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升仙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5:17

升仙

升仙 楚楚的哥 著

已完结 萧展白,宁阳,楚楚的哥 灵异 穿越种田 空间 轮回重生

意外穿越,让萧展白展开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踏碎奸人头颅,修炼最强功法,在异界中孤身崛起!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 偷鸡摸狗

只见原本在湖中戏耍的龙禺兽腾空到了两人头顶,“发什么愣啊!真是两个笨蛋,唉!可惜我高贵的身体居然要让你们两个人来骑。真是命苦啊!”龙禺兽伸出前爪不甘心的说道。

“你~~你不是~~~”渺日上人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龙禺兽能在这里出现虽说有点突然,但毕竟在两人的预料之中,只是龙禺兽居然会说话,而且居然没有了之前所见到的那种凶性。好象完全复原了。两人知道龙禺兽的实力,那可是上界天兽。而这里居然有能令龙禺兽恢复神智的东西,这才是让两人感到震惊的地方。

“上来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那里也许有你们需要的答案。”龙禺兽落到地上对二人催促道。两人只好上了龙背,“那个,龙~~龙兄,还有一个小姑娘呢?她不是跟你一块的吗?”渺日上人忍不住问道。“噢!那个小姑娘啊!她不在这里,现在可能到了那个什么圣城了吧!”龙禺兽随意答道。“你是说她根本没进到阵里来?”渺日上人惊讶道。

“是啊!她实力太低,我说你们有完没完,若不是看在你们对我还有点帮助的份上,我才懒的理你们。”龙禺兽不耐烦的道。

“龙兄这么说,那说明我们对你是有恩的了,那可否告诉我我们这是去哪?还有我们为什么法力尽失,而龙兄你却没事?”这回是萧展白开口了。他一开口就问道了重点上。

“我只能回答你后一个问题,这里布有天界的一种禁制,像你们修真界的境界是无法了解的。除非你们到达了天界的修为。我来至天界,当然不受影响。至于前一个问题,一会儿到了目的地你们就知道了。现在坐稳了~”龙禺兽提醒的说道。

它的全身泛起一片红光,把萧展白二人包裹其间,这时他们已经飞过无数的高山河流,正前方是一大片广阔无垠的深蓝海域。龙禺兽盘旋在海面上空,它的大嘴一张,一声龙吟响彻云霄。紧接着龙尾一摆,朝水下俯冲。临近水面时,龙禺兽双爪放出了一道天薨雷击在了水面上。

“轰”大海就像被炸开一般,裂开一条黑漆漆的深洞,卷起的波涛反弹空中,落下时,点点水珠四处飞散。渺日上人脸色发白,实在太恐怖了,以前在逐天城外龙禺兽还得靠黑潮云来聚集天薨雷,现在它单凭双爪之力就已经能自如的发出了。明显的这才是龙禺天兽的真正实力。

龙禺兽毫不犹豫的冲进了深洞,往海底钻去。因为身处龙背,又有红光的防护,萧展白二人除了感觉到一点动荡以外,连水珠也没沾上半滴。

萧展白一边观察周围一边寻思:这畜生不知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居然在海底,看样子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虽然身不有己,却也不愿完全任由对方摆布,在前世,如果商场上任由别人牵着你的鼻子走,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可恨的东西,他心里咒骂道,现在也只有静观其变了。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筋飞速运转。

离翕大阵有这么大,这完全出忽他们的预料。刚才他们一路行来,居然没见一个人,连动物鸟虫也没有,总之一切透着诡异。龙禺天兽恢复了神智,这一界好象没有人能办的到,而现在他们要去的地方很显然和龙禺兽有很大的关系,也许龙禺兽就是在这里恢复的神智。突然,他的脑子里灵光一现,难道,这里有天界的人,对,肯定是,不然龙禺兽是不会到这来的,可是天界的人为什么会找自己呢?自己不过刚出现佚凡界几天。

真是想不明白,算了,不想了。萧展白这时才发现海底也是没有任何鱼类。“老哥,你没事吧!怎么不出声了。”萧展白见渺日上人在他后面半天没言声了。“老弟,我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啊!”渺日上人的情绪看起来十分的颓丧。“老哥不要灭自己的威风啊!你也不想想天界和神界之人有今天的实力是花了多长时间的,现在我们达不到那种境界,不代表我们以后达不到啊!只要自己别放弃就行。不是吗?”萧展白知道刚才龙禺兽给他的震撼太大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老弟,真是谢谢你了。不然我就完了”渺日上人心有余悸的道,他是由衷的感谢。刚才萧展白是无意中救了他一回,要知道修真之人最重修心,如果渺日上人过不了这次的心劫,不但修为会大幅减退,恐怕终身无望进军天道了。

“你们坐好了,前面才是真正的离翕大阵,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保持心念的澄净。不然让心魔入侵你们就完蛋了,知道吗?”一直沉默的龙禺兽突然发话了。

“什么,真正的离翕大阵?”两人惊呼,难道外面的不是离翕大阵吗?还没来的及发问,两人就随着龙禺兽进入了海底一片紫色的光幕中,光幕中是无数飞散的黑色巨石,龙禺兽灵活的身躯在石缝当中不停的穿梭,它也不敢怠慢,只见一根黝黑的铁链缠绕浮在着红光的表面。一些阻挡的巨石只要碰上铁链全都化为碎末。

“銮磷石,天啊!那么多,咦!这是殒炔链,不会吧!一件宝器竟然有这么大威力”渺日上人感慨道。当初他因为有了皓华剑,连带着别的宝器都看不上了。这殒炔链就是其中之一。若非它的不重视,殒炔链也不会被盘虚所偷,惹出这些事端来。銮磷石坚固无匹,是一种制器的难得材料,这一界的法器几乎都有銮磷石的成分在内。殒炔链能毫不费力的把銮磷石粉碎,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那是你孤陋寡闻,殒炔链本是神界的仙器,之所以以前停留在宝器的级别,那是因为我在无时不刻吸收着他的仙灵之气,现在我复苏了,它当然恢复了仙器的威力。”龙禺兽居然在百忙中还不忘嘲讽渺日上人。它一直对逐天城外的一战耿耿于怀。

“仙器,唉!那我可真是有眼无珠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认得,我恐怕也使不动它。”渺日上人可不敢得罪龙禺天兽,尤其现在还在人家背上。

萧展白可没把龙禺兽放在眼里,他算想清楚了,虽然不知龙禺兽要把他们带到什么地方,但是肯定的对方是有求于自己两人,不然不会派龙禺兽来接。换句话说,龙禺兽是不敢真的得罪他们的。萧展白微微一笑,主动权既然在自己手里,那就没什么可怕了。

“我说龙禺兽啊!你是不是要带我们去见一个人啊!”萧展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跟你说过啊!”它惊讶的连萧展白的称呼改变了也不知道。见龙禺兽承认了,萧展白更有把握了。畜生终究是畜生,哪能斗的过人。

“那你就别管了,注意前面吧!”萧展白淡淡的道。渺日上人可是惊出了冷汗,他想不明白为何萧展白突然胆子大了起来。

萧展白可不管那么多,他正观赏着周围的景物,完全把自身安全当回事。龙禺兽重重的“哼”了一声,它对萧展白是完全没有办法。不知为何,它对萧展白有种潜藏的畏惧。

闯过了銮磷石群,眼前是一片燃烧的火海。萧展白观察了一下,这里仿佛是个火焰的世界,无穷无尽的火焰呈现一种妖艳的红色,完全不同于九幽冥火和三昧真火,整个空间在热力的烧烤下显得扭曲变形。这里的空气都热的窒息,萧展白和渺日上人都在不停的留汗,嗓子也干渴的冒烟。而火焰燃烧的仿佛没有了尽头一般。

两人哪受过这种苦,修真者达到元婴境界以后,都已经是寒暑不侵了。现在渺日上人完全丧失了真元力,连带着抵抗力也大幅减低。萧展白还好点,只是他现在不敢用金身的力量,那是他准备用来应付突发事件的。也是安身保命的资本。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用的。还好两人一直在龙禺兽的保护之下,不然早化成灰烬了。这鬼地方,两人在心底早已骂了不知多少遍。

“老弟~~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渺日上人沙哑着说道。他快坚持不下去了。

“不行,老哥,你不是还要进军天道的吗?你难道忘了度天门了吗?一定要坚持下去啊!”萧展白赶紧劝道。龙禺兽到现在仿佛一点事都没有,也不说话。难道~~难道这一切只是场考验,可是~~为什么呢?萧展白感觉脑里的疑问越来越多了。

渺日上人听到度天门时勉强振作了精神,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就连嘴里的唾液也都干了。他晕了过去。又过了几分钟,可是萧展白感觉就像过了多少年。他的神志越来越模糊,正当他想不顾一切释放金身的力量时。龙禺兽终于穿过了层层火焰。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

他们是落在了一块空地上。一座凉亭矗立在前方不远处。

萧展白发现这里简直就是仙境。各种的花草树木,鱼虫鸟兽,应有尽有,如果要说这个地方与刚才的地方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这里多了一份生气,一份天地万物所特有灵气,一种和须弥老仙洞府很相似的灵气。龙禺兽这时疲惫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殒炔链也失去了往日的黑色光泽,掉在地上。

萧展白摇晃着从龙禺兽背上站起来。呼吸了几口新鲜的花的香气,马上的他感觉到了蓝尊又恢复了活力。一时间,他陶醉在这种舒适的感觉里。

“!哇!我恢复修为了。咦?这么多的灵气,如果在这里修炼多好啊!老弟,这是什么地方啊”渺日上人一醒来就嚷道。

见渺日上人盯着自己,萧展白一摊两手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别急,主人应该快出现了,是吧?龙兄。”萧展白转头对龙禺兽说道。

“哈哈哈,小家伙果然聪明,小花,你怎么还赖在地上,一点都不知道礼貌,怎么?殒炔链就成这样了,看见没有,这就是懒惰的代价。以后给我勤奋点,否则我就把你留在这世俗界,省的给我丢人现眼,听到没有。”龙禺兽委屈的点了点头,却是不敢搭话。

萧展白差点没笑出来,看不出龙禺兽黑不溜秋的,居然会被取了这么一个妖媚的名字。

随着一股话音的刚落。

地上的花瓣翻卷着飞到空中,形成一个圆圈。圆圈中一个人影逐渐的浮现。

他身上穿着一袭银色的外衣,脸盘古拙,很是年轻,上嘴唇留着两撇八字胡。一支鸟形的银圈箍着他那披肩长发,他的左肩虚浮着三根黑色的锥形倒刺,右手拿着一把桃花折扇。

渺日上人目瞪口呆,看着人影完全的出现,嘴里喃喃自语:“仙人~~是仙人~~我见到仙人了。”奇怪,真是奇怪。萧展白也是很意外,他意外的不是仙人的出现,而是这里的人居然不是天界的人。

随着仙人的落地,一股无形的压力随之四面散开。两个人身上光华大盛,双双张开法器抵挡这股庞大的压力,才一会儿,渺日上人就抵挡不住,往后连退了三步,压力才稍微减轻了点,只是一张脸却是涨的通红。

只有萧展白还在苦苦抵挡,他不是不想退,而是根本退不了,渺日上人一走,他所承受的压力全加到了萧展白身上。咦!仙人觉得很是惊讶,本以为渺日上人才是二人中实力最强的,毕竟他马上就要面临最后的度劫了。没想到萧展白的实力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萧展白这时已经把天魔真力运到了第十层,金身也开始把自己的力量传达给他,这时的他完全是身不有己。渐渐的他的背上压力越来越重,仿佛压着几座大山一般,而大山还在不停的往上加。他全身的力量都快被榨干了。萧展白额上青筋直冒,他在咬牙支撑着,“噗”他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上的锍圄圈光华也大为减弱,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不过要他求饶是不可能的。

咦!他身上怎么会有仙灵之气的,奇怪,他又不是仙人。仙人看出了萧展白的不寻常之处。渺日上人已经看出萧展白快到极限了,他忍不住叫道:“前辈,请手下留情。”

哼,不自量力。仙人暗中收回了仙诀。他刚才也只是想试试二人的实力,像渺日上人是知难而退,谁知萧展白的实力超出他的预料甚多。逼的他不得不暗中运起仙诀才压住了萧展白,要不是还有事要靠二人去办,他才懒得费力见两人呢。

“小家伙,没事吧!”他收敛了自身的仙气。微笑着道。萧展白刚才的实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他对自己说。

“没事,当然没事!不知仙人前辈煞费苦心的引我二人来有何贵干。”萧展白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站直了身体,仿佛没事了一般,他单刀直入的道。他可知道眼前的仙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开始就对他们来个下马威,还不是为了让他们能更好的听话嘛!萧展白当然看的出来这套把戏。

仙人一愣,第一次对萧展白重视了起来,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而是因为他的智慧。

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那好,既然老弟如此爽快,那我也就不客套了,实不相瞒,我是有事要二位帮忙。”仙人收起笑容,严肃了起来。

萧展白走前两步,背对着仙人向渺日上人传音道:老哥,这小子不安好心,我受了伤,硬拼肯定是不行了,只能用智,一会儿就由我来负责回答他的问题。”

萧展白说完转过身来面对仙人道:“前辈要求我们办事,总不至于连名字都吝啬我们知道吧!”仙人一时也搞不清萧展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身后的渺日上人冲萧展白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刚才他的话。

“噢!这个我并不打算隐瞒,我的名字早已不用,现在的道号是宁阳,神界授封为大罗金仙,这龙禺兽原本是我的坐骑。”宁阳一边拍着扇子一边说道。

萧展白疑惑道:“龙禺兽不是天界的天兽吗?怎么成了前辈的坐骑,还有,外围的两座大小离翕阵都是前辈摆下的吧!目的不用说,当然是为了考验来人的实力,我说的对吧!”

宁阳收起了扇子,不屑又有点伤感的道:“天界,他们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些半人半妖的畜生罢了,龙禺兽一直就是我的坐骑,哼,这么多年,它也该回到我的身边了。至于两座大阵如果我完全发动,你们一个也进不来,以前就有许多人不自量力的想要闯进来,可惜啊!没人能再出的去。你们算是勉强够资格了。唉!我已经等的太久了,我不能这样无限期的等下去了。”

萧展白这才知道两人能活着到这里是多么的侥幸。他试探着说道:“前辈一身修为已达夺天地造化的境界,连前辈都不能办到的事,我们如何办得到。”他终于问出了这个一直困扰他许久的疑问。

宁阳双眼精光四射的盯着他,忽然微笑道:“原先我一直怀疑你们的能力,不,应该说是怀疑你的能力,现在看来是不必担心了。”

顿了顿,他摇着扇子继续说道:“我不能办那件事,是因为我分身乏术,我不能出去这里,是因为有一件比这更重要的事需我要去做。这么些年我一直躲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所以,只有靠你去完成另一件事了。”

“我,前辈是不是说错了,我们可是两个人啊!”萧展白隐隐感到事情有点不妙了。

果然,宁阳微笑着道:“那个小子就不用去了,这件事有你一人就够了,我对你比较放心。至于他就不要去了,人多了反而碍手碍脚。反正我这儿也挺宽敞的。”渺日上人哭笑不得,自己都多大了,居然被人叫做小子,不过他也没脾气。宁阳看着年轻,实际年龄却不知比他大多少。萧展白一听急了,这不是明摆着要把渺日上人当人质嘛!

这时他的耳中传来渺日上人的传音:老弟,别乱了方寸,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留下来我也无所谓,上界可是有规定的,仙人也不敢乱来。老哥相信你。

萧展白感激的看了渺日上人一眼,很快的他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不过他可不甘心就这样吃瘪。

他的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义,说到底让仙人占尽上风的根本原因,就是实力不济。现在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捞点好处,实在太对不起老哥了。

只见他嬉皮笑脸的道:“好,我答应你了。”宁阳料不到萧展白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他以为萧展白铁定会暴跳如雷,他也作好了动手的准备,这下子轮到他有点的不好意思了。“你~~你不用考虑一下。”“考虑什么?再说了,这里灵气这么足,很适合我老哥在这里修炼。他还求之不得呢?是吧!老哥。”他冲渺日上人一眨眼。

渺日上人马上会意过来,假装高兴的转了两圈,手舞足蹈的道:“是啊!我就在这里度天劫了,有前辈护着我还怕什么,我就等着飞升好了。老弟你忙你的,晚点回来都没关系。”宁阳目瞪口呆,他摇摇头,一脸的苦笑,这都什么人啊!到底是他们吃亏还是自己被占了便宜。

望着苦笑的宁阳,萧展白露出了狐狸般的微笑。他开玩笑的道:“不知前辈到底要我办什么事,别是要我去偷鸡摸狗吧!”“对啊!老弟要是去偷鸡摸狗,那可真是浪费人才啊!”渺日上人也在一旁起哄道。

宁阳突然发现这两人其实也挺可爱的,自己不禁也受了感染。他一本正经的道:“你们怎么知道的,我就是让老弟去帮我偷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萧展白与渺日上人两人面面相觑,一下子变的哑口无言。

第十七章 参见真人

看着纾羽战甲消失在自己的身体里,萧展白这才满意的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他这才想起莫静,也不知自己修炼了多长时间,希望不是很久才好。莫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没法向老爹交代。顾不得炼制飞剑,他解开了禁制。

一解开禁制,萧展白就愣住了,外边居然守着一大群人,莫静一家,老爹还有亚布是一个都没拉下。一见萧展白露面,众人大喜,全都围了过来。

莫静高兴的道:“好了,前辈终于出关了,太好了,前辈已经在里面呆了三个月了,我们都急死了。”“三个月,不是吧!”萧展白不相信的张大了嘴。

他在看见莫静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因为莫静的修为已经从金丹后期跃到了元婴初期。

“可不是,小哥,原来你真是个修真者,唉!我们都看走眼了~~”老爹说道。

“是啊!大哥瞒得我好苦啊!”亚布也是一脸的后悔,他之前就对萧展白有所怀疑,只是一直不敢确定。“大哥,听我爹说你比他还厉害,我不管,你一定要教我,我也要成为一代女侠的。”莫欣一脸的崇拜的跑过来,拉住萧展白的手娇痴的说。

看来莫静也没完全告诉他们自己的底细,萧展白心想。“我也不是有意隐瞒,请大家见谅,对了,莫大哥,恭喜你了。”他对莫静说道。

“是啊!多谢前辈的成全,大哥,麻烦你先带孩子们出去,我还有些事要向前辈请教。”莫静转身对着莫干说道。

莫干也是刚知道他的弟弟也是个修真者。他明白修真界的事自己是无力插手的。“那好,那我们就在外边等吧!”他领着一众人出了密室。

莫静见密室就剩下自己和萧展白两人了。他突然屈膝向萧展白跪了下来。萧展白大惊,连忙挥手用仙力托起莫静。他问道:“莫大哥有事就对我直说好了,我会尽力帮你的,不需行如此大礼。”

莫静讶异道:“前辈知道我有事?”,“唰”萧展白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扇子,那是从储仙兜里拿出来的,储仙兜现在已经被他幻化成一枚戒指带在他右手的无名指上。他微微一笑道:“你先起来,把情况说给我听听,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会尽力而为的。”他前世是一集团董事长,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像刚才的情况他一推理就能明白。

首先修真者是很高傲的,轻易不给人下跪,自己虽然帮过他,但是之前莫静已经谢过他了,他不可能再谢一次,就连莫静自己都不能解决的事,那么应该是是件大事了。

果然莫静接下来的话,让他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莫静站起来说道:“之前我一直在崇轩国担任着供奉的职务,不知道前辈是否知道。”萧展白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就在一个月前,崇轩的老国君突然驾崩了,临死前没有指定崇轩的下一任继任者,先皇生前留下二子,这一个月来为了皇位争夺不休,城中军政也已分成两派相互争斗,为此死伤无数。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根据南方的线报,已经探明肆虐南方的怪兽是裂蜥兽,数量有几十只,它们荡平南方后已经往轩禹城这边来了。相信两日之内将可到达。到时城中百万百姓将直接面对裂蜥兽的威胁!”莫静叹息着道。

萧展白觉得好象在哪里听说过裂蜥兽这个名称,又想不起来了。事情确实很严重,他想了想对莫静说道:“城中百姓现在知道裂蜥兽朝这边来了吗?皇室现在又是持什么态度的?”

莫静答到:“没有,皇室一直封锁着消息,怕引起百姓的恐慌。至于态度,大皇子和二皇子都互不相让,都想等到收拾了对方,再去对付裂蜥兽。”

萧展白又问道:“修真界派人出面管这事了吗?”

“有,前些天轩禹峰派出门下五大弟子联合各地方上的修真者与裂蜥兽展开了一番激战,虽说杀了十几头裂蜥兽,但自己也是伤亡惨重,其中轩禹峰的五个弟子更是死了三个,听说连元婴都没逃脱。现在估计他们回轩禹峰搬救兵去了。”莫静无奈的说道。连修真者都没办法,可见裂蜥兽的厉害。

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后面一定有什么阴谋,只是自己现在一时间也理不清头绪。萧展白摇头说道:“皇室这帮蠢材,裂蜥兽都到门口了,他们还在内斗,真是不知道死活。轩禹峰难道也不派人来劝解吗?”

莫静苦笑道:“修真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从不轻易插手俗世的事,所以~~,还望前辈能鼎立襄助,救救崇轩的百姓。”

萧展白终于明白莫静找自己的原因,修真界在与裂蜥兽一战所展示的实力和修真门派的固守旧规让莫静很是心寒。他现在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了,虽说最后修真界在认识到事情的严重后,还是会插手俗世的事,只是真的到那时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无辜的人了。

萧展白叹了口气,看己想不露实力都不行了,要让他袖手看着无辜的百姓丧生,他自问作不到,更何况还有莫干莫静一众和他有着不同关系的人。来就来吧!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

既然决定了,萧展白也不客气了。他保持着从容的微笑对莫静说道:“莫大哥,我现在需要你去做几件事,第一,纸是包不住火的,我要你把裂蜥兽的事派人传出去,相信城中已经有不少人已经知道了,我就是要他们确认这消息的真实性。第二,想办法联系轩禹峰的修真者,就说我萧展白要见他们。相信他们不敢不来。第三,把两位皇子叫来,恩,就以轩禹峰的名义吧!记住,务必要快,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见莫静有点犹豫,知道他有所顾虑。“放心吧,一切有我担待,你快去吧!我到外边看看情况。”说完一道金光亮起,萧展白遁移了出去。

“有仙人出手,崇轩的百姓总算有救了!”莫静喃喃自语的道。

在大街上转了一圈,萧展白看着拥挤的人群,仿佛还是往昔的繁华,只是他能感觉到人群那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不安与惶恐。

又是一天的黄昏,晚霞依旧美丽,夕阳在夜幕的催促下,不停的降落,却不知夕阳的目光还残留着几许,对往事昨天的依恋。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以后见不到朝阳,看不到日落了。但愿还来的及。

“不好了,大家知道吗?南方的怪兽马上就要到轩禹城了,大家赶紧准备逃命吧!”不知道是谁叫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的,别骗人了,如果真是这样,朝廷怎么没有宣布。”另一个人反驳道。“我们都被骗了,还记得三个月之前朝廷派张将军带着五千士兵前去剿匪的事吗?那就是去对付怪兽的,后来没有一个人回来过,南方的逃难人说的都是真的,只是我们一直信任朝廷自己不愿相信罢了。”第一个人解释说道。

这么一说,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越说越有可能,越说越相信。人群一时间陷入了可怕的恐慌里,突然人群就像炸开的锅,四散逃开,提心吊胆的过了多日,人们紧守的心理防线终于在听到铁一般的事实下崩溃了。

萧展白没想到莫静行动的速度这么快,就在他正想闪到一边,避开人群的冲击时。他看见了莫静御着飞剑正从自己的上空飞过。萧展白传音把莫静叫了下来,两人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莫静看见萧展白兴奋的说道:“前辈,我已经办妥两件事了,大皇子和二皇子说要在今晚的未昕宫见您。剩下的一件联系轩禹峰的事我正要去呢?”

萧展白满意的点点头,他沉吟了片刻说道:“你马上先回家,把家人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你一个人在家等我,晚上我和你一起进皇宫。这是为了已防万一,至于联系轩禹峰的事,你把他们在佚凡界的地址告诉我,我亲自去找他们谈谈。”

莫静递过来一张纸条对萧展白说道:“那也好,前辈,这是他们的地址,我就先回去了。”说完,朝天空飞去,一些百姓总算见过修真者,没有对他的行为感到大惊小怪。

萧展白也跟着消失,下一刻,他出现在了一间阁楼的房顶上,他散发出了自己的强大气息,几乎是一发即收,萧展白相信那些人会有感应,而且马上就会找上他的。这是在城南的一片贫民区,已经很少有人居住了,萧展白要找的人就在这附近。

果然,也就喝口茶的工夫,三道不同颜色的剑光就冲天而起,转眼间就落到了他的对面。居然是两女一男三个年轻人,而且都有元婴中期的修为,身材还不错,好象还是芳翮宫的人,有意思,萧展白心想。

两个女的脸上罩着一层蓝纱,穿着一身似乎不算艳丽的花裙。男子却是一身灰色道服,两道剑眉配着一张俊面,倒也挺酷。只是他的两只眼睛总是显得有点游移不定。三人在萧展白身前立定,六只眼睛不停的打量着萧展白,似乎不相信刚才能发出如此强大气息的就是眼前此人。

萧展白依然潇洒的摇着扇子,微笑的看着眼前三人,他不着急,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任何情况下,都要有着一颗绝对镇静的心,那样你才会获得事情的主动。

灰服男子似乎有些不耐,他站出来没好气的说道:“阁下是何人,刚才为何引我们前来相见。”他当然生气,刚才正是他向二女大献殷勤的时候,没想到让萧展白给搅了。

萧展白本来看他就不顺眼,闻言更是连理都不理。“在下天风,请问轩禹峰此地的负责人是谁?在下找他有事相商。”他现在是能少点人知道他的名字就少点。

灰服男子见他眼睛一直盯着二女,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力,他不禁大怒。

“轩禹峰的师兄回圣门了,阁下有事跟我们说就行了。”他又接口道。

萧展白也有点恼怒,暗忖此人真是不识抬举,不过在事情还没问清楚前,他是不会动手的。“在我说出事情之前,我总该知道三位如何称呼吧!”

“我是腾云堡的少堡主龙克,这两位是芳翮宫的黛滢、纤巧仙姑,好了,现在你可以把来意说明了吧!”若不是顾及刚才萧展白展现的实力,龙克早就上前教训萧展白了。

“闭嘴,我问你了吗?”萧展白大喝道。一股无形的压力随着他的怒喝散开。他有种暴虐的冲动,仿佛眼前这些人都统统该死。

三人立时被这股压力挤的连连后退,这时看出三人的修为深浅来了。黛滢和纤巧后退三步就停住了,而龙克却接连后退了五步才站稳脚跟。

三人大骇,看着萧展白狰狞的脸,第一次心里有种死亡的恐惧。这天风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厉害。龙克更是胆寒,他自问自己父亲也远没有这种超凡的修为。

可是他又不甘心在佳人面前丢脸,他双手一合,一把闪着碧光的长剑出现在了手中。

“龙师兄,暂且住手,我有话说。”就在萧展白忍不住要爆发时,觉得一股清凉的感觉从额头一圈一圈的散往全身,顿时他恢复了正常,他看着说话的女子,秀发上别着一支蝴蝶簪,听刚才龙克的介绍应该是纤巧。

他也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一直是很有自制力的人,而刚才的一瞬间自己好象失控了。

“前辈有话但说无妨,六大圣门同气连枝,我们会负责为轩禹峰传达的。”她看出了萧展白没有恶意。龙克重重的“哼”了一声,显然对纤巧阻止他的出手感到不满。

萧展白说道:“那好,那就劳烦诸位了,我想请你们联系轩禹峰的高手,让他们尽快在两日内派高手前来崇轩对付裂蜥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然最好是六大圣门也通知到才好,这件事十万火急,万万耽误不得。”

“不就是几只裂蜥兽吗?用的着这么大的阵战吗?”龙克不屑的说道。

萧展白淡淡的道:“噢!不知道龙克老弟的实力比之轩禹峰的弟子如何,最近我好象没听说过龙老弟大战裂蜥兽的英雄事迹啊!”

“你~~”龙克气的脸色铁青,话也说不下去。事实上人家说的也是事实。他当然无法反驳。

这时一直在一旁沉默的黛滢终于开口了。“前辈的心意我们明白,现在崇轩是内忧外患,我们看着也很着急,只是我们人微言轻,恐怕~~”

萧展白说道:“这样吧!你们把这个带上,先传讯给度天门的莫宗主,让他联系各大派,务必让他们重视这件事。”他挥手把渺日上人给的那面玄极令射了出去。

黛滢接在手里,“玄极令,我的天啊!”三人全都傻了眼,龙克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房顶上。他的双腿忍不住发抖。声音也开始发颤“弟子~龙克参~见令使,还望令使饶恕~~方才冒犯~之罪。”“参见令使。”纤巧黛滢也上前躬身见礼。

这下连萧展白都傻了,他没想到小小一枚玄极令会有这么大威信。他当然不知,玄极令不仅是整个修真界有数的顶级法器之一,更是渺日上人身份和整个度天门的象征。试问谁愿与修真第二高手为敌,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整个度天门的撑腰。

龙克之所以惶恐下跪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腾云堡当年曾受过渺日上人的大恩,萧展白能持有玄极令,可见和渺日上人度天门的关系非同一般。得罪了萧展白就等于得罪了渺日上人和整个度天门,搞不好腾云堡就可能完蛋在他手里。你说他如何不害怕。

“令使”这称呼真是难听,萧展白苦笑道,他这才知道当初渺日上人给他的是什么东西。权利越大,责任也越大,自己看来是越陷越深了。

“都起来吧!都办各自的事去吧!”萧展白摆摆手。既然不可避免,就坦然接受好了。

“是,纤巧,你带着玄极令去联络莫宗主,顺便通知本门,龙师兄,你也得回去通知令尊吧!”“是啊!师妹,那我先走了。”龙克心急火燎的驾起碧光飞上天际,他得赶紧把玄极令在萧展白身上的事告诉父亲。

萧展白见龙克与纤巧都走了,正想离开,突然见到黛滢还在屋顶,好象没有离开的意思。他问道:“姑娘还~~还有事吗?”

“前辈叫我黛滢好了,我没什么事,只是想跟着前辈长点见识,前辈放心,我不会妨碍你的。”黛滢微笑道。

萧展白当然不会傻到以为黛滢对他是一见钟情,才会想法跟着他。不管是对他感到好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都不希望身旁有个人跟着。那样他会感到束缚。与莫静的接触是他的迫不得已,毕竟自己住他们家。可是现在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黛滢。

萧展白想了想说道:“好吧!那咱们现在就走吧!”他是想等到各大门派的人来了,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甩开她了。由于黛滢不会遁移,两人只好慢慢飞行。

好不容易到了莫静的家,两人降落在前厅的院子里,萧展白发现情况不对。院中出现一个黝黑的大坑,坑中余烟袅袅,周边的花树无一幸免全成了黑炭。

“前辈,这是谁住的地方?咦!这是炀极雷使用后留下的,真是可怕的高手。”黛滢满脸的凝重。“炀极雷”萧展白一下子反应过来,炀极雷是修真界度劫期的高手才能使用的一种雷咒。事情果然不简单,看来他们也行动了。只是不知道莫静怎么样。

“走,我们去皇宫”萧展白对黛滢说道。

“皇宫,去那干什么?在说我们是不能插手俗世的事物的,你忘了吗?”黛滢惊讶道。

萧展白不耐烦道:“要想弄清事情的真相,就得去皇宫,知道吗?你去不去,不去我先走了。”金光亮起,他遁移了出去。

黛滢这回可看清楚了,这个天风居然可以遁移,他到底是谁,实力这么强大,我怎么没听说过。“等等我”她一跺脚,“不管了。”她驾起遁光往皇宫的方向追去。

崇轩国的皇宫坐落在轩禹城中心,整个皇宫布置的富丽堂皇,亭台楼阁是比比皆是。这几天皇宫的守卫比平常森严了许多。拥皇的两派各自占据了半个皇宫,两派实力相当,自然是各不相让,在至尊皇权的诱惑下,两位皇子更是不遗余力,完全置城外的裂蜥兽而不顾。朝中的不少大臣见大势已去,纷纷辞官归隐,逃命去也。

老百姓此时也知事态的严重,纷纷聚集宫门口,抗议示威朝廷的昏庸无能。轩禹城,这座屹立千年的名城,终于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下,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

在皇宫的某个僻静房间里,两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正在商量着什么。

左首长脸的青年焦急的对着对面圆脸的青年说道:“大哥,咱们这样做值得吗?现在怪兽只差一天就到轩禹城了,宫外的那帮贱民也在不停的叫嚣,万一真人他食言,咱们怎么办?而且今天莫静也替轩禹峰的人传话来了,咱们该怎么交代啊!”

圆脸青年也是一脸的心神不定,他说道:“不会的,真人答应我们的,只要我们配合着他的计划,直到成功,他就会给我们双倍的土地。二弟,咱们没有退路了,否则你我~~”

“哈哈哈,两位皇子多心了,早上那人根本就不是我轩禹峰的弟子,我已经亲自出手把他生擒了,两位可以放心了,还有,我劫尘真人在修真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不会出尔反尔的,只要天魔大人解脱禁制,一切都会有的,都会有的,哈哈哈~~~”轩禹峰的弟子此时如果在场,一定会目瞪口呆。因为说话的人赫然是轩禹峰的长老级高手,劫尘真人。

劫尘真人一身黑色袍服,约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一双眸子居然泛着诡异的绿芒。

“参见真人”两位皇子赶紧见礼。

“有真人的话我们就放心了。只是不知天魔大人要何时才能出困?”说话的赫然是圆脸的大皇子。

劫尘真人双眼闪着阴森森可怕的绿光,他兴奋的说道:“就快了,很快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下去。”

“对了,趁还有点时间,两位皇子有没有兴趣看场戏。”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去,把那个为轩禹峰传话的小子带上来,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胆子。”他吩咐一旁的卫兵的道。

两位皇子互望一眼,都知道他说的是莫静。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 都市职场小说
    都市职场

    贵宾小说网轻松爽文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都市职场小说大全,打造都市职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都市职场小说免费阅读。看都市职场小说,就上贵宾小说网。

  • 孪生妻子
    孪生妻子

    作者:走错路

    已完结

  • 绝品教师
    绝品教师

    作者:最爱红尘

    连载中

  • 火爆小医生
    火爆小医生

    作者:水木年

    已完结

  • 黄泉杂货铺
    黄泉杂货铺

    作者:巫门老九

    已完结

  • 恐怖直播
    恐怖直播

    作者:宇文河正

    已完结

  • 扎职
    扎职

    作者:为未来加油a4c2

    已完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