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邪魅小魔女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9:54

邪魅小魔女

邪魅小魔女 不回来 著

连载中 于珊,凌少铭 虐恋 娱乐圈 穿越 空间

一纸契约成了他名义上的妻子,他伤害自己,甚至伤害身边最亲的人。可是那有怎么样呢?她苦涩的想着,女人的心都是最柔软的,她没有办法选择愤怒和怨恨。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颤抖的身体

“小姐,您到底要去哪?这样一直开,您回头得加钱啊!”出租车已经驶离市区20多公里了,于珊还是没有说具体要去哪,司机有点不耐烦了,忍不住扭头再一次问道。

“能不能让我想想?”于珊皱着眉,扭头看了看后面,见齐子哲的车没有再跟过来,她松了一口气,开始思考自己去的地方。

可去哪呢?忘情海别墅她这会是实在不想去,可除了那里她现在又无处可去,要不回家吧,好像自从妈妈出车祸以来,那个家她就再没回去过,如今回去看看也好。

这样想着,她抬头对司机说道“师傅,麻烦您往回开,去福顺路。”

“你这小姑娘,真麻烦,你说你直接去福顺路不就行了,现在倒好,还得再往回走20公里,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听于珊说要去福顺路,司机忍不住抱怨起来。

于珊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看着司机说道“对不起师傅,要不这样吧,我回头多给您加车钱?”

听她说多加车钱,司机撇了撇嘴,没再多言。

车子驶得很快,十分钟以后就到了福顺路,于珊打开门正要下车时,司机扭头不满的嚷道“哎?小姑娘,你还没给我车钱呢?”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于珊有点神思恍惚,经司机一提醒才想起来,当下将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打算把车钱给他,可手一伸进兜里,她随即就脸色大变,兜里空空如也,她早上从别墅里出来时随身带的几百块钱不见了。

细想想,可能是在医院被那些记者围攻的时候掉了,这下可怎么办?她的神情有些慌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和司机解释。

司机见她的手伸进兜里半天都没掏出钱来,有点怀疑的问道“您不是没带钱吧?”

“不,我带了钱的,只是刚才在上车前不小心掉了!”于珊低着头,声音小的像蚊子叫,她是真的不好意思,坐了那么远的车,现在却没钱付车费,换成谁都会恼火的。

果然,司机一听她真的没带钱,马上就火了,嗓门也大起来“你这小姑娘,你说你没带钱,你坐我车干什么,我拉着你几乎快跑遍整个离溪市了,油钱你也得给点啊!”

“我,真的不好意思,要不这样吧,我打个电话叫人送来好不好!”于珊说着,从另一个兜里掏出手机,打算给红姐打电话,可正要拨号码时,才想起来,她根本就不知道红姐的电话号码,张柔现在又联系不到,想来想去她也只好给凌少铭打了。

“哎,你这手机不错,要不你就拿你的手机顶我的车钱好了,这电话也甭打了!”然而,司机看到于珊的手机,一眼就认出上面的水钻,知道这手机一定价格不菲,于是就起了贪念。

“师傅,我这手机是朋友送的,不能给你,请你等一下,我打通电话,钱一会就送来了!”手机是凌少铭送她的,当然不是随便给别人,于珊当即就拒绝了,话说完,她又开始拨号了。

司机见她不同意给手机,当即就变了脸“老子没那闲工夫等你打电话送钱,一句话手机你到底给不给,不给我打电话报警了!”

“别,别报警,车钱我会给你的,您等几分钟就好,求求您了!”一听说报警,于珊慌了,将手机紧攥在手里,看着司机哀求道。

见她口气软了下来,司机越发嚣张起来,说话的口吻也没有一丁点商量的余地“不行,快点,把手机拿来!”

“手机我真的不能给你!”这一下,于珊也有点恼了,车费只有几十块,可手机却足足花了二百多万呢,况且又是凌少铭给她买的情侣机,她绝对不能给别人。

“不给是吧,那就别管我不客气了。”司机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起了歹念,他猛的一踩油门,出租车继续向前方开去。

于珊急了,在后面惊恐的大喊“你要带我去哪?快停车”

“去你想去的地方,哼!”司机不理她,继续把车子往前开……

于珊慌的不知该如何是好,脑海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她大着胆子冷喝出车“快停车,再不停车我就报警了!”

“哟呵,你倒要报警了,我还要报警说你不给我车钱呢?”司机狠声说完,脚踩油门加怏速度,车子飞速向前急驰。

于珊急得在后面大喊,手按在门把上想要跳车,司机按了前面的遥控装置,将车门锁得死死的,扭头看着于珊,瞪着一对金鱼眼恶狠狠的威胁道“再耍花样,老子杀了你,坐好!”

被他这一威胁,于珊吓得不敢再动了,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心里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遇上黑心司机了,这下可怎么办?

她扭头向四周望去,车子正顺着福顺路往南开,那里通往郊区,周围除了大山就是树木,根本没人居住,难道他是要……?

她越想越害怕,眼泪都掉了下来,忍不住带着哭声乞求道“师傅,我求求你放我下车吧,手机给你好不好?”虽然手机对她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但它与性命比起来,于珊更想活下去,至于手机,下车后她会记住车牌号,她相信警察会帮她拿回来的。

但她的心思显然已经被司机给识破了,他冷哼一声,说道“现在想给我了,晚了,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下车后再去报警是不是?哼,当老子是傻子呢!”话说完,他又一次加大油门,这一次无论于珊说什么,他都不再多说一句话,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杀人劫财了。

于珊想的没错,司机果然把车开到了荒无人烟的郊外,一到达目的地,他马上下车,打开后车门扯着于珊的头发把她从车上拽了下来“臭婊子,给我下车。”

“放开我,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于珊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但她的力道显然不是司机的对手,很快就被对方给摔在了地上。

司机露出凶恶的面孔,抬脚一步步朝于珊走近,把手伸到她面前,凶狠的说道“把手机拿过来!”

“不,我不给,你这坏蛋,警察不会放过你的!”于珊紧攥着手机,牢牢的将它背在身后,一对美丽的桃花眸死死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她知道这会她即使把手机给他,他也一定会杀了她灭口的。

金钱的吸引力自古以来都是极大的,她遭遇抢劫都是因为这部手机,它的价值在普通人眼里无疑于是天文数字,只要人的意志力不够坚定,很容易就会起贪念,刚才在车里她真不该将手机拿出来。

“警察,哈,等你死了,老子再把你跺成肉酱,然后往河里一扔,除了鬼谁会知道今天的事,快把手机交出来,老子给你个痛快!”司机狞笑着,将他心里打的如意算盘说了出来。

见他果然要杀了自己,于珊吓得脸色惨白,撑着草地的手更是僵硬的动都不能动了,但她面上却不想过多的表现出她的怯懦,那样只会让眼前的坏蛋更加的有恃无恐,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犯了法,谁都逃不掉,除非这个世界没有公理!”

“公理?公理值几个钱,少费话,快把手机交出来!”司机有点不耐烦了,话刚说完,他就猛的扑到于珊身上,用力去掰她的胳膊,恶狠狠的抢夺她的手机。

于珊拼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可死命的反抗终抵不过凶蛮的司机,他凶狠的扭着她的胳膊,硬是将外露的一半手机夺在手里,可于珊仍咬着牙坚持着,就是不放手。

“贱人,快放手!”见手机的一半已经到手,看着机身上那些闪耀的水钻,司机急红了眼,手一挥重重的一拳打在于珊脸上,于珊痛的闷哼一声,手下意识的一松,手机被司机抢了去。

到了这会,她已经顾不得手机了,逃跑要紧,只要逃出去报了警,手机一定会重新回到她手里的。

她从地上爬起来,不要命的往前跑,嘴里大叫着“救命啊,救命啊!”

“小贱人!敢跑,站住!”见于珊没命的往前跑,还一个劲的大喊救命,司机担心她会将人喊来发现他抢手机的事,当下一刻也不敢耽误,瞪着凶狠的眼睛快速追了上去。

男人在体力上本就占优势,再加上于珊今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吃饭,先前还被那群记者围攻,体力早已经耗尽,很快就被司机给追上了。

“!”司机从后面揪住于珊的长发,先甩了她两巴掌,紧接着就狠狠的将她按倒在地上,有力的大手死死的掐着她纤细的脖颈“小妞,这是你自已倒霉,可怨不得我,等一下做了鬼可别来找我!”

说完他就加大力道,一点一点的将掌心收缩……

“呃,救命……”随着司机的力道加重,于珊能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她大张着嘴艰难的吐出几个字,美丽的桃花眼逐渐睁大,空洞的望着眼前的坏蛋,感觉这一回她的生命真的已经走到了尽头。

第12章 爱或不爱

凌少铭心里担心着于珊,想着既然她没出大门,现在应该还在医院里,正打算去各个科室找人时,齐子哲气喘吁吁的进来了,他昨天晚上在医院里值班,身上还穿着白大褂,一进门就盯着凌少铭问道“于珊不见了?是真的吗?”

他站在门口问的很急,话问完扭头在凌少铭办公室里瞥了一眼,当看到打开的电脑时,又问道“发现什么了吗?知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她没出医院”凌少铭阴沉着脸,紧锁着眉宇,脑子里飞速运转着,想着于珊有可能去的地方。

“没出医院?”齐子哲闻言挑了挑眉,走到电脑前移动鼠标,重新察看了一下门口的监控视频,反复看了这么两回,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猛的一拍脑门,脚步快速朝凌少铭这边迈了过来,拉着他就往外走“我知道她去哪儿了?跟我来!”

凌少铭知道齐子哲这么说,一定有几成把握,所以也就没多问,两人一起直接乘电梯下了十九楼。

两人一路往于珊妈妈住的专护病房走,这个时候,凌少铭也明白了过来,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还是他连续熬了几天夜,把脑子都熬糊涂了,于珊就在医院里,他竟连她有可能去哪都想不出来。

他心里懊恼的同时,脚步一刻也不停,很快就来到了病房外面,两人正要往里走时,里面冷不丁传来了隐隐的说话声,不算太高,但因为是清早的缘故,医院里本就没什么人,再加上就算是忙碌的高峰期,也很少有人到专护区来,一般人没有上百万资产是住不起专护病房的。

“妈,我昨天没来看您,您有没有生我的气?对不起哦,我临时有事耽搁了,今天我就留在这陪您一整天好不好?”病房里的声音很熟悉,只听了几句凌少铭就和齐子哲对视一眼,两人眼底均有着了然之色,同时一直悬在心口的石头也落了地,于珊果然在这儿。

凌少铭本打算进去,齐子哲一把将他拦住,没有说话,只抬手指了指病房里面,意思让他先听听于珊说什么,再想想进不进,凌少铭想了想,觉得也行,也就抿唇不语,算是默认了他的意思,两个大男人一齐站在门外,关注着病房里的一切。

于珊并不知道门外站着两个男人,正通过上方的玻璃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听着她一个人自言自语。

此时她正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块浸了温水的毛巾细心的给病床上的妈妈擦着脸,她的动作很轻,嘴角始终都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出来时她刻意在病房里自带的浴室洗了一个澡,此时看上去清爽了许多,头发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乱糟糟的了,而是整齐的梳了一个马尾,身上的病号服也换过了,虽然和昨天穿的一模一样,但看上去很整洁,连一丝褶皱也没有。

先前穿的那件因毒瘾的发作被撕扯的不成样子,后来凌少铭怕惊动她毒瘾再发作起来,也就没在昏迷时给她换,现在换了衣服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再加上昨天滴了一整天的营养液,现在她的脸不再像刚来医院时那么苍白,嘴唇也恢复了粉红的光泽,看上去娇艳欲滴,很是迷人。

凌少铭知道,她之所以精心梳洗,是想以最好的状态来见自己的母亲,看着她轻柔的动作,还有那嘴角边的微笑,他的手心渐渐回拢,她是如此在乎她的母亲,可他却伤害了她最在乎的人,想到这,他的眉毛不自觉的拧紧。

这个时候,于珊放下手里的毛巾,随手丢进一旁的脸盆里,满意的看着母亲干净的脸,柔柔的笑了“妈,您还是那么漂亮,不管是睡着还是醒着,都是全世界最美的妈妈!以后我天天来医院照顾您,给您擦脸好不好?”

“嘻嘻!我们拉勾!”于珊并不在乎妈妈能不能回应她,只自顾自的从被子里拉住妈妈的手,勾了勾她的手指,脑海里想着小时候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幸福时光,不知不觉说话的声音就带了哭腔“妈妈,你快点好起来吧,过几天我就要开学了,我想您陪我去学校报道,往年开学都是您陪我去的”

说到这,她低下头,眸子逐渐暗淡下来,她抬手抹了一把眼泪,抬头继续说道“不过,您不去也没关系,我又不是不认识路,呵呵,你常说我娇气,我一直不承认,其实是您太娇惯我了,从今以后我要学着长大,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绝不让您再为心!”

说着说着,眼泪就又流了出来,但她不去擦,任由泪水滑下她的脸颊,最后滴落在被单上,她想,如果这滴眼泪能通过被单滴在妈妈心上,是不是她就会醒过来了。

当然,这只是她的幻想,她扯了扯嘴角苦笑一声,把妈妈的手紧紧的贴在自己脸上,躺在医院里近一个月,妈妈的手已经不像刚来时那样粗糙,绵绵的贴着很舒服,更重要的是那熟悉的味道让她倍感亲切,就是这双手一手把她带大的,记得小时候,爸爸赌钱输了,每次回来都拿她撒气,妈妈就用这双手牢牢的将她护在身后,最后自己却被打的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一幕幕往事,不管是辛酸的还是温馨的,全都自于珊的脑海里一一划过,就如遇到狂风的大海,疯狂的激荡起伏,久久难以平静,到最后,于珊难过的哭出了声,泪汪汪的桃花眸带着心底无尽的期盼望着病床上的女人,哽咽着泣不成声“妈,求求你醒过来吧,看着你这样,我心里好难受,妈……”

听着病房内悲凉的哭声,凌少铭再也忍受不了,猛的转身靠着外面的墙,于珊对母亲说的话一字一句不停的在他脑海中回荡着,将他那颗坚韧的心击的粉碎,就在刚才,他透过玻璃看着那张染泪的小脸,心里袭卷起无边无尽的悔恨,他觉得自己真的好残忍,是她一手造成于珊今天的痛苦,她恨他怨他都是应该的。

“少铭,给她做手术吧,她的情况再拖下去,只会越来越糟,到时候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你不想让于珊恨你一辈子吧!”这个时候,齐子哲趁机压低声音在凌少铭耳边说道,这样的话他说了好几回了,可每次他都不听劝,现在亲耳听到于珊说这翻话,他想,这次凌少铭应该能点头了吧,要知道他早把做手术用的器械都准备好了。

“让我想想,先让她呆在这吧,我去楼上呆会!”凌少铭的神情说不出的疲惫,齐子哲的又一次提议令他心乱如麻,他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嗯”齐子哲点点头,目送凌少铭离开,他想,爱情真是个神秘又可怕的东西,它可以让一个精明冷傲的天之骄子,变得像如今这样患得患失,就像凌少铭,在别人面前他从来都是傲视天下的王者,他的一句话往往能够轻易的定人生死,就像那天在郊外一样,可是每每面对于珊的事,他就会失了以往的那种自信,变得优柔寡断,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他摇摇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个人坐在病房外面的走廓上,守着里面的母女,于珊身染海洛因,随时都有可能毒瘾发作,她的身边寸步都离不了人。

一上午,于珊都呆在专护病房里,没有离开母亲一步,而齐子哲也一直坐在门外的长椅上,听着里面的动静,快到中午的时候,医院送来一个急诊病人,是车祸事故,情况很危急,手术只有齐子哲能做,其它医生均没有把握能把人从鬼门关前救回来。

当护士急匆匆跑来找到他的时候,他扭头看了一眼病房,掏出手机给凌少铭打了个电话,之后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人命关天,一刻也耽误不得。

在他走后不久,凌少铭就来到了病房外面,这次他没有在外面站多久,而是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见到他,于珊并没有感到意外,好像早就知道他要来似的,只抬头看了他一眼,便继续拿起手中的碗,一口一口细心的给妈妈喂着饭。

“你歇会,我来吧!”凌少铭盯着她的动作看了一会,伸手从她手中接过碗,慢慢的喂到女人的嘴里,于珊有点惊讶,瞪着眼睛,嘴巴半天都合不拢,凌少铭是何许人也,跨国集团的总裁,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别人给他喂饭还说的过去,他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喂饭,她还是头一次看见,虽然对方是她的母亲。

“你快去吃饭吧,一会要凉了!”见于珊呆着没动,凌少铭扭头瞥了一眼餐桌上的另一个饭盒,忍不住催促道。

“别,还是我来喂吧!”尽管她妈妈变成这个样子都是眼前的男人一手造成的,但于珊还是不好意思让他给妈妈喂饭,手伸到他面前就想把碗接过来,殊不料凌少铭把碗一偏,冲她勾了勾嘴角,说了一句让她半天都没醒过神的话“乖乖把午饭吃了,三天后我保证还你一个健康的妈妈!”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