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凶案谜局:被诅咒的十字架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6:58

凶案谜局:被诅咒的十字架

凶案谜局:被诅咒的十字架 立言 著

已完结 未来 豪门 虐恋情深 历史

一起十字架杀人引发的凶案,两个截然不同的相反结论,揭开一段尘封的往事。真相扑朔迷离,到底谁在撒谎?是天命的诅咒,还是人性的丑恶?一场智慧的较量就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6章 黑暗中的信仰(5)

老崔大名崔人杰,今年四十多岁,平时戴个金丝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看着挺文雅一文人形象,私底下跟老顽童一样。尤其是喜欢喝酒,一喝完酒唠叨个没完。算起来他是我高中的学长,我刚来报社的时候对我很照顾,平时私交不错,偶尔会拉着我和他一块喝酒。

我连连摆手:“不去了,好几天没回家了,晚上回家陪老婆。”

老崔最怕的就是没人陪酒,急忙道:“叫上小雪一块不就得了,正好我也好久没见她了,打电话让她过来。就这么说定了啊,晚上老王他们都参加,你不去就是不给我面子。”

我看着老崔故意板起一副脸孔的样子,又无奈又好笑,只好投降道:“那你给我老婆打电话解释吧,我反正是不敢开这个口。”

老崔见我松口了,乐得合不拢嘴,拿起电话就打。

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回家见老婆第一面是在酒桌上,这叫什么事?

老崔打完电话,冲着我咧嘴做了个OK的手势,跟着站起身来拖着我的胳膊就往外走。我只好跟着。

好在晚上聚会的大部分人我都认识,基本都是文艺圈的主,因此也不会显得尴尬。其实哪个圈子都一样,见面上了酒桌,还是握手寒暄拼酒量那一套,连扯淡的话题都差不多。今天因为有我老婆在场,倒还显得文雅一些,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题都免了。老崔摆出一副东道主的架势,到处找人拼酒,喝得十分起劲。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了醉意。老崔拉着赵子明说明天工作的事情,我被他一说,突然想起一件事,对赵子明说道:“老赵,你们会里有没有个叫林莉的女艺术家?”

赵子明用他朦胧的醉眼看着我,嘿嘿傻笑了几声,接着操着他已经不太利索的舌头说道:“怎么着,你看上人家了?”

我还没说话,我老婆就瞪了他一眼:“瞎说什么呢?”

老赵这才想起我老婆就在旁边,连连道歉。我看他一副醉汉的模样,估计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作罢。

老婆大人突然在身后推了推我胳膊:“你找林莉干什么?”

我听她这么一说,眼前一亮:“你认识她?”

“认识啊,她是我大学同学,我们结婚的时候她还来了啊!”

我努力在脑海中搜索关于林莉的印象,却始终想不起来见过这么一号人物。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婆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突然对她这么感兴趣?”

我急忙正色道:“陈傲雪同志,你可不要误会。我不是对她感兴趣,是社里分配下来的采访任务。”为表明清白,我把下午开会的内容全告诉了她。

她这才说道:“其实我跟她也不是很熟。不过大学的时候,她和我一样是医学院的学生,跟我同系。她这人性子有点古怪,不怎么爱说话,整天独来独往的,好像也没什么朋友。后来大学毕业,听说她去了外地的一家医院实习,再后来就不知道了。”

“你不是说结婚的时候她来了吗?”

“是啊,我当时也没想到。只是正好打电话给另外一个同学的时候她也在旁边,就礼貌上邀请了一下。原来以为我们也没什么交情,她也不会来参加,没想到婚礼那天她真的来了。不过当时忙,就招呼了一下,后来就没注意了,她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

“那你们现在有联系吗?”

“没有。好像有一次逛街的时候遇到过一回,就打了声招呼,也没别的。”

“对她其他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老婆认真想了想,回答道:“也不知道多少。她这人太闷,不爱说话也不爱笑,除了看书,好像也没什么爱好……对了,她那时候常常打电话,经常一打就是半个小时,有时候更久。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她都笑得很开心。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她男朋友,后来才知道好像是她家里的什么人。因为她老有电话,而且一打起来就没完没了,她们宿舍里的人都有意见,好像还跟她吵过架。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不对啊,你刚才说她是跟你一块儿学医的?”我突然回过神来。

“对啊,有什么问题?”老婆对我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

“她是学医的,怎么搞艺术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老崔以前还是学金融的呢,现在不是在报社上班?”老婆指着老崔道。

说的也是。可是一想到那副油画,我总觉得不太对劲。我以前在大学的时候追过一个油画系的女生,对于美术也略微懂一点。那副《黑暗中的信仰》,无论是在构图、运笔、着色任何一方面,都显得十分老到,完全不像是一个半路出家的新手画出来的。跟老婆大人是大学同学,年纪最多也就30出头,中间还当过医生,当真短短几年时间就有这样的成就,连省艺术协会的王会长都如此推崇?

我突然很想见这个林莉一面。

老婆把手放在我眼前晃了两晃:“想什么呢?”

我回过神来,刚准备把我的疑惑告诉老婆,突然想起要是让老婆知道我以前大学追过别的女生,后果可就严重了,连忙摇摇头道:“没什么。”

老婆摸了摸我的额头:“不是发烧了吧?我怎么觉得你出了一趟差,回来变得鬼里鬼气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的话说得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是在那个尸体身上沾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

第10章 被隐瞒的真相(4)

我的思维变得灵活,隐隐感觉到自己已经触到了大门的手把,只差一点就可以开启真相。这种感觉让我心痒如挠,恨不得立刻找到徐辉,告诉他我的这一发现。然而还没等到我去找徐辉,徐辉先来找我了。

我是被小张叫醒的,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徐辉站在旁边,一脸喜悦的表情。奇怪,我还没把我的发现告诉他呢,他为什么这么高兴?

徐辉很有耐心地等我洗漱完,我们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说话。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睛里全是血丝,言语里却有抑制不住的兴奋:“我们找到嫌疑人了。”

“什么?”我握着玻璃杯的手一抖,差点没把一杯牛奶倒到他身上。这才过了一晚的时间,就找到嫌疑人了?

“是谁?”

徐辉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们走访了死者在村里的同学,证实死者有一个男朋友,名叫李水生,17岁,镇中心高中高三的学生,比死者大一届,在镇区街道居住。据死者的同学说,张红霞和他之间的关系很密切,每到节假日的时候,张红霞都要到镇里找他,有时候周末直接不回村了。由此推断,张红霞此次出行,和同学在车站分手之后,很可能就是跟着李水生走了。”

“这个李水生,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是美术特长生,高三开始集训,放完假就和班里的同学集合去杭州了。我们已经跟他们的带队老师取得联系,同时派出警力去当地调查了,不过至少要等明天才会有结果。”

“可是,你真的相信一个17岁的高中生能够如此精心地布下杀人的局?”我问徐辉。

徐辉苦笑道:“不相信。但是从我们搜寻到的线索来看,不管是作案时间还是作案动机,李水生都是嫌疑最大的。”他顿了一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秀水村出了这样一起恶性杀人事件,整个市里都在关注,我们的工作压力也很大。只要有一点线索,我们都不能忽视。”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接着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徐辉。

徐辉听完我的分析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么说来,死者很可能是个基督徒,或者相信宗教的某些神秘力量……”他一边说,一边皱眉思索着。

我接着他的话问道:“秀水村里有没有信奉基督教的人?”

“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穷乡僻壤的地方,信息都不是很流通,这种外来的宗教很难传的进来。”

沉默。

我们都在思索着,努力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向真相靠拢,整个房间里静得落针可闻。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种安静,是徐辉的手机。他接起电话说了几句,接着挂掉电话对我说道:“我得走了,所里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处理。谢谢你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多帮助,有什么发现记得联系我。”

我点点头,说道:“我们报社也准备对此案进行跟踪采访和报道。今天我们准备去村里和受害者家属谈谈,顺便采访一下村民。如果有什么发现,我再和你联系。”

我留下了徐辉的手机号码,送他出门。转回来吩咐小张收拾器材,准备去村里开始工作。刚收拾停当,第二位访客上门了。

赵书记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脸黑得有如锅底。我很明白他的心情。好不容易取得了建水库的工程,突然出了这么一起恶性杀人事件,而且尸体就在水库里被发现,监管不力的罪名是逃不掉了,万一要是传开来,老百姓闹到政府,后面的配套工程就保不住。我开始有点同情他了。这哥们,点太背了。

赵书记勉力从他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配合他此刻抑郁的心情并不协调,看上去多少有些狰狞,反倒让我吓了一跳,昨夜梦里他那张扭曲的脸又情景重现了。

赵安国语气沉重地向我说明来意,其实他不说,我也大致知道他的想法。自己村里监修的水库突然出了这么个事件,而且就在记者眼皮子底下,瞒是瞒不住了,只能尽量减少负面影响。估计他不知从哪探听到我们报社要做全面报道,所以他只好上门找我,让我笔下留情。

我看着他一脸沉痛的表情,出声安慰道:“赵书记,是这样。关于这起案子,我们媒体的责任不过是引导舆论,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不要造成群众恐慌。凶杀一类的案子,之前我们也报道过,无非就是做些受害者的情况采访,主要还是弘扬正能量,谴责凶手,所以这方面你就不用担心了。”

赵书记面色稍霁,不停地点头称是,道:“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们。要不然这要是哪天领导来视察的时候现场出丑,那真是……”我客气了几句,道:“正好我们准备到受害者家里,还有村子里去采访一下。赵书记如果不忙,能带我们一起去一趟……”我话还没说完,他连声道:“不忙不忙,正好我叫了辆车在楼下,咱们这就走?”我点点头,叫过小张小姚一同出发。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