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末路尽头我在等你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9:16

末路尽头我在等你

末路尽头我在等你 瓶盖币 著

已完结 安璃,路垶,苏沐烟 总裁 腹黑 宠婚 贵族

“对不起……”安璃情不自禁的捂住自己哽咽的嘴,一步一步的向他退离,仿佛无形之间他们的距离变得越来越长,也越来越远,形成一道永远跨越不去的鸿沟。安璃最终还是亲自关上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新的开始(1)

“阿垶吸过毒,这半年他在戒毒。”他说。

“小璃,不要让小垶离开家门,无论他说什么,都不要让他离开。”

路妈妈和白洛的声音交叠起来,安璃沉默的垂下了脑袋,不知所措的捏着自己口袋里,那串路妈妈亲手交给她的钥匙。

安璃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丢了什么东西,心疼的厉害。

路垶吸毒,那些据说会让人上瘾的毒药,一点一点的侵蚀着人的身体,可是安璃看到的路垶很好很好,怎么也不会让人将他和毒品联系在一起。

噢,老天。我真是犯了个天大的罪过,如果我还能赎罪的话。

安璃的心一直在不停的自责。

饭桌上的菜已然凉透了,从路垶离开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安璃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指针正不偏不倚的指向十一点。

安璃很担心,因为她辜负了路妈妈的嘱咐。一同和他分担这份沉重的还有白洛,他靠坐在沙发上微闭着双眸,他的眼睫微微颤抖着仿佛轻微拂动得羽毛,像是睡得极不安稳。

对于打量异性,安璃的目光,总是很羞怯的会转移开。

可是这一次她的目光却大胆的望着这个男孩,不得不说白洛有一股独特的气质,他的眼梢不像路垶那样张扬的时刻上翘着,而是有些微垂。

第一次见到白洛,安璃有一种错觉,这个男孩的每一个神情中都带着浓浓的忧伤,化解不开。

在昏黄的灯光下,安璃注意到他右眼角下的一颗痣,很淡很淡,可是安璃还是看到了。

她想,白洛天生的忧郁气质,似乎就是因为这颗泪痣。

但是至少在安璃几十年后的回忆中,白洛并没有哭过,也许是天性使然,白洛并不喜欢让人看见他的脆弱。

无论是白洛还是路垶,都是可怜的让人心疼的孩子呢,噢,希望上帝能够保佑你们。

安璃很困,她支着酸胀的眼皮模糊不清的视线中,指针似乎已经走到了正中央,安璃从来没有这么晚睡过,她觉得很疲惫。

路垶……究竟去了哪里呢,没有任何消息,就这样消失了一般。

她预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可是她一点都不了解路垶,那个全身像谜一样的男孩,他像一朵木棉,美丽诱惑的让人不能自拔,可是在它的外表上,却有一层能让人遍体鳞伤的尖刺。

夜深人静,整个房间里只有挂钟摇摆的滴答声还有厨房中那个关不上的龙头滴水声,似乎像一首协奏曲有节奏的响着。

只听见一声细微得咔擦响动,安璃立即从浅睡中惊醒,房门缓缓打开,昏暗的月光随着大门的张合倾泻进来。

路垶……她想开口说话,可是很久没开口的嗓子干哑发不出声音。

她站起身开灯,那个模糊的人影靠在门口似乎没有进来的意思。

“怎么了乐乐?”白洛从梦里苏醒,不过弄醒他的是白猫。

路垶将冒着火光得烟丢落在地,走进房间昏暗的光线下,他得脸色苍白的如同透明的白纸,安璃望着他,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说不出得涩痛。

半年前的路垶究竟经历了什么。

“找不到了,到处都找不到。”安璃听到他带着绝望的声音。

路垶一步步走进房间,神色脆弱得像是易碎的瓷器,安璃正低头沉默着,忽然间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她得肩膀,让她无处可逃。

“白洛,你告诉我温悦在哪里,你一定知道的!”他说。

那一刻像是有什么东西刺进了安璃的心中,痛的难以自拔。

“路垶,你喝醉了,我不是白洛。”我是那个你该讨厌的安璃。

而真正的白洛却坐在另一边,不敢出声,什么事情他都可以说,可是唯独关于温悦的……那个路垶最爱的女孩,也希望路垶好好的。

路垶死咬着下唇,甚至有血丝溢出来,他也毫无察觉。只是死死的抓着她的双肩,神情仿佛受伤的野兽,难过的快要死掉。

“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想见她,很想很想……”

安璃把无助的目光转投向白洛,白洛像是在掩盖着什么一样,换上了一幅笑脸说着,“先让他休息吧。”

天知道他得笑多像哭。

白洛走过来,很是费劲的将路垶带离了她的身边。路垶喝的很醉,身上带着很重的酒气,就连猫儿也不愿意接近。

喝完酒的路垶很是难缠,白洛却也很耐心的扶着他回到了房间。那是安璃的房间,不过她不好意思开口,她想她可以换一个地方睡觉。

白洛抱着猫儿离开了,他说路垶照顾不了它,所以将它带走了。

安璃起初还迷惑,可是当路垶昏睡了一整天之后,安璃终于理解了。

她想,喝酒抽烟都是坏孩子喜欢得,可是路垶却一点都不适应,他只是一个努力想要变坏的好孩子,真希望有个人能够带他走出这段低谷,他该有一个美好的将来的。

老天爷,请把你从他身上带走的,都还给他吧。

从前那个优秀开朗的路垶,还有……他最心爱的女孩。

吃完了早饭,安璃小心翼翼的潜回房间,她的课本和复习资料都还放在那盏白色台灯下,临近开学,她的练习册才写了一半。

光是打开房门的小动作,就让她的心脏吓的扑通扑通的跳了。

路垶没穿衣服,准确的说是他自己脱了衬衫,棉绒的毛毯半盖着他得上身。

安璃看了一眼立即捂住想要叫出声的嘴巴,然后蹑手蹑脚的跑到书桌得背包旁,翻找自己得复习资料。

身后传来细碎的声音,安璃连背过身看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乐乐呢?”

她听见他说,他的嗓音清澈的如同软绵的细沙,带着浑然天成的气质。

“被白洛抱走了,他让你……不用担心。”安璃如实转告。

路垶皱着眉头,神情嫌恶的拎起手边的一件衬衫,那是白洛替他准备的,他毫不犹豫的扔在了地面上。

“替我拿件衣服过来。”有点任性的口吻。

安璃有些无奈,但她总不能看着路垶光着上身在房间里走动吧。

路垶的房间是路妈妈临时收拾出来的,原本只是一间空间稍大的储物室,里面只有一盏光源很弱的日光灯。

比起给安璃的房间,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她有些难以相信,这也是她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黑的可怕。

打开衣柜,入眼的几乎全都是白色的衬衫,安璃也很少见过他穿衬衫以外的衣服,她曾以为那是路垶得喜好,可是后来她才知道,那是温悦喜欢的男孩得打扮。

安璃回到房间后,看见的是卷着一床毛毯坐在书桌前的路垶,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桌面上摊开的练习册。

安璃下意识的跑过去捂住了练习册,她也没有什么自信在路垶面前露出自己丑的像是蚂蚁在爬的字体。

路垶回望了她一眼,一手抓着裹着身体的毛毯,还伸出另一只手拿着笔在一旁空白的纸上洋洋洒洒的落下了一串数字。

那是她没有解完的题,路垶却只是看了几眼,轻而易举的写完了接下来得算式结果,看着安璃发愣,他一手拿过自己的衬衫站起身,然后嘴角洋溢着令人捉摸不透得笑意。

然后她听见他对她说,“安璃,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笨?”

有,而且很多。

第14章 悸动的心(3)

“草根女学生成功逆袭,打动男神!专注表白三十年,绝对有效!”

安璃还是处在云里雾里的状态,只有苏沐烟最关心的发现她没有睡好,精神状态也很差,苏沐烟心疼得楼了她半天。

“怎么了安安脸色憔悴成这个样子,是不是那坏小子欺负你了?”苏沐烟故意说得很大声,让路垶也清清楚楚的听见。

“没有,今天路垶还帮我买了早餐呢。”安璃亲自替他辩解。

路垶则揽着她的肩膀,做出无辜的表情,“是啊,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吗,对了,不要那么随随便便碰我的人。”

“什么关系?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苏沐烟惊吓到了。

“没有的事情!”

“你觉得呢?”

两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

“路垶你不要乱说了。”安璃实在是不想让他和她之间的关系越描越黑,也不想当他的女朋友。

在安璃看来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在一起,而不是因为什么约定。

安璃一点也不想陪他玩这种游戏,比起白洛,他真的太幼稚了。

“现在那么多人都看见我们在一起了,你知道要和每个人都解释一遍吗?”

安璃忍不住红了脸,昨天是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白路垶,没有人会相信她不是死缠烂打的打动路垶的。

“我不管,安安是我的人,想动她必须先经过我的同意,至于你么相貌十分,人品零分,气质零分,友好度零分,所以你路垶,不及格!”

“我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来给我打分了,恩?”路垶懒懒的靠在椅边,目光挑衅的望着苏沐烟,苏沐烟不敢下风的瞪了他一眼。

火药味极重的角落里,正上演着冰火两重天翻烤人肉夹层。

“安安我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要跟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走得太近,他接受你也只是想玩弄你的感情而已,像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只是见得多,自己没有实践经验吧?”路垶坏笑的说。

“本姑娘那是洁身自好,上大学之前绝不谈恋爱的。要不然你见到的,一定是从这里排到校门口的我的追求者!”苏沐烟冷哼的说。

路垶懒洋洋的瞟了她一样,不屑的态度十足的挑衅。

最后和事佬还是由安璃来充当,她两头当好人安慰他们,不过要是天天这么吵下去她觉得她的两只耳朵一定会聋的。

安璃也猜不透他的想法,只是这几天路垶都一如既往的扮演着男朋友的角色,安璃的感觉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有一天忽然说要变成大人,所以他还是不会打温莎系结的领带。

“路垶,你把电视声音调小一点啊。”

“喵!!!”就是,打扰本喵休息。

安璃系着围裙,围裙上有一个很大的兜,兜里躺着的就是白猫乐乐,乐乐伸着两只爪子和一个脑袋在外面,很是慵懒享受。

“嘿,什么再说一遍?”路垶将实现转向她,耳边是震天响的音乐。

“我说把电视机关了吃饭啦!!!”安璃气的脸色涨红,看到她生气的样子,路垶却笑得很开心,“以前你都不会这样吼我的。”

安璃假装没有听见,摆着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将乐乐从自己的围裙兜里抱出来放在了猫盆边,让乐乐自己吃饭。

而看见路垶还是不为所动的样子,安璃想他如果也是一只猫,愿意养他陪着他的人一定很多轮不到她来。

“把电视关了吧。”路垶挠了挠耳朵,遥控器被他扔的太远了,他起身直接奔向饭桌,安璃则要跑过去替他关电视。

这么久下来,安璃跑前又跑后的,整个人几乎瘦了一圈。

路垶看着她一脸阴郁憔悴不已的样子,挑起了眉梢,戏谑的说,“还是瘦点好看,你应该感谢我给你这么多机会锻炼。”

安璃几乎要气的吐血,恨不得拿起靠枕砸在他完美的脸上。

只是在家欺压也就算了,自从有了通讯工具后,路垶要出去乱跑,亲自去美食街买好吃的,然后经常性的在某个热闹的地方迷路,安璃最近通话记录中二十四条全是他打过来的。

“呀,这么生气的板着脸做什么。”路垶低头熟练的剥着手中的栗子壳,还是刚出炉的有些烫手,路垶换着两只手才把壳剥下来丢在一边,又将新鲜的栗子肉摆在她的嘴边,“尝一尝,味道很好。”

安璃才从公寓赶过来正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看见他伸过来的手,也没有什么顾忌的咬住了,栗子在口中嚼碎,带着浓郁的芳香,最后嗒嗒的划开。

“很好吃呢。”安璃冲他露出笑意。

路垶的口味很刁,只吃好吃的,看不上眼的东西碰都不会碰一下。

就是这么有个性的路垶,又在前天走过十字路口处迷路了,安璃想应该给他挂个牌子,这样捡到路垶的人就会把他送回来。

“嗯……那我们回家吧。”

“恩。”满口都是栗子,安璃含糊不清的说。

当路垶牵着安璃进校门之后,已经没有这么多人再围着他们议论了,而是转而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

路垶在第一次月考中取得了全年级第一的优异成绩,对于平常人来说难以记忆的东西,路垶读完三遍就会背了。

校方当然对路垶公然谈恋爱没什么阻拦的理由,更何况安璃和他也并没有什么过火的举动,只是牵个手,一起吃个饭而已。

其实凭路垶的智商,可以去更高级的学校就读,但是只是因为这座学校离他家近,所以路垶才会那么任性的毫不犹豫的过来了。

苏沐烟还是没有放过整日嘲讽他,安璃以为她都要骂出感情了。

这一天又轮到安璃值班,打扫完班级卫生以后,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安璃站在街角捧着保温桶到处张望着,路垶说要给她一个惊喜,虽然她认为只可能有惊没喜。

“跑哪里去了呢,人都没影了。”安璃刚从长椅上站起,立马有一只手紧紧的将她向后拽去,她惊慌失措的想要失声尖叫,后面的人仿佛早就意料到了,拿出一块白布猛地捂在了她的鼻间。

是迷药?!安璃害怕的立即闭住口鼻,可还是遂不及防的吸入了一些,头顿时有些昏昏沉沉起来,难以控制的虚弱。

“那小子就快回来了,我们动作快点把她带走。”

“行。”安璃又唔唔的叫了几声,声音弱小的低不可闻,她被几个人抓进了面包车里。

仅存着一分意识,安璃摸索着兜里的手机,将音量按到最低,又凭着感觉点了拨号,她的全身颤抖的厉害。

“叫什么呢安静点,再叫我就扒光你衣服信不信!”

“嘿嘿嘿,干嘛这么粗鲁的对待小妹妹,要温柔点啊。”

安璃恐惧的看着一只粗糙的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她拼命的挣扎闪避,可是就连意识都在一分一秒钟流逝。

“呵!我们老大摸你是给你面子,你他妈是给脸不要脸啊。”

其中一人挪开了她口中的白布,安璃死咬着下唇目光带着俱意的瞪着面前的三个男人,“你们是谁,要带我去哪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