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乾坤天地诀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5:43

乾坤天地诀

乾坤天地诀 雨兮 著

已完结 姚刚 娱乐圈 重生 豪门世家 空间

"每个地方,总有无数的家族并立,而无边的争斗便隐藏在其中,想要让家族壮大,要么,吞并其他家族,要么,有足够强大的新的继承者出现。这一年,姚家族比之中便出了这样的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吞天诀

姚刚眼皮低垂,对于各种目光熟视无睹,他现在的这种实力,已经不是那群菜鸟炼体境的小家伙可以媲美的了。可以说,姚刚已经真正迈入了气功武者的修炼门槛,远远抛离了还在门外苦苦徘徊的一众姚家子弟。

不过,还有一个人,并没有被姚刚所表现的出来的强大实力所吓到,那就是——武痴,姚星铁!

姚星铁作为武痴,平时都是独来独往,有时间就躲在深山野林当中练武,对于家族当中的消息也是缺少得很,所以各种最新的消息都与他无缘。

但是今天无意之中遇到了一个姚家子弟,提起了姚刚,才知道姚刚去大闹玉兰苑了,玉兰苑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姚家家主的居住地,整个姚家当中,除了藏经阁楼,可谓是最重大的一个地方了。但是姚刚竟然敢独自一人跑过去,真是胆大包天啊!

然而,姚星铁更看重的是姚刚这个人,大闹哪里对于姚星铁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之前族比的时候,被姚刚一招打败,使得姚星铁心中更加激起了斗志,他现在的武技已经锻炼得更加的娴熟了,他有信心,再次遇到姚刚,一定会与后者打得更加持久!

当姚星铁跑到了玉兰苑的时候,姚刚已经将姚定毅与姚定坚两兄弟打趴了,具体情况姚星铁并没有看见,但是,那一手元气外放,并且将雷电属性的元气汇聚成一朵花在空中飘到了罗瑶红的面前,被姚星铁看个正着。

震惊!绝对的震惊!姚星铁现在连元气都没有修炼出来,姚刚已经可以将元气外放了,实在是够吓人的,差距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姚星铁有预感,就算他这个时候信心如何十足,遇到了姚刚,一样会被一招打败!

紧接着,姚刚的气势外放,那一股大螺旋境的气势,在深蓝色元气柱子当中张狂的模样,挺拔的身影,更是深深的镌刻在了姚星铁的脑海当中。

姚星铁纯净得如同黑曜石一般漆黑的眸子当中,闪过了一丝迷茫,那是关于自己追赶姚刚的迷茫,但是强大的心性,很快就将那一丝迷茫驱赶掉了,旋即涌上了坚定不移的神色。

我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一定会超越你!火山爆发一般的斗志从姚星铁的体内爆涌出来,他握了握拳头,用力的挥洒了一下,表示了自己的坚定信念。

阳光照射在姚星铁的脸庞上,还透露着一丝稚气的普通少年的脸庞上面,却布满了对前路的执着。

姚星铁做了一个决定,他要暂时离开姚家,为了自己的武道,为了自己的追求,他要在元气大陆上面,寻找自己的武道。

既然决定了,姚星铁也就立刻行动,他远远望了姚刚一眼,眸子当中闪过一丝强自压抑的战意,这一战,总归会和你再打一次的。

零散的人群当中,姚刚看到了姚星铁的背影,这一个背影,有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姚刚一时间也没有想出来,知道姚星铁的身形在太阳的余晖当中消失在了玉兰苑的尽头,姚刚才蓦然醒悟,没错,那是少年的觉悟!对于自己信念的觉悟!

似乎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姚刚淡淡一笑,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期待。

姚星铁,我等你!那一战,我期待与你再次战斗的那一刻!

......

姚家的重地,高层家老集中地——姚家刑堂。

所谓姚家刑堂,就是姚家的高层在审问处罚姚家弟子的地方,不过姚刚能够来到这个地方,也间接证明了一些事情,就是姚刚已经被姚家高层所接受,所认可了。

一般来说,私生子或者地位低下的姚家子弟,是没有资格进入这一个刑堂的,而姚刚现在不但进入了,而且,还是堂堂正正的,非常高调的进去了。

姚刚仿佛标枪一般,傲然的站立在刑堂的中央,他面前摆着一条大案子,坐着大长老,还有一些其他的姚家高层与家老。

姚刚的两边,则是分别躺坐着几人,姚家家主,姚定毅。掌管姚家练武药材分配的话事人,姚定坚。姚定毅的夫人,罗瑶红,当然还是最主要的受害人,姚玉兰了。

“咳咳,开始吧。”大长老看到众人都来齐了,轻咳一声,宣布会审开始。

经过一番救治,姚定毅姚定坚等几个伤者,早已经无碍,可以开口说话,他们正在目光怨恨地看着姚刚,恨不得将姚刚煎皮拆骨,吃他肉,喝他血,这种情况,很难想象,这几个人和姚刚,竟然是一家人。

姚刚对几个人的仇恨目光视而不见,若是有第二次,他照样不会手下留情,没有将他们打死,已经很不错了,还想要姚刚忍让?简直就是放屁!

该报复的,姚刚会一点不漏的报复,该报答的,姚刚同样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大丈夫在世,应当恩怨分明。

“姚刚这种行为,略有不妥,打伤父亲与大伯,侮辱妹妹与母亲,实在是有违常伦,但是鉴于他小时候母亲过世得早,并且在姚家当中受到了诸多不公平待遇,心性上难免会受到影响,我觉得,这一次就罚他面壁思过,苦练《孝经》就可以了。”一个长老发话了。

众人姚家高层长老闻言,都是目光古怪地看了那个发话的长老一眼,这一番话,很明显就是偏袒姚刚了,而且还是先抑后扬的手法,说出来的事实也确切有据,实在是高啊!

姚刚诧异地看了那一个长老一眼,尽管姚刚对于姚家的高层并不是很熟悉,但是这一个长老,一身白色长袍,有着令人祥和的气息,绝对是地位不低的。

为什么他要帮我呢?姚刚不明白,也不想去弄个明白,这个时候,他要专心地应对那几个伤者的发难。

“什么!?那个小畜生,打伤自己的父亲母亲妹妹大伯,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禽兽不如,一定要废他武功!将他挑断手筋脚筋,扔他出去姚家,让他一辈子都行乞!”罗瑶红一听那位长老的话,气的都快疯了,立刻泼妇一般尖叫起来。

听到罗瑶红不知好歹的在姚家的刑堂上面乱叫,一众姚家高层家老的脸色都有点不好看起来,甚至有人还将目光对准了姚定毅,那个意思很简单,你是怎么管教你夫人的?一点礼数都郿,实在是太失败了。

姚定毅本来也想说话的,但是罗瑶红实在是叫得太快了,自己根本来不及阻止,感受到家老们指责的目光,姚定毅也是一阵难看。

他妈的自己可是堂堂的家主,现在竟然沦落到了要被其他高层家老审问的地步,姚定毅简直有了找一块豆腐撞死的冲动。

要知道,家主并不是权利集中的一个,有了重大事情,家老们甚至可以联合起来,用弹劾的权利将自己的家主之位给废了。

想到这里,姚定毅又开始怪罪罗瑶红与姚刚来,如果不是这两个人,自己还是做家主做得好好的啊!

“哼!放肆!”有人看不下去了,当即冷哼一声。

尽管声音不大,却仿佛闷雷一般,在罗瑶红的耳边响起,罗瑶红只觉得脑袋轰隆一声,耳中还呜呜呜作响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她终于明白到,自己的身份,在这些高层家老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文钱!

接连受到的挫败,再次将罗瑶红的怒火转移到了姚刚的身上。

“姚刚,你有什么话要说?”大长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姚定毅实在是他令他失望了,做家主做到这个份上,也实在是够差劲的。

姚刚淡淡一笑,他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一一说了出来,从他开始去扫墓,到发现血迹,去陈家庄审问,再到独闯玉兰苑,遇到刘飞舟,与刘飞舟打斗,再打姚玉兰,姚定毅,姚定坚,除了“元气归化丹”一事,姚刚都将所有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复述了一边。

还有就是几个月之前,在魔兽山脉,受到的那一个黑衣人的攻击,包括从黑衣人口中得知的是姚定坚排他过来的证据。当然,结果改成了姚刚借机逃跑了,而不是将黑衣人的一身元气吸干。

姚刚的语气平淡无奇,没有一丝波动,但是在姚刚讲述的受到袭击的各种情节当中,在场的姚家高层长老都可以感受得到姚刚心里面的愤怒。

设身处地地想,如果是自己遇到了这种事情,说不定做得比姚刚更加的厉害,姚刚的一番话,将众人的心思,再度拉向了姚刚这一边。

姚定坚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他本能想想要阻止姚刚说出那一番话,但是在场的高层家老,给了他很大的压力,黑衣人的事情,一直是他所懊悔的,真是人生中做出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决定。

“这一次糟糕了,到底该怎么办好!?否定,一定要坚决的否定!”姚定坚心中咆哮的叫道。

姚刚说完之后,瞥了姚定坚一眼,在姚刚的心中,姚定毅、姚玉兰、罗瑶红都是不为足道,这一个姚定坚,才是他在姚家当中最重要的阻碍。

手握大权,掌管着练武药材的分配,并且性子阴狠,真小人一个,从姚定坚不顾身份,以元气境的修为对自己炼体境的菜鸟出手就可以看得出来,并且还雇佣了一个元气境的高手来追杀自己。幸亏自己有了吞天诀的帮助,才可以逢凶化吉,甚至将祸转化为福。

第7章 毒药

世界万物,一切有生命的物体,都在与元气大陆上面的气息相互交融,不断将灵气吸收,转化成自己体内的能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界一瞬间,姚刚的眼中,却仿佛过了万年,数不清的感悟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似乎在回应着姚刚的感悟,识海当中,那一页写着吞天诀的金书,恍惚间,再度真实了几分,若是说以前是影子的话,那么,现在就犹如一本真正的书页,摆在了面前。

没有意识当中,姚刚的吞天诀功力发挥到了十足,刘飞舟爆发出来的元气,将近一大半都被姚刚给吸走了。

识海中电光闪烁,一条条巨龙般的雷电四处闪烁,发出轰隆隆的鸣叫声音。与此同时,姚刚的丹田之内,元气螺旋,旋转的速度加快了无数倍。

仿佛在回应识海的滚动一般,有了吸收过来的元气作为基础,元气螺旋里面,庞大的雷电元气一下子产生出来,汇聚到了姚刚的四肢百骸,冲到了眉心处。

眉心的识海汇入了大量的雷电元气,金书发出万丈光芒,将新涌进来的雷电元气吸收了一大半,再反馈出来,沿着原路回到了小腹下面的丹田之内。

如此来回,形成了一个循环,丹田内的元气螺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如果有人可以看见姚刚的丹田,就会惊骇的发现,这一个元气螺旋,从以前的成人拳头大小,变成两个巴掌方才可以握住的实心球般大小!

姚刚眼皮一抬,两道深蓝色的闪电直射而出,那刺眼的亮度,使得刘飞舟是不得不闭上了眼睛,仿佛再看多片刻,自己就会被刺瞎一般!

“轰隆!”

一股比以前更加磅礴的气势从姚刚的身上爆发出来,深蓝色的元气仿佛海啸一般,从丹田处疯狂涌出,全身上下顿时布满了深蓝色的元气,仿佛一个雷人一般,从天而降,气势非凡。

大螺旋境!元气境的大螺旋境!

姚刚心中闪过一丝明悟,想不到这么快就突破了,果然是要在危急关头,方才能够突破自身的极限啊!

就在姚刚感受着大螺旋境的时候,一股轻微的压力从后脑勺处传递了过来。

对了,自己似乎忘记了这一个东西了,姚刚微微一笑,旋即从容地转过头去。

姚刚从容不迫的回过头去,只见一根黑色的绣花针,正悬浮在自己的面门前面,离自己的鼻尖只有寸许距离。

绣花针上面泛起一阵绿油油的光泽,并且还有一缕异香传来,很明显是蕴含了剧毒的。若是被这一枚黑黝黝绣花针刺中了一丁点,估计姚刚就已经倒下去了。

想到这里,姚刚的脑门也是冒出了冷汗,对方的手段实在是有点层出不穷,先是能够大量爆出元气的“元气归化丹”,再就是浸泡了剧毒的黑色绣花针,还有那个控制绣花针回旋刺过来的手段,姚刚尽管经验丰富,却没料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诡异的手段。

姚刚轻轻吹了一口气,一阵气息从他嘴里飘了出来,轻飘飘的,但就是这么一丁点的风,却将那根黑色的剧毒的绣花针给吹掉了。

看着姚刚如此轻松就将自己的杀手锏给破掉了,刘飞舟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绝望,现在他的元气,应该说他的“元气归化丹”所蕴含的元气,基本上都被姚刚给吸收完毕了,自己再没有任何实力与姚刚对抗。

可恶啊可恶!就只差一点了!刘飞舟脸上闪过一丝愤恨,他怨毒地看着姚刚,冷冷地说道:“这次算你走运,不过,你也不要得意,会有人帮我报仇的!”

说罢,刘飞舟就要咬舌自尽。不过姚刚何许人也,他可是专门干过这行的,当然知道刘飞舟想要做什么。

姚刚右手闪电般探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刘飞舟的下巴给卸了下来,刘飞舟本来还抱着必死的信念要自尽的,却没想到姚刚反应竟然会如此迅速,并且还能够判断出自己要自尽的手法!

好可怕的少年!他真的只有十几岁吗!?刘飞舟莫名的感受到了一丝恐慌,事出反常变是妖,姚刚现在给人一种很妖孽的感觉,使得刘飞舟升起了一丝怯意。

“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姚刚也没有废话,他笑眯眯地蹲下来,看着刘飞舟说道。

姚刚体内的元气仿佛汪洋大海一般,气势磅礴的奔腾着,时不时传出一阵阵轰鸣声,丹田内元气螺旋转动的强劲有力,尽管刘飞舟没有达到元气境,但是被姚刚的气势镇压住,他觉得自己似乎成了海洋中的一叶小扁舟,不断随着波浪在摇晃着。

“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我不会给你任何情报的。”尽管被卸掉了下巴,刘飞舟的发音依旧清晰。

“呵呵。”姚刚笑了,那笑容很温和,很亲切,就好像邻家男孩一般,羞涩而温暖。

但是,这个笑容,在刘飞舟的眼中却无疑比恶魔更加的恐怖,更加的令人惊悚。

姚刚手指毫不犹豫地探入刘飞舟的口中,先是将后者的两颗大牙给扣了出来,牙齿里面蕴含着一点致命毒药,只要用力咬碎,就会立刻毒发身亡。

“呜呜呜!”刘飞舟被姚刚的手指一扣,顿时痛得大叫起来,可惜姚刚的手捂住了他的嘴,任凭刘飞舟如何叫喊,都发不出声音,一丝丝的鲜血,从刘飞舟的嘴角处流淌下来,甚是恐怖。

咔嚓!姚刚右手一托,将刘飞舟的下巴托了起来,恢复原位,剧烈的痛苦使得刘飞舟再度抽搐了一下。

“好了,前戏做完,现在开始正片吧。”姚刚淡淡的说道。

他张开右手,一把抓住了刘飞舟的左臂,冷冷地说道:“第一个问题,你卧底在姚家,到底要做什么?”

姚刚的手指抓力何其强大,就算的一块坚硬的岩石,他都可以轻易抓得粉碎!

感受到姚刚手指中的劲道,刘飞舟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尽管之前很硬骨头的说自己的不怕死,但是,姚刚并没有给他一个痛快,而是一步一步来攻破他的心理防线,这种煎熬,比直接死了要痛苦很多!

“无可奉告!”犹豫了良久,刘飞舟还是咬了咬牙关,坚定的说道。

“喀拉!”一清脆的断裂声响起,刘飞舟一声惨叫,左手手臂变成了一个曲折的形状。

“很有骨气,我很欣赏你,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姚刚一脸平静地说道。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仿佛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旋即,他再度抓起了刘飞舟的右手手臂。

“你卧底在姚家,到底要做什么。”姚刚重复着第一个问题。

“无......”刘飞舟还没有说完,姚刚的手掌再度握紧。咔嚓!刘飞舟的右手手臂再度被折断。

“啊!!!!”刘飞舟状若疯狂,他想大声叫唤,可是姚刚早就在他叫唤之前,拿起了他的靴子,一把塞进了刘飞舟的嘴里。

“呜呜呜呜!”剧烈的痛楚,靴子的臭味,使得刘飞舟想要呕吐,却呕吐不出来。

一时间,刘飞舟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惜,姚刚是何等修为,就算刘飞舟全盛时期,也未必争得过姚刚,何况现在刘飞舟已经是废人一个。

姚刚轻轻摇了摇头,他审问过的人何其之多,一看就知道刘飞舟并不是那种硬骨头的人,那么,对付这种人,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严刑逼供了。

残忍?冷酷!?这种想法并没有在姚刚心中出现过,对待敌人,就要残忍,不然只会将自己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至于折磨刘飞舟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一个下人胆敢对姚家的族比第一名动手,那么,姚刚的反击甚至杀掉,则是完全的站在道理一方了。就算是姚家家主姚定毅来谴责,也讨不了好。

姚刚嘴角微微掀起一抹笑容,他的手掌,再度伸向了刘飞舟,这次,是刘飞舟的脖子。

感受到姚刚心中的那一丝坚定的杀意,刘飞舟眼中终于流露出恐惧与求饶的神色。之前他可以一心求死,若是姚刚直接杀了他,估计刘飞舟也不会有半点害怕。

但是姚刚并没有一下子杀了他,而是慢慢的折磨,使得刘飞舟知道了自己能够一丝生存的机会。老实说,若是可以生存下去,谁想去死,尤其对于刘飞舟这种贪图享受,贪图金钱的人来讲。不然他也不会因为那一份丰厚的报酬,而跑过来姚家做奸细了。

“我说,我说!”刘飞舟生怕下一刻姚刚就会拗断他的脖颈,连忙说道。

尽管刘飞舟的嘴里被塞了一只靴子,以至于咬字模糊不清,但是姚刚还是听到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姚刚感叹了一句,旋即拉开了刘飞舟嘴里的靴子。

“我来姚家,是因为接受了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就是,来姚家偷取一本武技的秘籍。”刘飞舟颤抖的说道。浑身的伤势,使得他说话都不利索了。

“从哪里接受的任务?发布任务的人到底是谁?那本秘籍是什么?”姚刚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很有可能被卷入了一些麻烦当中。

“我是从暗角那里接的任务,接头的人都是穿着黑衣服,蒙着黑面纱,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那本秘籍,就是姚家藏经阁楼里面的《奔雷手》。”刘飞舟说道。

说到最后的时候,刘飞舟的眼角轻轻瞥了瞥姚刚,尽管动作很轻微,但还是被姚刚捕捉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