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圣王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9:53

圣王

圣王 迟疑 著

连载中 江城 婚姻爱情 未来 宠婚 虐恋情深

由于父亲为人耿直,太过苛刻,遭人妒忌,得罪了其他长老,江城家中突遭变故。重生的江城,新的开始。

精彩章节试读:

第16章 到达前庭山(上)

雪旗画和江炼川摆脱了火蒙力等人的包围后,便一直向西北方向前进。一路上只见两个身影在树林中闪现,只消片刻便又出现在很远的地方。

两人一路沉默,对于雪旗画刚才是不是接下了对方的一掌,江炼川心里很确定。可是他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雪旗画身上肯定没有提升能力的丹药,这也就是说刚才雪旗画真的是靠自己的能力将那一掌接了下来。

江炼川一路上不断思考这个问题,可就是想不出答案。本来想问雪旗画的,可是一看雪旗画那布满黑线的脸,便又止言了。途中还有好几次,雪旗画突然加速,发现江炼川有些跟不上才减慢了下速度,过一会又突然加速。

这样的表现,江炼川也猜到雪旗画现在心里很不平静,一定是刚才发生的事对她有很大影响。说实话自己确实是第一次看到雪旗画这样心神不宁的样子。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是能和雪旗画说一句话,江炼川一定会说这句。

“江炼川”沉默很久的雪旗画终于是先开口了。

“什么?”突然听到雪旗画叫自己,江炼川有些意外。

“刚才的事,你很奇怪吧。明明是绝对接不下的一招,可确确实实是接下了。”说完,雪旗画苦笑了一下,让江炼川有些费解,可还是在第一时间点了点头。

雪旗画并没有看江炼川,一边前进,一边看着眼前的地面。有些失神地说:“那一招我本想对江城用的,然后再看他吃惊的表情,听他关切地说不要在别人面前用,可是现在却….”

说到这里,雪旗画哽咽了,水灵灵的大眼睛上分明地挂着一滴泪珠。

江炼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以前在火凌天那里时,雪旗画也为一个人这样哭过,想必那个人就是现在说的江城了。

雪旗画努力收住了自己的悲伤,将脸转向江炼川,同时一字一顿地说:“江炼川,刚才的事,绝对不要和任何人说起,明白么。”

江炼川通过刚才赶路时雪旗画凝重的脸色也猜到事情的严重性。此时便只是点了下头,听雪旗画继续说。

“刚才那人用的招数和木大叔的属性一样,你发现了吧。土克水,我正好是水属性。所以就算是同级别,我也很难赢他,更不用说他还是个尊者。”

“所以我情急之下用了绝对不能在外人面前用的一招,我当时只是想用这招一定能挡下,竟然忘了考虑他会食言。幸亏最后蒙山鬼出现,要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不过蒙山鬼能认出我那招,确实是我没想到的,万一。。。”雪旗画不敢往下想了。

“看他当时也很害怕,应该不会做多余的事的。”听雪旗画说些无关主题的话,江炼川心里也发急,可是又不好打断,只能稍微安慰一下,可是他实在想知道当时是怎么了。

“当时我用了珈蓝盾。”雪旗画终于对江炼川说出了真相。

轰!江炼川听到雪旗画说出‘珈蓝盾’三个字时,心里不知为什么突然一紧。随即感觉到体内一点波动,接着眼前变得乌黑,虽然没有失去意识,但是踉跄的身体还是撞上了一棵大树。

“江炼川!”雪旗画发现江炼川的变化,也是吓了一跳。难道他知道佛道的事!

雪旗画马上停下脚步,赶回到江炼川身旁。“你怎么样啊。”

江炼川眼前也渐渐清晰起来,看着眼前模糊的雪旗画,稍微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了。

江炼川发现自己经常会这样突然头痛,可是每次都会马上好。但这次有点特殊,身体传来阵阵痛感,因为刚才撞在树上了。

“江炼川你听说过佛道么?”雪旗画试探性的询问着,一边观察着江炼川脸上的变化。

江炼川还有些犯晕,听到雪旗画这样问,摇了摇头。

雪旗画看江炼川并没有丝毫隐瞒的迹象,也松了一口气。心想也是,要是江炼川真是佛道之人的话,怎么可能失踪这么久。江炼川上次昏倒是在大街上,看来并不是因为自己说的话导致的。

江炼川撞到要休息一会,正好自己也不想一边运动一边说这种事情,就坐到江炼川身边,继续说起来。

“江炼川,这个世界分成两个部分,神界和魔界,你知道吧。其中不乏火凌天这样的小势力,他们会害怕神界制裁,因为那对他们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可也有些非常大的势力,就连神庭都没办法,只能制衡。比如我刚才用的那招珈蓝盾,就是那几大势力其中之一的秘技。

“那你怎么会用,你是他们宗门的人?”江炼川此时也恢复了清醒,就是身上传来阵阵轻痛感。

“怎么会,我家世代是神界将领,哪能和那些宗门扯上关系。”

听雪旗画说家族世代是神界将领,江炼川心里没有半点怀疑,自己在雪旗画身上感觉到的,就是那种英气,将门虎女。

“二界六道幻九方,两山三殿姬社现。你听过么?”雪旗画突然说。

“你刚说什么?”雪旗画速度太快江炼川也没听清楚。

“算是包含了神界所有大势力吧,二界六道幻九方,两山三殿姬社现。”雪旗画又给江炼川重复了一遍。

“二界六道幻九方,两山三殿姬社现。”江炼川一字一句的又品味了一遍,能将整个神界大陆的大势力融为一句简洁的话,可以看出这里面的含金量。

“二界就是神界和魔界,这当之无愧的是最大的势力。但是大陆上存在着许多连二界都必须要正视的宗门,比如说,六道。”

雪旗画尽量稳定着自己的情绪向江炼川介绍,说到这些常人仰视都达不到的大势力,雪旗画也是有些激动。江炼川则是聚精会神的听雪旗画讲这些他以前听都没听过的名号。

“六道有三道在神界,分别是畜生道,人间道,还有一个就是佛道。刚才所用的珈蓝盾就是佛道最强的防御术,虽然我只是学会了一点皮毛,但是依然能跨等级防御。”

“那你怎么会呢?”江炼川忍不住插嘴道。

“曾经有个佛道直系弟子不知为什么想逃离宗门,为了安全寻求天界庇护,用这招做交换,希望能保住她的性命,当时负责处理这件事的,就是我哥哥。”

“那个人后来怎么样了?”

“死了。神庭想保护她的,可是…”雪旗画就这样用沉默告诉了江炼川结果。

第9章 脱离魔掌(上)

雪旗画正看着天空失神,却突然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院中平坦的地面。

几乎在同时,原本平坦的地面渐渐凹陷,从凹陷的地面中,爬出了一个人。

“木大叔!”雪旗画清脆的声音中带着惊喜。

一旁被称作木大叔的中年男人叫木根生,高大的身材加上凸显的肌肉将身形勾勒成铁塔一般厚实。

木根生抖落身上的细碎土石,朝着雪旗画憨然一笑道:“小姐,等急了吧,你哥哥可是早等不及了,今天下午人刚一到齐就下令救你了。”

“大叔,哥哥他们还好么?”雪旗画迫不及待地问道,眼中流露出的焦急,让人倍起怜爱之意。

“都没事,上次遭遇偷袭虽然被冲垮了,但是大家都没什么大事,这不,一休整过来就来救你了。他们现在就在不远处,要是遇到麻烦就出来帮忙拖住敌人。我的土属性最不容易被发现,所以派我来救你。”

“没事就好。”听说哥哥他们平安,雪旗画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小姐,没时间闲谈了,等着安全以后慢慢说吧。我现在先给你把铁链弄碎。”刚才一出来,木根生就发现了雪旗画脚上的铁链,因为那铁链黢黑又巨大实在太显眼了。

看着那极粗的铁链,木根生心中也是一阵酸楚。竟让小姐带着这个生活了这么多天,还不知是不是被拷打过。火凌天,着实可恶!

可是就在同时,木根生也看出了玄机。这条铁链确实是一般的凡品精铁,但是铸造工艺有些特别,仔细看去一丝一丝的好像是被卷成这么粗。这样的话,想自己土属性的蛮力型想要弄断确实不易,会越弄越紧,只能用风属性等技巧型才容易些。

事不宜迟,城堡虽大但是突然多了一个四华高手肯定是会被发现的,所以木根生没有丝毫迟疑地从随身带的布袋内拿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小玉瓶,从中倒出一粒青色丹药。就在丹药离瓶时,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周围突然起了阵阵微风。

“这是….”雪旗画当然认识这种丹药,而且就是因为认识,她也吃惊于木根生竟然为了尽快救出自己而会服用这种珍贵丹药。

就在这时,城堡远处突然一道三色气柱冲天而起,伴随着轰隆隆的狂笑声:“丧家之犬还是上钩了。”话音未落,一道青色风刃突然出现,直接将冲天气柱一削为二,接着不断地有轰鸣声传来。

“糟了,还要快些!”木根生仰头将丹药服下。一息过后,他身上原本给人的厚重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与自己强壮身材完全不相称的凌厉威势。

为了节约时间,木根生没有多说什么,简单的几个手印过后,伴随着一声低喝,粗重的铁链在木根生极快下落的手掌中断成几节,而最令人惊异的是,断开的铁链截面都非常光滑,完全是被切开的样子。

“小姐,都统那边可能遇到了麻烦,你现在换上这件衣服,从这个城堡的最后面逃跑,那里的墙被我们开了一个洞,足够你脱身。这个洞可以让他们以为我们是从这里逃跑的,为你争取一点时间。出去后小心行事,然后到我们来时第一次驻扎的地方会合,懂了么?”

“嗯。”刚才亲眼看见木根生的巨大改变,雪旗画也是有些没回过神。虽然早就知道小圣灵源丹的神奇效果,但这确实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因为这逆天神药实在是太珍贵了。

“好了,那快走吧。我担心你哥哥被埋伏了。”说着,木根生从刚才的袋子中拿出一件衣服扔给了雪旗画。那袋子只有巴掌大,却拿出了比其体积大几倍的衣物,看来不是一般凡物。

接到衣服雪旗画发现那其实就是一般的奴隶衣服,穿着不会被认出就是了。而且摆脱了那条大铁链,以自己二华神的实力想从后门脱身也不是难事。可是,就在自己准备逃跑的时候,雪旗画眼前浮现出了一个身影,是和自己朝夕相处几日的江炼川。

说好一起走,怎么能扔下他呢。可是现在不走恐怕会有麻烦。江炼川啊江炼川,你整天和我在一起,怎么就在这个关键时候不在呢!雪旗画现在真是急得无所适从了。

而木根生却没有注意到雪旗画的变化,他扔完衣服就向门外跑去。不是他不会飞,只是容易被发现。万箭齐发的滋味可不怎么好,所以木根生干脆用跑的。

就在他到门口处时,却和一人撞了个满怀,正是拿饭回来的江炼川。

江炼川正拿着饭往回走,刚到门口突然被撞倒。确切地说,是撞飞。手中拿着的饭菜也飞落了一地。

看到突然出现的江炼川,木根生也有些吃惊。守卫?!

而就在木根生看到洒落的饭菜时,一股怒火从心中升起。那怎么能说是饭菜呢,就是野菜和烂掉的菜叶混起来煮熟了而已。拿这种东西来虐待小姐,本来就压着的怒火一下子爆发了。

厚实的大手举了起来,要是让这小子惊动了大部队就不好了。手中浑黄的光芒涌动,显然刚才的药效已过,身体又开始有了土属性。

也就在这时,雪旗画看到了这边的场景。可是已经晚了,在她喊出“住手!”时,木根生的手掌已经朝江炼川方向拍去,一起飞去的还有土属性特有的强烈压力。

江炼川回过神来,已经身处强大压力中,一动也不能动。

就在江炼川这么想时,木根生的杀招已经降临,江炼川的耳朵被强烈的压力震得嗡嗡直响,大脑也陷入了空白。

“要死了么,还以为能逃出去的……”

突然,周围的声音,包括那巨大的压力都在一瞬间消失了,身体传递给大脑的轻快感让江炼川觉得很舒服。

不会是死了吧?也不是很痛苦啊。江炼川突然这么想到,随即便睁开了双眼,眼前看到的景物让他吃惊地嘴都合不上了。

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周围是没有边界的雾蒙蒙的白色,一团白色气旋在眼前这种安详的环境中不快不慢地旋转着,像是摆脱了一切尘世的喧嚣。

江炼川不知道这是哪里,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走向那白色的气团,然后看到它并没有什么反应以后,便大胆的尝试将手伸进去。连江炼川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哪来的胆子,这可能有很大的危险。可是江炼川不知为什么就是没有丝毫担心。

就在手接触到旋转的气团的一瞬间,周围的寂静突然消失,刚才耳边的轰鸣声和压力重新回到了江炼川的可感范围内,但是感觉却没有先前的强烈,仿佛被隔离开一般。

江炼川眼中一丝白色掠过,伴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目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蹬地,同时双手向前,与木根生直接对掌!

“轰”的一声,周围土石崩裂,江炼川的身影也向后暴掠出去,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木根生方面倒没感觉出什么端倪,拍了拍手掌,可正当他要说些为雪旗画抱不平的话时,却听到了雪旗画的惊呼声。

“江炼川!”看到江炼川小小的身影被木根生的一掌狠狠击飞出去,雪旗画的大脑顿时变成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

木根生看到雪旗画的表现,顿时慌了手脚。小姐和这个小子认识,难道打错人了?这可了得!自己刚才可是下了狠手的,此人凶多吉少啊!

雪旗画也呆在了那里。刚才的全过程,她都看在眼里,就算知道江炼川体制超出常人,但是木根生刚才的一掌明显下了杀手,江炼川正面接招,可以说是必死!

而正在两人都因为刚才的事呆住时,更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