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错爱,小妻不承欢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9:18

错爱,小妻不承欢

错爱,小妻不承欢 对青鸭 著

已完结 苏夏暖,佟昀庚 仙侠 未来 贵族 民国

佟昀庚,神话一般的人物,自控能力极强,冷清,孤傲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唯独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毫无招架之力! 而她,那么想他,那么爱他,却也那么恨,明明不应该再纠缠在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他的女人值这个价

“我佟昀庚,从不会做勉强女人的事,既然不愿意,何必这么委屈自己!”

他嘴角勾起一抹森森的寒意,转身将衣服穿戴整齐,甚至不愿意再去看她一眼。

苏夏暖看着他穿上西装的背影,胸口空空的难受,只能蜷缩起光裸的身子将抱紧双臂。

佟昀庚走到门口的步子顿了顿,随即便折了回来,在支票本上刷刷的写下几个大字,签着佟昀庚大名的支票飘落在夏暖身上。

而他却像是风一般离去,甚至不愿意再看她一眼。

夏暖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她不知道哪里做的不对,他便不开心,她明明没有做该做的事情,可是他却给了她五百万!

豪华的总统套房里,如今连同他的气息都消散了,她无法心安理得得到这五百万,她从不想这样,毕竟五百万不是个小数目。

至少,她应该谢谢他!

......

Like&fire进入不眠之夜,佟昀庚一口一口的饮着酒,深红色的浆液在霓虹灯的闪烁下说不出的妖冶。

“怎么了?佟总,我来给您捶捶背好不好?”艾拉的声音娇媚的能滴出水来,佟昀庚冷着脸坐在真皮沙发上,墨色流转的眸子深不见底看不清情绪。

见他只是沉默着喝酒却不说话,艾拉有些受伤,涂着深红色丹寇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他。

她以为他离开了,可是没想到当他再次出现在夜店里的时候,她还是一眼便看见了他,这个男人太过耀眼,即便在这个灯光扑朔迷离的夜世界,他的光华风度依旧无人能及!

小手不安分的就要探进他精致的黑色手工衬衫内,却被他蓦地止住,凛冽的眸光紧锁着她,“艾拉,今天我没心情!”

他皱眉,艾拉却上前有些心疼的抚了抚他精致的眉心,轻柔的问,“佟总,您不是最喜欢艾拉了么?今晚让艾拉好好的照顾您,这样您也许会开心一点也说不定!”

他深深地看着她,深邃的眸却看不到边,却蓦地笑了,将艾拉一把扯进怀里,大掌狂虐的捏了捏她丰满的翘臀。

顺势便将艾拉扯了起来,艾拉的话让他失落的情绪有些微的好转,这样的夜,他需要一个识趣的女人给自己泄泻火!

艾拉媚眼如丝,恨不得将自己贴在佟昀庚的身上炫耀,周围散发着无数嫉妒羡慕的光让她心口的满足感越发的强烈。

刚走到门口的位置,正看见相拥着要离去的叶修谨几个,一看见佟昀庚便不怀好意的堵住了他的去路。

“佟子,他妈的,你也太男人了吧!”

“哥几个给你准备的寿礼都满足不了你?”叶修谨咽了咽口水,一双妖冶的眸子不断的在佟昀庚和他身边的艾拉身上转来转去,暧昧不明。

佟昀庚微微皱了皱眉,乔慕森便微微眯着眼睛靠过来,一手搭在佟昀庚的肩膀上小声的在他耳边道,“你说说,刚刚那小妞的技术怎么样?比我们艾拉还差多少?!”

佟昀庚眸中的寒意更深了,他狠狠地瞪过去,直到乔慕森讪讪的收回了手。

“你们玩你们的,不要管我!”

“可是,这五百万也太亏了吧,你用了不到两小时!”叶修谨一想到即将失去的五百万便肉痛的难受。

“五百万,我已经帮你付了,修谨,以后再也不要做这么没有意义的事情!”佟昀庚烦躁的扯了扯胸前的领带,笔挺的身材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在夜色中越发的淡漠疏离。

他作势要扯着艾拉离去,却忽然被一股小小的力道扯住了去路。

苏夏暖一眼便看见了门口的他,即便站在一群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身边,佟昀庚依旧是最亮眼的那一个。

佟昀庚抿着唇回头,便看见站在自己身后小脑袋要低到脚面上的小女人,那局促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猫。

他微冷着脸扯掉了她,“走了!”顺势跟几个兄弟打了声招呼便要离去。

苏夏暖心里急得难受,一咬牙便冲到了佟昀庚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

小小的她,微微咬着唇,小手垂放在身侧紧紧揪着短裙下摆,星光灿灿的眸子里是满满的倔强。

眼前的男人,散发着一身的戾气,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片灯红酒绿当中,高大挺拔的身子在灯光下越发的明灭不定而不真实。

一身昂贵的手工黑西装,包裹着精瘦结实的身材,每一丝线条都像是被精雕细琢一般,浓眉下如鹰一般的深邃双眸深邃难测,可是夏暖看的清晰,他眸中的冷嘲热讽。

“你为什么要走?”她上前一步,双眸里是闪着星光,小小的身子在他的高大面前娇小的有些可怜,发丝下清新灵动的小脸让众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喂,苏夏暖,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也不看看你的身份!”艾拉鄙夷的看了一眼苏夏暖,直觉告诉她这个该死的小女人让她产生了危机感。

夏暖紧咬着唇瓣,深吸了一口气,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他身边站着的人是艾拉,他身边的人如此的光鲜亮丽,他一直都是自己触摸不到的人物。

“让开!”佟昀庚双眸紧锁着眼前的小女子,薄唇轻启,是满满的不耐。

“我......”

夏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可是竟一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被一群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那探究的眼神是几乎要将她灼烧出一颗洞来。

“哎哎,我说小妹妹,你不会就是那个小夏夏吧!”叶修谨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桃花眼里是满满的精明与算计。

“我......”

“五百万已经给你了,怎么?还不满意?”佟昀庚胸口正憋着一股气,他慢条斯理的将艾拉扯进自己怀里,深深嗅了嗅她发丝的味道,一双眸异常的邪魅。

“嘶嘶嘶嘶,我说佟子,你是用啃得么?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你看看,你都把我们家小夏夏给吃成什么样子了!”乔慕森,玩心四起,一双眼睛忽然便盯紧了夏暖裸胸前刺目的吻痕。

一时间,周围是难以置信的倒抽气的声音,夏暖又羞又急,一时之间慌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直觉性的想要求他帮助,可是一抬眸,却见他正和艾拉耳鬓厮磨,一时间胸口痛得难受。

佟昀庚心不在焉的打断乔穆森的话,“五百万呢,不卖力一些怎么对得起这个好价钱呢!可是修谨,你也太高估了她,就这样的干瘪青菜,算是什么大礼,连给我们艾拉提鞋都不配!”

好像被人扒光了站在光天化日之下,那浓浓的耻辱感铺天盖地而来,眼眶里弥漫着委屈的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它们流下来。

佟昀庚一边把玩着艾拉的手指,一边似有若无的看向眼前的小人,眸中是浓浓的不悦,他要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女人知道,忤逆他的下场是什么!

世界上多得是女人对他前仆后继,他从不会将这样的女人放在眼里。

他一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却蓦地拧紧了眉心,该死的小女人,小脑袋几乎就要低到地底下,可是小脸上却挂满了泪痕,好像受尽了委屈一般。

佟昀庚胸口一阵烦躁,目光森森的阴沉的可怕,却一把甩开了她。

“拿着五百万,赶紧滚回你的世界!”

他毫不留情的离去,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连同怀中紧紧拥着的艳光四射的美人,让她心口的痛越发的血肉模糊。

她好讨厌自己,明明知道他是那么遥不可及的人,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堪堪承受被他当中羞辱的难堪。

夏暖咬紧牙,拼命忍着泪,小小的身子在夜色中有些瑟瑟发抖,让人心疼的脆弱。

叶修谨挑挑眉,他妈的太爷们了,“这家伙还真忍心,这么对一个小姑娘,看把人家伤的!”

他有些看不下去,走到夏暖身边,她也不躲闪,只是一个劲儿的哭,巴掌大的小脸在灯光下甚至有些狼狈,顾不得其他。

“小夏夏,既然拿到钱了,就算了,佟昀庚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叶修谨无奈的摇摇头,将手中的墨镜架在鼻梁上,“所以,不要痴心妄想了!”

夏暖苦笑着将脸上的泪痕狠狠地擦去,绸缎一般的长发垂散下来,星光灿灿的眸子里闪着倔强的光,“你是他的朋友么?”

叶修谨条件反射的点点头,这女孩子真有一种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清新淡雅。

“帮我对他说一声谢谢!”

五百万,他说带着五百万,滚回自己的世界,她知道这五百万几乎可以要了她的命,又可以拯救她,而他明明对自己说了那么不堪的话,可是她根本无法恨她。

那样一个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男子,周身散发的高贵和疏离,几乎将她的理智淹没,而他怎么会将她放在眼里。

对他,她只是他身边的一个算不上匆匆的过客,也许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便忘记了。可是夏暖不一样,他像是一抹阳光,即便带着冷意,也照亮了她苍白无力的心底。

叶修谨还为来得及反应,那抹小小的影子便消失在夜色中。

他摸了摸嘴角冲着乔慕森笑了笑,“真是有意思!”

......

第1章 楔子

光华流转,耳鬓厮磨。

钢琴曲跳动着的节奏如同泉水一般叮咚作响,苏夏暖随意的拢了拢自己的波浪卷发,一身的妩媚风情让身侧的顾维君一直处于失神的状态。

大掌虚浮着她纤细的盈盈一握的腰肢,不敢太过用力,生怕一下便捏碎了。却也舍不得放开,想要贪恋这一时的温馨和柔软。

一个身穿黑色背心的宴会服务生走过来,有些为难的看着两人,然后结结巴巴的说,“小姐,刚刚一位先生说......想要宴会结束以后邀请您去他家......”

夏暖冷冷的扫了一眼支票,却越发娇媚的笑了,那上面龙飞凤舞的签着佟昀庚的大名,即便时隔多年,她还是一眼便能认出,他的笔迹。

感受到身边女人的僵硬,顾维君看向那张支票,脸色有些难看,他一手挡过去便要拒绝,却被夏暖扯住了。

她故作淡定的笑了笑,将那张带着七个零的支票捻在手心里揉成团儿,一只小指头勾着,摇摇头。

从服务生手中拿过纸和笔,“你跟他说,我对他家没什么兴趣,让他到我的酒店来,哪,这是我给他的过夜费!”

随手从顾维君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枚一块的硬币放在托盘里,转身便拉着顾维君进了舞池。

顾维君扶着她腰的大手加重了力道,抬眸望向不远处真皮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夏暖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做什么?这样的玩笑你开的起么!”

他甚至想要拉着她马上离开,只要有那个男人在的地方,她的眼睛里便只有他,只有为他做傻事的不顾一切!

“我为什么开不起,是他先来招惹我的,我愿意陪着他玩!”

顾维君想要将这个玩火的女人给撕碎了,他一把拽起她便要离开宴会,怒气冲冲的他身后是笑的没心没肺的她。

却被人生生的挡住了去路。

佟昀庚嘴角勾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看不出情绪的脸上一双深邃难测的双眸,整个人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他懒懒道,“顾总这是怎么了?想走的话是不是应该将人留下!”

他的声音很轻,依旧是沉稳淡漠的样子,英俊的五官除了越发的深邃以外,甚至没有被岁月打磨的痕迹,一身黑色晚礼服将整个人衬托的越发的高贵不可僭越。

苏夏暖微微眯着猫猫眼挑眉望着他,那一抹波光流转的算计让他嘴角不自然的勾了勾。

“佟总,您这是说的什么话?”顾维君警惕着凝眉望她,脸上带着一丝薄怒,抓着夏暖的手也不自觉的用力。

佟昀庚的情绪却未受半分影响,他只是看着苏夏暖,“你觉得你能带走她么?”

夏暖感受到他赤裸裸的威胁,即便脸上依旧平静无波,可是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隐忍的怒意。

她皱眉挣脱了顾维君的手,“维君,你先走吧。”

顾维君有些受伤的抓紧她,夏暖却咬着唇说,“你惹不起他的!”

来不及看顾维君的反应,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扯了去,佟昀庚目光森森的看着两个人相互握紧的手,风一般便将这个该死的女人扯出了宴会厅。

夏暖跟不上他的步子,被他连拖带抱的拐进了他的专属电梯。

来不及反应便被狠狠地抵在了墙上,强烈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的涌来,夏暖却假装淡定的用小手描绘着他的脸部轮廓。

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而如今,她再也不是那个任他玩弄的小丫头,她有那么多的骄傲和在乎。

小手却被他狠狠地捏住了,一手捏着她精巧的下巴,强迫她面对他瞬间阴寒下来的脸,连同声音都冰冷刺骨的让人心寒。

“怎么?越来越大胆了,竟然还敢当着你男人的面勾引我?”

他微微粗喘着,下身狠狠地抵着她,甚至强迫她修长的双腿紧紧地攀在他紧实的腰上。

雪白的大腿便肆无忌惮的暴露在空气中,夏暖被他弄得有些疼,却依旧娇笑着玩着火,“怎么?你不喜欢?”

佟昀庚的眸色越发的深沉他恨极了她如今的样子,恨不得杀了她,恨极了她挽着别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那么多年,他甚至没有一刻忘记过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她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他!

“呵,像你这种女人,我怎么会喜欢!”

她却笑得越发的妩媚动人,眸中是暧昧不明的挑逗的晶亮,她轻轻便从他的掌中抽出了小手,顺着他的西装而下,一颗一颗的解着他的扣子,一直摸到他的小腹处,甚至恋恋不舍的在上面画着圈儿。

声音几乎就要媚出水来,“那可不一定,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小嘴说着便吻上他紧抿着的唇,昔日情人之间的动情记忆便像是潮水一般涌上来,佟昀庚知道,只要是她,便足以将自己逼疯!

甚至不顾一切的再一次踏进这个小妖精制造的陷阱里去,无法自拔。

锃亮的电梯壁上倒映着的两个人,男人和女人契合的没有任何的痕迹,他失控一般的将她狠狠地抵在墙壁上,霸道的吻带着滔天的怒意席卷而来。

近乎残暴的将她身上的晚礼服硬生生的扯落了,大掌狠狠地揉捏着她越发饱满的美好。

一想到这个女人也曾这样瘫软在顾维君的身下,他便控制不住力道想要狠狠地伤害她。

毫无征兆的他的滚烫便直直的冲撞开来!

“啊......嗯......”

夏暖被顶得大脑一片空白,胸口泛着酸意,瞬间的无助和委屈涌上胸口,她紧紧揪着他的肩膀,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佟昀庚失控了,数不清有多少个夜,面对一室的清冷他长长彻夜难眠,数不清有多久没有碰她,所有的动作都带着他要她的不顾一切。

灯火辉煌的夜,狭小的电梯间,是失控的情欲。

“叫出来,嗯?我愿意听!”

他恶意的顶到最深处,大掌紧紧的扣着她的翘臀舍不得放开,声音沙哑的不像话,即便这么久没有碰她,他还是能清晰的记得和她欢爱时的样子。

连她动情时候的表情都印在记忆的最深处,此时,她紧咬着唇,娇艳的唇瓣几乎被咬出血来也不愿意向他屈服。

心里闷疼的厉害,他吻上她的唇强迫她松口,也跟着吞咽掉她破碎的呻吟。

所有的坚强都在他的冲撞中破碎不堪,她像是一页扁舟,找不到靠岸的方向,只能紧紧攀附着他,所有的脆弱倾巢而出。

那么想他,那么爱他,却也那么恨,明明不应该再纠缠在一起,却偏偏拗不过自己的心。

泪水模糊了双眼,眼前的他却那么清晰,清晰的印在她心口的位置,即便将心口剜出去都抹不掉残留的痕迹。

她的身,她的心,她的一切,都已经伤痕累累!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多年以前,初见他的摸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