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那年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7:44

那年的爱情

那年的爱情 随风 著

已完结 郑菲,顾羽 搞笑 情有独钟 灵异 架空

"那枚戒指上刻着她和他的中文名字首字母,他是真的想要把这枚戒指给她的,他是真的想要跟她共度一生的。郑菲弓着身子,双手一直紧紧地攥着那枚戒指,她真的很想知道顾羽给她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恶魔

“郑芝雨?”罗啸海像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一样,喃喃地重复,“郑芝雨,这个女人,呵呵……”他阴沉地发音,“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恶魔,她就该死!当初要不是她故意在宴会上拿出了那个视频,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

他当时明明不相信的,是郑芝雨突然拿了视频出现。

所以,他动摇了。

那个女人,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罗啸海,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之间的错误存在于哪里?”菲声音有些激动,她很想站起来,但是现在根本就动弹不得。

“我们之间错过了,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对彼此的信任不够坚定。即使没有芝雨当时在宴会上的告密,当天晚上你也会发现我是不洁之身,你也会对我产生怀疑的。”她的的确确被顾羽强奸过,她的的确确不干净了。

“不可能的,菲菲,我那么爱你!”罗啸海否认着,如果当时郑芝雨不告密,他就不会因为男性尊严问题而不理她,就算知道她被别人过,他也会因为爱她而不在乎的。

“你爱我?”菲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罗啸海,你的爱太自私了,你说你爱我,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新婚前一天,我被顾羽压在身下任他蹂躏,我的确恨过他,我也的确怪过他摧毁了我们的幸福,但是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你怎么可以任由我在宴会上那么伤心绝望?”

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是谁的错,只能怪他们当初爱得不够坚定。

“菲菲,你怎么可以把我们之间的感情说得一文不值?”罗啸海依旧不相信地瞪着她。

“我们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你跟他的爱情只是床上的肉体关系,菲菲,你不能这样下贱,你不能被别人玩了还在帮别人数钞票!”

呸!

菲用力地朝他吐了唾沫,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远,直接沾在了罗啸海的白色西装上。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罗啸海竟然会说出这样下流的话。

“是不是他在床上征服了你?菲菲,我也可以让你很舒服的,你别爱他了好不好?”罗啸海竟然一点都不生气,有些卑微地走到她的面前,“菲菲,我爱你,我们今天就结婚,完成我们四年前没有完成的任务,我们可以生很多的孩子,我们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疯子!

罗啸海真的疯了!

菲有些头疼地瞪着他,“你别碰我!”

“菲菲。”罗啸海想要拥抱她,却迟疑了一下,脱下了白色的西装,他的确还保持着他优雅绅士的气度,想要抱她的时候也会考虑一下形象问题。

“别碰我!”菲尖着声反抗。

“我爱你。”罗啸海紧紧地抱着她,用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很认真的道,“菲菲,让我们一起回忆一下当年的情景好不好?那个时候你的眼里只有我一个人,菲菲,我们真的可以从头开始,我真的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他的眼角滚过了一滴泪水。

菲感觉到他温热的泪水擦在了她的脸颊上,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丝哀伤。

看到罗啸海变成这样,她不伤心难过是假的,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也许她真的和罗啸海有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家庭,他会是年月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他会爱她疼她……

可是,这世上最不可能得到的就是后悔药。

“对不起。”头埋在他的怀里,菲沉着声音,“啸海,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现在有多爱顾羽。我不可能再接受任何男人!”

“可是顾羽已经死了!”罗啸海发狂一般地推开她,眼里迸出了锋锐,“你告诉我,顾羽现在死了,你是不是打算抱着他的尸体一辈子不再嫁人?他是个死人,他给不了你那样的快乐,我可以的,我们两个之前在孤岛上配合得那么好,我给了你那么多的快乐!”

你个疯子!

菲拼命地摇头,她一点都不想听到有关孤岛的事情,虽然她已经打算放开,但是那毕竟是她心灵上的一个伤疤。

“罗啸海,你闭嘴!”

“菲菲,你看着我,你认认真真地看着我,我其实跟顾羽比起来真的差不了多少。顾羽已经死了,我不介意只是他的替代品。”罗啸海说得有些语无伦次

菲的肩膀被他揉得好疼,双肩微耸着,眼睛里全是浓浓的紧张,“啸海,你是不是……”他不会受刺激了,现在已经疯了吧!

“为什么啊!”罗啸海咬牙地推开她,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两个以前明明深爱着对方,为什么现在什么都变了!

“罗啸海!”菲看着疯狂捶着地的罗啸海,眼里闪过了一抹焦虑,到底怎么了?她现在怎么觉得罗啸海的精神状态真的有些不对劲?

“啸海,你……”

“我得不到你,我也绝对不会让顾羽得到你。”罗啸海猛然回头,眼睛通红,“菲,我告诉你,我今天一定要在这里娶你,我们一定要结婚,然后,我们一起死!”

他的手极其粗鲁地将菲拧起来,狠狠地把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疼!”罗啸海完全用了狠力,菲不由得大声尖叫了出来。

“我的心比你的肉体还要疼!菲,我也很疼。”他低下头,用唇狠狠地噙住了她的唇瓣,完全是一只啃咬式的接吻,菲的唇很快就传来了血腥气味。

“菲,你睁开眼睛看清楚,我们两个生不同时,我们要死后同穴,我们要死在一起。”罗啸海啃咬的力量越来越大,菲只能被迫往后仰去。

“啊……”他粗鲁地把她推到了地上。

两条长腿用力地抵住了她的努力想要挣扎的膝盖,一只手强势地将她的两只手束缚在头顶上,另一只手已经扯下了她的腰带。

她穿的是牛仔裤,而且腰带还是那种极其复杂的腰带,罗啸海折腾了很久才取下来。

菲有些绝望地抬头望着天花板,算了,她又不是第一次被这个男人强占,她的身体,本来早就不干净了不是么?

这么一具残破的身体,他想要的话随意拿去。

她不介意了!

罗啸海眼里的怒火突然沉浸了下去,他的身子依旧保持着压着她的姿势,只是迟迟不解自己的腰带。

“菲菲,我真的爱你!”罗啸海停下了动作,强壮的身体重重地压了下去,“菲菲,我这辈子真的只爱你一个人,全天下的女人我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为什么我们到最后都不能走到一起,为什么你要喜欢上别的男人!”

罗啸海……

菲不是无情的人,看到罗啸海这样痛苦的表情,她的心真的也很疼很疼。她知道,罗啸海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跟她是有绝对的关系的,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原本就不是平等的。

她不喜欢他了,就是不喜欢了。

“罗啸海。”菲知道他现在情绪很激动,所以不能再用言语刺激他,只好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慢慢地道,“这世上的好女人太多太多,你之所以没有看到别人的好,只是因为你一直把自己禁闭在我们的过去里,啸海,你有没有想过真正地打开心扉,看看身边的那些人。”

“世上好女儿那么多,却没有一个人是你菲。”罗啸海紧紧地抱着她,不让她乱动。

“就算你得到了我又能怎么样?罗啸海,我的身体你早就得到过,但是我们的人生还是越走越远。”菲别过头,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服这个男人。

“但是我相信,我们的人生会越走越近。”罗啸海突然笑起来,整张脸显得异常的诡异,“这里是我精心设计的迷宫,从头到尾都是由我一手设计而成,里面一百个迷宫殿,没有我,谁都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

“你……”菲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笃定地说要和她一起死在这里了。

“菲菲,正常人是绝对不可能在没水没食物的情绪下熬过一周的,而一周的时间里,谁也不可能从这个迷宫走出去,除了我!”罗啸海诱导且满意的声音还在耳边。

菲紧紧地闭着眼,因为这是迷宫,所以在带她进来的时候他们故意把她弄晕,免得她看出什么来。

他,真是好有心计!

没有再挣扎,菲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沉默。

现在反正跟他挣扎也没有什么用,她得好好地保存精力才行。

好在罗啸海没有继续发疯,菲终于可以平静地打量四周的动静。

然而,好景不长,在罗啸海平静了一个小时后,他再一次把她抓到怀里,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们结婚吧,新娘子!”

没有拒绝,菲很听话地由他抱着。在离开这里之前,她不能再刺激罗啸海了,她看得出来,罗啸海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

很饿。

三个小时后,菲有些虚脱地躺在地上,她很想睡觉,这样可以减慢新陈代谢,但是罗啸海在她的身边,她又不敢放松戒备。

“菲菲,饿不饿?”罗啸海温柔地看着她笑,一切如山花烂漫般的美好,但前提是他如果不是把她囚禁在这里的话。

“不饿。”菲倔强地转过头。

“菲菲,这里没有吃的,我们会很快饿死。”罗啸海望着她,无比认真地道,“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们两个会死在一起,我们会手牵着手一起离开这个无情的世界。”

她才不要跟他手牵着手死去。

第8章 温暖

这男人真是时时刻刻都那么肉麻。

可明明知道他的话肉麻,菲却听得心里无比地温暖。

“今天晚上我会跟他玩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你好好地在这里,我会让他们守着你。”他还是有些担心她的,虽然他在自己手下的保护下应该非常安全。

“咦,你不是说要带我一起去么?”他前几天一直在教她怎么应酬处理外面的针锋相对的关系,难道现在不需要她去了?

“嗯,这次去可能有些麻烦,你还在留在这里。”顾羽将手里的迷宫建筑放好,突然停了下来,再次提醒,“不要乱走,听到没有。”

“知道啦!”菲眼睛微微笑成了月牙状,干净的五官依旧清净纯澈。

她知道这一次去肯定会有危险的,毕竟那个是出了名冷狠的大毒枭,但菲心里也很清楚,唯一让他安心的就是她能够平平安安。

安静地待在宾馆里,菲左手撑着脸,右手快速翻动着一些没有处理好的文件资料,这一段时间顾羽教会了她很多,以前就连在爹地那里都没有学到的经商知识在他这里都学到了。

菲核对着里面的一些细节问题,电脑里突然嘀嘀嘀响了起来。

顾羽的私人邮箱发出了信息。

他的私人邮箱她一向是可以看的,菲害怕是公事上的事情,点击了查看按钮。

一副惊人的照片猛然出现。

漆黑而杂乱的一间小黑屋里,顾羽平躺在屋子的中间,白色的衬衫上全是殷红的鲜血,而他的左心窝的地方,倒插着一把锋锐的匕首。

啊!

菲几乎是弹跳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但是他身上穿的的的确确是今天他出门的时候穿的那件白色衬衫,就连领带都是她亲手系上的,上面有着属于她的系领带标志。

努力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此时此刻,菲哪里还平静得下来,她虽然早就猜到这一出行必然会有些危险,但是她一直觉得,以顾羽的风格,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身陷那样的险境的。

没有多想,菲直接按了回复,“你是谁,你放过他!”

邮箱很快就传来提示回复的信息,那边的人回应道,“出门往后拐,上车,不然你连他的尸体都看不到。还有,我提醒你,别试图让那些保镖跟着你——”

身子无力地晃了晃,菲脚一软,差点倒下。

她不能倒,在没有看到顾羽的尸体之前,她绝对不相信他真的走了!

“好。”

菲简洁地回了一个字。

快速披上了一件T恤和牛仔裤,再换上了好久没有穿的运动鞋,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她这样好逃跑。没有多想,菲推开了门,几个保镖走到她的面前,“顾总吩咐过你暂时不要离开这里亨利先生。”

“谢谢,你知道少爷走之前说过去哪里了吗?”菲抓着最后一线希望。

守在门外的保镖摇头。

“好的,谢谢。”其实连她都不知道顾羽去了哪里,别人又怎么可能知道?

虽然顾羽下过命令不让她出去,但是她现在毕竟不是顾羽的囚犯,只随便说了几句那些保镖就不敢再拦她,任由着她前去。

她的步伐走得很快,果然发现在不远处停着一辆白色的跑车,那样的白色在黑夜里显得异常的突兀

菲深吸了一口气,快速地走上前去。还没有靠近就看到一个身形高挑的男人从车里走下来,温声道,“郑小姐,请上车。”

郑小姐?

菲心里微微颤了一下,她现在的身份根本就不是菲,而且她现在的打扮根本就是一个男人的打扮,他们怎么会知道她是菲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幕后黑手是认识她的。

“谢谢。”菲上了车,坐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神情平静地道,“你现在要带我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男人没有直视她的眼睛,声音硬梆梆的。

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罗啸海?还是——明之恩?

自从那一次何伟跟她说过明之恩的事情后菲的心里就总会莫名其妙地想很多事情,虽然她知道自己这样想不对。

车速很快,菲静静地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风景,漆黑的眼底没有任何的情绪。

说真的,她到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接下来的危险,她现在的心里只想知道,顾羽到底是不是安全的?

“呲——”车猛然煞车。

即使系着安全带,菲的身子也猛然往前碰过,额头狠狠地撞向了前面的玻璃窗,意识瞬间消失,身子朝旁边歪了过去。

四周全是令人窒息的味道,菲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努力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她知道自己现在头很痛,似乎还有什么殷红的东西从额头上渗下来。

一滴一滴,慢慢地滑过了她的嘴角。

漆黑的屋子里骤然灯光乍现。

菲察觉到了灯光的亮堂,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教堂里,四周空旷无一人。

而她现在躺在教堂的正中央,浑身都被束得紧紧的。菲试着想要站起来,只是她现在根本就动弹不了,只能僵硬地躺在那里。

噔噔噔,由皮鞋发出来沉重声音在空旷的教堂里回响。

菲闻声望去,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赦然从教堂的入口走过来。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整个人显得异常的阳光温暖。

菲呆呆地望着面前逐渐朝她靠近的男人,很久后才反应过来,有些呆滞地转过头,她其实早就应该猜测到是谁把她劫到这里来的。

不过她真的很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多想。

罗啸海慢慢地走向她,居高临下地望着躺在他身下的菲,薄唇抿紧,“菲菲,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还记得吗?”

四年前的今天,他和她走到了婚姻殿堂里,也是今天,顾羽无情地把她从他的身边夺走,今天,他要把她重新夺回来,哪怕是死,他们两个也要死在一起。

“罗啸海,我说过我们根本就不可能,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当年那个温润如玉的王子去了哪里?为什么现在的罗啸海变得那么的恐怖?

她真的想不明白,这个男人现在像个恶魔一样缠着她的理由是什么?

就是因为爱她么?

哪有男人用这样的方式爱一个女人的?

“不可能?”罗啸海不相信地盯着她,语气有些激烈的回应,“你为什么那么笃定我们不可能?菲菲,你难道忘记了吗?当初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多么的快乐,我们两个天生下来就应该在一起的,你温柔大方,气质上层,我温润儒雅,举止绅士,我们两个才是天生一对,你怎么会移情别恋,爱上顾羽那样的流氓?”

顾羽他就是个流氓。

只有流氓才会做出强奸的事情,也只有流氓才会无耻到这个地步,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他最心爱的女人。

“顾羽不是流氓!”菲瞪着他,一个字一个字无比清晰地道,“罗啸海,顾羽他不是流氓,或者说,就算他是流氓,我这辈子也只爱他一个人,对于你,我知道我付了你,但我并不觉得我亏欠了你什么。”当年那个爱他的菲已经死了。

也许如果当初罗啸海能够紧紧地抓住她,不像别人那样用世俗的眼光看她的话,也许她会继续爱他,把他当成世界是唯一深爱想要守护的男人。

可是,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他牵着郑芝雨的手,无情地把她逼到了绝境。

要不是因为他,她不会去跳海,也不会在欧洲流亡那么久。

有些东西已经发生了,她不会再去怨怪,但也绝对不会去原谅。

“菲菲,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愿意回到我的身边?我告诉你,顾羽已经死了,是我亲手将刀插进他的胸口的,他流了很多血,他死的时候很快乐,一点都不痛苦!”罗啸海真是疯了。

菲的心脏骤停,眼眶微微湿润,“罗啸海,你这个疯子!”

“我是疯子!从我知道你跳海开始,从我知道你不再爱我开始,从我知道我错过你开始,我就已经疯了,菲菲,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你,当初你跳海之后,我几乎为你死了!我到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你在我心里是多么多么的重要。”

罗啸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音。

她很少看到罗啸海哭,他从小就很稳重,举手投足间都透着绅士王子的气质,然而这一刻,菲竟然真的看到他哭了。

“我也很想放过你,我也很想不要再爱你,但是我做不到,我一闭上眼睛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所以你怎么可以连梦里都梦不到我!”

菲咬紧了牙关,她怎么会在梦里都没有梦到他?说真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梦里总会有罗啸海的影子,有好几次她几乎看谁都是罗啸海。

要不是后来顾羽给她的刺激伤害太大,她估计还会一直想着他!

“罗啸海,我们真的已经错过了,芝雨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错过那么好的女孩?”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她能够看得出来,郑芝雨是真的很喜欢他,不然以她骄傲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那么多年?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