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冥王驾到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9:07

冥王驾到

冥王驾到 玖尾草 著

已完结 苏宇,冥王,芜玥,幽真 虐恋 娱乐圈 宠婚 豪门世家

百年前,幽冥易主,芜玥登上高位,执掌冥界山川,此后灯影相伴,撩拨指尖寂寞。阴冥火现世,远古的至宝机缘封入凡人体内,众妖争先前来,意图夺得至宝,统领妖界。冥王无奈出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人间书院

清晨的露水还未完全干透,院内满园的栀子花溢出浓重的花香,城西空置多年的院落传出朗朗的读书声,一群白衣工整的少年跟着讲台上白衣蓝袍的年轻先生苏宇朗读课本上韵律整齐的诗句,少年们朝气磅礴,意气风发,。

院门口年轻的男子匆匆的跑进来,站在讲堂的门外停下来,讲桌上的苏宇瞧见立刻从里面走了出来,年轻的男子压低了声音道:“少爷,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要来见您。”

“知道了。”苏宇回身进去讲堂之内,将蓝色封皮的线装书本置于讲桌上,示意学生继续读书,然后随着男子走到大院门外。

门外阳光极好,金色的光爬满了院墙,茂密的爬山虎长的正好,没过了墙头,攀附着爬向了内院,漫天的世界里不是金灿灿的光,就是鲜绿的一片,就连那门前鲜有人路过的石板路上也冒出了些顽强的小草,青葱的世界里抬眼可见繁茂的大树,枝叶繁盛,鸟儿栖息其中,偶尔几声悦耳的欢鸣声。

院门前的台阶之上站着一男一女,男子是前几日见过的芜公子,仍是一身白色长袍,一把纸扇胸前轻摇,面带笑意。女子是从未见过的,面容清丽异常,皮肤白皙无痕,一身不染,好似从来没有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一般,只觉得过于的干净了。她裹着一条淡绿色的长裙,袖口及裙摆处绣着一色粉色的花朵,垂着袖子站在芜公子的身边,目光淡淡的看着天空,乌黑的长发几乎没有过多的装束倾泻在身上,随风而舞,温婉了一身,有一番动人心弦的冷艳。

苏宇双手抱拳,客气的作揖,声音极为好听:“原来是芜公子到访,还请里面坐。”

男儿装扮的芜玥客客气气的,人间的规矩她学的丝毫不差:“打扰到苏先生讲课了吧,耽误公子一些时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这宅院的主人,幽真。”说完,芜公子将身边的女子拉近了一些,转头看了看她,又看向苏宇。

身边的幽真似乎这时候才回神过来,缓缓的垂下头,却不回应刚才芜玥的话,只是一声由自内心的赞叹的话语:“人间的天空真美啊。”

万里晴空,那深沉的蓝,纯净的白,朵朵浮云自在的翱翔于在天空里,这都是历来冥界不可见的。

芜玥微微的动了一下,堆着笑容解释:“她一直在深闺之中,很少出来,苏先生别误会。”芜玥说完扶了一下额角,转头正视身边的幽真,引起她的注意,幽真这才不慌不迭的看过来,芜玥立刻捉住她的眼神道:“幽真,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苏宇苏先生。”

幽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见眼前站着的从容不迫的男子,眉眼温和,清净的异常。男子有着不曾见过的英俊容颜,墨发黑瞳,轮廓分明,一身蓝袍款款而立,尊贵的仿佛是久居天界之人。

但是他的确只是个人类。

幽真看着男子,五指微动,袖中灵活掐算,奇异的算到一片空白,眼前的男子仿佛是从虚空中走出来的。她松开算卜的手,小声的一语,只有身边的芜玥听见:“好奇怪,果真算不到他的过往和未来,但东西确实在他身上。”

“当然。”芜玥小声的回:“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苏宇朝着看过来的幽真点头行礼:“幽真姑娘好,在下苏宇,请多指教。”不同于冥界之人的凄惨声音,他的声音温润的好像是最好听的曲调,满满的都是温暖的气息,幽真仍旧没有表情,漠然的从男子身边经过,朝着内院走进几步,一句极具气势的回应:“不必多礼。”

芜玥懊恼的赶忙过来打圆场,冥王初来人间不久,怎么可能会明白人间相处之道,高高在上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对一个凡人尽到该有的礼节的,芜玥连忙抱拳作揖:“苏先生见谅,幽真她初来此处,冒犯之处还请先生不要放在心上,以后她就会住在这里,还望先生多多照顾。”

苏宇低眉的一笑:“芜公子客气了。”

幽真站在门口停住,微微转头,隔着苏宇问:“你不住在这里吗?”

芜玥无谓的耸肩,无奈道:“我就不了,我爹正到处找我,我可不想被他找到,只能先躲着,不过我会常回来看你的。”

幽真听完淡淡的‘哦’了一声,很快就被院内朗朗的读书声吸引,目光穿过花园的小景,落在了正对在正对的大堂之内,里面坐满了十六七岁的少年,个个神采非凡,捧着笔墨书本,谦虚的学习古人的智慧。冥王由心觉得奇特,大抵这般年岁就到了冥府的人,不是重病,便是伤残,课堂内坐着的学生一却个个崭新的像是刚刚出窑的艺术品。

苏宇立刻对着身边跟着的年轻男子道:“轻凡,快带幽真姑娘去里面,给姑娘收拾一间房子让她住下。”

“好的,少爷。”轻凡听话的点头,几步走到幽真面前,将她往里面引去,幽真也就漫不经心跟着,穿过花香四溢的前院,拐入幽静处,一直跟着轻凡到了静谧的后院,那不善言谈的小随从局促指着左边一间大房间道:“姑娘,这间房子还没人住,你住在这边,房间空了许久,我先替你收拾一下。”

“好。”

轻凡将雕花的木门推开,木门吱呀的响了一声,从上面的门框之上落下无数的灰尘来,打开的门缝中透出一股重重的霉味,长相平凡憨厚的小随从敏捷的用手捂着鼻子,转头对着身后的人道:“姑娘,这里面长久没人住了,我们也才搬过来,还来不及收拾,你要是累了就先在大厅里面休息一会儿吧,我来收拾一下,呆会儿还得去买些物品,不然没法子住人。”

幽真一身空落落的站在他身后,俨然也是没带任何物品的,看着小随从如此热心,也未有任何表情,淡淡的一句道谢:“那么辛苦你了。”

轻凡的脸陡然从额头红到脖颈,垂着脑袋不敢直视眼前的人:“不……客气。”

待轻凡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那绿衣的绝色女子已经走到大厅里面,从厅子的角落里拖出一把有些年头的藤椅,缓缓的将藤椅搬到了外面小院之中,轻凡本想着要去帮忙的,以女子的力气来说要搬动一把那么大的椅子是要耗些力气的,可眼前的弱不禁风的纤纤女子竟然十分轻松的就弄到外面,实在是大开眼界啊。

藤椅放稳后,她懒散的站在初夏的日光之中,惬意的眯着眼睛躺进了藤椅里面,双手交叉的放在身上,安然自得的看着天空,漫天温暖的世界里,初出冥界的冥王懒庸的像一只高贵的猫。

天空里几声诡异的鸟鸣,十几只乌鸦落在屋檐之上,一动不动的伏着身子看着院内躺着的人。风声呼啸在耳边,吹动了漫天的绿叶沙沙的响,细小的叶儿全数舞动起来,整个世界都有了生命,如此的欢快,若再去细细的听,依稀可辨前院传来的少年们纯净的读书声音,这是一个鲜活的世界里,蕴藏万物初始本就存在的生命力。

藤椅中的人随意的挥了一下手,屋檐上的几只乌鸦顿时扑腾着翅膀飞去了前院,落在了前院的树荫里,幽真闭眼睡下去,无限的光影里,闭眼的世界再也不是黑漆漆的一片,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橙黄,宛如被漫天的光簇拥着,温暖而漂亮。

虽未到三伏天,初夏的日子还未如三伏天炎热,若要整个人在太阳下晒着那也是难以忍受的,轻凡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想她要是觉得热了该会自己躲在屋内去的。

轻凡开始忙碌起来,提水进,提水出,打打扫扫,还要去街上买一些日常用的东西,张罗凉席和被子,布置好所有的家居,好不容易一切都忙完,一整个下午就这样忙没了,又得开始准备晚饭了,而那躺在椅中的人还没有动弹过。

太阳西去,学生们都回了家,苏宇忙完从前院进来,揉着酸痛的肩膀走到院内,才走几步,就看见了院子内睡的正好的女子。不由的,苏宇的脚步声也缓了些,步履极轻的走到了藤椅之前,看见椅子中的人露出孩子一般恬静的睡颜。

容颜倾城,额前的几缕乌发微动中细动,一切静止一般的让人醉人。

苏宇嘴角翘起来,淡淡的露出一抹笑意。

轻凡端着最后一道菜摆在了院中的石桌之上后也跟着过去,小心站在了苏宇的身边,望了望自家的少爷,又看了看睡着的女子,轻声道:“少爷,她可真是怪人,在太阳底下都睡了半天了,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也不敢叫她,我怀疑她会不会已经……”轻凡皱着眉头,然后试探性的去看幽真的身躯,果真发现那里象征着呼吸的起伏都没有,轻凡本就是随口一说,这下越觉得有点怪异,连忙拉了一下苏宇的袖口,缩着身体不免有些激动:“少爷,你看,她好像都没有呼吸了。”

苏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下去,这时候椅子中的人忽然打开眼睛,轻凡猝不及防的被吓一跳,差点叫出声,幽真漠冷的看他一眼,就从椅子中站起来,随意的整理了一下长衫,又寡淡的看着天空去了。

轻凡料想着刚才的话被她听见了,自知讨了没趣,不好再开口讲话,只好默默的退到一边收拾碗筷去了。

“幽真姑娘该饿了吧,一起来吃完饭吧。”苏宇客客气气的邀请,言语中的温和让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就算是让人做不愿做的事情,他这样一张俊美的脸,这样暖人的语气,也怕是让人不能推脱吧。

幽真低下头来,目光落于他身,缓缓的启唇:“好。”

第16章 寒冷的地方

午饭的菜式是按照平常来的,三菜一汤,两个寻常素菜,一碗青椒鸡蛋,一碗热腾腾的莲子汤。冥王本就不挑食,苏宇和轻凡也是吃惯了这些,只是新来的客人却有些失望了。

轻凡这才意识到上午的时候该去多买些菜,该去问一下这常年在闺中娇贵的小姐平时都喜欢吃些什么。

米饭盛好,轻凡递到若茹面前抱歉的开口:“若茹小姐,都没什么好菜,你就将就着吃一下吧。”

“没有,菜式很好。”女孩有些口是心非的说,勉强的笑笑,就端起米饭,筷子在几盘菜上兜兜转转,也没有决定要夹什么。

苏宇夹过来一大块鸡蛋放入她碗中白发发的米饭之上:“随便吃一些吧。”

若茹有些受宠若惊,这些年来这是第一次没有长辈在场,总是客客气气的人此刻却显得如此的温柔,若茹坐在苏宇身边拘谨的放下碗筷将手缩在袖子中,涨红了脸,:“苏宇哥哥,我没有嫌弃的意思,只是你常年都是吃的这些吗?”

苏宇点了点头。

若茹柔声开口:“苏宇哥哥常年吃这些也不妥,总要吃些好的补补身体。”

苏宇微笑着回应:“没关系,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恩。”女子方的露出了笑意,笑靥如花,分外灿烂。妆容精致,绸缎鲜艳,在这院中一向的安静和阴沉之中添上了少有的生气和喜悦。

轻凡见此连忙招呼着她多吃些,想以此来弥补自己招待不周的愧疚,若茹也就不推辞了,回礼一样给苏宇夹了一些小菜,笑眯了眼睛。

幽真见他们对那女子极尽礼仪不免有些空落落的,身在凡世的人类都与其它的凡人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或者相连的宿命,而如同自己凭空出现的人大概也只有那同样徘徊在人间的芜玥公主了。

偶尔在冥界听得鬼魂说起,在人间痴情专一的男子能够与自己的妻子相敬如宾,恩爱到老,这对人间男尊女卑,享惯多人之福的男子来说是极端不易的。也许那些鬼魂说的就是如眼前这样一对璧人,青梅竹马,指腹为婚,一定是几世修来的好姻缘。

对面隐隐听得女子低笑,幽真面无喜色的将轻凡盛好的米饭全数倒入饭盆之中,转而盛好一大碗滚烫的莲子汤一口饮下,满足的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苏宇转眼看了过来,一脸的疑惑:“这就吃饱了?”

“是啊,很饱了,吃不下什么了。”幽真说完眯起眼睛看来天,刺眼的光从天倾泻而下,她伸出一只手搭在眼前,从眯起的缝隙中四下看了看,繁茂的大树之中都是知了尖锐的鸣叫,听习惯了不觉的刺耳,现在觉得有些嘈杂,不免抱怨:“好多知了叫,吵的厉害,我回房休息去了。”

苏宇目光看了过来:“那你赶紧去休息吧,我让轻凡给你热些饭菜,你要是饿了随时都可以吃。”

总是这般无微不至的照顾,自从来到此处开始,这些如影随形的关心和问候,瞬间仿佛有种错觉,似乎已经相知相伴的走过很久很久了。幽真客气道:“多谢苏先生。”

不觉间,若茹被宠着的喜悦陡然消失的干干净净,手中米饭和堆的满满的饭菜变得难以下咽,有什么堵在了喉咙处一般,所有的食欲都在瞬间变成了无力的饱腹感,等到幽真已经进到房内关上门,她才放下了碗筷,刻意寻常的问:“苏宇哥哥和她是什么关系?”

苏宇微微了愣了一下,或许连自己也没有想过这么问题,好像所有的关系都变得理所当然,不必深究。苏宇片刻后回:“大概算是朋友,她没有家人,在这里我和轻凡是她唯一能说上话的人。”

若茹接着问:“那苏宇哥哥这是同情她吗?”

苏宇直接摇头:“不是,是朋友。”

若茹话语中的期待和不安显然是深藏不漏的,极好的被掩盖在了一张若无其事的表情之下,比苏宇更加懂得男女之情的轻凡却在她这种看似平凡实则紧张不安的神态中知会了她的意思,信誓旦旦的替自家的公子打着圆场:“若茹小姐你放心吧,这里还有我,公子和幽真姑娘真的只是朋友,而且公子的为人你还不相信吗?”

若茹本来怀疑,因为苏宇的否定脸色霎时有些惨白,此刻又因为轻凡的一番话脸颊红的如秋天熟透的果子,宛如被人重重的抹了上了胭脂,她紧张了到了极点,垂着头,支支吾吾的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随口问问。”

深闺久处的小姐不谙世事,稍有言语就能羞红了脸堪比桃花。她如此紧张倒感觉是有人欺负了她。轻凡的话虽然在理,可是那个叫做幽真的女孩能够与她钟情多年的人朝夕相见,这是多么让人嫉妒的事,那个女子不仅有着少见的倾城容貌,更重要的是,她和苏宇的似乎有自己无法了解的羁绊。

苏宇看了轻凡一眼,轻凡识趣的闭嘴,继续招呼她吃菜,若茹忙抬起头来,捧起早已放堆满小菜的碗,心事重重的吃起来。

只剩三个人的饭局很快就结束了,苏宇回去了前院,若茹跟着去了,静静的坐在连廊之下不知疲倦的看着自己未来的夫君,分分秒秒漫长的时光之中,找到了未曾有过的满足之感。

轻凡回到了自己房内休息,冥王裹着厚重的被子也睡去,屋檐上的乌鸦静静的守着这座看似平静的宅院。

太阳西下,知了的鸣叫稍微停歇了些,院落内因此静谧了不少。

已经凉快的院落之中轻凡坐在石桌之上剥着早上买回来的莲子,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轻凡连忙站起来,正对面站着的正是苏宇,还有那娇贵的小姐跟在他身边,轻凡立刻恭敬道:“公子,您下课了。”

苏宇看了看空落落的藤椅,直接问:“是啊,幽真呢?”

轻凡一直没有注意,苏宇这么一问才意识到已经半日没见到她了,他挠了挠头:“我不知道,应该还在睡觉吧,一直未见她从房中出来。”

苏宇转身走到门边,抬起手敲了敲门,木门清脆节奏的响声传入耳旁,里面还是未见任何响动,苏宇又敲了几下,指关节扣在门上之时穿心而过的一股冰凉,苏宇少了一股不安,掌中稍微用力,木门轻轻的就被推开了。

一瞬间铺面而来的并不是女子闺中的香味或是家具以及茶具器皿的味道,而是刺骨的寒意,好似一场漫天的雪花从天而降,严寒的冬日顷刻在炎热的大地上降临。

苏宇踏进去,顷刻间仿佛置身于幽暗寒冷的世界,屋内极静,静的竟有些无法言说的诡异。脚踏在坚硬的拼花地砖之上,还能感觉到上面冰霜的滑腻和疙瘩感。

房间空荡,除了些简单的家具象征性的摆设就什么都不剩了,梳妆台上该有的女子的梳子和铜镜都没有,只是如一间干净空置的屋子,没有沾染上灰尘,却在这种无端的寒冷之中结上了灰白的雾霜。

简单的木床放在最右侧贴墙的地方,绣着细碎梅花的窗帘半撩开,露出一张空空的床铺来,床上整洁,绣花的布枕摆在床头,冬日厚重的被子整齐的铺在床上。

“真儿?”苏宇唤了一声,声音无比的清晰,顿时传到房子的每一个角落,一眼就能扫干净,这里确实没有人再,轻凡明明说未见她出去,她这是去了哪里,苏宇思量着要出去找,一转头,要找的人穿戴整齐,脸色异常惨白的站在自己身后。房中阴暗,比起外面灿光温暖的世界要阴冷许多,绿衣长衫的女子独身一人的立着,身形清瘦,毫无生气。

苏宇有些措手不及,面对突然出现的人多少有些被惊到,却还是维持了寻常的镇定:“原来你在这里,我正想出去找你。”苏宇停下来看着眼前略微抱着自己的身子的幽真:“真儿,你不舒服吗?”

幽真淡定自若的垂下交叉相握的双手,眼神却有些凄冷,半响低声问:“没事,只是有些冷罢了,苏先生来找我有事吗?”

口中说着没事,她的样子却十分的憔悴,苏宇说话间也不觉得轻了些,目光直视眼前的人:“昨天说好今日请你去喝茶的,方才敲门你没应我才进来的。”

幽真扬起头看过来,面无表情的人眉头舒展开,隐隐现出喜悦的神色,神情中的寂寞如数散去:“苏先生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多谢先生提醒,那我们这就去吧。”

大概就是因为这么如常的神色,苏宇这才宽下心来,走出几步又道:“真儿,我和你换个房间吧?”

幽真疑惑:“为何?”

“你这房间似乎要比我的房间阴冷许多,你素来喜欢温暖,住在这里自然不习惯。”

严寒之中蓦然寻到了如此的温暖的话语,幽真低眉浅笑。教书先生自然不知,这股寒气是来自幽冥之中鬼神却步的寒冰地狱,短短时间无法察觉到刺骨的疼痛,时间越长就越加难熬分毫,地狱的里小鬼见到都是避之不及,区区凡人之躯如何能够承受。这股寒意是从冥王的心底过来的,几百年在寒冰地狱受苦,地狱的寒气已经穿入骨髓,汇入了血脉,从此无处可逃。

“先生的心意我收下了,先生不必担心。”幽真说完推门出去,站在门口的暮色之中,一身的寒气消失殆尽,一转头,却见摇着绫绢扇的女孩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

若茹见到幽真出来,先是紧张的愣了一下,然后怯生生的看向门口站着的苏宇:“苏宇哥哥,我还是不跟过去了吧,你还是和幽真姐姐去吧。”

苏宇从屋内走出,阳光倾泻于身,他客气的一抹笑意,温和如同安慰:“没事,既然你想去就一起去吧,只是喝茶而已,喝完茶正好送你回家。”

女孩话中的意思冥王不是不能明白,以退为进,明明想要单独和苏宇过去,却故作一副要退出的样子,着实耐人寻味,冥王语气又是历来的冷傲:“若茹姑娘的家离此处有些距离吧,苏先生若是喝完茶再送她回去岂不要很晚才能回来,先生明日还要上课,喝茶不如改日吧,我和你先送若茹姑娘回家吧。”

“不碍事,况且这是我昨日答应过你的。”苏宇说的异常坚定,让人有种不能更改的错觉,昨日的话不过是闲聊时她随口提起,亦不在乎何时履行约定,他却如此当真。。

幽真心中感动,却无谓的扬眉:“以后的时间多的是,何必赶在今日,况且府中有客,自然另当别论,先生若不想毁约,来日双倍请回来便是了。”幽真眼角的余光看见局促站在暮色中若茹身子动了一下,交握的双手忽而大力了些,这种结果显然是她没有料到的。

“走吧,先生,就当是去散步吧。”幽真不容分说的就朝着前院走去,一如平常独行的风格,晚风中衣带轻扬,挺直的背影转瞬没入院中绿色的之中,宛如即将逝去的一场风景。

苏宇叹气的苦笑了一下,颇有无奈之感,只好对着若茹道:“既然如此那我先送你回去吧。”

若茹低下头点了点头:“好。”发丝间的缝隙之中,女孩的眼睛中的暗色转瞬即逝。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