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热血乾坤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7:15

热血乾坤

热血乾坤 业木 著

已完结 天昊,梦云,兰叶 仙侠 腹黑 架空 民国

不经意的发现,揭示了千古的命运,两度空间,何以纷争万年?空间壁垒被打破,两个世界几个种族,无数英雄神话承载了远古的传说,一切尽在乾坤间。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丢失宝珠

天昊盖好壶盖,对着水壶说:“兰叶,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你别那么大声好不好,我能听到,连草丛里面的虫子打哈欠我都能听到”

“那好,那好,我们继续赶路吧。”

他把水壶放进背包,收拾妥当,起身顺着大路继续赶路。

兰叶说道:“咱们走大路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卧佛寺,听我的,前面不远有条小路,可能更快一些。”

“哦,好吧。”天昊点点头。快走了几步,上了蛇形小路。

说是路,到不如说是没有路,荒草一直长到腰间。此时的天,已经大亮了,阳光射入浓密的树林,环境更加深幽。草丛上面,泛着淡淡的雾气,峡谷的缝隙,瀑布飞泻,溪水潺潺,真是个修仙得道的隐居之处啊。

天昊是没有修仙想法的,他只顾得用龙虎刀劈砍着荒草,开辟出一条路来,直爽的他相信这条肯定是条近路。正在往前走,兰叶突然喊住天昊:“停下,看到旁边那棵老松树了吗?你去看看树根处,有个灵芝仙草。”天昊走过去,仔细一看,还真就有一个。他小心翼翼地用刀割下来,放进背包里。

天昊好奇的问道:“哎呀,你怎么知道的呀?”

“我当然知道咯,这附近有什么草药啦,宝石啦,等级低的怪物啦,我都晓得,天昊你别急,等我教你,将来你也会的。这些都是入门的。”兰叶在里面开心的笑了。天昊也很开心,因为灵芝仙草是上等补药。

就这样,两个人在草丛里面慢慢地向前摸索着,太阳已经老高,树林里面的雾气渐渐消散了。微风吹着树叶,飒飒的声响。天昊和兰叶开心地往前走,他们俩谁也没有意识到危险渐渐向他们逼近。在他们前方不远的地方,一股浓浓的云气从路边山洞里面飘出来。

当他们走到近前的时候,云气早已遮盖了附近的区域。他俩也被笼罩在了浓浓雾气中。天昊正觉得好奇,想去山洞看个究竟,兰叶叫住了他,说道:“我觉得这个山洞怪怪的,但我又觉察不到异常情况,我们还是别进去了。”天昊相反,觉得有必要进去看看,现在他受兰叶的影响,想四处找寻宝贝了。

天昊走到洞前,仔细打量起来。山洞洞口不大,两人并排能走进去,洞口布满了荒草、树根,还有好多不知名的藤蔓错综复杂地缠绕在一起,藤蔓上面开满了颜色极其鲜艳的小花朵,五颜六色的。仔细听,洞内似乎有水的滴答声。天昊更来了精神,兰叶也拦不住他,只好也跟他一起进去,况且现在是白天,她也只能待在水壶里面。

天昊用干柴做了火把,提着刀进了洞。他小心的向前摸索着,无奈火光太小,照不了多大的地方。向前走了不远,脚下有东西绊脚,天昊弯腰照照,啊呀!是一副干枯的骷髅!被天昊的火把一照,几只肥大的蜘蛛从骷髅的嘴巴和眼睛里面跑了出来,飞速的爬走了。他被吓得大呼小叫。兰叶命令他打开水壶盖,从水壶里面飘了出来,化成了人形。

他俩用火把细心的看着周围,杂乱无章的躯干,七零八落的人头,散乱的到处都是。此时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个山洞肯定有妖怪。接着又往前走了一段,洞穴豁然开朗,天昊挥舞着火把仍然照不到周围山洞的石壁。让他们感到不安的是,这个洞穴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两人踩着石块继续向前走,前面是一个石刻的供桌,供桌上面,好像有东西。二人走到跟前,供桌上面有个木盒,这一定是个什么宝贝。天昊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抓,瞬间整个洞穴唰的一下灯火通明,只听见石室内一道闪电划过,并伴随着一声巨响,一股气浪把二人推出十几尺远,木盒被一团黑烟包围了。

天昊定睛一看,黑烟消失后,一只巨大的蜘蛛挥舞着前肢,凶狠地注视他俩。这家伙眼似金灯,牙似匕首,怒吼道:“你们竟敢来打扰我!啊哈!新鲜的肉!对了,我该先吃哪一个呀!”天昊惊慌失措的抓起一个石块丢了过去,蜘蛛精被激怒了,也许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它不敬。

砰!一股烟雾过后,蜘蛛幻化成了人的模样,七尺身高,体格消瘦,黑色斗篷,紧身衣裤,软靴,手提一把泛着绿色光芒的分水宝剑。至于头部,还是蜘蛛头。这一切,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在贴切不过了。两人站起身,迎战蜘蛛精。

兰叶双手放于胸前,右手竖起食指和中指,两指闭合,大拇指按住合拢的无名指和小拇指,左手掌心向上,水平放在右手下面。只见她头略微低下,嘴里振振有词,念叨的不知是什么咒语。突然右手一挥,一道刺眼的白光刺向蜘蛛精,它被打了个正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啊哈,小东西不错啊,还会法术。看来今天我要演一出好戏啦,都起来吧,我的奴隶们!该给你们喂食啦!!”蜘蛛精说着,宝剑向天一指,一道光环以剑刃为中心,唰地四散开去。

天昊正奇怪,忽然听到身后哗啦啦的响声。刚才他俩看到的骷髅尸骨都复活了,有的身上还挂着碎肉,有的仍然是血肉模糊,其他的全是洁白的骨架,手里拿着各式的农具。看来这些都是被它吃掉的农户,现在却都成了它的傀儡。兰叶招呼天昊去对付骷髅,她来应付蜘蛛精。

单说天昊,嗖的一下拽出七星龙虎刀,大喊一声来得好!一个箭步扑了上去,和骷髅打斗在一起。当宝刀闻到妖气,刀刃立刻光芒四射,这群骷髅惧怕的逃跑,天昊可不想让它们这么容易的逃走,接连几刀把骷髅砍翻在地。淡蓝色的灵气从骷髅躯体里飞出来,被宝刀吸食了。天昊更觉得吃惊了,不过现在容不得他多想,转身找兰叶,兰叶已经没有了踪影,这时水壶里传来一声大喊:“我也惧怕这东西啊,这是什么法宝啊?”这时天昊恍然大悟——兰叶是鬼魂,当然也怕宝刀了。

天昊定了定神,蜘蛛精正瞪着眼睛看着他。他也渐渐领悟到此刀的威力,双手合力举刀劈砍过去。宝刀划过,光芒四射,蜘蛛精大叫几声退到墙边。看来它是非常惧怕,大声喊道:“娃娃,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把刀?”

“肯定不是你送给我的!”天昊说道。

“休得狂言!受死吧!”蜘蛛精提宝剑扑了过来。

就在此时,洞穴内打了一道闪电,光芒之中出现了一只老虎,一条飞龙。老虎金光灿烂,飞龙光芒如月。两只圣兽如光如影,一齐攻击蜘蛛精。一瞬间,蜘蛛精瘫软在了地上,灵气释放之后,又被龙虎刀吸食了。

天昊走过去,用脚踢了踢蜘蛛精的尸体,看来是死掉了。弯腰捡起蜘蛛精的宝剑,此剑为赤红色,往外辐射着热气,放入剑鞘之后才得以止住。看来也是个不错的宝贝。

出了洞,天昊发现自己的衣衫已经湿透。

“是不是怕了?”兰叶问道。

“不会的,我才不怕呢。”天昊很坚定。“咱们还是走大路吧,我看小路不安全。”

兰叶也觉得不该走小路,若是刚才被蜘蛛精吃了,岂不是无法转世,还连累天昊丢了性命。幸好有宝物相助,看来天昊的宝刀,一定是绝世的兵刃。

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二人终于来到了卧佛寺的山门前,苍松翠柏环绕寺院,诵经声徐徐传来。值守僧人拦住去路,天昊表明了来意。不多时,有小和尚请天昊进去。

跟随着小和尚穿过山门,一直往内院走,天昊觉得这里异常清幽,有扫地僧收拾着各处禅院,还有习武的和尚施展拳脚。苍松挺立香烟缭绕,真乃世外修行之处。

来到大雄宝殿,佛前一位老僧人盘腿而坐,敲击木鱼闭眼诵经。

“师傅,客人已经带到!”小和尚施礼说道。

“好了,你下去吧。”老和尚缓慢睁开双眼。

小和尚退出了大雄宝殿。

“施主想必就是天昊吧。”

天昊猛地一惊,诧异的说道:“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嗯,已经早有人给我送来消息,说这几天你会来这里,没想到这么快啊。”老和尚放下木鱼起身站立。

“是谁来告诉你的?”天昊问道。

“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你来此地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听鹰风堡盗取聚魂珠的事情吧。”

“是的,大师,我正有此意。”

“唉,命运之路,必有此劫难。丢失聚魂珠,也是佛门的一件祸事。”

“请问大师,缘何出现这等祸事啊?”天昊问道。

“嗯,你且听我慢慢说来。”

去年冬天的一天,卧佛山飘起了大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由于天气寒冷,晚上寺庙里的僧人做完功课后都早早地休息了,宁慧长老也不例外。夜半时分,狂风大作,一股黑色烟雾彻底罩住了卧佛寺,值班的和尚吓得赶忙跑到房间叫醒了老方丈。没过多久,寺庙里响起紧急的钟声,全院的僧人都行动起来,准备迎接突如其来的灾祸。本以为是妖精作乱,可没过多久,妖风乌云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大雪依旧下个没完。大家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第二天清早,和尚们出来打扫积雪。扫地僧发现藏经阁周围的法力封印消失了,这可大事不好,他连颠带跑的找到宁慧长老,宁慧听了大吃一惊,赶忙带着众多长老和弟子来到藏宝阁。

藏宝阁周围有一道法力封印,妖精鬼怪想要去藏宝阁盗宝那是不可能的。法力封印就像一口佛钟一样扣在藏宝阁,妖精要是碰一下,定会灵气全无灰飞烟灭的。

宁慧看了现场,差点晕倒在地。法力封印已经没有,凡人都可以推门进去。众人走进去一看,里面没有任何行窃的痕迹,但宁慧的心一直狂跳个不停,大家一件一件地清点宝物,当他们打开存放聚魂珠的金质神龛的时候,所有人惊呆了,里面空空如野,宝珠不翼而飞。

讲述完毕,宁慧叹了口气。

“那又是如何断定是鹰风堡的人干的?”天昊问道。

“丢了宝物以后,我分派僧人遍布天下去寻找,也通知了其他门派帮忙打听,最后传来消息,鹰风堡的堡主将聚魂珠交给了一个妖魔首领。”宁慧表情显得很严肃。

第13章 神箭葛黎

“我们每次出海打渔之前,都要替神箭岛上的居民采购生活用品,他们那有大船,而且经常到远海去寻宝。听说他们甚至去过冥渊。我出海打渔三十年,只是知道冥渊却不曾去过,而且,据说没有人能够从那片海域走出来。”说完,陈恨海喝了一大口酒。

“咱们什么时候去神箭岛?”天昊站起身,似乎显得有些焦急。

“好兄弟,快坐下。如果你这么着急去,咱们明早就出发!你看行不行?”恨海说道。

“多谢大哥相助!”天昊端起酒杯,给恨海敬了一杯酒。

浩淼的夜空繁星闪烁,再次升起一颗明月,幽然映射出淡黄色的微光。海滩上的篝火愈来愈烈,伴着这火烈的气氛,更多的人加入到舞蹈的行列。长老们的身体容不得这么折腾,早早地回去睡了,恨海嘱咐明日出海的人们早些把货物准备好他也回去了。

天昊决定到海边走走,梦云和兰叶也跟了出来。

轻微的海风吹拂着三个人的脸颊,海水拍打着沙滩撞击着断崖的岩石,朦胧的景色霎时让人陶醉。天昊从小在大山里长大,并没有见过大海的雄伟壮阔,他被这美景陶醉了。梦云和兰叶则是手拉着手在后面谈论着以后的生活。

在海边兜了一大圈,三个人决定回去。村里的长老早已把住处安排好了,每人一个干净的小房间,但也不乏浓厚的鱼腥味。天昊喜欢这样的生活气息。

渔村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彻底安静了下来,像一个玩耍之后疲倦的孩子深深睡去了。一个紫色的光球突然从天而降,速度之快让人无法看清。光球飘落到兰叶的窗台上,转了几圈又钻进了兰叶的屋里。

一股电击似的疼痛让兰叶从睡眠中醒来,清醒之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奴婢恭迎紫云神使!”

“嗯,你这丫头还算懂得规矩。魔王派我来问你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兰叶面前这位不速之客穿着紫色的衣袍,宽大的兜帽甚至挡住了面部,金丝的纹线在紫袍上面勾画出云彩的图案,轻飘飘的身躯悬空着,双手隐藏在宽大的衣袖里,再加上尖锐的嗓音,不禁让人后背有些发麻。

“回禀神使,奴婢一直按照魔王的吩咐执行,一切都在他老人家的掌控之中。”兰叶低着头不敢抬头看。

“哈哈哈哈,嗯,嗯,真有你的。这是魔王赏给你的,拿去吧。”说完这话,神使将一个小盒丢了下来,滚落到兰叶面前。

“奴婢跪谢恩赐!奴婢跪谢恩赐!”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笑声,神使消失了。

第二天清晨,三人早早地便起来了。早饭很简单,都是和大海有关的食物。兰叶照例在水壶里安身,收拾妥当后,天昊和梦云来到长桥码头。

和往常一样,这也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出海。可对于渔民来说,每次出海,漂泊的渔船都牵动着岸上亲人们的心。渔工已经把生活用品的货物装上了船,在等待着鱼把头陈恨海的出海命令。

长桥码头的平台上,举行的是祖辈流传下来的祈福仪式。竖着各式的鱼神图腾,挂着各式的图案彩旗。祭祀舞动着身体,口里念着听不懂的祈福语,时高时低的声调在传达着祝福和平安。

“出发!”陈恨海那浓厚的粗嗓门大喊了一声。

三条船的船工开始忙碌了起来,起锚、杨帆、转舵,熟练的开始了出海的航行。

“走,和我进船。”陈恨海带着天昊和梦云进了主舱。

这是一个风平浪静的日子,海面上能见度很好,天昊从舷窗望着海面,心里又激动又紧张。

“第一次坐船?”恨海乐呵呵地问。

“嗯,第一次。”

“哈哈,以后还有更多的磨练呢。你办完事,干脆和我做个渔民吧,收入还是很不错的。”

“唔,再说吧,我还是喜欢漂泊的生活。对了,咱们什么时候能到神箭岛?”

“照今天这么好的天气,大概午后就能到了。你呀,急性子,我可看出来了!呵呵!好了,你们俩在这里休息吧,我得指挥船队了。”陈恨海出去了。

天昊和梦云看着海面闲聊着,时而兰叶从水壶里传出声音来插话,时而三个人一起笑出声来,时而又是一阵啧啧赞美大海的话语。渐渐地,天昊和梦云倒在椅子上睡着了。

顺着海风,渔船速度奇快,像水里的梭鱼,箭一样的朝前飞驰,船舷处激起朵朵浪花。碧海蓝天,一群群海鸟不时的落在水面上捕食。海面上的风不大,略微有些海浪。海水清澈,浅滩的底部,五彩的珊瑚能看得清楚,向远方望去,一抹地平线,在加上白云的映衬,显得格外淡雅。

等到他们被叫醒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没想到糊里糊涂的睡了整个上午。外面传来船工的号子声,莫非是到目的地了?天昊正在想着,恨海走进船舱,“收拾一下,我们登岛!神箭岛到了!”

天昊往外看看,果然渔船正在缓缓地驶进港口。看来这里就是神箭岛了,码头上都是身背弓箭的人,来来往往的忙碌着,很多人都在装卸货物。其中有个管事模样的人看到三艘渔船过来,立即喊了几个人过来帮忙,让渔船稳稳地靠岸。

陈恨海和码头管事整理着货物和清单,天昊和梦云则是下了船,仔细打量着神箭岛。

神箭岛真不愧是原始森林,树木高大藤蔓密布,只有一条还算是宽阔的道路通向山里,山路迂回曲折,不远处,悬泉瀑布,溪水里,水声潺潺,白色的粉蝶,在花丛中游荡,五彩的鸟儿,在林间喧闹。树林间,不时有怪兽出没,阵阵嘶叫不绝,让人毛骨悚然。

“走!咱们上山!跟岛主说说你们的事儿。”陈恨海走过来说道。

“好,我们听大哥的安排!”天昊答应道。

码头管事和恨海各骑一匹马,天昊则是召唤出白马,这不禁让周围的人大吃一惊。一行人等催马进了山。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多久,一座壮阔的村镇出现在他们面前。天昊向上望去,村镇依山而建,石砌的城墙上面雕刻着各种图腾图案,城门上方有箭楼,城墙上面有岗哨,说是村镇倒不如说是城镇。城门口的卫兵弯弓佩剑,好不威风。神箭岛的主街是东西走向的,城镇的地面一律用整齐的方石铺成,道两旁是各种店铺,路边栽种的古树造型奇特,那些建筑也是他所没见过的,下午的天气显得闷热了,天昊额头沁出了汗珠。

大家在一个城堡前面停下来,两个巨大的石像分立两侧,石像拿着弓箭指向天空,给人一种傲然耸立的感觉。下了马往里走,台阶一直向上,有守卫过来询问,得知情况后向里禀报。

众人一直来到阁楼面前,一位老者站在门口迎接,说道:“陈船主,听说这次你亲自来送货,多谢多谢了!”

“哪里的话!我顺便来看看吴岛主啊。吴岛主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啊!哈哈哈!”陈恨海走到近前和老头儿搭讪起来。

众人走上台阶直接进了中庭大厅。

分宾主落座之后,陈恨海先开口说话了,“老吴啊,我也跟你直说,今天我来是有事求你。”

“莫要说‘求’字,你说吧,什么事?”吴岛主说道。

“我这位兄弟想去鹰风堡,我听说你们岛上有航船经常出海寻宝,能否顺路带着我兄弟去一趟啊!您老人家心肠好,这个忙你肯定能帮啊!”

“哈哈哈,你呀,就爱戳我的软肋。不错,为了生计,我们经常出海去找一些破烂换钱,何谈寻宝啊?”

“老吴,这个面子你可得给我,你看看这小伙儿,真的有急事!”说话间,陈恨海指了指天昊。

吴岛主上下打量了一下天昊,眼睛转动了一下,“好吧,我就卖你个人情。明天一早,他就跟我们出海!行不行啊!哈哈哈!”

天昊满心欢喜,但是没表现出来,他瞧着眼前这位吴岛主,身材瘦小枯干,一身绸缎的衣服和岛上居民的穿着很不相称,一副枣核模样的五官。天昊心中不觉升起一丝不快,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心里好像有种说不出的疑惑。但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人家好心帮你出海,你再疑神疑鬼,似乎对吴岛主是不敬,天昊没有往下多想。

“那我就多谢吴岛主帮忙啦!哈哈哈哈!”陈恨海连声感谢。

“哪里的话,你也是经常帮我的忙啊,礼尚往来嘛!今天就让他们住下,明早我派最好的海船和最好的水手给他们!”

“还是吴岛主爽快。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陈恨海站起身。

“好好,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吴岛主站起身,送陈恨海到外面。

老陈对天昊嘱咐了几句便下山去了。

吴岛主给天昊和梦云安排了住处,并派了两名随从照顾他们俩。

这个吴岛主名叫吴依天,是神箭岛的大当家,也是神箭门的掌门。神箭门是一个由葛黎人创建的门派。这种人外表看上去和人族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兽性的血液,善于隐藏和伪装,能够驯服野兽,是砥魄大陆出色的猎人。葛黎族人在三界之战后便隐藏起来,不问世间纷争,默默地延续着自己种族的火种。在砥魄大陆,很多地方都散居着这种民族,神箭岛便是其中的一个。吴依天也不是葛黎族的始祖,他只是团结了一小撮本族的人盘踞在此地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