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鬼医狂妃祸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7:09

鬼医狂妃祸天下

鬼医狂妃祸天下 玉陵歌 著

已完结 苏槿,玉清 娱乐圈 情有独钟 古言 空间

她,21世的古武高手,却穿为苏府最无用的废柴四小姐身上,世人皆知的废柴,一朝成为武道高手,惊艳四方!他,修炼千年的蛇尊,冷酷邪魅强势霸道,武道天赋更是无与伦比,本以为

精彩章节试读:

第20章 腼腆的壮汉

但是周围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上千人的擂台比赛,没有一个人说话。

苏槿冷漠的眼神淡淡的扫了一眼全场,突然看见了人群中来自苏溪的目光,震惊、狠毒、惊恐……苏槿没有理会,然后慢慢的往台下走。

苏溪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槿,木然的站在那里,看着她淡然的下台,慢慢的从她的身边走过,这还是她所认识的苏槿吗?

她不是一个废物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厉害了!

她之前去打听过了,苏槿却是不是混进忘川学院的,而且测试天赋的时候是双系天才进来的,本来她能进入忘川学院她就够惊讶的了,以为是别人夸大其词了的,现在看见苏槿这么厉害,她恨不得吞掉自己的舌头,看来外面的传言是真的了!

惊讶了片刻,取而代之的又是愤怒,凭什么!一个小小的废物而已,凭什么可以是天才!

苏槿悠悠的走着,对于这个结果,她没有多大的意外,这本就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她实在是不能忽视掉背后那狠毒的目光,让她感觉很不舒服,不用她转过头去看也知道是谁这么恨她了,莞尔一笑,继续前行。

直到苏槿走后,那寂静的好像被凝固的人群才恍然大悟,然后就炸开锅了,纷纷讨论刚刚的事情。

苏槿不紧不慢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吃完饭之后,趁着午休的时间的在房间里面修炼了一会儿。

然后才动身去比赛。

新生有那么多的人,一个一个比赛的话实在是太慢了,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看下去,所以就采用了淘汰制。

第一轮初赛,分为两轮,选出晋级者,然后在决赛。

这也就是为什么苏槿没有在第一轮里遇见苏北的原因。但是晋级后的决赛里,他们免不了要争斗一番。

当苏槿在了比赛现场的时候,早已经被围的个水泄不通了,甚至比今天早上的人还要多。

今天早上大家比赛到最后的时候,大多都已经意兴阑珊,就各回各家了,所以没有这么多人,但是现在新生挑战赛上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打败了一个成年人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忘川学院,所以那些人全部都是慕名而来。

没有看见上午那场惊天动地的比赛,十分遗憾,索性还有一场决赛,肯定更甚,到时候一定要一睹风采!

苏槿慢慢的走来,小小的个子走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突兀,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敢小看苏槿了,纷纷都是尊敬的看着她。

苏槿把每一个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里坦然,这就是强者该享受的待遇。

一旁的苏北显然也看见苏槿了,斜了她一眼,然后讥笑:“以为自己好运气的打败了别人,进入了决赛就可以赢了吗?真是可笑!到时候赛场上,我可觉得不会像那个人一样让你!不知道你会以什么姿态滚出这个擂台呢?”

苏北一脸嚣张的看着苏槿,满脸挑衅。

今天上午,他连战连胜,觉得有些累了,所以就回房间休息了,没有看见苏槿比赛,他也没有想到苏槿真的报名了,还是最后一个!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苏槿打赢了比赛的事情,基本上忘川学院的新生每一个人都在讨论苏槿,把他给忘到了一边,完全盖过了他的风头,所以如今看见苏槿自然怒意心生。

苏槿眯了眯眼睛,这个世界上总那么些作死的人,她一直都知道苏北的嘴巴厉害,但是没想到这么厉害,直接说成她是“好运气”才晋级了的。

不过苏槿并不准备搭理苏北,他只是一个小丑罢了。

苏北见苏槿不直接忽略了他,心中来气,本想上前在挑衅一番,但却及时的被苏溪拉住了,消失在人群中。

“二姐,你干嘛啊?我就看不惯她那个样子!哼!就是个废物有什么好嘚瑟的!”苏北挣脱开拉着他手臂的苏溪,然后转过头眼神阴霾的看向人群中苏槿的位置。

“我还问你你干嘛?我让你准备的你都准备好了吗?”苏溪看着苏北那暴怒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她这个弟弟天赋是极好的,就是性格太火爆了。

苏北转过头来,看着苏溪眼神复杂的说:“有必要吗……”

“当然!”苏溪立马打断苏北,眼神变得阴霾起来,“如果你想要万无一失的打败苏槿,拿到第一!”

“我当然想了!”苏北急切的说,眼神闪烁着炽热的光芒,仙灵果,有了仙灵果他的修为就能更上一层楼了,到时候就是忘川学院人人歌颂的天才了!

“那就听我的,你今天上午没有在场,你没有看见……”然后苏溪仔细的给苏北讲解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

苏北虽然面上在听,但是自大的他还是不以为然,一个曾经是废物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变得那么厉害,肯定是夸大其词了!

苏槿知道是苏溪把苏北拉走了的,但是至于干什么,苏槿就没兴趣知道了,眼神淡漠的看着台上,这个时候,台上已经开始比赛了。

晋级的一共有十个人,采用的是淘汰制,随意上台挑战,坚持到最后一个的人既可获得胜利。

规则很简单,但是仗却有些不好打。

晋级了的人都是有一定实力的,比上午的那初级比赛凶险很多,在比赛中重伤不愈的人有很多。

第一个上场的是一个叫炬言的男人,长得十分粗犷,浑身都是肌肉,有一身用不完的蛮力,虽然是蛮力但也凭着蛮力成功晋级了。

就是这个男人成为了今天的半个主角,他以他的一身蛮力连战连胜,一路勇往直前,很快的就打败了五位晋级者。

虽然人长的不算英俊,但也赢得了一大片的迷妹们。

下一个,该她了。

苏槿慢慢的走上台,漆黑如墨的眼睛幽幽的看着那个长相十分粗犷的男人。

苏槿在这个身高高达两米的巨人面前完全就是一个小奶娃般的存在。

相对而立,忘川学院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一个不过一米三的小孩子和一个两米多的长相粗犷男对打,诡异的让人像笑场。

相比于苏槿的淡定,那个长相十分粗犷的男子就晓得腼腆了很多,在离去离不远的地方,眼神有些不安的看着苏槿,然后轻声说:“小妹妹,我……你还是放弃吧!我会抢到你的……”

很显然,这是一个长相粗犷内心细腻善良的男子。

苏槿无声的笑了,为什么这个男子会这么紧张?他不是还没伤到她么?

苏槿知道对方不是嘲笑她的意识,而是真心的不想伤害到她,顿时心生好感,这个长相粗犷却异常腼腆的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特别是黑呦呦的脸上有两处小粉红,有种丑萌丑萌的既视感。

苏槿走到擂台中间,看着那个长相粗犷的男子,淡然的说:“出手吧,你不会伤到我的。”

“可是我的力气跟的很大,我有些自己用起来自己都害怕,会伤害到你的……”

苏槿哭笑不得,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这本来就是擂台,受伤见血是常事,他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难道他以后遇见敌人都要找考虑一下会不会打伤敌人吗?

苏槿知道的是他只是不愿意伤害她这个孩子,刚才比赛把人家打成那样,也没见他手软啊!

苏槿知道多说无益,一会儿得让那个壮汉知道,她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孩子,不然他会一直下不去手的。

片刻,裁判一声高喝,众人也随着裁判的高喝,心也提起来了。

虽然这样看起来没有什么悬念,但是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让他们觉得有出现奇迹的感觉。

裁判的话音刚落,苏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出现在那壮汉的面前,看着那壮汉惊讶的时候,一掌打在了壮汉的肩膀上。

壮汉瞬间后退了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槿,眼中再也不敢情敌了,变得谨慎起来。

众人就感觉一阵眼花缭乱,眼前好像有一个什么影子快速的掠过,然后苏槿就没有在原地,而在那个壮汉面前,并且主动出击把壮汉击退。

众人纷纷张大嘴巴,内心澎湃,就是这速度!好快!比风还要快!

人群下看着苏槿比赛的苏北,眼里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然后变得凝重起来。

他虽然脾气暴躁,但是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苏槿变得这么厉害了对他的危害有多大,怪不得二姐会让他准备充分……

苏槿看着不再轻敌,满身戒备的壮汉笑了笑。

她刚刚只是虚晃一招,让那壮汉清楚自己实力,收起自己所谓的怜悯,如果以她的实力,再加上刚刚那壮汉轻敌的样子,把他踢下台是秒秒钟的事情。

她不想趁人之危,至少对这个对她没有什么恶意的壮汉不需要。

苏槿停留了片刻,没有给那个壮汉过多的时间缓冲,上去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狠打。

那壮汉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连连后退,他那一身力大无穷的蛮力在苏槿面前完全使不出来。

第7章 密林

老人听了这样的话很淡然的转过身子,看着苏槿问道:“可是你知道这又有多难吗?就算说你身上有着过人的天赋。双系天才,可是你有想过你要过多久才能称霸呢?”

老人微微收敛了笑意:“年轻人有斗志是好事情,可是也要接受现实啊。” 

苏槿眼中氤氲着复杂的水雾,自然也是很明白她话里面的意思。在这个世界上强者如云,实力为尊,如果想要称霸,让别人记住你自己的名字。要将天下踏在脚下,又岂是朝夕之间就能够成就的事情?

老人嘴里面含笑,伸手推开了房间的窗户。“你我也是有缘分的,不如你拜我为师,我努力教你点。估计你称霸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的。”说话的时候,语气里面带着几分的询问。

风顺着窗户吹了进来,房间的另一边就靠着庭院。一抬头就明显的看见得到青葱的树叶。风拂过树叶发出低低的摩挲声响,半响过后,老人听见背后传来坚定的声音:“好,我给你当徒弟。”

老人勾唇一笑,微微的颔首:“那我的好徒儿,快点叫声师傅来听听。”

苏槿也不拒绝,顺从着老人的话。开口轻唤,语气间是敬意,对于眼前人的敬意。“师傅。”

既然是强者为尊的世界里面,自然也是对着强者有深深的敬佩。事实上,这个时候的苏槿还不知道她到底给自己找了一个多大的靠山呢!

老人满意地抚着白胡子。“走吧,小苏槿,我带你去个地方吧。”说罢,就看见他伸手提起了苏槿几个闪身出现在了一片密林之中。

“这片密林可是学院的禁地,很危险,而且深处还有许多的交错阵法,你可要跟紧我了,小心别丢了啊。”最后的一句话带着很浓的调侃。

声音在前处响起,激起了苏槿的斗志。

苏槿眼睛里面浓浓的警觉。丝毫的不敢有任何的松懈,小心翼翼地跟随着他的脚步。

密林中,两个人的声音穿梭着,犹如鬼魅,隐约的就只能听见声音,身影划过,原地只残影。这下老者到是有了些惊讶,没想到一个孩子竟然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还是苏槿隐藏了实力的结果。毕竟苏槿修炼的天阴诀要点就是在速度的突破。

“这些都是什么?”看到眼前的场景,眼睛里面写满了困惑,又也是脱口而出。

半个时辰后,两个人停下了脚步。可苏槿却也被眼前的场景惊倒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看着大片的花林,透露着诡异的气息。

老人伸手抚弄着自己的胡须:“这些都是学校的禁区,可是密林的。你别看这些没什么的,可这些都是深不可测的阵法的,都是历代的校长苦心的用自己的武功编制出来的。如果是冒冒失失的走进去,就可能终生都困锁在这个阵法里面,慢慢的步入到死亡之中的。”

说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

“苏槿,你要记住,越是美丽的东西其实看起来就越是危险的,你以后也可是要小心一点的。”

越是美丽,越是危险。眼看着紫色的藤蔓缠绕在树干上,红红绿绿的,周围隐约的还带着一层淡淡的瘴气,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堕入到了仙境当中。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也许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苏槿回味着,忍不住的勾勒住了自己的唇角。更好气的是:“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的?”看着周围空虚飘渺的一切,丝毫的没有退缩或者感觉到害怕。更多的是坦然。

更想要知道的知道的是这个老头到底是何用意的,总不能推着她来这里送死吧。

老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多少的带着几分的惋惜。“忘川学院最有名的密林,这里每年都会有有很多的高手来闯,似乎就是把密林当做一种挑战来了。如果自己足够强大的话就能够跨越的过去,可是每个高手的想法都很饱满,现实呢……”站在苏槿的身边,发出低低的冷笑。

现实自然是有残酷就多残酷的。那些人最后都也是有去无回。

苏槿凑近的时候,都能够很明显的嗅到花林传来的刺鼻香味,似乎还带着几分蛊惑的意味侧过头,看着苏槿紧绷着的脸。校长又也开始尴尬的笑了笑。

“其实也没什么啊,毕竟你是我徒弟的,所以我得要多带你走走的,让你多看看风景什么的。更重要的是……”说道这里,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我要让你明白一个到底。你心里面有着很强烈的欲望,我能够感受的到,我知道你想要变强。可是这个世界上强大的人很多,就算是伸着手数都是数不完的。”

“我知道的。”苏槿冷冷的回答,老人说的这些是她再明白不过的。

她清楚地明白想要在这个世界占到世界的巅峰她还需要付出什么呢。

苏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后,天已经完全的灰暗了下来了。冰凉的手捂在脸颊上,很明显的就感觉到了自己脸颊的烧红。内心的激动还没有完全的平静下来。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一瞬间的从落入到了天堂一样。她不再是苏家的废物,也不再是苏槿,有了新的身份和目标。内心又多了一股更用力的力量。 苏槿 嘴角的笑又也完全的压抑不住。脚下的步伐也变得急促了不少,大步的朝着前面走着

“脆脆。”夜晚的风抚在脸上,说不出来的凉意。

苏槿一眼就看到了脆脆,她竟然站在那里一动没动。这让苏槿冷然的目光忍不住微微融化了。

“久等了”苏槿低声说道。  

“没事的,少爷,事情怎么样?还成功吗?”脆脆激动的抓住到了苏槿的收,问了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眼睛里面闪现着几分亮光。

“很成功。”淡淡的一句话。

脆脆闻言捂着自己的胸口长长的松了口气,绷紧着的神经在一瞬间就松懈了下来。一个上步,将苏槿搂在了自己的怀里面:“我就知道少爷你可以的,少爷你最厉害了。”  

然,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十分尖锐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一个气势汹汹的人走到了过来。冷笑着说道:“忘川学院还真的是越来越随便了,什么都收了。连着一个乞丐都当着一个宝一样了。”

话里面的意味也是十分的明显。

苏槿目光微微一暗。抬头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完全的没有任何的存在感,苏槿自然不会理会这样的跳梁小丑。

倒是一旁的脆脆反而感觉到了几分的害怕,握住了苏槿的衣袖,轻声的说道:“少爷,是朱家少爷。”

“谁?”

脆脆咽了口口水,“朱家的大少爷啊,小姐你忘记了吗?她经常来找三少爷的。”

苏槿冷冷的挑着眉毛,跟着苏北关系好?那肯定又也不是什么好人了。

表情白嫩的更加的冷淡了。

朱家的少爷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苏槿的身边,厌恶的眼神在苏槿的身上流窜着的。最后又也是毫不客气的对着地面吐了一口唾沫:“真的是光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的。就是一个乞丐的,到底又有什么斤两的。”

眼睛里面写着慢慢的不屑,完全的不把苏槿给放在眼里面。

一边说着,朝着苏槿的距离又走进了不少。手上掐了几个诀,顿时出现了一道水柱,只见他将水柱指=对着苏槿说到:“我今天还真的就是要给你小乞丐一点教训的,看你那么狂妄的。”

听到这样的话,最着急的人又也就是脆脆的。连忙的挡在苏槿的身前。大喊到:“不要,不要欺负我们家少爷。”

“少爷?”眼前的冷笑着,丝毫没有收手的意味:“两个乞丐还在那喊少爷?我呸!痴人说梦,你看你们还是趁早回去乞讨吧哈哈哈……”

朱少爷发出桀桀的怪笑,一脸恶心的看着两人。

脆脆身形一抖,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自己和苏槿。

苏槿做人的原则向来都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听到这样尖锐的话,她神色一愣。缓缓的抬起眼眸,对上对方挑衅的笑意。说话的语气在夜风中就像是被寒冷给洗涤过一样。“你想死么?”

苏槿面如冰霜,隐约中已经透露出杀意呢。

脆脆面色慌张的,上前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已经被苏槿给伸手握住了手腕,拉扯着脆脆护在了自己的身后。嘱咐道:“脆脆,我说过我不是什么好人,人若犯我,我必奉陪到底。”

她自然看出了脆脆的软弱和想要组织的心。可她是苏槿,这辈子还从来没有人敢欺负在她的头上。

脆脆脸色惨白着的,身体也是止不住的抖动着的。

“怎么,小乞丐都害怕了你还赶紧的带着回家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还是不改刚才的讽刺,也完全的没有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