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双面总裁宠妻入骨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1:56

双面总裁宠妻入骨

双面总裁宠妻入骨 度惜涵 著

已完结 唐浅瑜,严墨风 灵异 历史 古言 架空

婚前,他承诺婚后非她自愿绝不碰她。 婚后,他理直气壮地让她履行夫妻义务。 理由一: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理由二:不能让老婆空虚寂寞冷! 传言,他有病、他人格分裂、他不能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严先生,帮帮我

“严先生,刚才破坏了相亲,是我不对……”唐浅瑜试图解释。

严墨风打断她的话,冷声道:“所以,你赔我一个老婆,嫁给我!”

唐浅瑜头皮一阵发麻,这个男人,怎么那么难沟通呢?

她蹙眉道:“就算我破坏了相亲,也是你下属的相亲,与你根本就没有关系好吗?要找麻烦,也该是你下属找我的麻烦。”

严墨风冷声道:“他是替我相亲!”

“那你也可以不让刚刚那个女人走,你可以告诉她,你要娶她!”唐浅瑜压住怒火。

严墨风声音依然寒冽:“你对她泼咖啡以后,她太丑了,我看不上,你比她好,你替她!”

唐浅瑜简直要骂娘了,这是什么歪理?

她怒道:“我是不会和没有感情的人结婚的!”

“感情可以培养!”严墨风冷声说完,暴力地将唐浅瑜拉到一辆车子前,他伸手拉开副驾的门,直接将唐浅瑜扔了进去,之后啪地一声关上门,随后健步走向驾驶位,驱车离去。

感情?呵呵!他嗤之以鼻!

车子发动的时候,他冷声交代:“拴安全带!”

唐浅瑜气得大叫:“你疯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民政局!”严墨风吐出三个字。

唐浅瑜气得笑起来:“我没有带户口本。”

“有身份证就行!”严墨风淡定地说道。

“身份证也没带!”唐浅瑜说道。

严墨风冷声道:“去你家取!”

唐浅瑜别过头,看向窗外,她决定不搭理这个疯子。

严墨风冷声问道:“你家地址?”

唐浅瑜歪了歪头,抿住唇,不说话。

严墨风单手握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掏出电话来,拨了个号,沉声道:“她家的地址!”

短短的五个字,便挂断了电话。

唐浅瑜震惊地侧过头来,看怪物的眼神看一眼严墨风。

严墨风继续淡定地开车。

唐浅瑜瞟到严墨风的脸,不由地再次惊叹,这个男人,真的帅得人神共愤!

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曲线流畅的下巴,紧抿的薄唇,每一样都恰到好处。

可惜,脑回路和普通人不一样,太难沟通!而且,他竟然打女人!

手机滴滴声突兀地在小小地空间里响起,严墨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方向盘果断地往左一打,便拐到了另一条道上。

车子继续往前开,唐浅瑜眉头蹙紧,这真的是去往唐家的路!

她不动声色,暗想也许只是巧合。

直到,车子在唐家别墅前停了下来。

唐浅瑜蹙着眉头,待得车子停稳以后,她做了个深呼吸,耐着性子与严墨风沟通:“严先生,婚我是肯定不会和你结的,我们商量一下,我给您一些补偿……”

严墨风冷声打断唐浅瑜的话:“比如?”

唐浅瑜脑子里灵光一现,说道:“比如,我可以给你安排两场,或者是三场相亲,我相信……”

后面的话,唐浅瑜没有再说,她一双眼睛透过车窗,看到林诺凡西装笔挺地走过来。

她的心,突然乱了节奏,脑子里,那恶心的画面回放,她拳头捏得死紧,贝齿紧咬住下唇,将下唇咬得泛白。

在撞破他们的苟且之事前一天,他还对她说,想要一辈子和她在一起。第二天,就与她的好闺蜜在床上挥汗如雨,呵呵,爱情,狗屁!

严墨风感觉到了唐浅瑜的异样,瞟一眼窗外,一双眸子微微半眯。

唐浅瑜突然捉住严墨风的手,请求道:“严先生,帮帮我好不好?”

“嗯?”严墨风看紧唐浅瑜。

唐浅瑜看林诺凡走得更近一些了,她咬牙请求道:“扮一下我男朋友,求你!”

林诺凡已经走近,看到坐在副驾的唐浅瑜,他眸光微闪。

啪--

车门响了一声,严墨风颀长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看到一身冰冷气息的严墨风,林诺凡皱了皱眉,紧接着,便见严墨风绕到了副驾,极其绅士地将唐浅瑜扶了出来。

严墨风自然地揽住唐浅瑜的肩,完全不将林诺凡看在眼里,径直朝着唐家的别墅大门走去。

“小瑜!”林诺凡眼看着唐浅瑜要走,立即喊道。

唐浅瑜背部僵直,她咬了咬牙,转过身来,脸上是淡而得体的笑容:“林先生,你找我?”

“林先生?”林诺凡感觉怒火上涌,随即,心头涩然一片。

看严墨风的手揽在唐浅瑜的肩上,他觉得无比刺眼,心头堵得难受,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挥开那只爪子,将唐浅瑜拥进怀里,告诉她一切。

可是,他不能!

忍,一切,他必须忍!

有些痛苦,一个人承受,比两个人承受好。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地响起:“这位先生是?”

“林先生找我有事?”唐浅瑜拒绝介绍严墨风。请严墨风假扮男友,只是不想单独面对林诺凡,那样显得自己很孤单很狼狈。

林诺凡伸手将一个盒子递给唐浅瑜。

唐浅瑜没有伸手接,而是不解地看向林诺凡,问道:“这是什么?”

“你留在蓉蓉那里的东西!后天下午,我们在蝶恋酒店举办婚礼,希望你能来!”林诺凡迅速瞟一眼严墨风,又对唐浅瑜说道,“小瑜,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洁身自好!”

洁身自好?哈哈!

他与她的好闺蜜,连那种恶心的事情都做了,现在穿上了衣服,就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让她洁身自好。她以前到底是有多瞎?瞎爆了!看不清自己的闺蜜,还看不清自己的男友。亏她还觉得他温柔体贴,哈哈!

鼻子酸,心头发堵,好想哭,压抑得整个人都很难受。

咬了咬牙,唐浅瑜冷嗤了一声,说道:“他是我男朋友!”

突然,感觉到肩上的手稍稍一紧。

严墨风说话了,语气冰冷彻骨,哪怕现在是最为炎热的夏季,他冰冷的气场,却依然让人生寒。他冷声说:“我女朋友,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滚!”

听着严墨风冰冷又粗鲁的话,林诺凡眉头紧皱,看向唐浅瑜,眸子里带着探究……

唐浅瑜心口抽痛,她挺直脊背,冷声道:“被苏蓉碰过的东西,我不会再要,扔了吧!”

说完,扭头就往唐家走。

林诺凡眉头拧得死紧,望着手里的盒子,心头憋屈,他看着他心爱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拥在怀里人,他什么也不能说。

他发泄性地将盒子往旁边的垃圾桶里狠狠一扔,大步离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唐浅瑜眼泪不争气地哗哗地流。

严墨风沉声道:“去拿户口本和身份证!”

唐浅瑜抬着泪眼看向严墨风。

严墨风言简意赅:“我帮了你,现在需要你帮我!”

第12章 反复高烧

唐浅瑜没有吃早餐,中餐严墨风依然做了饭,唐浅瑜仍然没有吃。

傍晚的时候,唐浅瑜又发烧了,烧得十分厉害,温度很高,人烧得迷迷糊糊的。

严墨风怕唐浅瑜烧坏脑子,把罗泽叫了过来,冷着脸骂他:“不是昨天打了吊针就能好了?怎么又烧成这样?庸医!”

罗泽伸手摸鼻子,大呼冤枉:“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啊!而且,用我们中医的话说,病由心生,人一定要保持愉悦的心情,要不然最容易生病了。你是不是惹她生气了啊?”

“放屁!”严墨风嫌弃罗泽。

罗泽继续给唐浅瑜挂点滴,找血管的时候,他拍着唐浅瑜的手,一脸惊讶:“多久没吃东西了啊?血管都找不到了,全部凹进去了。”

“从昨天晚餐开始就没有吃,中餐有没有吃我不知道!”严墨风说道。

“那怎么行啊?正常人也会饿坏的好吗?何况还吃了那种药,又折腾了。”罗泽说着,又转身在医药箱里找了药,敲开,用针管吸出来,注射进吊瓶里,动作若行云流水。

严墨风的手机响起,他接了个电话,神色略显急切,他交代罗泽:“这几天帮我守好她,我回严宅!”

罗泽玩世不恭的神情收敛起来,看紧严墨风,问道:“有麻烦?”

严墨风眸子里闪过一丝怒意,随后摇头:“没有麻烦!”

爷爷已经走了,还会再有什么麻烦呢?只是一些小事罢了。去再也没有了爷爷的严宅,他不必再照顾任何人的情绪。

“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嫂子!”罗泽保证。

严墨风走到床前,对唐浅瑜道:“我有点事情离开几天,你好好吃饭。把一切交给时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很久很久以后,你会发现,你今天这样的行为,挺傻的。”

唐浅瑜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没有回应,严墨风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朝着罗泽点了一下头,拜托罗泽照顾好她,他大步离去。

唐浅瑜是半个小时以后退烧的,退烧以后,她人就清醒了很多,也觉得舒服了一些。

罗泽立即给她倒了开水,一脸笑容地捧给她:“来,嫂子,喝水!”

唐浅瑜坐起来,礼貌地接过。确实人干得难受,现在很想喝水,她一口气喝了半杯。

罗泽立即将杯子接过去放好,又拉了张椅子在唐浅瑜面前坐下,笑着和她聊天:“嫂子,你这是急火攻心导致的高烧,发生什么事了啊,你这么着急上火?是不是我大哥他凶你了?要是这样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大哥他就是个闷骚的性子,他就是再喜欢你,都不会说出来,总是表现出一副冷漠的样子。你看他对我你就知道了,整天一副很嫌弃我的样子,就会挑我的错,骂我。其实他不知道有多在乎我,当年他还为我挡了刀子……”

罗泽像个话痨,自顾自地说着:“大哥是一个特别重情重义又特别执着的人。因为太重情重义,身上就会背负很多东西。”

“其实每个人身上都会有毛病,像我,就控制不住话痨,我大哥的毛病就是喜欢装酷!都跟他说了多少次了,装酷的人没朋友啊……”

唐浅瑜听着罗泽的话,知道他大概误会她与严墨风吵架了,她解释道:“我和严墨风很好!”

罗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是我大哥啊?那是谁惹你着急上火啊?来,嫂子,告诉我,我去打死那个不长眼睛的孙子。”

唐浅瑜知道罗泽在逗她开心,但她现在心头仿佛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完全透不过气来,她根本笑不出来,心里难受,身体也难受。

她完全不能想,只要一想,脑海里就会浮现叔叔婶婶的样子,他们在房间里说的那些话就会变成最锋利的尖刀,狠狠地再扎进她的心脏,扎得她生疼。

“什么亲侄女?她就是个小贱人!”

“我们养了她那么多年,还不就是为了今天?这个小贱人这么多年吃唐家的穿唐家的,不懂得知恩图报,竟然敢跑。别让我找到,找到我非打断她的腿!”

“……”

原来这才是真相,曾经对她的那些好,都只是为了让她不设防,为了用她来交换利益。

眼泪又要下来,她立即咬了咬牙转移话题,问道:“你知道严爷爷的事情吗?”

罗泽点头:“知道一点!”

“那严爷爷入土为安了吗?”她再问道。

她记得严墨风让人把她从严宅送回来的时候对她说,六天以后来接她,可是现在才过去两天而已。不知道严爷爷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之前与严墨风去严宅的时候,那些人都用敌视的眼光看严墨风,是怕严墨风太得严爷爷的疼爱,分走更多的家产吗?呵呵,人心真的都是趋利的,很多人为了利益可以完全无视亲情,重情重义的人反而会受到伤害。

罗泽答道:“还没有!大哥说他答应过你陪你参加婚礼,所以他赶了过来!现在严家那边有些事,他又着急回去了。”

“嗯。”唐浅瑜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罗泽想到唐浅瑜没吃饭,提议道:“嫂子,我好饿,我们出去吃饭吧。”

唐浅瑜没有胃口,看到罗泽揉着肚子,她点了点头。她不吃别人也要吃,做人不能只顾自己的情绪。

罗泽嘿嘿笑道:“嫂子,我想吃麻辣烫,我们去吃吧?”

“嗯。”唐浅瑜点了一下头,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来。

罗泽高兴地将他的白大褂脱下来,里面简单的T恤衫使他看上去越发阳光帅气。他搓着手,一脸兴奋道:“很久都没有吃麻辣烫了,这个季节吃麻辣烫,在调料里加上小米辣,啧,酸爽,刺激!”

中医治病是十分讲究吃的,他们给病人诊病的时候,对病人的第一个要求往往是忌口,忌一切辛辣刺激的食物。但他罗泽偏偏要逆行。

在他看来,病由心生,心情不好,怎么忌口都没用,心情一好了,各种病也就慢慢好了。

所以心情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吃一顿辛辣刺激的食物能让人心情变好,他觉得忌不忌口已经完全不再重要。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