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阴人上路

更新时间:2019-03-13 05:26

阴人上路 阴人上路

阴人上路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无颜分类: 灵异科幻 主角:

湘西赶尸、苗疆巫蛊、通天神卦、活人造畜。赶尸,这个神秘的职业究竟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诡异故事,尽在《阴人上路》为大家揭晓。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女人听了之后哦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大厅后面的小厨房里,遥遥问道:“各位师傅要不要吃点儿什么?”白南摆了摆手:“不必,我们带了些干粮的。”说完,三人从随身带着的包裹之中拿出了些干粮,就着凉水吃着。

女人在小厨房里做着饭,不一会儿,一股奇异的香味儿就充满了整间喜神客栈,不过和客栈中萦绕的臭味儿混合起来更加诡异。

片刻后女人笑盈盈的从厨房里出来,然后把一个碟子放在了桌上。白一生看到那碟子里面装着一些黑乎乎的肉,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却很香,令人闻之食指大动。

“师傅们不吃一点儿?光啃干粮怎么受得了啊。”女人说着,自己夹起了一块儿肉放到嘴里,嚼了起来。白家人并没有理会她,只是自顾自的吃着粮食。

不过虽然白南和宏时对那女人面前的肉并无兴趣,但是年仅十余岁的白一生却看着那些香味儿扑鼻的肉很是眼馋。

他这个年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恨不得都塞进嘴里尝一尝,眼见着那女人炖的那锅肉,白一生又哪儿有不眼馋的道理?

“小师傅,来吃一块儿?”女人仿佛看出了一生的馋,竟然夹起了一块儿肉放到了他的面前。那肉虽其貌不扬,但味道却格外的诱人,一生几乎想要本能的张开嘴咬住那肉块儿,但就在此时,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女人的手腕儿。

那女人的手腕儿上带着一支白色的玉镯子,种是极好的,接近透明,而且镯子中央还有些蓝色的飘花,样式十分独特。白一生从小就喜欢玉器,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细看下却觉得那玉镯有几分眼熟。

那女人手腕儿一晃,镯子轻颤了一下,露出一截儿手臂来。玉质温润手臂白嫩,更是令一生目不转睛。他还待看时,女人已经一晃手腕儿,用袖子遮住了手。

“这位小师傅真是没有理数,那眼神儿竟往妇道人家衣服里钻。”女人抿着嘴笑了起来。白一生被她说的脸上一热,害羞的低下头去不做声。那女人看到一生害羞的模样咯咯的笑个不停。

那女人的笑声十分的尖锐,像是一根根刺戳在一生胸口一样令他不舒服。真是的,自己干嘛要盯着人家看啊……一生一边在心中嘀咕着,一边思量着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那只飘蓝花的镯子。

这种镯子比较稀有,自己只在镇上大户人家里见过有人带,但一个喜神客栈的老板娘怎么会带如此名贵的镯子?而且那蓝花组成的恍若一枝梅花的图案好熟悉啊……白一生越想越不对劲儿,突然,一个画面闪过了白一生的脑海——是那个烧焦的残尸!

那天夜半时分,在昏暗的夕阳下白一生曾见过那残尸带着这只飘蓝花的玉镯子,只不过当时白一生的目光被那残缺不全的女尸吸引着,故而没仔细看过这玉镯。想到这里,一生只觉自己身上刚刚退下的那层冷汗又渗了出来。

难不成,对面坐着的就是那女尸了?可是她明明已经被赶尸匠赶走了……一生越想越怕,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那女尸一双惨绿的眸子,和她一步步倒退着冲自己跳过来的时候那诡异的姿势。

白一生越想越怕,头也压的越来越低。但就在此时,坐在白一生对面的白南突然开口道:“一生伢子,别干吃馒头了,给你,喝点儿水。”

白南说着将水壶递给了白一生。一生哦了一声,无奈的抬起头去接那水壶。他本不愿去看那女人,可是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旺盛的好奇心,匆匆用余光往那女人脸上撇了一下,刚好看到那女人抿嘴一笑,将一个肉块儿放到了自己的口中。

在女人朱唇轻启的一刹那,白一生看到了一口隐于朱唇下的,已经烂光了的牙齿!

那牙齿焦黄漆黑,而且残次不齐,还有很多颗都已经掉落了,突兀的露出黑红的牙肉,很是恶心。光是这一撇白一生已经恶心的不行,胃里不断的翻滚着,几乎要把一肚子馒头都吐出来,但那女人却浑然不觉,用那一口牙咯吱咯吱的咬着肉。

在牙齿的挤压下,油水从黑色的肉块儿中流出,沾的女人满嘴都是,嘴唇儿都是油乎乎的。

而白一生看到了这不该看的一幕早就失了胃口,索性连干粮也不吃了,闹着要睡。女人吃完了之后就上了赶尸客栈的二楼,白家人则在一楼休息。

此时,天色已经是将亮未亮了,客栈里却还是昏暗一片。喜神客栈因为要盛放喜神,所以窗户和门板都是用极为厚实的木材做成,里面还蒙着一层黑布,即使是正午时分里面也都没有一丝阳光。

这客栈的一楼没有床铺,一生将几张桌子拼凑起来,打算这样凑活着睡一会儿。此时,白宏时看了一眼消失在二楼的那个女子,低声说道:“这喜神客栈哪儿有让女人当家的,我看这女人有问题吧。”

白南听了撇了小叔一眼:“我还看不出她有问题来?这女的是个诈尸鬼,她吸食了活人精血才变得这一身好皮囊。这屋子里飘着的臭味儿怕是尸臭了,她刚刚吃的恐怕是那枉死的人肉。唉,老祖宗立下的规矩,三赶三不赶,偏还有些不知死活的人要去趟这趟浑水!”

听到这儿白一生不由心中一凛:“爷,啥是三赶三不赶啊?”

白南还未回话,宏时就先叹了口气,说道:“这个爷爷日后自然会跟你说,现在你还不需要知道这些。若她不害人,我们也不必和她计较。”

“可是她害死了那两个走脚师傅啊,我们也不管么?”一生问道。

“唉,今遭我们有重任在身,我也不愿多生是非,而且这女人死的的确凄凉。生死有命,那个走脚师傅赶了这只‘三不赶’就该知道会有如今的下场。”白南说着。

一生听了爷爷的话却觉得有些稀奇,爷爷在他心中一直是古道热肠的形象,平时无论街坊四邻有什么需要白南帮忙的他都不会说一个不字,但今天却显得有些古怪。

白一生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白南却突然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一生闭嘴不要再多问。剩下的话和心中的疑问一生只好都咽进了肚子里,他爬到铺好的桌子上枕着个包裹就打算睡觉,白南和宏时也纷纷闭目休息。

白一生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浮现出那女人的模样,还有当初那段儿躺在棺材板上的焦尸,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生突然闻到空气中飘来一阵奇怪的香味儿,那味道很香很香,且极为刺鼻,一生只闻了一会儿便觉头昏昏沉沉的很是难受,脑袋上像是箍了一个铁圈一样痛苦的不行。

一生本想翻身叫醒身旁的爷爷,但又怕自己打扰了爷爷的休息,只能忍耐着。就这样又过了一会儿,白一生突然听到从楼梯口处传来吱嘎一声响。紧接着,楼梯接连不断的响动着,一声声吱嘎声在这个寂静的黎明显得格外的刺耳。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