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妖夫,温柔点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6:43

妖夫,温柔点

妖夫,温柔点 原缺 著

连载中 沈留白,柳露 虐恋 未来 情有独钟 言情

自从被妖夫压床之后,我就祸事不断。邪门歪道要抓我炼丹,妖魔鬼怪要吃我增加修为……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夜闯死地

“呵,我看你是被沈留白干爽了,产生依赖性了。”

此言一出,一股猛烈的火气直冲大脑,我瞬间失去了理智,站起身,将赵小倩面前的菜全部推到地上,不再多说半句废话,转身便走。

沈留白对我所做的一切,不光是伤害,也是一种耻辱烙印,无时无刻的提醒着我,柳露,你只不过是个被狐狸精践踏的‘破鞋’罢了。

试问天底下,哪个女人愿意当破鞋?被人强奸的心理创伤有多大,赵小倩永远都不会明白。

回到家时,天色已暗,沈留白坐在客厅沙发上,静静地注视着我。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超出我的预期,尤其是得知刘艳的真实身份之后,没有如释重负,有的只是世事难料的无奈感。

“你今天去哪了?”

沈留白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问道。

我避开他的眼神,没有回答,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脱衣服:“既然你只对我的身体感兴趣,那就直接进入主题吧。”

不是我麻木了,而是无力反抗之后的无奈妥协。

“你去见谁了?”沈留白又问,而且一问就问在了点子上。

我眉头微皱:“你怎么知道我去见谁了?”

“没去公司,这么晚回来,情绪激动,像是被刺激到了,很显然有人对你说了你很不想听的话。”

“你这么聪明,你怎么不去当侦探?”我不以为然的冷嘲热讽,心里却一阵阵的吃惊,沈留白云淡风轻的眼神竟然那么锐利,一眼便能抽丝剥茧,直达要害,以后在他面前要格外小心才行!

“你还没有回答我。”

“重要吗?”我避开沈留白犀利的眼神,避免被他发现蛛丝马迹,认命道:“你只不过是想要我的身体而已,我配合你,你还说那么多干什么?”

“也是,如今,我们只剩下了貌合神离。”沈留白随口说了一句,起身朝我走来。

我眉头微皱:“你什么意思?说得好像你以前就认识我一样。”

“重要吗?”

“是啊,对于一个被当成兽-欲发泄工具,甚至连最起码人格都没有的女人,还有什么是重要的呢?”

“有的时候,无知是福。”

沈留白展现出狐尾,卷起我的身体,裹挟着我往卧室走。

“你今天话很多。”我已经习惯了被沈留白威胁、伤害、羞辱,曾经的恐惧,如今已经被无可奈何的适应所取代,因此哪怕身体被狐尾包成了茧子,只露出脑袋,我也能够坦然自若。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在这世上对你好的人,不一定是真的为你着想。”

“就像刘艳?你知道她在利用我,所以便杀了她?”我质问道。

沈留白将我放在床上,狐狸尾巴舒展开来,如同一条巨大的柔软毛毯,舒服,轻柔。

沈留白没有回答我的质问,他只是机械性的向我压来。

我用双手抵在他紧实的胸膛上:“等等。”

我起身下床,将窗帘拉好,有了刘艳的例子,我生怕自己屈辱不堪的一面,再次出现在其他人的眼里。

“能别绑住我的手吗?”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沈留白,轻声问道。

沈留白没有回应,而是用实质行动松开了我的双手,只用尾巴绑住我的双腿。

我随手拿起手机,刚才响了一下,应该有人给我发信息了。

结果还没等我打开信息,我的手机就被沈留白一把抢走,他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你在干什么?”

“看手机啊。”

“这个时候看手机?”

“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怎么了?”

在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沈留白的眼神被前所未有的愤怒所充斥着,他猛地将狐尾收回,将手机扔给我,转身而去。

我呆呆的看着沈留白的背影,愣了半天,随即一股报复之后的快感遍布全身!

这是我自与沈留白接触以来,第一次如此的痛快!

我攥着拳头,冲沈留白的背影大喊道:“你不是只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吗?我的身体给你,你倒是占有啊!得到我的身体,得不到我的灵魂,你是不是很不爽?很不悦!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对我做一切你想做的事,但面对你的永远都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这便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之处,男人一旦动了欲望,只会专心致志在这一件事上。

而女人,却善于将大脑和下半身分开,对于自己不爱的男人,只能得到一具无限接近‘充气娃娃’般的身体!

只是我没想到,这个野兽,竟然会因为一句‘你忙你的,我忙我的’而如此愤怒。

只有一个人在意另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被这种话激怒。

难道沈留白在意我?

不!不可能的!他是一头冷酷无情,嗜杀成性的狐狸精,而我是人,他的泄欲工具,怎么可能在意我呢。

我不再去想这些琐碎,拿起手机,翻看之前那条留言。

留言人竟然是赵小倩。

“柳露,来你们公司找我,除非你不想摆脱沈留白。”

公司?经过一系列诡异可怕的惨案,现在公司都已经快成禁地了,白天都人丁稀薄,晚上更是生人勿近,她好端端的往公司跑什么?

这个赵小倩,为了出名,真是连命都不要了!

我本不想理会她的死活,可是留言的后半段却让我心动,摆脱沈留白是我此刻最大的希望,就算是有十成一的几率,我也想尝试一下。

想到这,我快速穿上衣服,在夜色的遮掩之下,直奔公司。

当我到达公司时,整栋写字楼漆黑一片,连昔日兢兢业业的保安都不见了踪影。

很显然,这栋楼已经被我们公司连累,一到晚上,就变成了‘死地’。

大门已经被撬开,不用想也知道是赵小倩干的。

我一路摸到我们公司位处的楼层,明明在同一楼内,可是这一层却仿佛比其他楼层更加阴森,就连月光都照射不进来,漆黑死寂一片。我按了下电灯开关,竟然没有反应!

第6章 鱼死网破

我担心沈留白又要去杀人了,赶紧起身拽住他的衣服,我知道我无法阻止他,但这并非是我袖手旁观的理由。

鱼水之欢没有让他对我产生哪怕半点的怜悯,他毫不留情的将衣服从我手中拽开,没有言语,没有回应,甚至连看我都没有看一眼,继续往外走。

我从床上跳下来,两步追上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别走,求求你,别再去杀人了,你想让我干什么我都答应……”

沈留白的话少,总是一句话就锥心的疼,也因此,他很少言语,向来喜欢‘实干’。因此他不声不响,抓住我的手腕,想要把我的手掰开。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无法抗衡,可是一想到那些无辜之人遭到伤害,我就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量。

两厢僵持之下,我的手腕被拽的生疼,忍不住惨叫了出来。

我这一叫,他竟然出乎预料的松了一下手。

“你怎么知道人是我杀的?”他冷冷问道。

“狐狸毛!”

“什么?”

“我在小王的遗物里发现了狐狸毛,你敢说不是你身上的?”我紧紧抱着沈留白的腰,不想让他再出去为祸人间,或许人只有被逼急了的时候,才会勉强激发一点勇气:“狐狸毛,秦腔,都是证据,你不要再狡辩了!”

沈留白没有解释,而是轻哼了一声:“多管闲事之前,还是先操心一下你自己吧,你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沈留白猛地摆动了一下身体,便将我直接甩开,然后快步离去。

他决绝的背影,无疑是欲盖弥彰!我更加坚信,那些人全都是被沈留白杀掉的!

至于他说我‘泥菩萨过江’是什么意思,我却有点想不通了,因为现在唯一威胁着我安全的就是沈留白自身了,有的时候精神折磨要远比肉体折磨更加可怕。

我隐隐感觉,沈留白就像是一种慢性毒药,一点点的侵蚀着我的肉体和精神,死亡终究会来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到达公司时,职员竟然比昨天多了些,三倍工资的诱惑力的确强大。

我不明白,区区一个分公司,总公司为什么会如此重视,不惜砸下重金,也要维持着这种半死不活的局面。

一阵窃窃私语,引起了我的注意,几个同事凑在一起小声嘀咕着什么。

我凑过去偷听了一耳朵。

“你们说刘艳该不会也……”

“去去去,别瞎说!”

“谁瞎说了,莫名其妙的旷工,打电话也不接,若是放在平时也就算了,眼下这档口,很难不让人往那方面联想。”

“你还别说,昨天下班的时候,我见刘艳精神恍惚,嘴里好像还哼着戏腔,不住的傻笑,像是魔怔了似得。”

“说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要不然咱们还是别干了吧,三倍工资虽然多,可也不能有命赚,没命花吧?”

我瞥了一眼刘艳空荡荡的位置,一阵莫名的揪心,她是我在整个公司,甚至整座城市唯一的朋友。一想到她可能和之前那三个人一样,被沈留白用诡异惊悚的手段害死,我心里就像是被人狠狠砸了一拳,闷得难以呼吸。

我赶紧请了个假,打车直奔刘艳的住处。

刘艳的家距离公司不算远,我也是以前听她提起过,并没有实质性的去过。因此打听了好几个人才好不容易找到确切地址,一间老旧公寓的阁楼。

“叩叩叩……”

我敲了半天门,没有丝毫回应,门反锁着,我只能惴惴不安的去找物业,物业说我不是业主,无权去查看别人的房间,我只好先去报警。

最后等房门终于打开,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一进门我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随行的警察和物业工作人员全都楞了一下,大家纷纷往卧室冲,进入卧室的刹那,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凉气。

墙上、地上、天花板,到处都是血迹,卧室正中央的床上躺着一个血人,整张皮都被撕了下来,枕头旁边堆着一叠东西,最下面是衣服,然后是一张触目惊心的人皮,最上面摆着一个眼镜,我一眼就认出那是刘艳的黑框眼镜!

“刘艳!”

我哀嚎了一声,不顾一切的往上冲,可惜还没有冲过去就被警察拽了回来。

随行的警察似乎也没有见过这种可怕的凶杀现场,一片死寂过后,房间里只剩下了我的哭声,以及警察呼叫支援的焦急嗓音。

阁楼被查封,法医勘验现场,而我则瘫坐在楼道里,双目无神。这世间最可悲的事儿就是明明想要大哭一场,却忘记了怎么哭。

突然,以前闪过一道银光,我仔细一看,发现地面上散落着几根白色的毛发。

用手捡起来一看,细长如发丝,但却比头发丝要粗一些,并非是纯白,而是银白!

“沈留白!”我攥着狐狸毛,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

“姑娘,你在说什么?”旁边一个看管我的警察,见我突然眼神喷火,很是疑惑的问道。

我没有回答,因为几根狐狸毛证明不了什么,想让无神论者相信这个世界存在‘狐狸精’这种东西,显然是不现实的。

去警局录完口供之后,我去超市买了一把小刀藏在口袋里,回家以后,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着。

大约晚上八点左右,随着空间一阵涟漪,沈留白传过房门,出现在我的眼前。

不等他站稳脚跟,我便冲了上去,单手搂住他的脖子,深情的吻着他的嘴唇。

不出我所料,虽然沈留白很冷血,甚至残暴,但在我面前,他却只是个普通‘男人’而已,非但没有拒绝我的‘热情’,反倒是很干脆利落的回应了起来。

趁着他放松警惕,我悄悄从口袋里拿出小刀,重重的朝沈留白的胸口刺了进去。

左胸!心脏位置!

沈留白闷哼一声,用力推开我,看着插在胸前的小刀,眉头微皱。

我一边后退,一边愤怒的吼道:“你这个杀人狂,你杀了我唯一的朋友!”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