大晚上的,两个人炒什么吵?”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在邻居的吵闹下,我和阿秀灰溜溜的进了屋关上房门。

关上门的时候,阿秀竟然说了一句,“死八婆。”

这会让邻居更气愤的。所幸在邻居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我已经关上了房门。

进了房屋,阿秀察觉到我手上拿的西装。

我不自然的想要把它放在身后藏起来,可阿秀已经一把抢过去,看着衣服,在看了我一眼。

“这是谁的衣服?”

阿秀像察觉到了什么,问着我。我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撒谎骗她,还是说实话。然而阿秀却是察觉到了我的意图。

“别想骗我,说实话。”

我是从来不会和男人走的太近,阿秀是知道的。而这个小屋也从来没有任何男人的气息,阿秀也是知道的。

坏就坏在阿秀太过了解我,才会在发现一个男人的衣服还是如此名贵的时候,问我。

“是司少的。”

果然,听见我的回答,阿秀惊呼出声,“司少的衣服怎么会在你这!”

“刚送我回家,有点冷。”

“哦。”阿秀意味深长。“有一腿?”

“没有。”

我否认。

“还想否定,司少可是连续两天单独点你了呢。”

阿秀晃着衣服,满脸笑意,“你说司少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听见她的话,我脸色一变,“不可能,你别瞎说。”

我和司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怎么不可能。”

阿秀喋喋不休,全然忘记刚刚哭的稀里哗啦的人是她。

“男人啊,都是下半身思考动物的。只要你利用好这段时间,难保司少不会为你一掷千金,把你娶回家。”

阿秀开始向我传授经验,我心里是不乐意听的,因为我深知,一些肖想,一旦有了就很难根除。

更何况,阿秀在夜总会这么久了,也该明白一些事。

“阿秀,别说了。”

我出声阻止阿秀的唠叨,见阿秀停下来了,苦口婆心,“我和他根本不可能,因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列子也是有的。”阿秀倔嘴道。

“往往都成了生子机器。”我毫不客气的打乱她的妄想,“这个社会很现实,你男朋友劈腿也是这样。”

看阿秀还想说什么,我继续道,“时间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我去洗衣服。”

说完,我就不管阿秀,径直走进洗手间。

洗完衣服已经凌晨三点了。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在阿秀呈大字型沾满的床,寻了个空出,浑然睡去。

临睡前,脑海里满是司少在深夜时的孤独。看了他的笔记本,我才知道,原来司少没有妻子。那么他来夜总会的目的就不是觉得‘家里的那位’无趣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我闻见了香味,睁开眼睛转了转,发现阿秀没有在床上。

而现在,呈大字型占领床铺的是我是我。

我翻了个身,带着不情愿起床。“阿秀。”

出了卧室,我呢喃道,“你怎么这么早。”

“现在已经八点四十五了哦。”

阿秀俏皮的说着,一句话,吓得我瞌睡跑的无影无踪。

我兼职九点必须打卡的啊!糟了糟了,要迟到了。

在洗手间,我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画了个淡妆,简简单单的拢了下头发,跑去换衣服。

“阿秀,几点了?”

我出声问道,阿秀大声告诉我,“八点五十。”

还有十分钟,来得及。从家里跑过去快一点的话,只用八分钟就成。

我跑出房门的时候,阿秀还让我吃早餐,可是我来不及吃,只得慌忙丢下一句“等会走的时候记得锁门。”就匆匆忙忙离开。

还好餐厅的工作不用穿高跟鞋。

一路狂奔,忽略路人诧异的眼光,在分针还差一点走向整点的时候,打卡成功。

我呼了一口气,转身就看见领班站在身后。

“你做什么?”我出声道,这样无声无息的站在刚刚剧烈运动过的人身后,是很不好的。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领班已经被我杀死过无数次了。

然而不可以,所以现在我只能看着领班,隐隐的唇角带有笑意。

这段时间,我不停的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能生气,这个餐厅,早在老板处于退隐状态的时候,就被他只手遮天。

我抬起了点头颅,“没什么事,我去工作了。”

说完,我绕过他,径自离去。

“别以为有司少在,你就可以安然无恙。”领班在我背后说道。

我的心下是苦涩的,我什么都没有说。

我继续低着头努力的干活工作着。

我需要钱,很需要钱……

即使在夜总会里每晚赚的钱会比这里的日薪高,在这里我要忙碌着打扫卫生,端茶倒水,还要负责在一群男同事中间一起抗货物,但对于我来说,还是这里,心比在夜总会工作要轻松得多。

我知道领班故意针对我,让我去扛货物,那本应该是只有男员工才去做的事情,但是我二话不说也去做,因为会有额外的补贴。

“瑜白。”

就在我沉浸在自己思想里的时候,听见身后有人叫我,我立马擦了擦润湿的眼睛,转过身去。

是那个新来的员工。我勉强笑道,“怎么了?”

“201包厢指名要你去夹菜。”她说着,我听的愣愣然。

半晌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

很快我就整理好了情绪,来到201。我敲了门,听见里面说了“请进”后,推门进去。

一进去,竟然有一个很熟识的面孔,是市长,前天还见过一次。

“来了,我听司少说你很不错,于是就让你过来了。”

市长说道,我回以一个公式化的微笑,“市长好。”

“坐吧。”

他让我坐下,我也没有多想。只是坐在他身旁的唯一一个空位。

菜被服务生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他们看见我能和市长坐在一起,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是在惊讶身为丑小鸭的我,居然还能和市长这样的大人物坐在一起吧。

我抿着唇瓣,偏头笑问,“市长喜欢吃什么?”

“随意。”市长说完,亦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我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却也没多想什么。只是认认真真的把每一样菜都给夹了一遍,夹到鱼的时候,有意识的跳过去夹下一道菜。

我不喜欢吃鱼,尽管它的营养很高,还有美容养身的效果,但是我就是不喜欢。市长见我没夹鱼,居然出声问道,“为什么不夹鱼?”

这个时候我才恍然醒悟,我现在是在给市长夹菜呢。

于是我偏过头,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这就夹。”

“我是第一次见司少对一个女孩这么上心。”市长说着,浑然不觉我慢慢僵硬的手指。

在强大的意志力下,鱼被我加入他的碗中。

我笑道,“或许吧。”

我知道,司少是一个危险的男人,和他处久了,必然会让我受到影响,所以我极力避免,但是却无可奈何。

现在就连市长也在关注我和司少。

我蜷缩住在桌子下的手。

有些东西你越是想逃,就越是逃不掉。

市长继续说道,“其实司少这人蛮好的。”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要牵线搭桥吗?

“......”我保持缄默,想要看看市长接下来还想要说什么,我有预感,今天他把我叫过来,又故意说这些话,一定是有着什么目的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