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神秘前妻:难驯服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0:21

神秘前妻:难驯服

神秘前妻:难驯服 月儿青涩 著

已完结 宋若初,薄盛衍 搞笑 穿越 古言 鬼怪

宋若初有一个霸道、帅气又贴心的老公,会在她难过安慰呵护她一整夜那种!她做梦也没想到,一场自己本以为可以全身而退的婚姻里她却染上了一种毒,无药可解。切菜切到手,他

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肉偿怎么样

宋若初低着头,在薄盛衍看不见的地方,大眼里全是懊恼和后悔,若是知道他会这么早回来的话,她一定不会这么放肆的。

看着宋若初黑黑的头顶,薄盛衍幽深的眼眸里非快的闪过一抹光亮,咻的凑近宋若初的面前,看着她微微嘟起的嘴角。

“这个表情,是不高兴我这个时候回来了。”

低沉的男声悦耳动听,却又带着冬日的寒凉,让人瞬间回神。

宋若初抬头,伸出双手勾着薄盛衍脖颈,裂开嘴角,露出大大的笑容。

“才不是呢,看见你回来我当然高兴了,要是你不回来我才是会真的伤心呢。”

低沉的语气,在加上没有化妆略显寡淡的小脸配合着到还真像是难过的样子。

薄盛衍浓眉紧皱,俊脸紧绷,面无表情,看不出心中在想什么。

这是对她的回答不满意?

宋若初心里有些忐忑,正准备送上红唇,表示自己心中的‘喜悦’,眼尖的看见自己脸蛋靠的越近,薄盛衍眉头皱的越紧,就连呼吸都变浅了不少。

宋若初不明所以,停止了靠近,身体缩后,跪坐在沙发上,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薄盛衍。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两个人距离隔开,薄盛衍眉头也松缓了不少,脸上的表情也自然了不少,似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非常舒服的状态。

注意到这一点,宋若初偏头看着茶几上的零食,红唇微勾,突然笑了。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薄盛衍挑眉不解。

‘当然是知道怎么对付你了。’

宋若初在心底里说了一句,而后双脚用力,猛的跃起,紧紧抱着薄盛衍的脑袋,不等他有反应,对准他的薄唇狠狠的亲了下去。

冲击的力道太大了,薄盛衍被宋若初给撞到下巴,生疼生疼的,嘴巴微微张开,宋若初的舌头立刻就钻了进来,因为刚刚才吃了很辣的东西,所以口腔中夹杂着的浓浓的辣气也冲到薄盛衍的嘴巴里去了。

一击即中!

宋若初也不恋战,很快就松开了薄盛衍,让他可以大口大口咳个畅快,而自己则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欣赏着他难的窘态。

薄盛衍剑眉紧皱,向来白皙细腻的肌肤因为咳嗽和呼吸染上绯色,如夏日里落日之后的云霞,好看的紧。

不得不说,美男就是美男,即便是咳嗽也比一般人好看的多。

宋若初在心里暗暗的感叹着,等到薄盛衍咳嗽完毕,很有眼力劲儿的递上一杯白开水。

因为咳嗽太过用力,薄盛衍黑沉的眼眸里似乎蒙上了一层雾气,少了几分威慑,倒是多了几分俊美。

“那个无论你等会儿怎么生气,还是先把水给喝了吧,这样你会更舒服一些的。”

薄盛衍轻哼一声,也不多说,从宋若初的手里接过水杯,几口喝完,将水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浑身冰冷,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味道。

“那个刚刚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别生气呀。”

宋若初说着,睁大眼睛,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一点点的朝着薄盛衍靠近,在靠近的,然后伸手去拉他的衣袖。

薄盛衍偏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看着宋若初的黑眸里却也没有多少冰冷。

“好吧,我错了,我不该和你开玩笑的,只要您老可以息怒,要怎么惩罚我,我都可以接受的。”

薄盛衍双手抱胸,下巴微抬,神色矜持的看着宋若初,语气微妙。

“无论惩罚都可以?”

好危险的语气!

宋若初吞了吞口水,拉着薄盛衍的衣角,可怜巴巴的点头。

“无论什么都可以,能够轻一些自然好,当然若是能够不罚的话,那就更好了。”

“你想的到美!”

宋若初的话刚刚说完,薄盛衍就狠心的打破了她的幻想。

“自己好好想想该怎么惩罚,若是我不满意,那就继续。”

说到‘继续’,薄盛衍加重了语气,宋若初很上棍的颤了颤身体,故作恐惧,许久之后才吐出几个字。

“那肉偿怎么样?”

此话一出,空气都好似被凝滞了,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薄盛衍薄唇微抿,漆黑的眼眸幽幽的看着宋若初,那目光凉凉的,让宋若初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静默了好一会儿,薄盛衍才收回视线,把玩着手指上一枚银色的戒指。

“我认为这个提议不怎么样,既然是要赔罪补偿,自然是要用你的东西,而你人本身就已经是我的了,用我的东西来补偿我,这可是赔本买卖,你认为我会同意吗?”

第13章 绝对任务

所以……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若是我真的不同意,到还真的显得我厚此薄彼了吧。”

宋若初一开始的话中就给他埋下了小陷阱的,薄盛衍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拆穿而已。

知道薄盛衍察觉到她的小陷阱,宋若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爬到薄盛衍的身上,紧紧的抱着他,使得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感受着彼此身体上的温度。

“反正到最后你也不会吃亏的,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一个女人,身体紧紧的贴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不断摆动着身体,媚眼如丝,红唇诱人,若这个男人还没有半分的反应,那他该去看医生了。

薄盛衍是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不会没有反应,长身一跃,将身上的女人压在自己的身下,看着她眼睛里的挑逗魅惑,薄唇立刻压了下去,换来宋若初低低的呜咽声,那声音就像是刚出生幼兽的呜咽,低低的,却使得人更加容易热血沸腾。

暗夜漫长,空气中氤氲着薄凉的水汽,可是别墅里的温度很高,足以将人的身体和心同时灼烫。

因为连续两天的‘妖精大战’,使得宋若初的体力急剧告憩,第二天居然到了平时上班的时间才从被窝里爬起来。

想当然,白色的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薄盛衍早已经起身去了公司。

既然迟到已经是必然的,宋若初也没有自欺欺人的以为这个时候努力就还不可以不迟到。

起床洗漱穿戴好,吃了早餐,这才开车去公司。

皓云会议室里中,除却宋若初,所以该到的人都已经准时准点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所以,当宋若初推开会议室大门的时候,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宋组长,睡的不错呀,这个时候才来公司。”

沈落戏谑的说着,毫不掩饰自己对宋若初迟到的幸灾乐祸。

宋若初视线在会议室一扫,无视沈落难看的小人嘴脸,直接朝着会议室中央位置高经理的方向而去。

“经理,听说公司除了在争取盛世集团薄盛衍的案子之外,同时还在争取著名画家郎晔的设计。”

“你怎么会知道?”

高经理惊讶了,因为太过惊讶,一时间倒是忘记宋若初迟到的事情。

画坛届的明星不多,但是也不少,而郎晔是近两年最为耀眼的那一颗,听说最近刚回国的时间不久,而他要找人进行装修设计的事情,他也是昨天下午才刚刚知道的,可是现在宋若初就这么说出来了,高经理怎么会不惊讶呢。

“这个我自然有我知道的渠道,而且我不仅仅知道这个消息,并且还在想办法争取这个案子。”

宋若初的话简单轻快,如行云流水一般,却将整个会议室除却她的所有人都给惊吓在了原地。

郎晔,一个性格诡异,捉摸不定直逼他绘画才能的天才画家,其本人难搞程度丝不会亚于男神总裁薄盛衍的存在。

而现在,宋若初居然说,她或许有办法搞定郎晔。

这,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吧?

因为宋若初的豪言壮语,偌大的会议室静悄悄的,估计连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见,直到突然乍响的大喝声,这才将所有人的心神给拉回。

“说的好听,做不到还不是没用。”沈落眼睛微眯,满脸不屑的看着宋若初。

宋若初眼神若水,凉凉的看了沈落一眼,决定不和他计较。

“这是在开会,废话别那么多。”经理脸色不怎么好,视线在宋若初和沈落身上掠过,冷冰冰道:“我决定,宋若初负责郎晔的案子,沈落负责盛世的案子,若是到这个月底,没有成功的,下个月就不用来上班了,今天的会就到这里,散会。”

谁都没有想到闹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结果,沈落傻了,回过神来之后,恨恨的瞪了宋若初一眼拿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会议室中,宋若初在靠椅上坐下,平息呼吸。

“组长,你确定郎晔的案子真的没问题的吗?”

“有问题又怎么样,经理都已经这么说了,迎着头皮也得上呀。”

不过只是想给自己的迟到转移话题的,结果成了硬性任务,宋若初的脑袋也有些痛。

组员也知道这个道理,叹了口气。

“也是,不过是我的话,两个案子我宁愿选择盛世的案子,即便任务失败离职,薄总的盛世美颜也可以给我些心里安慰。”

看着满脸憧憬的人,宋若初瘪了瘪嘴巴,终究没有开口打破她的幻想。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