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枕上甜妻:冷情老公太危险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5:26

枕上甜妻:冷情老公太危险

枕上甜妻:冷情老公太危险 九月川 著

连载中 沈麦麦,薄情 未来 重生 豪门世家 言情

他是薄氏帝国的主人,薄情,且人如其名。她是他不情愿娶回的妻,主动投怀送抱却被扒光了扔出门。他含着金汤匙出生,身价N个亿,她无父无母还有一群弟弟妹妹要养,她有绝对

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吻她很幸福

下了出租车,沈麦麦牵着小琦的手,慢慢的走到了福利院的大门前,熟悉的大门,久违的温暖,让沈麦麦冰封寒冷的心,有了一点儿解冻的迹象。

只是沈麦麦很疑惑,以往的这个时候孩子们都在栅栏里玩儿游戏,可是今天回来,栅栏里安静的出奇,四处张望也没有看见他们的踪影。

“小司!”沈麦麦忽的出声喊道,可是却没有人回应。

小琦蓦地放开了沈麦麦的手,往里屋跑去,边跑边喊:“小司,小樱……”

沈麦麦望着小琦跑开的方向,再看着自己被小琦放开的手,空空荡荡的没有着落感。

微风拂过,院子里的柿子树树叶随风起舞,飘飘洒洒的飘落了许多树叶,迎风飞舞,像是无数个正在跳舞的小仙女一般,沈麦麦安静的站在栅栏旁,思绪渐渐飘远。

闵允楠从里屋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树叶纷飞,沈麦麦抬头望着柿子树,安静美好的就像是一副画卷。

“麦麦姐!”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沈麦麦转头,看着向她跑来的小司,柔和了神色,张开双臂:“小司。”

小司满脸笑容的一把投入到沈麦麦的怀中,浑身散发着幸福的气息:“麦麦姐,允楠哥哥来了,给我们带了好多好多礼物。”

忽然,小司扯了扯沈麦麦的衣袖,示意她蹲下,很是神秘的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允楠哥哥还给你带了礼物的。”

沈麦麦闻言,心中一顿,顺着小司手指的方向,看见了闵允楠。

今天的闵允楠穿着很随意,尽管沈麦麦不认识他穿的衣服牌子,但是一看就知道是一身质地非常好的运动装,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邻家大哥哥,比起薄情,更加的容易让人亲近。

沈麦麦心中一突,暗暗咬唇,她怎么会突然想起薄情呢?一想到薄情那张没有温度的脸,对自己的冷漠,沈麦麦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想什么呢?”闵允楠见沈麦麦呆呆的蹲在原地,似乎是在看他,但是似乎又不是。

“……”

小司笑看着闵允楠和沈麦麦,见沈麦麦呆呆的,连别人跟她说话都没有反应,赶紧堆了堆沈麦麦道:“麦麦姐,允楠哥哥在和你说话呢。”

“啊?什么?”沈麦麦回神,不期然的看见突然出现在在她面前的俊颜,还有那好以整暇玩味的笑容,蓦地一惊,本能的往后倾倒。

沈麦麦心中暗恨,她怎么就那么没用呢?看来这次该和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了,想到这儿,沈麦麦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沈麦麦悄悄的睁开眼,不想却对上了闵允楠玩味的眼眸。

四目相对,一片静谧。

原来此刻,闵允楠正抱着沈麦麦,避免了她的落地。

微风拂过,画面仿佛静止,柿子树下,一个俊俏的男人托扶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这让福利院一众出来的孩子们都看呆了。

唯有小司在一旁默默的皱眉,虽然他也觉得闵允楠和沈麦麦此刻看起来很和谐,很美好,可是他已经有姐夫了。

想到这儿,小司觉得他有必要替他的姐夫守好沈麦麦,蓦地上前,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麦麦姐!我饿了,快陪我进去吃东西吧。”

沈麦麦回神,脸上一片火热,慌忙的离开闵允楠的怀抱,紧张的整理起她的衣服,根本不敢看向闵允楠:“谢……谢谢你。”

闵允楠笑看着害羞的沈麦麦,目光柔和:“没关系。”

“我……”沈麦麦张开了口,可是一时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赧然的将自己耳边的头发撩到耳后:“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小的时候我也在福利院呆过。”闵允楠挑眉,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沈麦麦的表情。

沈麦麦忽的觉得尴尬,猛地伸手敲了敲她自己的脑袋:“对不起,瞧我这记性!”

“今天就你一个人?薄情呢?”闵允楠适时地转移话题。

“薄情?”沈麦麦神色一暗,但转瞬却扬起了非常明媚的笑容:“他没有和我在一起。”

闵允楠将沈麦麦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笑了笑,不说话。

“麦麦姐,你快拆开看看,这是允楠哥哥送给你的礼物。”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梳着可爱公主头的小姑娘,快速的捧着一个礼物盒,送到了沈麦麦的眼前。

沈麦麦正觉得尴尬,也不知道应该和闵允楠继续说些什么,小女孩儿的举动无疑算是帮了她一个忙,宠溺的看了眼面前的小女孩,沈麦麦笑着开口道:“谢谢小樱。”

接过礼物盒,沈麦麦小心的拆开。

只见里面装着的是一个正在下雪的玻璃球,玻璃球里的长椅上正坐着一个穿着公主裙,头戴皇冠的女孩子。而她正笑容甜蜜的看着她面前单膝下跪的穿着笔直西装的男士。

这样的画面,不就是沈麦麦小时候经常憧憬的画面吗?

忽然之间,沈麦麦想起了小时候叫她小花的那个少年,那是一个刚下了雨的午后,她很想要出去玩,可是身上穿着的是她梦想已久的白色公主裙,这条裙子还是她缠着院长妈妈买的,如果出去,一定会把衣服弄脏的。

她不愿意。

所以她只能憧憬的看着外面,想象着她在外面玩耍。

那个少年当时是怎样的呢?沈麦麦清楚的记得,少年酷酷的走到她的身边,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撞了她一下。

啪嗒一声,她摔了一跤。

衣服脏了,沈麦麦放声大哭,那似乎是唯一的一次,她哭的肆无忌惮,连带着院长妈妈还有好些小伙伴都来到了她的身边,她也没有止住哭泣。

想到那儿,沈麦麦忽的笑了。

闵允楠在沈麦麦接过礼物的时候,就一直观察着沈麦麦,看着她静默的望着玻璃球,时而沉默,时而微笑的样子,心渐渐的舒展开了……

“这个礼物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吗?”

“啊?呵呵……没有,我只是想起了小时候有一个男孩儿,因为他弄脏了我的公主裙,我哭的厉害,为了不让我继续哭,说是以后会让我做真正的公主,头戴皇冠,接受他的……恩……那个时候说的似乎是膜拜来着。”沈麦麦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玻璃球道。

闵允楠笑了,如果说之前他的笑是谦谦君子,温和有礼的笑容,那么现在,他的笑容是张扬而不失轻狂,由心开怀的大笑:“那个时候你一定很讨厌那个男孩吧。”

沈麦麦摇了摇头:“我没有,虽然一开始很伤心,毕竟那可是我难得得到的新裙子,只是后来……恩,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只是很好的朋友吗?

闵允楠淡淡一笑:“你提起他的时候感觉很幸福。”

“小时候虽然条件没有现在好,但是伙伴们之间的感情很纯粹,而且你不觉得小孩子是最真诚,最不会骗人的。”沈麦麦边说,边牵着小樱的手,提议道:“孩子们我们来玩儿游戏吧。”

“好啊,好啊……”

“老鹰捉小鸡。”

孩子们愉悦的声音快速的在耳边响起,沈麦麦眼角眉梢都带上了笑意:“小樱呢?想玩儿什么。”

“老鹰捉小鸡很好玩儿,麦麦姐是母鸡允楠哥哥做老鹰,我们都是麦麦姐的小鸡。”小樱边说边拍手,话落,合着其他的小伙伴们一股脑的自发的站到了沈麦麦的身后。

沈麦麦心中一愣。

耳边充斥着孩子们的笑声。

沈麦麦微微一笑,略显尴尬的看着闵允楠,害怕他会拒绝,毕竟他是薄情的好朋友。薄情是那样冷情的人,虽然说感觉闵允楠和薄情很不一样,但是谁也无法探清他们这些有钱人骨子里的想法。

“那个……要一起玩儿吗?”沈麦麦不想孩子们失望,带着希冀的目光看向闵允楠,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好!”闵允楠爽快的点头,话落便学着老鹰飞翔的姿势,也不等沈麦麦有所反应,便开始去捉她身后的小鸡。

孩子们的尖叫声,欢呼声一下子充满了整片场地,虽然有一瞬间的呆滞,但是反应过来的沈麦麦开怀的笑了,快速的加入到护住小鸡,抵挡老鹰的行列之中……

飞机上。

晴雪看着她身旁正在翻阅财经杂志的薄情,那俊逸犹如神邸的脸庞,尤其是那双浓墨如海的双眼,晴雪就在暗自庆幸着她的幸运。

既然老天爷给了她和薄情在一起的机会,她就一定会好好把握,一定要想办法,将沈麦麦彻底的从薄情的身边赶走。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要是无聊,可以让空乘人员给你拿本杂志。”薄情没有将目光从杂志中挪开,事实上,虽然他看的是杂志,可是眼睛中出现的却是沈麦麦,竭力控制着他自己的思绪和表情,他不允许他自己外露那本不该属于他的情绪。

“我不要,杂志哪里有你好看啊。”晴雪柔柔的开口,主动的将头倚靠在薄情的肩膀上。

薄情放下杂志,转头看着正靠在他肩膀上,笑的一脸甜蜜的晴雪。

正想要开口,不期然的的脑海中又一次闪过沈麦麦笑着时候的模样,心下一沉,只觉得心中烦闷不已。

第16章 女儿或是野种

沈麦麦觉得她快要晕倒了,浑身的力气在不断的流失,可是,手臂传来的疼痛不住的提醒着她,也让她清楚的听清了闵允楠和薄情的对话。

强自打起精神,沈麦麦挣扎了几下,想要摆开薄情的钳制,奈何没有任何的作用。

感觉到沈麦麦的动作,薄情将视线投放到沈麦麦的身上,看着她虚弱不堪的模样,嘲讽道:“你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丝的机会,如果我记得没错,你可没有受伤!”

沈麦麦心中一凛,心间的失望感越来越浓,学着薄情嘲讽的口吻道:“我就算是装的,也没有在你的面前,你凭什么指责我?”

“你!”薄情皱眉,猛地一把将沈麦麦扔开,像是看见了什么最恶心的东西一般,嫌恶的看着跌倒在地的沈麦麦道:“下贱!”

“你……”

“住口!混账东西,亲手把自己的女儿踢到墙边不算,竟然现在还追到医院来对孩子的母亲下手,我薄震怎么会有你这么个禽兽不如的孙子!”

就在沈麦麦想开口回击薄情的时候,薄震刚好从电梯出来。

薄震怎么也没有想到,同样的事情一天会发生两次,第一次看见月亮,第二次是沈麦麦……踉跄着脚步,提着拐杖就冲着薄情打去。

薄情震惊的看着薄震,直到拐杖真的落在了身上,疼痛感才让他清醒:“你说……女儿?”

“没错!就是你的女儿。”薄震不解气的再打了薄情一拐杖,恨恨的开口。

薄情下意识的反驳:“我都不在这里两年,谁知道是谁的野种!”

沈麦麦脸色惨白,她一直都知道薄情的无情,也知道他对她的讨厌和怨恨,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容敬会质疑月亮的身份。

薄震听了薄情的话,怒极反笑:“你爷爷我还没有老糊涂到是不是我们薄家的孩子都不知道的份上!”

薄情看了眼薄震,接着看了眼地上脸色苍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的沈麦麦,没有说话。

沈麦麦挣扎着起身,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揉了揉眉角道:“爷爷,我去看月亮了。”

径直从薄情的身边走过。

沈麦麦没有看薄情一眼,也没有任何的停顿。

“麦麦,我和你一起去!”闵允楠快步的跑向沈麦麦,看着她快要晕倒的模样,想要伸手扶,但是一想到身后的薄情,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手。

沈麦麦此刻已经够累够烦,他不想再给她造成困扰。

房间里,病床上。

沈麦麦心疼的看着正在挂着吊瓶,眉头紧皱着入睡的薄月亮,心疼极了,不忍心再看下去,沈麦麦转身向外跑了出去。

闵允楠看着才刚进来,就又跑出去的沈麦麦,眼底止不住的心疼,朝着床上的薄月亮走去,悄声坐下:“月亮,你要快快的好起来,不然你妈妈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薄月亮像是听见了闵允楠说话的样子一般。

眨了眨眼。

闵允楠心中一喜,目不转睛的盯着薄月亮,只见她缓缓的张开眼睛,尽管小脸雪白,但是好歹有了那么点儿精神。

“月亮。”

薄月亮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闵允楠,委屈的努了努嘴:“爹爹,疼!”

饶是坚强如闵允楠,看着薄月亮难受的小脸,听着她有气无力的声音,鼻头一酸:“月亮乖,爹爹知道月亮是个很坚强很勇敢的孩子,今天那么义无反顾的保护了妈妈,真棒。”

听到闵允楠的夸奖,薄月亮笑了笑:“妈妈呢,我要妈妈。”

“妈妈去给我们的小月亮买糖果去了,乖乖的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一会儿起床了,就不会那么疼了。”闵允楠小声的轻哄着薄月亮,将她留在外面的手,小心的放回被子里。

“恩。”薄月亮想要对着闵允楠笑的,可是她好累,只能轻声的答应一声,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由于病房门没有关紧,透过门隙,薄情将里面的场景看的一清二楚。

里面的两个人,相处的像是父女一样的温馨,尤其是那一声爹爹,薄情听得异常清晰。

眉头紧锁,眼神冷冽,薄情自己都不知道他心中的那一抹不自然,不舒服的感觉是什么。

蓦地转身,薄情想要离开,好好地整理自己的思绪,不想才刚走两步,迎面就看见了沈麦麦。

四目相对。

薄情在沈麦麦的眼中看见了嘲讽和愤怒,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不自然:“我只是来看看她死了没有!”

“呵!”沈麦麦冷笑,她对薄情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幻想和希望:“她死没死,和你有关系吗?什么时候,薄大少爷竟然都开始关注这些无谓的小事了。”

薄情皱眉,看着沈麦麦的眼神越发的冷冽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家医院是我们薄家的产业。”

“你想说什么?”沈麦麦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说?”薄情冷然一笑:“你错了,我向来是喜欢做,而不是说。”

满意的看着僵在原地的沈麦麦,薄情邪魅一笑,慢慢的从她的身边走过。

薄情就是个冷血的恶魔。

他明明都还没有说什么,做什么,可是沈麦麦就是觉得害怕,如坠冰窟。

兀自转身,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薄情的手臂。

“薄情,你怎么对我没有关系,但是月亮毕竟是你的女儿,你不许对她做什么。”

薄情冷漠的一把挥开沈麦麦。

不想用力过大,沈麦麦眼见就要跌倒。

沈麦麦以为,这一次,她一定会和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不过这样也好,她可以跟着她的月亮一起疼。

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沈麦麦的鼻尖充斥着熟悉的男性气息,沈麦麦自嘲的勾起唇角,明明已经过去两年了,而且两年之后的重逢,满是血腥和绝望,为什么属于他的气息,自己还是能一下子就辨别出来呢。

“我以为我在薄大少爷心中一直都是恶心的存在。”沈麦麦看着薄情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不动,出声提醒道。

薄情若有所思的看着沈麦麦,尽管不喜欢听她说话,但是不可否认,抱着她的感觉不错。

慢慢悠悠的放开沈麦麦,薄情挑了挑眉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如果你再做出伤害月亮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沈麦麦刻意忽略掉薄情话语中的嘲讽和不屑,坚定的开口。

“你不放过我又怎样!沈麦麦,你别忘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包括你口中的月亮,都是我……薄家给你的。”薄情冷冽了双眸,忽的上前,捏住了沈麦麦的下巴道。

沈麦麦扭头,想要躲开薄情的控制,却不想她感觉到她的耳垂被咬住了。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背上,沈麦麦只觉得浑身颤栗的不能自己。

感觉到沈麦麦的僵硬,薄情抬眼看了眼不远处站着的,一样僵硬着身体,面无表情的闵允楠,邪魅的笑了。

轻咬了下沈麦麦的耳垂,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开口道:“一会儿带着月亮回家。”

明明是温暖的话语,可是听在沈麦麦的心里却是异常的沉闷,家?沈麦麦冷笑,薄情没有回来的时候,那里不是家,却是个安全栖息的地方,可是薄情回来了,那里连安全都没有了。

沈麦麦茫然的看着前方,连薄情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有发觉,自然也不知道闵允楠是什么时候来到她旁边的。

“月亮刚才醒了。”

闵允楠适时地开口,拉回了沈麦麦的思绪:“是吗?”

“恩,我们进去吧。”闵允楠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沈麦麦。

沈麦麦点了点头,跟着闵允楠走进了病房,安静而又专注的坐在床边,一瞬不瞬的盯着床上的薄月亮。

一室静谧。

“刚刚薄情没有难为你吧?”

提到薄情,哪怕只是他的名字,沈麦麦都觉得很不自在:“你应该问他什么时候不为难我。”

“麦麦,你有没有想过带着月亮在外面住。”闵允楠对上沈麦麦疑惑的目光,顿了顿,继续开口道:“我的意思是,自食其力。”

“不可能的。”沈麦麦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暂且不说薄家不会让他们的子女流落在外,是一个原因。就算是他们允许,允楠,你应该知道,月亮身体不好,每个月都要花上大笔的医药费,薄家甚至在家里就给月亮建立了一个专门的诊所,你觉得如果离开薄家,我有能力承担这些吗?”

闵允楠暗暗的握紧了拳头,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小少奶奶!”

听见声音,沈麦麦没有抬眼,也没有回答。

“少爷让我来接你和小小姐回家。”

“他还真是迫不及待!”沈麦麦冷笑:“左管家,我要是不回去,会怎样?”

左管家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沈麦麦,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少奶奶,我劝你还是不要违背少爷的意思比较好。”

“呵呵……我也只是说说,我自己的身份和处境我是知道的。”沈麦麦认命的开口,对她来说,不管薄情对她做什么,她都无所谓,只要她的小月亮好好地,她就什么都不怕!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