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玄霄轮回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8:38

玄霄轮回

玄霄轮回 雪原 著

已完结 夏梦,夏花,夏侯玉 婚姻爱情 虐恋 腹黑 校园

世上本无奸与忠,只因人心却偏情。做的情理成钢后,万般机理也顺通。 学的百功千机变,回头好做春秋梦。巧的机缘无高下,的成正果总相同。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一见徐员外要上来救自己的女儿,夏梦知道如果徐员外真的近前来把这妖尸从自己手里拽出去的话,或者他上来拼命的的与自己厮打。自己如抓不住这妖尸,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管什么事都是这样,你只要抓住了又把她放了,在想抓就难了。就向现在这样,如果夏梦放了这妖尸,今后将在也抓不住她了。所以夏梦一见徐员外要上来拼命,就急忙转身,用自己的正面对着徐员外,又用抓妖尸头发的手往后一拽,那尸妖的头就往后一摆,头发自然向后一甩,就露出了那一张脸。徐员外本来以为夏梦抓的是自己的女儿,可是当看清那一张脸后,竟然被她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没坐到地上,在哪里捂着心口半天没有动。

那是一张阴森森的刀条脸,口中露出两只獠牙,两片嘴唇血红血红的,鼻子向上翻翻着,最吓人的是两只眼睛,一双眼中发出可怕的亮光。这两道亮光不管是射到谁,都让人心肝肺发颤,浑身都不自在。就像要把人的魂魄摄走似的,这样的妖尸出来什么人见了能不被吓死。

这时夏梦一见徐员外害怕了,心想,只要你不上来就好说。于是夏梦就继续抓着妖尸向徐员外的后宅走去,就好像他从前在这里住过似的,对徐家很是熟悉。就见夏梦抓着妖尸一直来到徐家停放棺椁的房间。这时的夏梦更加小心翼翼起来,他知道,这是妖尸的老巢了,这时妖尸的气场最大,也是妖尸法力最高之时,如果稍有不慎不但将前功尽弃,还可能被治。

就在夏梦抓着妖尸接近棺材之时,只见那妖尸好像突然来了力气,嗷的一声就窜了起来。只见两手抬起,伸出两只干枯灰黑的手向上抓去,本来连胳膊带手也就那么长,可是那手却突然自己长了,一下子就扣进了房顶的大梁内。那十指手抓进大梁内就不出来了,而且还把自己的身体向上拽,意思就是要把自己拽上去,以便脱离夏梦的束缚。眼看着那妖尸的身体就离开了地面,并把夏梦也带了起来。这时那妖尸的头发就好像也有了灵性断似的,竟然一根根的啪啪的自己断了。可是这时的夏梦是干着急却没有办法,如果自己没有抓的了,他就控制不了妖尸了,只能同妖尸面对面的对打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在这里他就不占优势了,但是那妖尸的头发还是一根根的断完了。那妖尸的身体一下子就贴到了房顶的大梁上。

就在妖尸头发断的一霎那,夏梦把手中妖尸的头发一甩,就扔了出去,一时间就化成了一团阴火烧没了。而这断掉的头发被火一烧,在上面的妖尸就像烧了它自己似的,也在那里不停的嚎叫,竟然有点撕心裂肺的。夏梦一见这样,就把另一只手里的佛尘向上一扔,就听轰的一声,那房顶整个就被掀了起来,这时就见东方放红的阳光就射了进来,又听见那妖尸又是嗷的一声,紧紧抱着房大梁并随着大梁落了下来,整个身体不仅重重摔在地上,而且一根大梁也实惠儿的砸在了它的身上。只这一下就把那妖尸砸的半天没有反过劲来,躺在那里直运气。可是它那插进大梁的一双手却拔不出来,而是向怀内越勒越紧。夏梦就在这档空,抓住时机,急忙上前拽下它头上的所有剩下的的头发,放在棺材头前点的长明灯上给烧了。

烧了这头发夏梦就不怕它了,因为头发越长就说明妖尸的道行越高,现在它的头发全都没有了,那就说明它的妖法全都泄了,虽然暂时还看不出来,可是已经没后劲了。然后飞起一脚就把那长明灯给踢灭了。踢灭了长明灯,那妖尸的双眼就瞎了,什么也就看不见了。

被烧了头发又被踢瞎双眼的妖尸这回好像再没有本领来反抗了,在一旁的夏梦也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回你终于把本事用尽了,你用尽本事了,天也亮了,这回就该我来收拾你了。

这时的夏梦忙活了大半夜也累了,就小歇了一会儿。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掏出一缕红绳来,向妖尸就扔了过去,只见那红绳飘着就飘向了那妖尸,而绳子也越来越长,到了尸妖身边正好把妖尸捆住。然后又一甩手,从手中飘过去三道符,贴在了妖尸的头上心上和左脚底上。

这时徐家的人也都来了,先前不敢来是叫那妖尸吓得,现在你都把人家的房盖掀下来了,人家能不来看吗。这时那徐员外一见自己女儿棺椁露天了,当时因为妖尸被大梁砸在了下面,露天的房内乱七八糟的,只能看见那一个大棺材,别的也一时也看不见,就有点不愿意夏梦的了。心想,你捉妖怪我不管你,可是你不能祸害我女儿的灵堂呀,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徐员外想到这里,就对夏梦说话了,“年轻人,我不管你干什么,可是你不能糟蹋我家,这里是摆放我女儿灵柩的灵堂,你好不该进来就给糟蹋成这个样子,今天我与你没完。”说完就冲身后的家人们一挥手说:“你们给我抄家伙,打这个闯进家来的恶匪,打出去有赏。”

家人一听自家员外这样说了,于是就各自找应手的家伙,房子倒了,家伙也就好找了,于是几个家人伸手拽出几根房檩条,上前就打夏梦。本来夏梦是有武艺的,而且武艺还很高,如果真要打的话,这几个人还真不够他打的。可是这些人既不是惯匪也不是恶霸,都是一些个普通的良民百姓,他们也不会降妖拿怪的,而且也不知道这些事。所以就没法跟他们打斗。

这时的夏梦所能采取的办法就是躲,你打我,我就躲,别的地方躲不了,就往房内躲。

那些家人见夏梦不还手,就是一个劲的躲闪,越躲越往里,他们也就越打越往里进。你想,那百姓家的房子能有多大呀,家人们一下就进到屋内来了,这时太阳已经升起,天已大亮了,里边什么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打夏梦的家人们一下子就看见压在大梁下的妖尸了,这下他们也不顾的打夏梦了,扔下檩条就一下子全跑了出去,出去后就没命的往外跑。

这时的徐员外在外面急了,心想你们都跑什么呀,赶快给我打呀,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砸个半死,在绑到衙门里问罪去。于是就连忙的喊这些伙计赶紧回来别跑,抓住他我有重赏。可是这回家人也不听他的了,也不要他的重赏了,他越喊,家人们就跑的越快。不过这时候又来了几个刚起来的家人,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他们就上前来打夏梦。

这时候就见从外面来了一个蓝黑的矮胖大汉,见到夏梦后就对他说道:“夏庄主,我来帮你,你就专心的对付那妖尸把,这后面的人全都交给我了,你就不用管了。”说完就一下子拦住了那些徐家的家丁们,这几个家人一看来了一个蓝黑脸凶神恶煞似的矮胖壮汉,都是庄户人出身,一个个哪里还敢上前。就只是呆呆的愣在那里看着他,一时间谁也不敢动了。

由于他们与夏梦纠缠了这么半天,那妖尸竟然反过劲来了,没想到它竟然把大梁给勒折了。手脚全能伸展的妖尸立刻伸出一双细爪飞向了夏梦。就在这时,那汉子一见有飞爪抓向了夏梦,于是就一甩自己的衣袖,只见一道常常的细丝就飞了过去,一下就缠在飞爪上面。

这回那飞爪就被那汉子一下给拽了过去。这时夏梦离他虽然不远,看见那大汉有危险,就想过去帮他,可是一个不小心却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给缠住了,那东西一下子就把夏梦的脚给勒住了,夏梦向脚下一看,原来是一团的乱丝线,夏梦先是没有在意,可他使劲的挣了一下后,没想到脚下的丝团是越勒越紧,竟然勒的夏梦拔不出脚来,走不动了。

一见自己这回是真的被缠住了,这时夏梦才仔细的看那团细丝。不好这也竟然是精灵变得,只是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变得,但是夏梦这时已经没有心思在想这些个事了。而是拔出剑来对着那团乱丝就是几剑。刷刷刷刷,就把乱丝斩断了,就见那乱丝一下就缩了回去。接着就像往地下钻,一看那些细丝想跑,这时的夏梦这还能叫它跑了吗。就见夏梦向地上吹了一口气,顺势就把手中剑向地上一插,就看见那丝团只是在那里动了几下,就不动了,并慢慢的化成了一根根水线,这时那些水线已经是灵气散尽,妖法皆无,全都死在了那里。

再看看那妖尸徐妮儿,它已经同那汉子缠在了一起,一看就知道,那汉子不是徐妮儿的对手,可是那汉子却有自己的办法与它厮打,只见那汉子只是几下就被徐妮儿给打倒在地,但只要是那妖尸一粘那汉子的身子,就出溜的一下被滑出去很远。想用飞爪抓他,却又被他用细丝给缠住,打他吧,却又给他的身体给滑了过去。就这样只见那徐妮儿出溜出溜出溜的是起来趴下趴下起来,竟成了绊倒虫了,那黑汉子的身子竟然比水里的鱼还滑,就是一个抓不住,反倒把那徐妮儿给摔得不轻,这样看来他俩一时间竟然是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在这危机时刻,不能让人家为自己出头,而自己反而躲在一边看热闹呀。夏梦只是就这么一看,也没有多想,就对着妖尸来了一甩头,啪的一下就有把它给打了回去

第6章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我们这么说话,莫非你不想活了不成。”只见那女的在哪里盛气凌人的对着‘钱联’说道,说完拉开架势做出要打的架势。看样还真的要比划比划了。

这时候就在人群的席面里有人说话了,“有理不在声高,你来到这里不知礼数也倒罢了,你看看就你们几个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想拉开架势打人咋的,不行咱就过来练练。”

事情就怕这样,要是没人带头也就那样了,这一有人带起了头可就停不住了。就听“瞧瞧他们四个那样,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变得呢,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来了就耍横充愣的,我也听说过,就你们那个什么徒弟原来就是一个炸尸的妖怪,活着的时候就是个放浪的不良女子,死了还要祸害良家的后生,你说你们还有脸来这里说说这事,你们还怕丢的人不够呀。”

“嘿,别介你们三也跟她有一腿吧。”“要是这样的话,就赶快找个没人的地方撒泡尿自己沁死拉到了。”“快走吧,别在这里待着了,我们都羞死人了。”“还不快走,赖在这里干啥。”下面这些人七言八语的在那里说个不停,现在谁都制止不住了,就这一顿的吵吵弄的这四位一下子没词了。看样子他们是从来都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直气的他们是三尸暴跳七窍生烟。

对于‘徐尼儿’的事,夏梦其实已经快忘了,在心底里已经没有这回事了,因为那‘徐尼儿’并不是什么好人,就是连一点值得同情的地方都没有,主要是她并没有一点好处,不像有的人那样,多少还有点可取之处。说起这事,那还是在他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夏梦也是刚刚成名不久,有一回他办事时路过五经庄,听说五经庄内有一家富户的家中闹鬼。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徐员外家有个女儿前几年就死了,活着的时候偷偷的相了一个江湖大盗,二人就在她的家里偷偷的开始来往,到后来那大盗就不走了,整天与那徐尼儿在她的闺房里里厮混,这事不知怎么的就叫徐员外知道了,就叫了几个家人准备了家什要把那野汉子打出去。

另他没想到的是,那江湖大盗没用人打自己就走了,自那男的走后没有几天,他家的女儿就就疯了,见人就骂,也不管是谁,到后来连他爹都骂,最后竟然躲在自己房中不出来了。没办法徐员外只好让家人一日三餐给她送饭,开始时吃得少,几天的工夫就突然能吃起来,一人吃两人的饭菜。还好,这会倒不骂人了,只是整天躲在房中不出来。徐员外就这么一个女儿,没办法,只要女儿没事,叫他干啥都行。就这样,大半年的时间,两下相安无事。

那徐家既然出了这事,这可是一见丢人现眼的事情,都说一俊遮百丑。为了能给自己家遮丑,那徐员外赶紧的就托人给自己的女儿说亲事,再说了,自己的女儿不但出了丑事还疯了,就只能降低标准,就是找个要饭的,丧家的,只要是没有拖累,老实巴交的就行了,反正徐家有的是钱才,就养着呗。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婿也是一时找不到。着急也没用。

这天,庄里来了几个县里的捕快,来到后就直奔徐员外家去了,进去后不大会儿的功夫就听见里面打了起来,最后那些捕快抓出来一人,就是那个江洋大盗。原来他并没有真走,而是与徐尼儿商定,让徐尼儿假装疯癫,然后就躲进房中不出来,由家人给送饭来。反正徐家有的是粮食,不愁吃喝。其实主要原因是那大盗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来见人,就怕万一被人发现,要是叫县里的衙役知道了那可就麻烦了。因而也就只能这样偷偷摸摸的做暗中的夫妻。

其实这时的‘徐尼儿’也想好了,就让她爹给她找吧,哪有那么巧呀,就能遇见一位让她老爹相中的女婿,再说了,谁愿意找一个已然跟了别人了,现在又疯了的女人呀。还有就是那江阳大盗的名声都已经出去了,人也已经走了,但是他在人们的心目中可能还会回来的,要是真的回来了,能有他得好吗,所以在她看来,没人敢惹这个事,都怕挨刀子。因而她就能与那当江洋大盗的情郎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做个长久的夫妻了,这样过一辈子启不快活。

熟话说的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怎么的就让县里的衙役们知道了,于是就悄悄的来到了这里,突然就闯进了徐员外的家里把那江洋大盗给抓住了。徐员外一看竟然在自己的家中抓住了个江洋大盗,这可不是小事,就赶快私下里给衙役使了些钱财,这样那县里的衙役们也就不追究他得窝藏盗贼的罪名了,只带了那江洋大盗一人走,到县里伏法就完事了。

可是他家的女儿却不知死活,在后面拽出一把大刀出来就要拼命。你想就她一个小女子还不会武功,能打过县里的衙役吗。也是衙役们一个不小心,就把他女儿给杀了。由于正值办案之时,妨碍公务,杀了也就杀了,不再追究徐员外就不错了。那徐员外没办法只得自己把女儿收敛起来,买了一口上好的柏木棺材把女儿成殓上,因为家中连个儿子都没有就这么一个女儿,本来指望找个养老女婿的,可是没想到,女婿没招成,却找来一个江洋大盗来,给女儿引来了杀身之祸。他们老两口没有舍得把女儿埋了,就这样把女儿的棺椁停在了家中,准备有朝一日给女儿结个阴亲找个阴间的女婿。给他们过继个儿子,以后每逢年节的好给女儿烧点纸。也好让女儿在阴间不能变为孤女。老两口想的却是好事,就等这有合适的人家了。

没想到的是就这样一过就是三年,三年之后家中的男仆相继死去,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家中男的死光后,全村的年轻的小伙也相继死去,郎中也看不出什么病症来。有人说这是着了邪了,得请法师来才行。为此村中也连续请来了几位法师,可是那法师来到后竟然一个个的相继死去,与那些村中死的人一样,只是脚底心有三个红点,别的就什么也看不出来啦。

最后连法师也请不来了,眼看着村中人的男人继续的死,谁也没有办法了。就在这时,夏梦来到了这里,他一看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就来到村中的公务所,这也是前几个法师做法的地方,找到管事的人,就自告奋勇的要来帮着捉拿妖怪。村中的管事一见夏梦不像有能耐的法师,就有点不相信他的。可又实在没有人请了,又问了夏梦的来历;一听是远道的,就心中暗想,行,你是远道来的,也没什么人,如果能把妖怪降服了,我们就好好的谢谢你,多给你银钱东西。如果人死了,大不了搭个棺材拉到。想到这里,就同意了,于是两下又签了合同。本来夏梦不想签合同的,因为他并没有想要他们的钱财,就想行侠仗义为民除害的,并在江湖上落个侠士之名。因为那是他的名气并不大,所以,就想往大了出点名。

可是那五经庄的人已经被前几个法师的家人讹怕了。那些法师死后,他们的家里来了又哭又闹的,把钱要了再要,就说庄上的人把他们给整死了,没完没了的,庄上实在是惹不起了。这回为了把握起见,就先要签下生死合同,到时好有个凭据。免得以后抖搂不清。

夏梦等合同写好后看都没有看,就签上了字,心想先让他们把心放进肚子里再说。他们见夏梦签了合同,就问他需要什么村里好给准备齐全了。夏梦看了看他们说:“别的不用就给我准备一桌酒菜就行。”他们一听就说好,于是酒菜不大会的功夫就摆了上来。于是夏梦也不用人陪,就往那一坐,问他们:“从前他们是不是就在这里做的法,你们是不是没事了,如果没事的话,你们就走吧,我一人在这就行了。”村中管事一听就连说:“好好好,那你就自己在这吧,我们走了。”说实话,这里已经死过好几个人了,白天还行,晚上谁还敢在这里呆着,巴不得马上回家才好呢。听了夏梦的话后连客气都没有客气,就都起身走了。

其实夏梦一进村就看出来了,这哪是一般的妖邪呀,分明是一个快修炼成形妖尸。如果他晚来几天的话,那妖尸只要一吸够三百六十个男人的经血就成行了,到那时就谁也不能灭了他了。真要到那时,危害就大了。今天他来到这里,也是天意,上天也不可能让他成形。

上天不愿意的事就要把他变成各种因果报应让下届的人来完成,所以也就给了人很多机会,这些机会就是把事情留给你去做,就看你去不去安上天的意思去做了。你顺应了天意,你就能借此机会展示你的理想与才华,就能实现你的梦想。同时也可能给自己带来灾难。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