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2:07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 盛九九 著

已完结 白夜,乔灵 总裁 种田 鬼怪 空间

一个秘密、一场交易,乔灵冒名顶替成为薄御深身边的女人。第一次见面,他告诫她,“我很久没碰过女人了,你要养好身体。”第二次见面,他的大掌游走,嗓音魅惑,“你这么敏

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 明明只想用用这个所谓的未婚妻

乔灵在别的男人面前笑起来的模样,是薄御深从不曾看过的样子。

乔灵主动挽上别的男人的手臂,也是他薄御深这个未婚夫从不曾享受过的……待遇。

而她身上穿着的那条晚礼服,还是他亲自给她订的。她竟然穿来和别的男人私会!

呵,这个女人。

“想管就去管,别拿人家的红酒杯出气。”霍西延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薄御深收回视线,目光落在自己捏着的杯子上。

的确,他因为用力,手指关节都已经泛白了。

“明明只想用用这个所谓的未婚妻,偏偏连人家的思想感情也要干涉。”霍西延凑近他,邪气勾唇,“我说薄公子,您是不是气量太小了?”

“这么多好酒,也堵不上你的嘴?”薄御深斜了他一眼。

霍西延耸耸肩,俊美邪气像妖孽的脸上、表情轻慢。

没了霍西延的聒噪,薄御深抬头,不自控地朝之前乔灵和慕鄞离所站的地方望去。

但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

……

慕鄞离带着乔灵进了宴会厅深处,找到了他之前参演的那部电视剧的导演,跟人到了招呼后只简单地介绍了乔灵的身份,就没再说其他的了。

慕鄞离的本意是要好好将乔灵引荐给几位比较知名的导演,但乔灵拒绝了。

一来她不想慕鄞离为了她到处求人说好话。

二来,乔灵认为,她已经20岁了,其实想要进入一个新的行业、特别是演戏这个行业,已经算大龄了。到底要不要进这个行业,她其实还在犹豫,所以打算顺其自然。

如果有导演主动相中了她,那么皆大欢喜,她就去努力。

如果没有,那么她就安安心心想别的出路。

借着这个开端,乔灵跟着慕鄞离,又认识了好几位别的导演和重要投资人。

乔灵虽然年轻,也鲜少参加这种上流社会的聚会,但是跟别的名媛或者明星相比,丝毫不相形见绌,很是从容大方。

晚宴行进到后半部分,乔灵将一些名导演、编剧和投资人都认熟了,也能偶尔跟他们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题。

在晚宴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位正在跟乔灵说话的编剧突然站起身来。

“这不是薄总吗?”说话的编剧在圈内很有名,是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大叔,叫王家铭。

听到他的话,原本围坐在一起的一群人纷纷站了起来。

乔灵原本也准备随着大流站起来的,但王家铭的那句“薄总”让她犹豫了下。

毕竟这雨城姓薄的总,可没几个。

果然,薄御深的声音很快在身后响起:“王编剧,请坐。大家都坐。”

薄御深虽然这么说了,但在他落座之前,大家都依然站着。

而依然坐着的乔灵咬唇,暗道一声糟糕。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冤家路窄!

这下,她更不敢站起来了,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薄御深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大家都站着、唯她独坐的女人。

虽然仅仅是一个背影,但他立马就认出了她。

唇角勾起一抹浅浅淡淡的笑,薄御深走到乔灵身边的位置立定。

那个座位坐着的人觉悟很高,立马让开请薄御深坐了。

薄御深拉开椅子在身旁坐下来之后,乔灵将头埋得更低了。

“坐。”薄御深惜字如金。

大家这才纷纷坐下。

一众名导加投资人顿时热络起来,但话题无非就是围着薄御深的。

乔灵想着反正都被撞见了,干脆跟薄御深实话实说,但其他人实在太热情了,她根本找不到机会。

好不容易等到大家都一时安静点的时候,乔灵马上转向薄御深。

“薄先生,我……”

“对了,秦导,你上次拍的那个电影具体什么时候上映?”一直沉默着不怎么说话的薄御深突然问起了对面一个男人。

乔灵咬牙,把话咽了回去。

等到他们聊了十几分钟后,乔灵又找到一个机会:“薄先生,其实我……”

“王编剧,听说你最近手里有个不错的剧本,找到中意的演员了么?”薄御深再一次无视了乔灵,主动跟王家铭说起了话。

乔灵再咬牙,再把话咽了回去。

薄御深都在这儿坐了近半小时了,眼镜斜都没往乔灵身上斜一下。

就算她主动说话,他每次都恰好要跟别人说话而打断她。

明明他和她离得这么近,两人的手臂偶尔都会碰在一起,她甚至能闻见他身上那好闻的草木气息。

她算是看出来了,薄御深就是故意的!

乔灵断定,薄御深还在为照片的事情跟她生气。

她也不试图和他说话了,就静静地坐着听他们聊天。

后来薄御深手机响起来,他才跟众人说了声“抱歉”,便起身走了。

而王家铭编剧是个心细的人,敏锐地觉察到乔灵与薄御深之间关系不一般。

……

……

慕鄞离跟他想要接触的那个导演从休息间回来的时候,乔灵这边的人已经散完了,只有乔灵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

慕鄞离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很自然地圈住她的肩。

“我才离开这么一会儿,你就想我想得这么厉害?”

乔灵掀起眼皮儿看了他一眼,不搭理他。

“怎么样?有没有导演或者编剧对你表现出兴趣?”慕鄞离又问。

说起这个,乔灵更沮丧了,摇了摇头后站起来:“算了,你送我回家吧。”

慕鄞离也没再多说,替乔灵披上羽绒服后就圈着她去了车库。

大约20分钟后,车子停在薄御深的公寓楼下。

慕鄞离将这高档小区环视了圈,敛眉盯着乔灵:“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我哥不是住院了么,我没地方住又不可能去挤成大叔的单身公寓,只好暂时住朋友家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慕鄞离狐疑地盯着她看了几秒,最后才下车,绕过车头替乔灵拉开车门。

“你上楼,到你朋友家了给我来个电话,我再离开。”

说这些话的时候,慕鄞离单膝跪地,捏住乔灵的羽绒的衣角,替她拉好拉链。

第2章 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

乔灵在薄御深对面坐下来,眼睛都没眨一下,“当然见过。”

怎么会没见过。

乔灵已经在这家酒店里住了一周了,也曾几次在咖啡厅或者餐厅偶遇过薄御深,虽然这几次偶遇中两人连视线交流都没有。

而乔灵之所这么做,还是因为之前的那次“擦肩而过”。

薄御深当过军官,也是商业场上最精锐的新贵。他不傻,不会对那次“擦肩而过”完全没有印象。这也是乔灵为什么要先在酒店住一周再跟薄御深见面的原因。免他生疑。

薄御深如镌刻的面庞上露出感兴趣的神情,“原来还真的见过。”

“薄先生你也知道,因为长辈间的那点利益关系,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面,但却成了未婚夫妻。”

顿了下,乔灵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刚好我一直没有来过雨城,这次过来旅游,就想顺道在我们结婚之前,看看自己未来的丈夫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样的说辞合情合理,让她突然出现在这酒店有了正当的理由而又不显得突兀。

“结果如何?”他虽然笑着,但眼眸深处却是极致淡漠。

“我很幸运。薄先生,你长得很好看。”

她用软软绵绵的声音将这直白的赞美说出来,让听的人觉得她特别娇媚。

“以貌取人可能会让你终生悔恨。”他的眼睛蓄着笑,声音没有温度。

乔灵并不接话,而是问他,“不知道薄先生对我这个未婚妻是否满意?”

“如果我说很失望呢?”

“没关系呀。”乔灵答得飞快,盈盈地笑,“那薄先生可以去说服你们薄家的长辈,由你们薄家来退婚。但是由你们薄家来退婚的话,就不能影响薄乔两家的商业合作,薄家也不能从乔家撤资。”

对乔灵来说,这真是再美好不过的结局。

薄御深轻笑出声,“说完了?”

乔灵很认真地想了下,继续,“毕竟,我们乔家是高攀,是不可能主动提出退婚的。薄先生既然不想要我,不如想想办法。本来乔家已经占了你们薄家的便宜,再塞一个让你不喜欢的女人在你身边,那岂不是太委屈你了。你说是不是?”

倒很“体贴”他。

薄御深开始仔细地打量这个女人。

糯白的皮肤、长长的卷发、鹅蛋脸、瞳仁儿墨黑清亮的大眼睛、秀气挺翘的鼻、樱桃小嘴,这些关键词组合成一张异常美丽而有灵气的脸。像是最拿得出手的狐媚,但偏偏她的气质又是偏清冷、没有烟火气的。

这样的外貌和气质组合、放到哪儿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何况她正值娇妍年纪。

很勾人,是个男人都会见色起意。

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她笑起来的时候其实看着特别乖巧可人。

但仔细看她的眼睛,会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被薄御深这样的男人看得太久,加之她本就心虚,乔灵终究是有点慌了。

“薄先生,你这样一直看着我,我……”

“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薄御深掐断她的话。

乔灵愣了好几秒才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薄御深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她眼眸深处的兵荒马乱,但她面上仍旧强做镇定。

“我们作为后辈,怎么能忤逆长辈的好意。既然是长辈定下来的婚事……”顿了下,他唇角的笑意加深,“那我和你只需要尽到夫妻的义务就好了。”

夫妻义务是什么?

人前的恩爱和美?睡在一起?

乔灵很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尽量让自己笑得淡然,“那是自然。”

薄御深似乎很满意,只是他的神情中似乎总含着戏谑。

“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他站起身来,抬步往大门的方向走。

乔灵看着他的背影,如释重负,并且礼貌性地跟上他,想要送他出门。

但薄御深却突然转过身来,“对了。”

乔灵满腹心事没注意,一下就撞进了他胸膛。

他的胸膛硬的像铁,乔灵好痛。

她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捂着额头皱着眉。

“做我的女人,身子这么娇贵,恐怕经不起折腾。”薄御深随时随地都在笑,尤其是在说这种话的时候,他的笑让乔灵的血液一下子就涌上了脑门。

她瞪着眼睛看薄御深,完全忘记了要伪装。

薄御深却慢慢收了笑,定定地看着她,到最后他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薄先生,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乔灵很快缓过来。

薄御深的视线投放到乔灵身后,乔灵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落在她买的那一大袋子药上面。

对了,她没想到薄御深会来的这么快,她还没来得及“作案”,把那些药品拆开……

“吃这些管用吗?要不要派人送你去医院?”

面对薄御深突如其来的“关心”,乔灵甜甜朝他一笑,“没关系,我吃药就行了。”

“我不想我未来的太太落下病根子,所以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身体。”

说完这句,薄御深转过身,继续往外走。

乔灵松了口气,又跟上去送他。

但薄御深突然又停下来,只不过这次没转过身。

乔灵这次虽然也没撞到他,但因为心虚,还是被吓了一跳。

我说尊敬的薄先生,您有事能不能一次性说完!?

“既然你已经回了雨城,过两天我会安排人来接你,回一趟薄家,你做好准备。”

说完,薄御深径直离开了。

乔灵靠着门、脑子里混沌一片,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明白薄御深说的“准备”到底有什么深意。

不过,今天与薄御深的这一次会面,让乔灵明白,她这个“未婚妻”不过是他薄御深拿来糊弄长辈或者是……泄1欲的工具。

这样一来,等到将来她的身份被戳穿的那一天,她应该…会死得很难看。

……

……

因为要去薄家见长辈,乔灵事先跟舅妈打听了一些事情做足了功课后,在要去薄家的前一天,乔灵决定去商场买些像样的礼品、也给自己准备几身像样的衣服。

当然,这都是用舅***钱。

舅妈不差钱,乔灵没钱。

在乔灵逛商场的时候,成釜跟在一边拎东西。

“乔乔,这见薄御深是一回事,见薄家的长辈就是另一回事了。有些事情一旦牵扯到上一辈和家族,特别是牵扯到薄家那样的家族,再想要脱身……”

乔灵将一件驼色的大衣在自己身上比了比,漫不经心,“那就粉身碎骨呗,我不怕。”

成釜将壮偏胖的身子往乔灵面前一堵,敛着圆眼睛凶她,“乔乔!”

这一声“乔乔”,几乎是与另外一道男音同时响起的。

听到那男音,乔灵的神色在瞬间苍白下来,思维也出现短暂的空白。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